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一尊遠古魔王,就此隕落!

2020 年 11 月 16 日By 0 Comments

【玩家利用機關陣法擊殺橙名魔族BOSS遠古魔王魔不現,戰鬥大幅越級,獲得越級獎勵經驗值4億8千萬點。靈幣57000枚。】

【遠古魔王魔不現爆出十一級寶物極惡魔道真卷1件,10星級隨機秘籍4本,10星級隨機裝備4件,10星級隨機卡牌4張。】

【玩家獲得擊殺BOSS獎勵,大經驗包*200,隨機屬性獎勵*36,中級副本入場卷*36。】

【玩家等級提升為玄君2級,玄力+8000,生命值+8000。】

【玩家等級提升為玄君3級,玄力+8000,生命值+8000。】

【完成一場經典戰鬥,獲得特殊獎勵,獎勵時裝軍大衣1件。】

【玩家首次獲得時裝,對時裝進行說明。穿上時裝,會讓玩家的外觀發生改變,遮掩住原本的裝備。時裝能增加各種屬性,並且不會與裝備的屬性發生衝突,是額外加成。同類別的時裝,只能穿戴1件。】

一連串的獎勵瘋狂爆發!

四億多的經驗值,直接讓范浪連躥兩級!

除了經驗值之外,各種獎勵也相當豐厚,金錢直接以靈幣為單位,土豪無比。

十一星級寶物一件,十星級物品一籮筐。經驗包,屬性包,入場卷也很多,全是好東西。

還有一件最奇葩的新獎勵,竟然是一件軍大衣!

范浪還是第一次獲得這種時裝類獎勵! 一連串的獎勵,讓范浪大賺了一筆,還來不及多想,就覺得身體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改變。

他的丹田躁動,血肉重塑,新生的強大力量,在經脈之中流淌奔騰。

他身體的方方面面都在增強,造化感悟均有提高,增加的可不僅僅是玄力而已。

之前受到的傷害,徹徹底底的消失,整個人煥然如新,散發出龍精虎猛的氣息。

他現在升級需要的總量都是以億為單位,升一級都是萬難,連升兩級實在過癮,對於實力有著巨大的提升。

現在到了玄君3級,開始朝著玄帝邁進,比以前更有盼頭了。

「這個BOSS殺的給力!」

范浪歡呼一聲。

機關陣法滅殺了遠古魔王,但是並沒有就此停止,繼續運轉了一段時間,這才慢慢停止攻擊。

再看牢籠,裡面的遠古魔王已經變得破破爛爛。

「嘎嘎!」

血海魔胎髮出一聲尖叫,閃身飛向門口。

前任主人死後,它上面意念烙印徹底消失,變成了完完全全的無主之物,現在全憑一絲靈性行動,意欲逃離此地。

這可是一件十一星級的魔族寶物!

范浪早就覬覦這東西了,豈能放任它逃走,身形一閃而過,堵在了門口,探出天邪籠手,將血海魔胎一把抓住,生生按在了地上。

「老實點!以後你就是我的了,等我騰出空就煉化你!」

范浪大喝一聲,轉換力量為魔力,散發滔天魔威,狠狠壓制血海魔胎。

失去了主人操控的寶物,效果會大打折扣,再加上魔力互通,產生共鳴,讓血海魔胎安靜了很多。

范浪抓著血海魔胎來到操控台,利用這裡的機關陣法,開啟了牢籠,將血海魔胎關押進去,免得它亂跑。

等以後徹底煉化了血海魔胎,就可以直接收入體內了,現在還辦不到。

「先收收心,看看都爆出了什麼,尤其是那件軍大衣,可得好好看看。」

范浪安下心來,打開系統界面,進行查看。

軍大衣:

類別:時裝。

星級:★★★★★★★★★★

耐久度:100萬/100萬。

效果:威壓效果+14000,攻擊力+12000,防禦力+12000,速度+10000,冰屬性抗性+30000。

范浪知道時裝這玩意的存在,但是具體數據記不清了,親自查看一下,發現數據相當高,穿在身上,方方面面都會提升。

「冰屬性抗性加那麼多,嗯,軍大衣果然是防寒神器!」

范浪莞爾一笑,將軍大衣從系統背包中取了出來,穿在了身上。

戲法般的一幕發生了,他身上原本的裝備被徹底掩蓋,服裝方面只剩下了一件軍大衣。

穿上牛逼哄哄的軍大衣之後,范浪整個人的氣場完全不一樣了,就好像從軍區大院里走出來的,真有種喊一句「同志們好,同志們辛苦了」的衝動。

要是穿著這件軍大衣去跟人戰鬥,會是什麼效果?

