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難不成,徒兒同炎曦月一同出去了?」

2022 年 2 月 18 日By 0 Comments

夏椿嘴角的笑意加深

果然

她師父著實對炎曦月很執著

在濟元長老的目光下

她點了點頭

「她確實同師父所說的那般很讓人印象深刻…」

夏椿認挑了挑眉

頗為認真的開了口

「哦?」

看來是發生什麼事了,否則

自家徒兒可是很難承認一個人的

夏椿端起桌上的茶杯

便同濟元說起了一路上發生的事

良久……

濟元靠在了椅背上

感慨的搖了搖頭

「此女子的性格手段果真皆優秀至極啊……」

片刻

他一笑

捋了捋鬍子

「你師父我對她更感興趣了……」

這次輪到了夏椿詫異

師父瞬間有種幹勁十足的模樣

「師父?」

濟元老神在在的瞥了眼夏椿

「既然炎曦月隱藏了她的水靈力,說不准她還有土屬性靈根也被隱藏了,低調行事,不驕不躁,值得你師父試探一回,畢竟若她真有土屬性靈力,那這將是咱們土殿之福,畢竟天才萬里難得其一啊…」

夏椿挑了挑眉

並沒有開口反駁 文錦瑞有些難以接受,雙手握成拳頭,一臉寒霜的盯着大門,似乎他的目光能穿透大門,只破京城文宅。

穆紫嫣此時的表情也很微妙,她看到了什麼,就在剛才文錦瑞大吼出聲時,她定定的看着文錦瑞,在文錦瑞的身上看到一幅幅畫面,她居然在畫面里看到了文家的辛密。

穆紫嫣驚詫揉揉眼,在看向文錦瑞,那畫面又斷斷續續的出現。

穆紫嫣看向文錦上的眼神有些複雜,有些憐憫,她能告訴文錦瑞嗎?要怎麼告訴呢,想了想。

穆紫嫣決定還是找個機會透漏此事,因為她剛才看到了一個比她前世還要可憐,還要悲慘得女人。

穆紫嫣定了定神又到:「文公子,若是你信我,我可以給文公子算上一卦,若是不信,文公子可先平復一下心情,一會我給你壓制體內的毒,至於報酬嗎,文公子是商人,我們便已商人的方式交易好了。」

文錦瑞眸底恢復清明,打量穆紫嫣許久到:「穆姑娘不但懂奇黃之術,還懂占卜之術。」

穆紫嫣聽說了文錦瑞的話外之音,推開穆和軒上前一步,直視文錦瑞到:「你左肩有一塊龍紋胎記,你娘沒死,只是是失蹤。」

文錦瑞雙目瞪大,不可置信,對於穆紫嫣是怎的知道他左肩的胎記,他自動忽略。

他此時震驚的是他母親沒死,不可能,他爹說他母親在生他前就中了毒,生他后血崩而亡。

文錦瑞雖不信穆紫嫣的話,但還是將心中所想說了出來:「不可能,我爹說我娘生我時血崩而死,我奶媽媽也是這麼與我說的,且我的胎毒來自我娘,那我娘的毒,」

文錦瑞想到什麼追問到:「你說我娘沒死,你可占卜到她在哪。」

穆紫嫣轉頭對上穆和軒到:「三哥,你出去安撫一下舅舅他們,我與文公子說些事。」

穆和軒聞言有些猶豫,想了想看了一眼文錦瑞轉頭出了前廳。

穆紫嫣看着穆和軒關上前廳的大門,才到:「文公子我的占卜之術源於我師父,我雖不算大師,但也不比他們差,我剛才算了一卦,你娘一直在文府,不過你若想救出你娘,還是先解你身上的毒。」

文錦瑞有些急切,有些不信的口吻到:「穆姑娘你說我母親在文府,為何我從小未見過我母親,你能算出我母親她在文府哪,我母親現在近況如何。」

穆紫嫣搖搖頭,嘆了一口氣到:「你母親在文府西北方向的一間地下室,你母親應該不是很好,若是你有實力,還是儘快將她救出來,我還可以救她一命,不過你的身體怕是、」

穆紫嫣意味深長的看着文錦瑞,文錦瑞聽聞自家娘親在西北方向的院子,那處只有兩個院子,一個是他姑母的,一個是他庶妹的院子,難道穆姑娘當真會占卜之術,且十分厲害,文錦瑞在看看自己身體已經泛起的寒霜,腦子又些亂,還是不敢相信,退後幾步坐在椅子上。

