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一場大戰又開始了,可憐對面臥室中的李子翔,聽着讓人手腳發麻的叫聲,看着身邊的兩個精靈美-女,其中一個還是自己的妻子,可惜,就是不能動。

2021 年 2 月 3 日By 0 Comments

一陣瘋狂的連叫聲過後,肖可兒敗下了陣來。同時,大門敲響了。

“誰呀?沒聽到老子在爽嗎?媽的。”雷沙剛滿足了肖可兒,自己還沒高興到位呢,聽到這不知趣的敲門聲生氣的罵了起來。

他也不穿衣服,只把臥室的門一關,走到了大廳。

一拉門,看到了外面的人,馬上變了副臉說道:“呵呵,請進。”,說着,他向後退了一步,讓出了通道。 來人是誰?這麼晚了,羅格他們跟雷沙這麼熟,都知道他的愛好。每次住旅店都要折騰個四,五次。一弄就是直到大半夜。他們是絕對不會這個時候來的,來的,只可能是不瞭解雷沙的人。

“不好意思,這麼晚還來打擾你。雷沙國王。”此人身着金絲袍,袍子柔順的貼在身上,顯出了健美的身形,正是亞述家這一代的親王伊萬·亞述。

他從門打開那一刻起,就一直盯着雷沙的下體。直到門關上後,大廳只剩下了他們兩人。

雷沙向自己的身下一看,那根東西還沒有完全恢復正常,一尺來長的耷拉在那裏。看多了人類,雷沙已經明白了,在獸人中正常尺寸的傢伙,在人類中卻是個異類。讓他不明白的是,男人們好像都很羨慕這個地方長的人。

“呵呵,親王居然知道我的老底,想必不是來看我老二的吧?”,雷沙也不遮擋,就直接坐在了沙發上。

伊萬被他這一問驚醒過來,“哦,不是,呵呵,雷兄弟果然是蓋世英雄,連私祕之處都是出類拔萃,佩服。我也不說客套話了,我這次來,是跟你商量一下明天的加封的事。”。

雷沙看到伊萬眼中的自信神情,他的心裏也有了底,看來,果然讓自己猜對了。這個小親王看來要反悔哦。

不出所料,伊萬坐在了雷沙左側的沙發上,一開口語調就變了,“你的事我多少了解一些,像跟谷哥家的恩願呀。三大親王對你的攻擊呀,而且,連你靠着黑龍打敗了塔舍爾的事,我也有所耳聞。雷夫人可是夜洛基大魔導師的高徒,我跟瓦爾法德爾一向交好,本來我不該說的,不過,爲了交你這樣一個朋友,我願意以一個你感興趣的情報,來換我們在戰場中做的協定。”。

雷沙一挑眉,心中暗道:‘這人還真是不好對付,連這麼絕密的情報他都查得一清二楚。自己在他的面前,好像一個透明人一樣,不過還好,聽他的語氣,他並不完全瞭解自己。最少,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少份量。’,想到這,雷沙開口道:“哦?親王既然知道得這麼清楚,想必也知道我的脾氣吧,能讓我感興趣的東西不少,但都不怎麼好得到哦。要是什麼神器之類的,就算了,我曾經將冰神的指揮讓給別人,我二哥手中的也是神器,地位就更不用了,雖然現在我需要權力,但我並不稀罕。也不瞞你說,我讓出雷天下,並不是被逼的,這個世上能逼我辦事的人,恐怕已經沒有了。”。

伊萬哈哈一笑,“哈哈哈,雷兄弟呀,我既然敢說出來,就一定合你的胃口。我的是情報,不是金錢權力這些小兒科。這樣吧,如果你不感興趣,就當我沒說,如果你覺得自己感興趣了,或是我幫到你了,就忘了我們在戰場上說的話,當我的一品家臣,我保證讓你不用操心就能得到萬人景仰。”,伊萬是摸清了雷沙的底纔來的,連他爲什麼不願意當國王都一清二楚。

雷沙把自己已經軟下來的那根擺了個舒服的位置,笑道:“好,我就聽聽你有什麼新鮮的。”。

伊萬面色一正,開始對雷沙講起了自己的情報。

“你記不記得你的國家被圍攻,曾經一度佔盡優勢,而之後,突然出現了很多的魔法師讓你吃了不少的苦頭?”。

雷沙回憶着,確實,那一次,好幾百輛馬車拉着的魔法師軍團,讓他困惑過一陣。沒想到騎士王國竟然有人養了那麼多的魔法師。他點了點頭,示意伊萬繼續。

伊萬笑了,“好,你讓我繼續,就代表你感興趣了。我告訴你吧,根據我的可靠情報,是瓦爾法德爾出賣了你。外樂木一等大公給國王喬治出了主意,派了一整支魔法軍團去支援本來就已經是絕對優勢的圍殺戰。目的就是要把你這個迅速崛起的新國家剷除,消滅在萌芽狀態。”。