嗯,肯定很浪!

范浪穿著軍大衣得瑟了一會兒,然後收了起來,以備後用。

一來,軍大衣穿在身上有點格格不入。

二來,時裝都有耐久度,而且不可恢復,壞了就會徹底消失,只有在關鍵時刻才捨得穿。

「趁著左右沒人,把經驗包、屬性包、入場卷這些東西也統統用掉算了,留著又不能下崽!」

范浪撿起修改的老本行,把這些東西統統修改到最滿意的狀態。

二百個經驗包全開了,爆出將近兩億經驗值,讓他的經驗條一下子漲了一大截,眼看著就要升級了。

那些屬性包增加各種屬性,讓他方方面面的屬性永久增加了三萬多。

副本入場卷也被他全都用掉了,又增加了很多屬性,還利用龍血潭副本,讓龍鱗劍升級到了十星級,百尺竿頭更進一步,成為了神兵利器。

【龍鱗劍得到龍血強化,星級提高1星,鋒利度+78800,耐久度+69823,青龍斬威力+68000,新增化龍效果,可以讓龍鱗劍轉化為金屬青龍,單獨戰鬥。】

龍鱗劍數據飆升,還獲得了新的效果!

這柄劍從來沒有讓范浪失望過,陪伴著他一起成長,就像是可靠的戰友。至少在破碎虛空之前,這柄劍可以一直用下去。

「那幾本隨機秘籍,各種隨機寶物,也都改了吧!全都改成現階段最牛逼的!」

范浪一通改改改,學了新技能,有了新寶物,而且全都是十星級的。

唯獨那件十一星級的寶物極惡魔道真卷的本體沒法修改,已經固定了,最多只能改現有的數據。

能被列為十一星級寶物,自然不同凡響,擁有多種效果,與血海魔胎不相伯仲。

這個級別的寶物,光得到是不夠的,還得重新煉化才行。

范浪想要取出極惡魔道真卷看看,結果遭到了排斥。

【玩家尚未煉化極惡魔道真卷,無法使用。系統獎勵的寶物,可以直接通過系統進行煉化,是否現在煉化?】

「當然是。」

范浪做出選擇。

【開始煉化,倒計時58天24小時。】

「噗,系統,你這個妖艷賤貨,把時間定的這麼久,真是欠收拾啊!」

范浪一看那漫長的時間,直接噴了。

修改都是有限度的。

這麼漫長的煉化時間,就算大刀闊斧的修改,最後還是要很長時間。

修改一番之後,煉化時間減少到了12天,已經是極限。

忙活這麼久,總算是忙完了。

等級的飆升,再加上多方面的成長,讓范浪的總戰力逼近了九萬!

以他現在的實力,吊打玄帝已經不在話下。

如果再出現被四個玄帝圍攻的情況,他有信心將所有敵人斬殺,而不是狼狽逃走。

從現在起,玄帝境界的敵人對他而言,已經毫無威脅!

「時候差不多了,去找媳婦去!」

范浪按照原路返回,來到之前路過的地方。魔夢雪跟海老頭都在這裡,幾人重聚。

「你沒事吧?剛才的震動太嚇人了,我真怕這裡會倒塌,還好沒什麼事。」魔夢雪心有餘悸道。

「放心,一切順利,那個魔王已經死了。我帶你們過去看看。他的屍體是修鍊魔功的絕佳材料,尤其是他殘存的本命精血,比之前吸收的魔血都要高級!」范浪拉住魔夢雪的芊芊玉手,一副興沖沖的樣子。 「可是,我後悔了。」男人把玩著她的頭髮,在她耳畔輕輕低語。

