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需要幾座的?」

2022 年 2 月 5 日By 0 Comments

「正常轎車就可以。」

「那幹嘛要租啊!」賀老立馬笑道:「我有輛車,平時都不怎麼開的,林先生先拿去用吧。」

說話間,賀老已經叫來了自己的司機,讓他去把車開了過來。

走出藥房,剛好有一輛黑色轎車緩緩駛了過來。

這輛車的標誌比較奇怪,像是兩個M交叉疊在一起。

車身修長,比一般的轎車要長不少,甚至比林漠以前見過的一輛寶馬7系還要長不少,顯得極為華貴。

車牌比較普通,看不出什麼特別的。車輛前擋風玻璃上,還貼了一個小小的標誌,好像是個出入證,也不知道究竟是什麼。

賀老輕笑道:「林先生,這輛車是我前年買的,還沒開過,您先開著。」

林漠雖然不認識這輛車,但也知道,這車的價值肯定不菲。賀老這樣的身份,怎麼可能開一般的車呢?

不過,林漠也沒拒絕,他現在正好缺少一輛座駕。再說了,他給賀老那個藥方,買上百輛這種車都綽綽有餘的!

「那就多謝賀老了!」

賀老連忙擺手:「林先生千萬不要客氣。」

林漠點了點頭,駕車離開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我不知道!」那殺手還有點骨氣,劍都抵在脖子上了,竟然還是一副不肯出賣僱主的硬氣樣。

楚玄辰見狀,突然瞠著雙眸上前,一把扣住那殺手的脖子,死死的捏著他,「說,南宮柔把璃王妃擄到哪裡去了?你要不說,本王把你的肉一片片的割下來喂狼!」

那殺手眼裡閃過一絲算計,才一臉惶恐的道:「我說我說,她把璃王妃擄到山裡的一座破廟裡去了!」

「你敢說半句假話,本王讓你生不如死!」楚玄辰聽罷,狠狠的丟開那殺手。

xgchotel他冷冷的朝李三吩咐,「李三,把他帶走,讓他帶路。其他人,格殺勿論!」

「是,王爺!」李三說完,朝身後的侍衛們冷冷的一揮手,侍衛們頓時出劍,手起刀落,血濺當場!

「除了後勤留下,其他人,跟本王去救王妃!」楚玄辰說著,已經騎上一匹馬,朝那深山中奔去,李三也把那殺手提到馬背上,和其他侍衛們趕緊跟了上去。

陌離趕緊跑到鳳兒面前,他見她的衣裳被撕爛,露出了雪白的肌膚,頓時一臉心疼的問她,「鳳兒,你沒事吧?他們有沒有傷害你?」

如果這些人膽敢傷害鳳兒,他會將他們的屍體剁成肉醬!

鳳兒顫抖的搖著頭,眼睛紅得跟兔子似的,「我沒事,我只是擔心娘娘,我怕她出事!」

「我也沒事,陌離,陌竹,你們別管我們了,你們快去幫忙救娘娘吧。南宮柔手上有匕首,她會傷害娘娘的。」酒兒也嚇得驚慌失措,擔憂得渾身膽寒。

陌離和陌竹見她們沒事,這才放下心來。

兩人趕緊脫掉自己的外套,披在了鳳兒和酒兒身上,陌離對留下的後勤侍衛們道:「她們兩個受了驚嚇,快把她們帶離此地,去安全的地方等我們!」

他知道沒有救出王妃來,她倆是不會走的,所以沒叫人送她們回王府。

叮囑完后,兩人也趕緊朝大部隊跟去。

南宮柔一把雲若月抓進破廟裡,便把她狠狠的丟到了地上。

雲若月一落地,身子不由自主的往後退,她冷冷的看了四周一眼,發現這裡面站著許多蒙面殺手。

他們都身著黑衣,應該和剛才那批是同一批,看來南宮柔這次下了血本,找的人不少。

「這女人一向詭計多端,為防她逃跑。來人,把她給我綁起來!」雲若月正愣神間,南宮柔突然出聲。

立即有兩名殺手上前,拿出繩子,狠狠的將雲若月的雙手反綁了起來。

雲若月頓時怒瞪向南宮柔,「南宮柔,我不欠你的,你為什麼要這樣報復我?」

見雲若月被綁住,卻仍舊睜著一雙憤怒的眼睛瞪著自己。

南宮柔拿起匕首,一步步的靠近她,「雲若月,如今你都落到我手裡了,還敢這麼瞪我,你就不怕我挖掉你的眼珠子?」

「怕,我怕,可是我怕又能怎麼樣?我怕你就會放過我嗎?南宮柔,我與你無冤無仇,一切都是你先對付我,我才揭穿了你的真面目。你應該反省反省自己為何擁有一張好牌,卻打成這樣,而不是怨恨我!」雲若月冷聲道。 柳若歡在聽到這句話后感到一陣驚悸,毛髮像著了魔一般冰冷地豎立起來。

隱隱約約,他預感到有一塊拼圖被嚴絲合縫的拼接上了。

當初他曾在顧清瑤夢境中看到過她少時被追逐的回憶,那些稱號,面具,與如今白谷蘭所說的如出一轍。

如果按照這條線索推斷,那當初殘害顧清瑤的兇手,豈不是就是這些人?

