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一位煉金大師,承擔的不僅僅是別人崇敬的目光,更多的則是一種榮耀與責任,若自己煉製的藥劑最終將試藥之人害死害殘,不提旁人由此產生的非議與質疑,作為一位大師,本身的驕傲及自尊就會因這種打擊而一蹶不振,這無關榮耀,只關乎自身之道,關乎信念直指本心,摻不得一絲一毫的假。

2021 年 1 月 28 日By 0 Comments

來自五臟六腑的劇痛一**襲來,這劇痛自體內傳達到骨髓經脈乃至肌肉,更有一道似是電流一般的氣息蔓延全身,刺激著細胞神經,步天面容扭曲,不知覺間血族變身自動開啟,獠牙顯現,雙眸血紅一片,來自兩塊肩胛骨處的脹痛之感更是強過往昔不知幾倍,似是有什麼東西就要破體而出一般。

「咦……這是什麼情況?難道我的藥劑出了紕漏?」本是志得意滿的梵老正陷入自我崇拜中不可自拔,但一看到步天此刻突變的情形頓時一怔,旋即面容逐漸嚴肅,連忙蹲下身子湊近去看。

就在梵老湊近的瞬間,步天驀然從地面彈起,張口發出宛如野獸般的咆哮,這咆哮中蘊含著強烈的痛苦,夾雜著一絲癲狂,他的體內穴竅鼓盪,能量如漲潮之水噴薄而出,剎那間便在體外形成一場能量風暴。

更是在這一刻,一聲更為凄厲的咆哮自步天口中嘶吼而出,他的背後衣服鼓脹,以毀滅套裝這等材質的卓越裝備都似無法承受,漸漸產生了一絲裂紋,嘭地一聲,衣衫破裂,一對血色肉翼及其突兀的自步天的肩胛骨處延伸而出。

「叮」

隱隱的,在步天的心神內,一道熟悉而又久違的系統提示音響起,但在此刻陷入痛苦癲狂中的步天,根本就不曾注意到這一細節。

「這…..這、這。」梵老張大了嘴巴,愣愣看著眼前這令人驚悚的詭異一幕。

其實以他的閱歷,現在也已經反應了過來,知曉此刻的步天應該是無意識的進入了某種禁忌之術的狀態,但就是這樣的猜測才使得他有些發愣,他走南闖北活了幾百年,還真的從沒見過如此詭異恐怖的禁忌之術,竟然直接讓一個人變成了如魔獸一般,背後還長出了一對翅膀。

「真是令人驚訝的小子,嘿嘿嘿,應該有著不少的秘密,這樣才有趣,比以前那些試藥的窩囊廢好太多了……」梵老雙目漸漸綻放奪目的光彩,看向步天的眼神充滿了讚賞與期待。

他本是聽聞步天的體質特殊,似有著極其強悍的恢復能力才動了將其招為試藥之人的想法,這個想法在最初還只是隨意為之,但因步天當時的頂撞拒絕卻是惹惱了他,故而態度開始變得強硬,而心底其實也並不是太在乎。

但此刻,因步天突然產生的劇變,讓他從心裡開始重新評估眼前這個青年,隱隱的,他覺得眼前之人會在日後給他帶來驚喜,更會遠超他以前的那些試藥之人,就因這詭異莫測的禁忌之術,就因他很久都不曾誕生過的震驚,在今日,因眼前這青年再度浮現心底。

「呃啊!!!」步天仰天咆哮,他背後的那血色雙翼驀然展開,這雙翼不大,只覆蓋了上半身,但就在這雙翼展開的瞬間,步天的身體竟然隨著雙翼的緩緩扇動漸漸飄升,這一幕落在梵老的眼底,讓他的心中震驚更為劇烈,那緩緩扇動的雙翼,如放大了數十倍后的蝙蝠翅膀,雙翼兩端的尖銳寒鋒,如惡魔的利爪般攝人心魄。

「這禁忌之術……這到底是什麼禁忌之術?竟能讓一名實力僅在中階3級的小傢伙擁有飛天之力,這不是短暫的滯空,而是真正的凌空踏虛,且看他的氣息,似乎憑空強橫了太多,不可思議……不可思議。」