莫江湘顫抖了抖身體,垂於兩側的小手,握成拳頭,咬著唇瓣問他,「所以了,你現在想做什麼?」

「哈。」男人輕聲的訕笑了一聲,「莫莫,不要害怕,我不會帶你回去,放鬆。」

莫江湘死死的咬著唇瓣,眼睛紅紅,「你既然不帶我回去,為什麼會找來。」

「想你。」 婚來婚去,冷戰首席上司 男人的聲音沙沙的,透著她的眷戀。

莫江湘低垂著眼眸,睫毛陰影落下,遮住發紅的眼眶,「許苑澤,我們是仇人。」

「我知道。」男人閉著眼睛靠在她的肩上,雙手環著她的月要,表情放鬆。

「我會殺了你的。」莫江湘說的很輕。

「我知道,莫莫好睏,最近都沒有好好睡覺,你不在我都睡不著。」男人撒嬌道。

莫江湘閉了閉眼,眼神痛苦,沙啞著嗓子,「去房間睡覺,我陪你。」

「好。」男人心情的愉悅的抱著她進入房間。

……

姜小時氣呼呼的回到自己的房間,心裡有著對大佬把她拋在路邊的怨氣。

傅辰修在姜小時進入到房間不到五分鐘的時間,隨後就進入了她的房間,手裡還拿著碘伏,抬眸盯著她,嗓音低沉,「五叔,錯了。」

姜小時貓眼瞪的圓圓不敢相信的看著傅辰修,剛才在車裡他跟她到過歉,但是後來態度那般,她也就給忽略,現在又跟她道歉,她心中的氣瞬間消失了一大半。

傅辰修走過去,在她旁邊蹲下,手指挽起她的褲腳,擰眉看著她腳上的擦傷,動作輕柔的用碘伏消毒,一邊處理傷口,一邊跟她說話,「五叔,正式跟你道歉,不該把你丟在路邊,你想出氣就出氣。」

姜小時粉唇微張,咽了咽喉管,表情震驚,一時之間她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大佬。

「小時,如果五叔告訴你,五叔把你扔在半路,是因為五叔害怕聽到你的回答,你相信嗎?」傅辰修溫柔的幫她處理傷口說著。

姜小時,「……」

「小時,五叔什麼都可以失去,唯獨不可以失去你,五叔在面前是膽小的。」

姜小時,「……」

「小時,看見你受傷,等於拿著刀在五叔心臟狠狠的割了一刀,無比的懊悔把你扔在路上,五叔給你時間思考,五叔希望會是五叔想聽到的答案。」

「我沒有說,你怎麼知道我想說的是什麼?」姜小時乾巴巴的問。

傅辰修抬眸,漆黑的眸子如同黑色漩渦一般,要把姜小時吸進去,「小時,五叔跟你生活十年……」

姜小時撇了撇嘴,心裡暗暗說道,「就算你跟白月光生活了十年,那麼為什麼你還不了解白月光,還把白月光弄死了。」當然這只是心裡的話,姜小時可沒有膽子說出來,要是大佬知道她是穿越來的,恐怕會讓官陽把她做成試驗品,想想她都覺得可怕。

「我本來就是不想去參加考試。」姜小時小聲的說著。

傅辰修盯著她。

「我想考法醫系,你是知道的。」姜小時撇了撇嘴。 巨大的牢房內。

范浪三者都來到了此地。

遠古魔王的屍體靜靜的躺在地上,體積巨大,猶如小山,看上去很有衝擊力。他雖然死了,但是餘威尚在,非比尋常。

魔夢雪看到屍體,感受到鋪面而來的威壓,汗顏道:「好可怕的魔威,是我生平僅見,死了都這般強橫,活著的時候該多麼可怕?」

「嗯,是挺厲害的,以我現在的實力都殺不死他,還得利用本地的機關陣法才行。」范浪道。

「咦,屍體旁邊的紅色小人是什麼東西?」

盛世囚愛:遵命,老公大人! 「那是血海魔胎,一件寶物,很有靈性,甚至可以當成半個活物。」

「這件寶物非同一般,氣息好兇惡,我看著它,甚至有點害怕。」

「別怕,有我在,它翻不出什麼浪花的。」

范浪帶著魔夢雪參觀一番,然後打開牢籠大門,將血海魔胎一把抓住,免得這東西造反。

煉化血海魔胎需要很長的時間,與那極惡魔道真卷差不多,短時間內是沒指望了。

「海老頭,施展血戰八方訣,把屍體的本命精血吸收掉,屍體血肉之中的能量,也是練功佳品,可以一併吸收煉化。」

范浪念頭一動,下達命令。

海老頭領命行動,走到小山般的屍體旁邊,身軀一震,結印運功,周身血氣爆發,紅光閃爍,化作魔頭虛影。他張嘴一吸,如長鯨吸水,遠古魔王的本命精血受到牽引,懸浮而起。

這本命精血有著些許靈性,表面上竟然形成一張張人臉,張嘴發出尖叫,顯得詭異莫名。

海老頭將本命精血吸入口中,只覺一股岩漿般猛烈的能量注入體內,極為的兇猛霸道,難以降服掌控。

這份霸道,與其中的價值是相等的,僅僅煉化些許,就能帶來莫大的提升。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