就在柳若歡皺眉明思的時候,整間屋子的房門和窗戶忽然自動關合,機簧咔咔聲一陣作響,其中竟然還有上鎖的沉悶的聲響。

「什麼!」

幾名黑衣賊子還未反應過來,四周牆壁上的青瓷燈盞就在同一時間內熄滅,整個屋子瞬間陷入了漆黑一片。

再然後,柳若歡與白谷蘭所藏身的桌案上方,居然又有異響傳來,這聲音聽起來極其詭異,就像是什麼東西在上弦一樣。

而後在這幾聲異響過後,一股白色的迷霧伴隨著噗呲的吹氣聲放出,整間屋子瞬間被這種怪異的白霧瀰漫。

「這群女人耍詐!老大……老……」

還不等那人把話說完,撲通幾聲響起,那三名男子的虛影就在屋中應聲而倒。

也不待柳若歡多想,儷人珠就在此時泛出微弱的紅光,緊接著有一道聲音在腦海中提醒他。

「這白霧,是用長生果的果實製成的,不能吸入。」

柳若歡知道當下聽柳無痕的殘魂所講絕對沒錯,也有樣學樣把這句話傳給身後的白谷蘭聽。

兩人的身軀本就緊貼,白谷蘭的嬌軀微微一顫,柳若歡這邊瞬間就感應的十分明顯。

好在這霧氣稀薄,持續的時間也不久,緊緊過了一會兒便從這屋中消散,沒有留下一丁點痕迹。

此時的四盞青瓷燈再度亮起,門鎖重新被打開,整間屋子也回到了先前的模樣。

唯獨有一點不同的是,這地上多出了三具身穿夜行衣的屍體。

柳若歡與白谷蘭從桌案下爬出,對眼前的一幕陷入了沉思。

「我現在終於有些頭緒了,一開始我還以為綁你們的人是白蓮教所為。但現在看來,這件事情好像比我們想的要更複雜一些。」

白谷蘭也深有此感,她雙手緊緊握拳,咬白的櫻唇畔卻綻出一絲苦笑,「也不知是誰盯上了我們白家……近些年來,我們白家一直都不如其他三家,因此白家人處處都謹記姥姥的教誨,只能行走江湖,盡四大家的本分,不得插手政事。」

柳若歡按上了她的肩頭,緩緩搖頭。

白谷蘭的身軀緊繃,在被他撫上肩頭的時候又是微微一顫,這頭次被異性主動觸及身體,給了她完全陌生的體驗,滋味難以言喻。

但好在對方並沒有察覺她的異樣,而她自己也在一瞬之後就平靜下來,全身也試著放鬆下來。

「躲,要躲到猴年馬月?既然都打主意到你們頭上了,就必須要為自己搏一條生路。」

柳若歡的聲音在寂靜的室內頗為響耳,雖然聲音不大,卻似帶有一股奇特的魔力,直擊白谷蘭的心扉。

她面露驚訝,但在柳若歡的眼神中安穩下來。

一個之前軟弱的男子都能做出這種判斷,那她還在猶豫什麼?

這時候,她有些稍稍明白自己的那位二姐,為何會迷上這個男人了。

「那柳公子覺得,劫持我們姐妹的會是何人?」

柳若歡見她拿定了主意,便幫她分析道:「其實這綁架的地點在麗水閣中,又有宮女聽其發號施令,內里的兇手已經清晰可見了……」

白谷蘭分臉煞白,不由得驚呼而出,「你在說……聖上?」

雖然柳若歡也不願意這樣去猜測,可當時在他進宮的時候,已經有宮中女官明確的告知他,這麗水閣乃是女皇親自督建而成,視若珍寶。

沒有女皇的命令,誰又能輕而易舉的踏足這麗水閣中?