梵老雙目中的光澤愈加濃烈,他對步天是越來越感興趣了,這小子定然隱藏著很深的秘密,擁有著非凡的奇遇,他很想知道,他很好奇。

正在此時,已然飄升至了房間半空的步天突然悶哼一聲,整個身體突然栽倒下來,他的背後那血色雙翼快速收縮,剎那便順著兩塊肩胛骨消失體內不見,他的雙眸血紅淡去,嘴角獠牙回縮,在落地的瞬間直接陷入了昏迷當中。

「嗯?這就完啦……」梵老呆立當場,半晌才反應過來,走到步天的身旁一揮衣袖,磅礴的能量席捲蔓延,瞬間就融入步天體內進行查探,更是在此同時,一絲神識之力也順著這股能量融入到步天的身體,全方位的查探著。

良久,梵老的眉頭漸漸皺起,其口中話語喃喃,帶著一絲疑惑。

「不對呀……怎麼會這樣?這小子的肉身強度並沒有提升,莫說直接提升一個檔次,就連一絲一毫的增強都沒有,這不對……不對不對,一定是哪裡出了問題。」梵老頭擺起花來了,兩道眉毛都快湊到一起去了。

「我這新研製的藥劑已經進行了數次的嘗試,用在那些低階的魔獸身上,莫不是使得它們的肉身變得更強,而且按照煉金公式來計算,所用的藥物分配以及煉製過程都極為合理,不可能出現什麼差錯……

怎麼用在這小子身上就不能使其肉身變強呢,難道這藥劑只能對獸類產生效果,對人無效?不應該呀……這不可能。」喃喃低語中,梵老陷入了思索,最後直接轉身來到一些煉金儀器旁擺弄著,任由步天躺在地上,卻是直接撒手不管了。 「嘭嘭……嘭嘭……」

「不可能,這不可能……怎麼會這樣,到底是哪裡出了紕漏?」

迷迷糊糊間,步天在一陣陣嘈雜的聲響中緩緩蘇醒,他茫然的睜開雙眼,身體漸漸有了知覺,但伴隨著知覺恢復后一起襲來的,是遍布全身的劇痛,這劇痛如身體被千萬根鋼針在扎,痛入骨髓,似要將他的整個身體撕裂。

步天悶哼一聲,有些齜牙咧嘴,他的嘴唇發乾,在其身下的地面已經積累了一灘水跡,這是他昏迷其間不斷滲出體外的汗水,他昏迷的時間並不長,但處在洪荒殿的焚炎煉體大陣中,無時無刻不在承受著高溫侵襲,幾個時辰就足以讓人體內的水分被壓榨小半。

「臭小子,你總算醒了,快給老夫說說,你的身體素質究竟有沒有增強?」步天醒來的瞬間就被梵老敏銳的察覺到,這老傢伙語氣帶著一絲焦慮,刷地一聲便臨近步天的身旁,直接將步天從地上給拽了起來。

「老王八蛋!」沒聽見梵老的聲音還好,一聽見梵老的聲音步天就來氣,想起被這老傢伙如此粗魯的對待,想起喝下那噁心的藥劑后渾身的劇痛,步天徹底憋不住了,直接破口大罵,更是猛地撲了上去,要和這老不死的拼了。

「還敢給老夫犯倔,我看你是苦頭沒吃夠。」步天這猛地一撲,出乎了梵老的意料,差點將他的一撮鬍子給揪了下來,頓時就讓梵老氣不打一處來,手指一彈,一道能量凝結的繩索飛射而出,瞬息就將步天給五花大綁了,分毫動彈不得。

「老王八蛋,老烏龜,老不死的老淫賊,老不為尊老奸巨猾老……」

「給老夫住嘴!」梵老怒聲咆哮,氣的鬍子發顫,他活了一大把年紀還從沒被人如此咒罵過,就快要發狂了,皺巴巴的臉龐漲紅充血,直接就拿出一瓶猩紅色的藥劑,目光不善地盯著步天。

