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雲笙,你們回來了。」

2020 年 11 月 6 日By 0 Comments

「嗯。」

張雲笙認識蕭尤,向蕭尤點了一下頭,畢竟從前是他手下的兵。

張宏圖見狀連忙介紹:「雲笙,這兩位是曉雪的堂哥,這是蕭尤將軍,這位是蕭珏。」

「久仰蕭尤將軍大名。」雲笙客氣的說了一句。

蕭尤淺笑,然後看向楚雲笙身旁的女人,就這樣看著不轉彎,臉上的笑容一直保持著。

劉小禾挑眉,心裡大概知道蕭尤為何盯著她看,只是對方不說話她也懶得說話,該來的還是會來,一切順其自然就好。

「咳咳。」張宏圖見蕭尤將軍看著人家雲笙兄弟的媳婦不轉眼,咳嗽提醒,然後給蕭尤介紹,「這位是雲笙兄弟的媳婦劉小禾。」

意思就是你可別打人家的主意。

張宏圖的意思蕭尤明白,不過他也懶得解釋。只是他覺得有必要調查一下了。畢竟這世界上長相八九分相似的人還是很少,不排除眼前的人是那人的親生女兒。

蕭尤對劉小禾點了一下頭,然後從他們身邊走了。

張宏圖見人已經送出村,也就沒他的事情,見兩位堂哥走遠,他才問雲笙。

「你們不是去鎮上買東西了嗎,怎麼空手而歸?」

劉小禾淺笑,然後問張宏圖。

「剛才那兩個真的是曉雪的堂哥?」

最強基因 見劉小禾質疑,張宏圖肯定的說:「當然了,不過他們是來找澋煜。」

「找澋煜?」

「嗯。」

「找澋煜做什麼?」

「不知道。」

劉小禾與楚雲笙對視,然後兩人就從張宏圖面前消失了。張宏圖很是羨慕的看著他們消失的方向。

「我什麼時候也能達到這種能力就好了。」

澋煜在家跟白君在屋檐下照顧妹妹們,看著突然回來的爹娘,他愣了一下。

「爹娘,你們回來了?」

「蕭尤找你做什麼?」劉小禾直接問兒子。

澋煜愣了一下,然後回答娘親。

「他找我給太子治病,我拒絕了。」

「蕭家何時跟太子要好了?」劉小禾詫異,覺得這段時間定發生了什麼。

楚雲笙見自家媳婦一臉疑重的模樣,對媳婦說:「不管如何,你要相信赫連煜的能力,若這點問題他都解決不了,那麼那個位置即便是我們幫他拿到他也坐不穩。」

「我知道,就是覺得奇怪。」她對雲笙一笑,「並沒有想插手的意思。」

「我讓人去調查一下。」

劉小禾點頭,表示贊同了。

澋煜見爹娘就這樣決定了,眨了眨眼睛,覺得應該沒他事情,便轉身繼續陪妹妹玩。

轉眼三天過去,楚一回來,把京都城的形式全部告訴了楚雲笙跟劉小禾。

剛了解京都城的情況,蕭尤再次上門,依舊是張宏圖帶他過來,因為雲笙上山去了,便只能她接待蕭尤。

亭子里,劉小禾撫摸著小白的腦袋,抬頭看著眼前的蕭尤,蕭尤看著她手下的白虎,看到白虎額角一縷金毛的時候,覺得驚奇,好奇的問了一句。

「不知這是什麼虎。」

「金羽虎。」

蕭尤眉頭一皺,從未聽說過這種老虎,不過體型要比一般的老虎大很多,似乎能當坐騎。

見蕭尤對小白似乎有興趣,她笑了笑,然後奔主題。

「不知蕭將軍今日來有何事?」

「楚夫人的母親是長公主赫連柔吧。」

蕭尤說話很直接,他也不喜歡那些彎彎道道。

「我母親楊桂花。」

「我已調查過,楊桂花只不過是你的養母。」

「既然你都已經調查過了,那還來問我做甚?」她對蕭尤眨了眨眼睛,然後緊接著詢問,「若我是長公主赫連柔的女兒你當如何?」

「如楚夫人是長公主的女兒,那請跟蕭尤回京都城面聖。」

一聽「面聖」兩字,她眉頭一皺,搖了搖頭。

「你請回吧,以後別來這裡了。」

蕭尤已經肯定她就是長公主的女兒,便道:「不管楚夫人願不願意與蕭尤回京都城,蕭尤都會把這件事情稟報給聖上。」

說完便轉身。

「等等。」劉小禾叫住他。

蕭尤停下來,轉身看著她。

劉小禾起身走到他跟前,用手指戳著他的胸膛,邊戳邊說。

「你是不是吃多閑得?」

「皇家血脈怎能流落在外?」

「什麼皇家血脈,我爹又不是皇家中人。」

蕭尤聽出來了,連忙詢問:「那楚夫人的爹是何人?」

「想套我話?」劉小禾挑眉。

上官,別跑! 她回到原來的位置坐下,左腳搭在右腳上,然後端起面前的茶杯喝了一口茶。

「蕭尤,把你知道的藏在心裡,別沒事找事,惹惱了我沒有好處。」說完這話后,她握著茶杯的手一收,然後鬆開。

茶杯已經成粉末,杯中的水居然沒了。

蕭尤吃驚的睜大雙眼,眨眼的功夫把茶杯捏成粉末,杯中水還消失不見,這是何等功力?