“不可能!外樂木哥哥怎麼會這樣對我們!”臥室的門突然間拉開了,只圍着一條絲巾的肖可兒從裏面大叫着衝了出來。

她那條絲巾是上等貨,及爲貼身,此時,那妙漫的迷人曲線盡顯無遺。伊萬看得眼睛都直了,他自認是一個美男子,自己的老婆也都是傾城之色。不知道多少人羨慕他的齊人之福。可當他看清了雷沙的妻子,傭兵界第一美女冰蓮肖可兒之後,他才明白,自己這幾年算是白活了。

當他注意到雷沙時,才感覺到自己的失態,連忙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心中一陣慌亂。但仔細一看,雷沙並不生氣,甚至完全不在乎。

相反,雷沙看到了肖可兒,高興地叫了起來:“老婆,你好了,來,快過來,呵呵。”。

說着,肖可兒走了過來,坐在了雷沙的大腿上。肌膚相親,雷沙的性致又來了,下面又變成了雄糾糾氣昂昂。

伊萬看着這個放蕩不羈的男子,心裏罵道:‘簡直就是臭無賴嘛’但表面卻不能動聲色,“那麼,我的信息說完了,如果雷兄弟沒意見,本王明天就加封你爲龍威大將,帶領你的兄弟們組成親王特別行動團。直接由我指揮。我先告辭了!”,說完,他起身向外走去,腦中卻一直想着剛剛看到的肖可兒。

雷沙不管那套,把肖可兒的絲巾下襬一撩,直接開始在沙發上玩了起來。

“啊,他說的不是真的吧?嗯。”肖可兒一邊配合着雷沙,還一邊想爲外樂木開脫。

雷沙站了起來,抱着肖可兒一邊弄一邊向房內走去,“管他是不是真的,到時候去問下外樂木不就完了。走,我們再來,哈哈。”。

等到三翻五次的魚水之歡後,肖可兒已經累極昏睡了。雷沙也終於達到了一次頂峯。但他沒有將自己的子孫留在肖可兒的體內,抱着自己懷中的可人兒,雷沙也長嘆了一聲。如果野豬人和人類一起,會生下什麼來呢?呵呵,獸神真是愛開玩笑,讓自己長得跟人類一樣,又經歷了這麼多年的人類生活,現在自己都有些忘了做獸人的感覺了。

雷沙稍稍地走下了牀,穿過客廳來到了陽臺上。二樓的夜風不是很大,但在盛夏的夜裏卻也讓人感覺到了一絲的清涼。臺下花園中的小蟲子像是在跟雷沙打招呼,一會兒叫上兩聲。但在心煩意亂的雷沙聽來,卻是那麼的煩人。

“主人!”

突然,雷沙身後有人叫他。但這聲音雷沙卻從沒聽過,這裏會叫他主人的,無外乎李子翔和那頭大白野豬。但李子翔的聲音他熟得很,古大哥更是在樓下的單間裏睡得很香。那會是誰呢?

雷沙轉過頭去,眼前之人也讓他吃了一驚。

“你,你會說話?”雷沙想了半天,問出來這麼一句沒營養的話。

“是的,主人。前幾天我受了太大的打擊,所以不願說話。不過經過這兩天的觀察,我已經看出來了,您是一個與衆不同的人類。雖然看起來比較流-氓但實際上,您的心卻十分的善良。”說話的人一頭紫發,臉蛋嫩得吹彈可破,纖細的腰肢,潔白的玉指,兩眼中已經不再那樣死氣沉沉。她正是一直一言不發的精靈美-女蘇雪拉。

雷沙聽着這不知道是誇自己還是罵自己的話,苦笑道:“呵,你過獎了。明天,我決定給你買件新衣服。”。

蘇雪拉低頭看了看自己,她的身上還是那件短到只能遮胸的無袖上衣,下面還是差點露出屁股的低腰短褲,不過她倒覺得很正常,因此那些販賣人口的人讓她們穿上時,她也毫不猶豫地穿上了。這種衣服在精靈族中並不算暴露,天生地長的自然之子們,幾乎都是半裸着身子的。