這猩紅色的藥劑出現的瞬間,步天很識趣的住嘴了,得,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面對這個無恥又沒品的怪老頭兒,步天覺得還是適當的表示一下剛烈就行了,若剛烈過了頭,那就是自討苦吃了。

「現在,立即,馬上告訴老夫,你的身體素質到底有沒有增強?快給我仔細感受一下。」梵老陰沉著臉,說話的同時還拔開了手裡那猩紅藥劑的瓶塞,**裸的威脅姿態。

步天冷哼一聲,不情不願的閉上雙眼,凝聚心神進入到個人屬性界面,不過片刻,步天猛地睜開雙眼,神情古怪,怔怔地看著梵老,一臉的錯愕。

看到步天的表情梵老心中一動,臉上漸漸浮現喜色,連忙問道:「是不是感覺肉身變強了?是不是感覺體內充滿了力量?哈哈哈哈……我就知道,我就知道藥劑沒有出錯,一定會有效果的,哈哈哈哈,沒有錯,根本就不可能出錯。」

梵老激動得手舞足蹈,一點作為長輩、作為強者的風範都沒有,其手中那猩紅藥劑因動作幅度太大甚至都有些濺出了瓶外。

步天神色古怪,沒有理會得意忘形的梵老,再度心神凝聚進入到個人屬性界面,在這屬性界面的下方,有一行小字浮現,是系統提示。

「系統提示:未知因素觸發種族天賦效果,提前覺醒血族子爵變身,種族天賦進階。」

「種族天賦莫名其妙的進階了……看來這未知因素極有可能就是梵老給我喝下的那瓶藥劑,在昏迷前我迷迷糊糊地感覺到自己的背後似是生長出了什麼東西,那種感覺,像是多出了兩條手臂一樣……那是什麼?」

步天閉目沉吟,心神掃向種族天賦。

「種族天賦(已激活):1級男爵血族變身,天賦效果:全身屬性提高百分之二十,觸發嗜血之獠牙,進入嗜血狀態,此狀態消耗能量5點,持續五分鐘,冷卻時間:30分鐘;

2級子爵血族變身,天賦效果:全身屬性提高百分之四十,觸發子爵血翼,可凌空飛行,此狀態消耗能量10點,持續兩分鐘。冷卻時間:60分鐘。(天賦狀態不可疊加)」

「2級子爵血族變身……子爵血翼?」步天霍然睜開雙眼,眼中一片驚喜,這驚喜之色被梵老看得個正著,頓時便讓其更為得意,哼哼著仰著老臉,就等著步天接下來的崇拜感激之言。

「老傢伙,你這藥劑還真不是一般的有效啊。」步天掙扎著身子湊向梵老,眼睛都放光了。

「那是!」梵老哼了一聲,心情愉悅之下隨手解除了捆綁著步天的能量繩索,自得道:「為我試藥,雖然其間折磨是不少,但那好處可是實實在在的,以前那些個……」

「哎哎哎,我一說你就喘上了,老傢伙,你這藥劑的效果根本就不是增強肉身強度的,簡直南轅北轍。」步天一看梵老這神態就知道這老傢伙又得瑟了,連忙不耐煩的打斷其接下來的廢話。

「那不可能,小子你是在耍我?」梵老有些不悅了,覺得步天這是在戲弄他。

「沒什麼不可能的,難道你還看不出來我的肉身強度並沒有增強,你這藥劑雖然對肉身的增強沒有任何的功效,但卻意外的把我的種……呃,把我的一門禁忌之術的境界提高了,莫非你這藥劑的效果是……」