放眼看著四周,這裡環境及好,空氣也很清新,是個歸隱的好地方。

「罷了,既然楚夫人不願回京都城,蕭尤也不勉強,但是蕭尤還是會跟聖上說長公主的女兒已找到。」

得,說了半天又轉了回來,感情她剛才捏杯子恐嚇是鬧著玩。

在院子里的白君搖了搖頭,起身走出來。

蕭尤看著走過來的白君,一眼就認出來此人是誰。

這不是天師嗎,怎麼會在這裡?

而且天師居然跟二十多面前一樣,絲毫沒變。

迷霧之夢 帶著心中疑惑,他向天師走過去。

「蕭尤拜見天師。」

「嗯。」

白君看了一眼在旁邊翻白眼的劉小禾。

蕭尤也看到了,很好奇天師跟楚夫人的關係。

「天師怎麼會在這裡?不知天師何時回京都城?」

「時候到了就會回去。」說完轉向劉小禾,「她的事情暫時不用告訴聖上。」

田園小王妃 「為何?」蕭尤問。

「時候未到。」

「那什麼時候?」

劉小禾深吸一口氣,這個蕭尤怎麼這麼多問題,一個接著的一個。

她走過來,說:「時候到了我自然就會出現在京都城。」

蕭尤見天師點頭,便不問了,打算就按照天師說的去做。

不過他還是有一個問題。

「天師跟楚夫人是何關係?」

「我說你怎麼這麼多問題,你是問題寶寶嗎?」劉小禾暴躁了。

蕭尤尷尬,也意識到自己的問題很多。

不過他還有最後一個問題。

「那蕭尤在這裡看到天師的事情需要告訴聖上嗎?」

「你就當沒見過本尊。」

白君說完轉身走了。

看著天師的背影,蕭尤擰眉,若不是劉小禾氣場太大,他估計能忽略了她。

看著面前的楚夫人,他雙手拱起。

「蕭尤告辭。」

「慢走不送。」

走出竹林,他自己離開張家村,他已經記住出去的步法,無需讓人帶路。

回到鎮上,蕭珏見大哥收拾東西,便詢問。

「大哥,你收拾東西做什麼?」

「回京都,你也收拾一下,跟我回去。」

一聽這話,蕭珏就不樂意了,擺手坐在一旁。

「我就不跟大哥回去了。」

「你不回去你留下這裡做什麼?」蕭尤停下收拾東西的手,看著自家弟弟。

蕭珏想了一下,然後心虛的說:「我留下來跟著二叔學醫啊。」

「胡鬧。」

「怎麼就胡鬧了?」

「你若是不跟我回去,我綁都要把你綁回去,是你自己走還是我綁你,自己選。」蕭尤沒有說為什麼,而是直接給蕭珏知道選擇。 蕭珏憋屈的看著大哥,然後氣沖沖的走了出去。

帶蕭尤收拾好東西去找他的時候,發現房間里沒有弟弟蕭珏的人影,便詢問了一下百草的夥計。

夥計告訴他二公子出去了,並未說去哪裡。

蕭尤的臉沉下來,不用想也知道弟弟跑去躲起來了。

蕭達夫見大侄子臉色不好,便道:「就讓他在我這裡吧,這個你帶回去給你爹。」

蕭尤接過信:「那麻煩二叔照顧他了。」

「你路上小心,累了就休息,別太急於趕路。」蕭達夫叮囑。

「嗯。」

蕭尤點頭就走出百草,看了一眼左上方巷子拐角處,唇角上揚,然後走了。

看著人已經走遠,直到看不到,蕭珏拍了拍胸膛從巷子里出來。

蕭尤站在弟弟身後,冷笑著拍了他肩膀一下。

「誰?」

蕭珏跳起轉身,一看是大哥,臉頓時垮了下來,一副生無可戀的模樣。

「大哥,你就讓留下來吧!」

「既然你喜歡學醫,不如去拜澋煜公子為師。」

蕭珏愣住了,大哥這是同意他留下來了嗎?

為了確定,他開口詢問:「大哥,你是同意我留下來了,對嗎?」

蕭尤把弟弟從頭到腳打量了一遍,然後打擊道:「就你這身子骨的確不適合做武將,學醫以後做個太醫也不是不可以。」

一聽這話,蕭珏就不樂意了,不過他沒傻到這會兒跟大哥爭論,而是好奇的詢問。

「為何讓我拜澋煜為師?聽說這個澋煜才六歲。」

「拜師不論年齡。」

「那論什麼?」

「本事。」

蕭珏明白了,不管去不去拜師,他現在最重要的還是把大哥送走比較好,免得大哥反悔。

「那個……時候不早了,大哥你趕緊啟程吧,拜師我會考慮。」

蕭尤瞥了弟弟一眼,知道弟弟是害怕他反悔,不過他是真心希望弟弟拜澋煜為師,有天師在,弟弟肯定有作為,便再三強調。

「不是讓你考慮,是讓你一定要拜他為師。」

「好好好,我明天就去拜師。」

看著弟弟敷衍的樣子,蕭尤覺得再說下去也是無用,便走了。

這次蕭珏一直看到大哥離開富貴鎮才徹底的放輕鬆。

「終於走了。」

蕭珏面上一喜,轉身回百草。

蕭達夫見他回來了,便叫住蕭珏。

「珏兒。」

「二叔,有什麼事吩咐?」

「你既然要學醫,那就跟我在這裡好好的學……」

蕭珏知道自家二叔要說什麼,當即打斷,把大哥臨走時說的話告知二叔。

「二叔,大哥讓我去拜澋煜為師。」

澋煜的事情蕭達夫已經聽自家女兒說了,他點了點頭。

「既然你大哥讓你去拜澋煜公子為師,那你現在就去張家村找澋煜公子拜師。」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