“爲什麼呢?”蘇雪拉白癡地問了出來。

雷沙心道:‘你還真敢問。’。

“呵呵,你穿這麼少,容易得病的。百病由風起,邪風入體,就會開始生病了,明白了吧?”雷沙用冰心聖典中的知識開始呼悠她。

蘇雪拉卻撅起小嘴,“不明白。”。

雷沙剛纔還沒滿足,再被這胸大無腦的精靈一氣,突然間伸出了手,抓在了她的胸上。

“你穿這麼少,又這麼白癡,很容易被人這樣,你不會連佔便宜都不明白吧?”雷沙邊說,邊體會着那胸脯上傳來的溫熱與柔軟。

蘇雪拉的臉一紅,並沒有躲開,反倒雙手按住了雷沙的手,向自己的胸部壓去。

“主人,雪拉知道你想要什麼。只要你能給我弟弟報仇,我願意做主人的女奴。你可以盡情的疼愛我。”。

沒想到雪拉會說出這樣的話來,雷沙被嚇得措手不及,連忙把手抽了回來。

“那個,雪拉?你不是叫蘇雪拉?”雷沙找了個話題岔開了剛剛的事。

雪拉向前湊近了一步,擡起頭,兩個美麗的紫色眼睛深情的望着他,“主人,我是短耳精靈,在神諭森林住的,您不知道嗎?短耳精靈的姓是放在前面的,跟您一樣。”。

雷沙感覺到她越走越近,嚇得他流着汗問道:“你,你要幹什麼?”。 “我,我想求主人爲我弟弟報仇”雪拉的手已經扶住了雷沙身後的扶欄,雙峯已經貼到了他的肚子。

雷沙本來就只穿了一條內褲,被這等尤物以肉相襲,立即有了反應。但他已經不是當年那個小流-氓了,不是見到美女就暈頭的傻小子了。現在的雷沙有大陸第一美-女做妻,對貌美之人有了很強的抵抗力,可惜,不是**免疫,下面還是硬了。

“你有話就說吧,我…老子不想跟你。”雷沙邊吞口水邊說着。

“雪拉不美嗎?”這要命的主兒吃定雷沙了,她的手從扶欄上拿開,竟然緊緊的抱在了雷沙身上。

擠擁之下,雷沙**焚身,一個沒忍住,身子向後倒去。

“唉,不好!”扶欄只有一米二不到,雷沙一米八五的個子,這一倒倒得有些多,收不回來了。結果,雪拉抱着雷沙跟着一起掉了下去。

二層樓只有五米高,雷沙身上還抱着一個,來不及調整就落地了。

“唔!”落地後,雷沙哼了一聲。並不是後背疼,而是那個地方被狠狠地壓了一下。

“好吧,你個小妖精,老子就吃了你。”雷沙一翻身坐了起來,馬上開始在雪拉身上摸起來。

雪拉也不知道在哪學的,連嬌哼再扭身子,把雷沙挑逗得更加血脈噴張。只拉了兩把,就將她身上的兩件衣服都扯下來了。

一樓的花園處,一排小樹的後面,一個不到一米五的精靈和一個一米八五的野豬人,開始了苟合。

雷沙驚奇的發現,雖然這小妖精外表騷得很,但實際上卻是個雛兒貨。所以他也慢慢的放溫柔了些,並用了個巫術給她緩解了疼痛。

過了一小會兒,蘇雪拉來了感覺,她看了看反應不太強烈的雷沙,馬上開始**,努力的改變身體的位置,雖然她的尺寸不太合適,還是努力的跟雷沙做着。

終於,在第五次痙攣過後,雪拉暈倒了。

雷沙抱着滿面殷紅的精靈美-女,心裏也挺不是滋味。爲了一時的衝動,他又做了件蠢事。獸人與人類已經不知道怎麼辦好了,現在又多了個精靈,而且,自己對她還不瞭解,就這麼個純情慾的給上了。現在跟獸人的方式也差不多了。

夜裏的風越來越冷了,轉眼午夜已經過去了。雷沙抱着蘇雪拉,一躍跳回了自己的房間。那兩件小衣服已經被他扯壞了,現在只能讓她光着。

坐在客廳裏,雷沙開始想,‘怎麼跟肖可兒解釋呢?她的脾氣,在沒認識自己之前,可是有名的不饒人。現在突然間多了個搶飯吃的,不是這沒魔法力的精靈被殺,就是自己被一頓狂扁。’。

雷沙正想得出神,卻聽到自己臥室的門開了。

“唉,你打算在外面抱着她取暖嗎?快進來吧,一起睡。”

雷沙嚇了一跳,轉頭一看,叫自己的不正是肖可兒嗎?此時她拉着絲被,頭髮凌亂,眼睛還沒睜開呢。但是聽她的話,又好像知道自己抱着蘇雪拉。

雷沙揉了揉眼睛,仔細看去,果然,不是眼花,肖可兒正在門前站着呢。他連忙笑道:“哦,來了。”,說着,抱着光身子的蘇雪拉走進了臥室。

躲在了牀上後,蘇雪拉沉沉的睡着。雷沙小心地問道:“老婆,你不生氣?”。

肖可兒眼也不睜,“生什麼氣?早知道你是個獸人,早知道你花心。有個人幫我一起對付你更好,不過可惜了,她連自保的能力都沒了。”。

雷沙笑了,他在肖可兒的小臉蛋上親了一口,“我就知道大老婆最好了,放心老子還有套冰心聖典呢,當年我被尤金擊殺,都活了過來。小小的毒藥,還難不倒我。”。

肖可兒一聽,轉了過來,“你還有多少事瞞着我?是不是連獸人裏也有你的女人?說!”。

雷沙被她嚇了一跳,“啊,沒,沒有,我從小就被弄到了人類國家,後來又在龍翔。倒是有個姐姐,不過那時我是年少無知,而且她也只是利用我幫她的男人學太虛心經罷了。沒什麼的。”。