一不小心差點將種族天賦給暴露了,後面的話,步天沒有再多說,但他發亮的眼睛卻是明明白白的向梵老透露了一個信息,這藥劑,他還想要。

「讓你的一門禁忌之術的境界提高了?」梵老瞪大了眼睛,旋即緊緊地皺起了眉頭,表情也開始變得狐疑起來,卻是頭一次對自己的煉金之術產生了懷疑。

步天的肉身強度他曾查探過,也是心知肚明,只是若藥劑一點效果都沒有,梵老根本就不願相信不願接受,此刻聽聞步天說竟然讓他的一門禁忌之術的境界提高了,這雖然與梵老預期的效果南轅北轍,但還在他能接受的範圍之內,但是這兩種效果之間的巨大差異,卻是令梵老陷入了深思。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如此?這小子說得似乎不假,而且……先前他那詭異的模樣,顯然便是他那門禁忌之術突破后才無意識的施展出來的,難道我這藥劑真的有問題?不應該呀,這種低級的判斷錯誤我怎麼可能會犯,那明明就是增強肉身強度的功效……」

梵老低聲喃喃,思緒有些混亂,再度拋下步天,快步走向房間內那眾多煉金儀器擺弄著,似乎想找出原因。

步天有些好奇,跟上去探頭看著,心裡卻在思索種族天賦覺醒了2級后產生的變化。

「兩種血族變身的狀態,效果不同且不可疊加,但相較未覺醒前卻是好上太多了,這兩種變身狀態,我可以根據對戰時敵人的強弱程度再來決斷開啟哪種,唯一需要注意的就是把握好冷卻時間……

1級男爵變身的屬性增益程度未變,但持續時間卻是增加到了五分鐘,而冷卻時間竟從兩個小時縮減到了半個小時,這將會使我的巔峰戰力更強……至於2級子爵變身……」

步天心裡樂開了花,全身屬性增幅百分之四十,更有子爵血翼加身,可凌空飛行,這種狀態下,他的巔峰戰力更強不說,便連生存能力都上升了好幾個檔次,日後只要不是有高階強者對他出手,即使是准高階的存在,只要不是魔法師,那他便有自信保命逃脫。

「錯的錯的,都是錯的……這不對,不可能,魔臉花的果實,金青子的根莖,黃金地龍的涎水……這些材料的分量都是我按照公式精確計算好的,煉製出的藥劑也都試驗過好幾次,功效不可能出錯……小子你給我過來。」

梵老在一堆煉金儀器上仔細擺弄了一陣,到最後精神都有些錯亂了,忍不住惡狠狠地沖著步天咆哮,「我現在再煉製一瓶藥劑,你給我看仔細了,煉製完后你就給我喝下去,我就不信了,這藥劑雖然是我最新研究的成果,連名字都還沒想好,但功效是絕對不可能出錯的。」

「好呀,我看著,你快點煉出來吧。」步天無所謂的聳了聳肩,種族天賦的意外突破覺醒,讓他現在是巴不得梵老再煉製一瓶剛剛那綠色藥劑,儘管這藥劑喝下後會經歷一番痛苦折磨,但相比實力上的巨大提升,這點折磨已被步天直接給忽略了。

可以愛嗎 「你這小子的體質有些怪異,似乎恢復能力要超出別人好幾倍,我這新研製的藥劑及其霸道,即使是一些肉身強度比你更強的人喝下后也得躺上個幾天,但你卻安然無恙……老夫決定了,要長期拿你試藥……

當然,好處是少不了你的,甚至你若有煉金上的天賦,老夫也可以傳授你一些經驗,你就先從煉金學徒做起吧。」

梵老刻意的將手中的動作放慢,將早已準備好的幾樣材料依次放入一個形如小鼎的煉金儀器中進行著分解,話語叨叨個不斷,又開始為步天介紹起煉金的詳細步驟,似是真的打算傳授一些煉金技巧。 鍊金術,起源於遠古時期的咒術,其初衷是把非金屬以特殊手段轉變為貴金屬為目的展開的研究,隨著時代的變遷,鍊金術發展迅速,融入了許多新的元素,體系逐漸完善,更是誕生出許多常理無法解釋的秘法。

諸如以各類草藥植木或者獸類的皮毛血液煉製出效果各異的煉金藥劑,又或者以魔獸的鱗甲利爪煉製強大的增幅裝備,更有前賢研究出陣法一道,似乎鍊金術是無所不能的,無物不能為其所用,是類似創生般的偉力。

