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那並不重要】

2022 年 1 月 13 日By 0 Comments

【無論是鬼沉樹找到他,還是他找到鬼沉樹,都是一場無法扭轉的災難,對你,對他,對我都沒有好處,你只要知道這一點就行了】

其他人恐怕想都不敢想,系統竟然也會有這麼話多和人性化的時候。

「……行,你反正也不會說謊,我信你一次。」亦清知道系統能透露的已經到頭了,再多的,恐怕系統就算是願意,也無法告知他,更何況系統的措辭是他目前為止從沒聽過的篤定和嚴肅,「我會勸他別靠近鬼沉樹。」

【不是勸,是務必遠離】

「你放心,我話說到那個程度,他會懂的。」亦清對虞幸的性格頗有幾分了解,他相信虞幸不需要他用強制手段。

【有些要求你不要答應,不能幫得太過】

亦清嫌煩:「這不用你提醒,我要是幫他,還有什麼樂趣可言。」

【另外,在這場推演中,有體驗師混入,其中有一個,需要注意】

系統的語氣依舊沒有波瀾,但是說出來的內容卻帶著一絲反感意味。

【有體驗師系統保護,我還沒有檢測出那個體驗師的資料,你可以留意一下】

亦清這次來了點精神,他手指把玩著衣服上的飾品,意味深長:「體驗師那邊也來人了啊……嘖嘖嘖,推演者,體驗師,其實和平相處也不錯啊,你和體驗師的系統為什麼一定要互相吞噬——」

話音未落,系統打斷了亦清的話。

【沒有別的選擇】

【到此為止吧,希望你這一次好好配合,回見】

說完最後一句話,系統就消失了,只留下亦清獨自在竹樓樓頂坐著。

「呵,有趣,互相吞噬之後,系統好像越來越人性化了,到最後,它會不會真正產生人類的情感呢?」

攝青鬼的嗓音溫潤而飄渺,和青霧一樣,讓人捕捉不到。

「真到了那個時候,也不知道是救贖還是毀滅……」

這大概是攝青鬼這種站在頂端的鬼物才會思考的事情。

這種變化悄然無聲,或許在塵埃落定之前,沒有多少人能察覺其中的不同。

……

甬道里回蕩著一個個腳步聲,越來越多的人匯聚到一起。

他們在迷陣範圍內繞了兩個多小時,才把人全部聚集起來——除了阿什。

「阿什失蹤了。」李爺叼著根煙,沒有點燃。

在墓里不確定情況,煙更多的時候作為走投無路時的點火工具,少有真的去抽的,萬一點燃了某種不該燃的氣體呢。

李爺就是想叼著,不能抽也假裝過過癮。

「尤妮卡,阿什跟你分開時有說什麼嗎?」林很少和尤妮卡搭話,但是每次交流,他那冷淡的面具都會產生裂痕,透出一種莫名的羞澀。

但這次不一樣,也不知道林想到了什麼,他對著尤妮卡也維持住了人設,甚至隱隱有點生硬。

「沒有,我們剛走了很久,我腹部的傷口開始發痛,所以和阿什走到一個小墓室里休息。」

「剛坐下,他就說發現了點東西,想去看一看,又提醒我外面危險,讓我在原地等他。」尤妮卡回憶了一會兒,眉頭蹙起,「我覺得他一個雇傭兵,應該挺厲害的,而我自己待的位置好像很安全,就隨他去了。」

「後來,是因為他一直沒回來找你,所以你出去了?」張叔問。

「沒錯,太久了,我甚至一度以為他嫌我累贅,想找借口把我丟下。」尤妮卡笑了笑,「但是我轉念一想,我這個歷史學家在團隊里應該還是有點用的,帶著我總比把我丟了好,所以我猜他應該是出事了,也不知道他到底是被什麼東西吸引出去的。」

「大家都要小心。」李爺嘆了口氣,「他奶奶的,阿什可是很貴的,這意味著他實力非常強,如果連這樣的人都沒了——」

話沒說完,但是大家都清楚李爺的意思。

——那他們這些人,恐怕也不能活著出去。

「搞什麼,別灰心啊。」卡洛斯、張叔和李爺的耳機里傳來了詩酒的聲音,詩酒三十齣頭,除了偶爾不著調之外,她的聲音其實很成熟,讓人很有安全感,「阿什會活下來的,他的實力我很清楚。你們不用擔心他,繼續向前走吧。」