肖可兒笑了,“呵呵,看你緊張的,跟你開玩笑的。睡吧,明天還有得忙呢。”。

雷沙擦了把汗,心想:‘女人還真是不好對付。’

“主人!該起牀了!”次日的正午,等了兩個多小時的李子翔才壯起膽子敲門叫了起來。

雷沙被叫聲驚醒,隨即發現了自己身邊一左一右兩個老婆,他壞壞的笑了笑。伸出兩手,一邊一個,摸了兩把。

“好了,我這就起來了,是親王來了吧?讓他不用等了,說我一會兒就去找他。”雷沙已經聞到了伊萬身上特殊的香味兒。

正如他所料,伊萬一早已經來了,想叫雷沙幾次了,都被李子翔給攔下了。最後,李子翔也覺得不好意思了,才幫忙叫了起來。

雷沙終於出來了,不過他是光着膀子出來的。身邊多出了一個穿着他上衣的精靈美-女。一左一右兩個老婆。

昨天已經讓伊萬羨慕一陣了,現在看到之後,他更是嫉妒起來。並不是因爲那個精靈,伊萬還是很傳統的人,只對人類的女性感興趣。但看到雷沙左擁右抱,那個第一大美-女仍然沒有反對的表情,他的心裏也是一陣的不舒服。

“好了,我們去加封吧,外面全城的人都在等着呢。”伊萬臉上有些不滿地轉身說着。

亞述王就是亞述王,剛走到了頂樓的觀禮臺上,他的臉上就已經換上了春天一樣的溫暖笑容。

百米高的頂樓上,雷沙等人一個個接受的獎章,他們這個特別行動團就此組成了。

臺下數萬的民衆擡頭仰望着,雖然在他們的眼中,那隻些在動的小點。連臉長什麼樣都看不清。但**的儀式,成功後的禮炮,還是讓不少人心中爲之激動。

雷沙象徵性的向臺下揮了揮手,然後帶着自己的兄弟們走了出去。

上任後,雷沙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找親王予支了第一個月的餉錢。之後又轉彎抹角的幫所有人要了兩套好衣服。

等到他想要的都要到了,他們的人也消失了。

伊萬聽着傳令兵的報告,氣得咬緊了牙關,“真是太不像話了,剛上任,營房中就沒有人了,他們都跑哪去了?”。

本來準備給雷沙他們派些不好做的任務,結果雷沙他們的營房中,空空蕩蕩的,一個人也沒有。

現在的雷沙,正在街上逍遙呢。有了二老婆之後,她們倆抱成了團。上街時再也不用雷沙跟着一個跑了。

而經過雷沙的調理,蘇雪拉和艾蜜兒奇蹟般的康復了,現在,二人不但能冥想,連放個初級魔法都不用咒語了。可以說,雷沙的傭兵團又進一步得到了加強,多出了兩個魔導士來。而且現在雙重身份,對官方,可以說是亞述家的特別行動團,對傭兵界,可以叫做三人行。辦起事來,那叫一個方便。

轉了好大一個圈,終於來到了他們的目的地。艾蜜兒躲在了李子翔身後,李子翔第一次覺得自己這麼男人,也馬上挺起了胸。

裏三層外三層,一大羣商人,有的遠到而來,有的本地經商,但到了這裏都停下了腳步。因爲那木質舞臺上賣的,正是各種族的奴隸。

好像在人類的眼中,就沒有什麼不能賣的。獸人,精靈,矮人,從老到小,甚至暗地中,連人類自己的同類,都有人在販賣。

“讓!讓!讓!老子又殺回來了。”雷沙叫喚着,帶着一隊人分開了人羣。

在木臺上,正排列着五個高大的獸人,仍然是那個禿頭老闆,仍然像之前一樣在開着價。

見到雷沙他們後,老闆突然笑了,“喲,這不是前幾天來買精靈的那個老闆嗎?來,我們這又進了一批新貨,惹眼得很,都給您留着呢。”。

誰知雷沙突然間把蘇雪拉一把拉到了自己的身邊,指着那老闆的鼻子就開罵,“老禿子,你連老子都敢騙,你不是說這精靈什麼魔法也沒有了嗎?爲什麼她還能用魔法。雪拉,用給他看看。”,說着,雷沙給蘇雪拉使了個眼色。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