「煉金一道,博大精通,傳承至今已不知多少悠久歲月,其派系駁雜,可謂百家爭鳴,如我鑽研的是藥劑一類,被稱為煉金藥師,當然……我只是將主要精力都放在鑽研藥劑上罷了,在煉金藥劑上的造詣可以說已踏入了大師級的行列,至於其他派系的煉金我也略有涉獵,只是並不精修,故而那些派系的鍊金術還未踏入大師的層次。」

梵老搖頭晃腦,臉上隱隱透露出一絲自傲之色,不提其自身的實力,單單是煉金大師的名頭,他就有自傲的資格,隨便走到哪裡,都能成為各大勢力的座上賓,以好茶美酒相待。

「拿去,當著我的面給我喝下去,這一次我會以神識仔細觀察你體內的變化。」半會兒的功夫,一瓶綠色藥劑被梵老給煉製出來,遞向了步天。

步天也不遲疑,直接接過綠色藥劑猛地灌下,乾脆無比。

梵老眼神一凝,神識瞬息覆蓋向步天的全身,滲透進他的體內進行著仔細的查探。

熟悉的劇痛再次來襲,這一次步天已做好了準備,儘管面容扭曲身體顫抖,卻再也沒有發出一聲慘嚎,那一聲聲憋在嘴裡的悶哼,那一滴滴泌出皮膚的汗珠,似乎見證了他的痛苦。

「有效……」梵老低呼一聲,雙眼眯起,更加仔細的關注著。

步天腦門兒青筋鼓起,牙關緊咬,這藥劑下肚后化作道道電流般的氣息傳達全身,他感受到細胞肌肉漸漸活躍,神經變得更為敏銳,在劇痛中,更有些電流竄入到他的骨髓之中,使得其骨節震動間啪啪作響,似隱隱有了增強。

「與之前一樣的感覺,卻又彷彿有一些不同…..我能感受到身體素質似有了些提高,難道這藥劑的功效真的是增強肉身強度的?……為何上一次卻沒有這種效果。」

步天攢緊了拳頭,強忍著劇痛冷靜思考,他想凝聚心神進入到個人屬性界面去看看此刻的狀態,但在劇痛下,他根本就無法凝聚心神。

時間不長,隨著肉身的緩緩增強,劇痛開始如潮水般退去,似乎意味著藥性已經漸漸消散在體內了。

「呼……」長長地吐出一口氣,步天抹了一把額頭的汗水,沖著梵老勉強一笑。

「你這小傢伙,還真是不一般,這麼霸道的藥劑,喝下去后竟然沒有對身體帶來負荷,我剛剛以神識查探,發現你的體內,那被藥劑傷損的經脈肌肉快速恢復著,這恢復速度可以堪比高階武者的恢復速度了,莫非……你還是特殊體質?」

梵老眼睛漸亮,看向步天的目光帶著一絲詫異與疑惑,心裡其實也不怎麼確定。

「這個……我也不怎麼清楚。」步天打了個哈哈,沒有讓梵老繼續追問下去,連忙閉上眼睛凝聚心神進入到個人屬性界面。

「人物:步天.種族:吸血鬼.陣營:黑暗.

力量:61(30+31).靈敏:65(39+26).體質:64(37+27).精神:16.能量:255/255.

職業:無.信仰:無.等級:3級.經驗值:180/8000.身體狀況:正常99%.」

半晌,步天睜開雙眼,神采熠熠,臉上帶著一絲滿意的微笑,可旋即又想起了什麼,疑惑的看向梵老,「這一次,我的肉身強度的確是提高了,但為什麼先前那一瓶藥劑卻沒有產生效果,難道兩瓶藥劑不一樣……?我說老傢伙,你會不會把那一瓶藥劑的煉製材料弄錯了?」

步天發現這一次的藥劑喝下后,身體素質的確是增強了,除去毀滅套裝增幅的屬性,他的力量增漲了3點,靈敏增漲了2點,體質增漲了4點,這增漲的幅度雖然不大,沒有梵老口中所說的直接提升一個檔次那麼誇張,但的的確確是提升了,讓步天有些驚喜。