穆紫嫣看着文錦瑞的樣子又到:「不管你信不信,話已至此,不過我可以負責任的告訴你,你若去救你娘,那你的毒無解,若你不救你娘,等你毒解了,只能去給你娘收屍。」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我下意識看過去,什麼都沒看到。

奇怪,我還以為是我弄錯了,沒想太多。

據說這個火葬場很快就要拆了,它是這裡第一個火葬場,因為一些特殊原因,這附近一直沒有開發過地產。

都快要被人們遺忘了,我晃了下神,回頭看向了蘇白玉。

她仍舊錶情淡淡的,向前走了過去。

「別看了,走吧。」

我哦了一聲,拉著萌萌跟上她的步伐。

她帶著我們來到火葬場的後門,進去后就大概是以前的員工院,現在只有一戶人家的陽台上還晾著衣服,放了些盆栽,其他房間都已經空了。

蘇白玉往樓上走去,我好奇地左右看,這路好像一個人都沒有了似的,安靜的嚇人。

但是又不應該,我分明之前還聽到哭聲了。

進了門之後,裡面的布局很老舊,地方不大,處處堆滿了東西。

我正在想剛才的事情,裡面一個房間的門突然打開了,我猛地抬起頭看了過去。

一個老婆婆走了出來,看起來已經年近古稀了,頭髮花白,手裡還拄著拐杖,身上穿的衣服樣式怪異。

我和老婆婆對視了一眼,心中猛地一驚。

很奇怪,好像我被她看透了一樣,這種感覺我也不知道從何而來,但就是讓人忍不住心悸。

這是怎麼一回事?

好在老婆婆很快就收回了目光,聲音低啞。

「有客人來了啊。」

蘇白玉點點頭,說道。

「這就是我與您提起的姜太龍。」

那這就是蘇白玉的師父了,和我想的不太一樣啊,我心中奇怪,對著老人家恭恭敬敬道了聲好。

不用說我也能看的出來,這老太太深不可測。

萌萌也感覺到了,一個勁兒地往我身後躲,怯生生地看著老婆婆。

老婆婆倒沒有注意她,對我點點頭。

「年輕人坐下吧,白玉,去沏茶。」

我剛想說不用了,就看到蘇白玉轉身進了廚房。

不得不說,這種感覺還是有點爽的,讓冰山美女給自己泡茶,一下子地位就上來了有木有。

這段時間,老婆婆抬起眼皮看了我一眼,語氣倒是溫和了不少。

「你叫我林婆婆就好。」

我一愣,趕緊點頭喊了聲林婆婆。

關於我的事情,她應該都知道的,我有點事情想問,但又不知道該怎麼問。

我想知道的太多太多了,她是蘇白玉的師父,那關於549倉庫一定知道的更多。

林婆婆似乎看出了我的欲言又止,和我說道。

「你有什麼想問的?」

我張了張嘴,最後還是沒問關於549倉庫的事情。

蘇白玉不告訴我,大概也有林婆婆的考量吧。

於是我換了件無足輕重的事情問,關於這個火葬場的。

「婆婆,這個火葬場看起來沒什麼人,是怎麼一回事?」

林婆婆枯瘦的手指摩挲著拐杖,語氣平靜地說。

「這裡已經沒有幾個人了。」

我更加疑惑,可我來的時候明明聽到了哭喪的聲音才對……

正想問,蘇白玉端著茶壺和茶杯從廚房裡走了出來。

她遞給我茶杯的時候我受寵若驚,趕緊雙手接下,她還給萌萌也拿了個小茶杯,看著怪可愛的。

我和林婆婆的對話被打斷,這讓我對這個火葬場也產生了好奇心。

好奇歸好奇,我也不可能去自找麻煩,所以只是瞥了一眼外面就移開了目光。

算了,紫金酒店的事情還沒解決,我可不想再多點什麼問題了。

蘇白玉垂下眼瞼來,摩挲著茶杯邊沿,低聲和林婆婆說了紫金酒店的事情。

說到怨火之後,林婆婆倒是沒什麼表情,不過感慨了聲。

「這樣的話麻煩了啊。」

蘇白玉點點頭,眉間多了些嚴肅。

「師父,您有什麼辦法嗎?」

林婆婆倒也沒說有沒有,只是用手指沾了些茶水,在桌子上寫了一個字。

我探頭看去,發現是一個困字。

困?我一時想不明白這個字和紫金酒店有什麼關係。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