是啊,不管阿什為什麼失蹤,是死是活,現在都只能現拋下他繼續走了。

林已經歸隊,找迷陣出口這件事是他的強項,他拿著紙筆,還有風水師的羅盤等風水用具一陣鼓搗。

虞幸對風水真的不擅長,但並非全無了解,他觀察了一下林拿的東西,發現林走的是類似於現實世界中的道家風水路線。

在現實中,風水器具有八大種類,佛具用品、道家用品、民俗用品等等,功能各有不同。

林看了一陣子,開口道:「這個迷陣其實不是迷宮,沒有出口。」

「什麼?」卡洛斯眉頭挑起,下意識摸了摸自己的手指,「沒有出口,意思就是想出去需要採取點別的措施?」

「很聰明。」林看了卡洛斯一樣,點點頭,「這裡其實是一個完整的困陣,想要出口,就需要破陣——在正確的地方把牆砸了。」

可能一面牆看起來很薄,後面是一條走過的甬道,可若是將其砸了,後面就會變成出口。

「你找到位置了?」李爺有點意外,風水世家真這麼牛逼么。

難道是以前的墓太低級,限制了林大師的發揮?

林指向一個人,淡淡道:「很巧,正確的位置,就在他腳下。」

眾人的目光順著他手指看去,與一臉無辜的虞幸對上視線。 這人…

裴洛然怔怔的看着眼前的少女,沒想到對方居然會忽然出手。

看李烽炎的樣子顯然與對方並不認識。

可為什麼會…?

裴洛然忽然想到了什麼。

而這時候,黑衣少女偏過頭看向了她,右臂微抬。

見狀,裴洛然連忙開口:「我不是火神山莊的。」

黑衣少女稍微舉起的拳頭才緩緩放下,瞥了裴洛然一眼,然後走向了那個李烽炎。

果然。

這女子似乎與火神山莊有些過節?

雖然與裴洛然所想的有些出入,但結果也的確如此。

這位黑衣少女正是葉蕭蕭。

在聽到李烽炎自報家門后,她就立刻做出了判斷。

師尊殺過火神山莊的人。

所以,火神山莊是敵人。

該殺。

葉蕭蕭向那李烽炎沖了過去,右手握拳,金紋浮現於手背,一股磅礴的氣力震得空氣發顫。

李烽炎這時候已經站起了身來,本來還算英俊的面龐連鼻樑骨都塌陷了下去。

在看到對方竟然還敢動手,李烽炎當即大怒。

「混賬!當我是好欺負的!?」

也不知道這女子是什麼個情況,他此刻也不再想那麼多,對方敢動手,他必定要打回去!

蛻凡境大圓滿!

李烽炎已將元氣提起,他立刻殺上前去。

兩人拳腳相對,可一接觸就讓李烽炎吃了虧,他詫異的發覺對方的力量竟如此之大!

體修?

不僅僅是李烽炎,在一旁觀望的裴洛然也察覺到了這一點。

那黑衣少女並未動用元氣,竟是只用肉身力量便與李烽炎打了個旗鼓相當。

裴洛然看的出來,對方的右拳是主要進攻的路數,隱約之間還可看到其手背上浮現的金紋。

那一瞬間爆發的力量,恐怕就算是神竅境修士都會感到頭疼。

這是一種秘法,還是一種特殊體質?

此女是誰?

裴洛然看着那壓制着李烽炎的黑衣少女起了一些興趣。

與人交手,除非是明知對方境界比自己要高,實力要比自己強,否則李烽炎從未從一開始就全力以赴。

而現在剛與對方過了幾招便被全面壓制,李烽炎感到有些難以置信,隨後便是氣惱不已。

「滾!」

李烽炎全力出手,將葉蕭蕭震退開來。

而後其周遭湧現出一道火輪,李烽炎單手掐訣,神色陰翳,凝視着那又衝來的黑衣少女。

「火神赤輪。」

火輪上浮現出了無數赤色的符文,高溫湧現,將四周的樹木都燒卻,若非此地元氣濃鬱抑制了火焰,這火勢必然立刻就蔓延了出去。

隨着李烽炎單臂一掄,火輪展開兩道交織,朝着葉蕭蕭飛旋而去。

見到那兩道火輪飛了過來,葉蕭蕭神色不變,單手在身前掐訣,攜著雷電的波光四溢。

「天元雷引咒。」

她手決一變。

「落。」

轟隆!

雷光乍現,只聽見一聲轟隆巨響,頃刻間便將兩道火輪轟散,煙塵瀰漫之中一道黑影飛速穿過,泛著青光的右掌從黑煙中穿出。

見那手掌直擊而來,李烽炎也早有反應,一道火焰法印與之相撞。

咔咔咔。

火焰層層開裂,而李烽炎卻沒有任何驚慌失色,眸中戾氣愈甚。

這一點時間,足夠他施展必殺的術法了。

一股磅礴的元氣忽然震蕩開來,瞬間將火焰法印轟碎。

與此同時李烽炎的術法展開,炙熱無比的火焰於八方集結而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