「不過……相較於身體素質上的提升,我還是比較喜歡種族天賦再一次覺醒突破…..不知道下一次的覺醒會是什麼狀態,侯爵血族變身嗎?」步天內心喃喃,對種族天賦後續的發展變化極為期待。

「這個……我也有些疑惑,可能兩瓶藥劑真的有些不一樣吧……」梵老輕皺著眉頭,心裡也是百思不得其解,但即使是出錯了他也不願承認,因為這種低級錯誤,出現在他這種煉金大師的身上,簡直就是恥辱。

「好了好了,既然現在已經證明了藥劑的功效的確沒錯,那就不要再糾結了,我這裡有一些煉金心得,你且拿回去好好看看,還有,這是一個傳音器,你也拿去,以一絲精神力融入其中就可以直接聯繫我,有事我也會通過傳音器召你過來的……你回去吧。」

梵老很明顯不想讓步天再追問下去,他覺得這很沒面子很尷尬,都懶得再管步天是否真的具備特殊體質了,直接下了逐客令。

「傳音器?」步天心中一動,接過梵老遞過來的幾物,幾本皮質的煉金心得被他收入儲物手鐲內,一個形似號角般的灰色器具被他捏在手裡打量著。

「這是中級傳音器,可傳音範圍是三百里,傳音器一般都是一對或者幾對,分作子母,你這一枚是子傳音器,母傳音器在我這裡。」

「這傳音器還有嗎?再給我幾對吧?」步天聽明了傳音器的作用,怦然心動,「他奶奶的,這不就是傳說中的愛瘋嗎,我馬上就要組建勢力了,若這玩意兒再多點,給雷諾他們人手一個,也方便聯繫。」

梵老一聽步天還想要,立馬將臉一板,搖頭道:「這傳音器老夫雖然能煉製出來,但製作的材料可是很珍貴的,這樣的一對傳音器,拿到拍賣行上去足以賣出數百萬金卡爾,可不能再給你了。」

步天心裡有些失落,頗有點不是個滋味,但他也明白,梵老儘管看重他,但這種看重也只局限於一個小小試藥童的身份罷了,可不會太過當回事。

「罷了,看你小子這幅表情,我就知道你心裡又在咒罵老夫了,索性老夫這裡還空出來一對傳音器,就暫借你了,這是借,要還的!」梵老翻了翻白眼,隨手又拿出一對傳音器扔給了步天。

「啊?」步天面色一喜,怔了一下后便快速接過傳音器,眨眼的功夫就收進了儲物手鐲內,動作迅速的彷彿擔心梵老會反悔一般。

「梵老一向慷慨大方,第一次見面就送了我超階魔獸的蛋,現在又是白送藥劑給我喝,又是白借傳音器給我用,小子若再敢咒罵你,那可真是狼心狗肺了。」步天面上堆笑,話語恭維。

「行了行了,你小子快滾蛋吧,老夫還有事情要忙。」梵老早聽膩了這樣的恭維馬屁,不耐煩的揮了揮手。

「那個……其實我還有一件事想求梵老。」步天表情訕訕,這一次卻是真的有點不好意思了。

「嗯?」梵老眉頭一皺,表情明顯有些不悅了,覺得步天這是拿他當凱子開刷呢。

「真的,這一件事我也只能請梵老您幫忙了,我有幾位朋友想進入學院外門,他們的實力都不弱,但身上的增幅裝備卻良莠不齊,我想為他們借一點增幅裝備,只要挺過了外門考核這一關,那些增幅裝備立馬會還。」步天語氣急促,一口氣把話說完,最後一臉期待的看著梵老。

「這件事我可以答應你,但不能再白白借你了,你得付出一點利息,嗯……你要借幾套增幅裝備,是什麼等級的?」梵老沉吟了少許,眉頭漸漸舒展開來,有些鬆了口。

「還要利息啊?」步天面色苦了,低聲喃喃,但一見梵老再次產生了不悅,連忙滿口答應下來,「我有四位朋友,就借四套卓越級別的增幅套裝吧……利息該怎麼算?」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