「這還只是猜測,但是我們並不清楚她們做這些事的緣由,當務之急是把你的其他姐妹救出來,我這邊還要抓緊時間去樓下偽裝我進宮的身份……倘若我的身份被識破,會對整個大局不利。」

在這一點上,白谷蘭也並不含糊,當柳若歡把打開機關門閥的訣竅告訴她后,二人便決定在此分離,待白谷蘭救出四姐妹后再來聯繫他。

二人迅速達成一致,打開屋門從中走出。

然而就在二人的前腳剛剛離開這間屋子的時候,只見在地上趴著的三名黑衣人緩緩抖動,整具身體都在不斷抽搐。

在過了一會兒后,他們毫無徵兆的仰頭而起,立在了原地。

~

「咚!」

叩門聲響起,門外的宮女輕聲說道:「夜宴已經開始,估計一炷香的時間后,就要輪到兩位倌人出場了。」

在屋中的齊倌人,看著身邊空蕩蕩的座位,輕咳一聲答道:「知道了。」

門外的宮女甚是敏銳,她遲疑了一下,繼續問道:「怎麼不聽莫倌人應答?」

這一句話把齊倌人驚出一頭冷汗,他強裝鎮定,「柳倌人在微眯,一會兒我叫他起來便是。」

宮女察覺到這話音之中帶有一絲慌張,她唯恐在自己手底下出事,便伸手解開了銅鎖,推開雙門進入屋中。

然而在她剛剛踏進屋中的時候,只聽那莫倌人的聲音響起。

「怎麼,小歇一會兒都不行嗎?

這聲音使得她打消了疑慮,俯身行禮致歉,「奴婢就是擔心宮中各方面怠慢了倌人們,沒有其他的意思……既然各位倌人狀態不錯,我就不再打擾二位了。」

隨即她便掩上了屋門侯在一邊,這次倒是沒有去鎖門。

齊倌人剛才本來心都被嚇到了嗓子眼裡,結果誰想柳若歡竟然真的卡在那宮女進門一刻前才回到了屋子中。

但好在沒有出意外,齊倌人見柳若歡回來,急忙湊上去問道:「莫兄,上面的情況如何,那人是你要找的人嗎?」

柳若歡沒想到這個倌人倒是對他的事情頗為積極,他點了點頭,給了對方一個釋然的表情。

「勞煩齊倌人記掛了,的確是我要找的人,現在已經平安無事了。」 李月白對薛亨奏疏一事毫不知情,雖丟了狀元名位,並未放在心上,他覺得既已得了進士,夙願已就,便可回鄉與陳冰倩完婚,再申請從軍,報效國家。

宴會地點選在明華殿後方東北角的含光殿。夜色降臨,除駐守和州的將官與拱衛京師的無心法師外,所有五品以上官員與新科士子已齊聚含光殿下。平武帝與董皇后並列坐於御榻之上,皇親國戚們於殿上首依次序落座,下方文官東向坐,武官西向坐,三甲之內的士子於百官下方安坐,三甲之外的則於大殿丹墀下方落座。

李月白坐於所有士子後方,他環視四周,發覺與其他人的酒菜相比,自己的那份很是寒酸簡陋。他搖頭苦笑,對於世情人心,龍虎決之後的經歷已領教一二了。

回憶起七星洞府神尊的諄諄教誨,還有方平的雨夜長談,李月白心亂如麻,只想儘快離開京師這是非之地,回到陳冰倩身邊。只有與她在一起時方沒了算計、競奪、嫉恨、羞辱,甚至沒有尊卑。

李月白惦記著一個人,便是新科狀元郎林風,他不知林風是否還會把自己視為知心朋友,他不禁擔憂,權名之下,人心總是善變的。他佩服林風的占算之術,竟能準確預測其考取狀元,只是這期間的故事與曲折,是無人可以預料的。

大殿內教坊司彈奏著《炎精開運曲》、《長揚曲》,李月白與眾人隨平武帝行觴數巡后,醉意襲來,他忽然感到一陣落寞,抬首望天,晚秋碧空如洗,月明星稀。茫茫昊天,浩浩青冥之下,神明似乎已將一切安排妥當,世事的一切不過是供其把玩的棋局。

既然天帝無所不知、無所不能,真若如此,他一定很寂寞很無聊吧,若從開始看透結局實在是無聊透頂了!因而他創造世間萬物,善惡美醜,一如它創造混玄,不過是為了打發無聊寂寞的時光?他究竟極端自私還是無限慷慨?賦予眾生靈性與七情六慾,體驗愛恨情仇,成功失敗,痛苦幸福。人活著有目的嗎?有意義嗎?若有意義,那究竟是什麼?

李月白腦海中不停地閃現著這些古怪的念頭,思緒宛如脫韁野馬,縱橫馳騁。

「陛下有諭,宣狀元林風、新科進士李月白覲見!」太監的呼喚將李月白自沉思中喚醒,他連忙整理衣衫,將心緒歸於平靜,沿丹階向含光殿御座走去。

李月白步入殿內,林風已站立殿下,他回頭瞄一眼李月白便可,尷尬一笑,略有愧色,好像在說這個狀元他實在不想要,可沒辦法,陛下非要給他。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