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一種對於複雜事物抽絲剝繭之後瞬間觸及本質本相的敏銳捕捉能力。

2021 年 1 月 30 日By 0 Comments

這樣的人,如果當真去修鍊武道的話,只怕絕對是一個令人驚悚的恐怖天才。

「我不會修鍊武道的。」聽了丁浩對自己的評價之後,紀英綺平靜地搖頭道:「我這一生,都絕對不會再去修鍊武道或者是丹術。」

「為什麼?」丁浩有點兒好奇。

紀英綺搖搖頭,不說話。

半晌之後,少女才輕輕地道:「就是不想,我也不知道是為什麼……我會用自己的方式,去復興玉州紀家,我會證明,在這個強者為尊的世界,就算是不懂武道,以自己的大腦,也可以改變一切。」

丁浩呆了呆,沒有在說什麼。

真的會有這種人,不修鍊武道,也可以立足於這個冰冷殘酷的世界?

丁浩不確定。

不過紀英綺想要去嘗試一下的話,那自己一定要好好看看。

有了紀英綺對於方向的完美直覺,丁浩再也不擔心會迷路,一路走來,儘管這個全部由殘劍斷刀組成的世界迷路概率很大,一行人卻也沒有出想過走半天之後,重新回到了原地的尷尬。

丁浩的猜想得到了驗證。

一路上不斷有一些蘊含著戰意靈氣的兵器,原本沉睡在無盡的殘刀斷劍的屍骸之中,猶如陷入永恆沉睡一般,在感知到了生人的氣息之後,立刻像是沉睡之中被驚醒的憤怒野獸一般,第一時間朝著丁浩等人發起了攻擊。

咻咻咻!

各色赤芒割裂虛空,帶著恐怖的氣息。

丁浩很耐心地將這些蘊含著戰役靈氣的兵器,都封印保存下來,儲存在了惡魔貓邪月肚皮上的一個空間袋裡——這個空間袋是丁浩驗證鑄器手法的時候弄出來的空間容器,以【百聖戰場】裡面獵殺到的各種洪荒遺種的身軀皮毛骨骼祭練而成,是到目前為止丁浩鑄造的儲存空間最大的容器,裡面至少有一百多畝的空間。

一路走來,丁浩搜刮到的各種各樣的神材、寶葯和其他珍罕玩意兒,都裝到了這個空間袋裡。

邪月也樂的當一個管家貓。

「喵,所有的寶貝都由我來保存,哈哈……」拍著肚皮上這個白色的小空間袋,這種沉甸甸的感覺,它感到很滿意,毛茸茸的小爪子隨便在裡面一淘,就可以掏到各種寶貝。

丁浩也很得意。

心想要是這麼繼續下去,這貨不就成為了異界版的哆啦a夢了嗎?

看來有必要將這貨朝著機器貓的方向養成。

這一路走下來,在殘劍斷刀世界的第一天,丁浩一共封印了一百零八柄蘊含著戰意靈氣的兵器,雖然品相參差不齊,其中最強的十幾柄一次性釋放出的攻擊力,相當於一位巔峰武王境界強者的全力一擊,而最弱的也相當於先天武宗境界的強者的隨手一擊。

或許在這個【百聖戰場】之中,這樣的攻擊力沒有什麼威脅性,但要是走出戰場,回到北域雪州,這些一次性消耗品卻絕對可怕,即便是棄青衫、陸雄飛這樣的雪州老牌強者,面對這樣的攻擊,也得小心應付,否則還真的有隕落的可能。

可惜這些戰意靈氣兵器,終究在漫長的歲月里損壞太嚴重,只是一次性消耗品。

夜晚時分,一輪血月升起在天空。

就在這個時候,奇異的變化出現了——

當猶如鮮血一般的光華傾灑在空間之中的時候,大量原本已經暗淡無光的殘刀斷劍竟然開始隱隱閃爍絲絲縷縷的紅色光華,一瞬間彷彿有了生命一般在呼吸一樣,將那血月的光華吸收進入殘破的軀體之中,順著刃身表面那些已經模糊不清晰的上古符文,緩慢地流動運轉。

丁浩觀察的很仔細。

他發現大多數殘破的刀劍兵器,並不能將這一輪血月的光華完全儲存下來,它們似乎是在本能地吸收這種能量,可惜因為太過於殘損,那血色能量在刃身銘文槽里流轉一次,重新又回歸到了空氣之中,但是有極少數品相稍微保存完整一點的兵器,卻可以一絲一毫地將那血月光華吸收進入刃身之中!

而每吸收一點點這種血月光華,兵器的品相就會更好一些,本身的銹跡就會褪去一些。

「它們……竟然在主動地恢復身體?!」丁浩震驚,覺得這個世界之中一切,都極為詭異,白天沉睡的死物,居然彷彿是有了靈魂一般。

不過這種修補過程實在是太緩慢了。

以至於大多數殘損兵器經過千萬年的歲月,也不能徹底恢復昔日的面目,它們的破損程度實在是太嚴重了,難以想象當年到底是經歷了一場什麼樣的戰鬥,讓曾經身為寶器甚至於神兵的它們,破碎到了這種程度。

丁浩的注意力,很快就轉移到了這血月光華之上。

可以修補這些破碎如此眼中的殘刀斷劍兵器,這光華之中,果然蘊含著令人難以想象的精純銳金精魄之力,之前丁浩猜測這是一個金行世界,一點兒都沒錯,大量殘肢斷劍的存在,原本就使得空氣之中存在著極為濃鬱金系元素,而這種血月光華的存在,使得夜晚時分,這種金系玄元氣息更加濃郁。

「這種銳金精魄之力,可以提升武器和鎧甲的品秩……」

丁浩將六柄巨兵都取出來,擺在了身邊,又將銹劍也取了出來。

他的猜測沒有錯,異變出現了。

當那血色光華照射在【斬月】、【天厥】等巨兵之上的時候,刃身發出嗡嗡嗡的輕鳴,那自從獸骨形態就天生存在的奇異銘文,也產生了一種奇異的反應,絲絲縷縷的血月光華朝著刃身瘋狂地匯聚過去。

那奇異銘文閃爍,原本白色的光焰化作了血色。

猶如流動著的鮮血一般,滲入到了劍身之中。

倒是銹劍看起來沒有什麼反應,靜立月色之下。

那血色光華流淌,彷彿是被劍身斑駁的綉金所阻擋,圍繞著銹劍形成一團團星雲一般的氣旋,想要滲入卻不得其門而入,這種感覺,就彷彿是多情的漢子在瘋狂地追求窈窕淑女,可是銹劍卻充滿了矜持,高貴不可攀,根本不將這種血色光華放在眼中一般。

丁浩觀察了一陣,不再去注意這些。

他在原地布置下了銘文陣法,支撐起帳篷,紀英綺和兩隻寵物都進入帳篷之中休息,丁浩自己則開始爭分奪秒地修鍊。

一呼一吸之間,天地之間的血月光華,彷彿是收到了無形力量的牽引一般,朝著丁浩匯聚過來,丁浩直接褪去了全身的衣衫,裸露身軀,只穿一件短褲,只見那血色光華從他周身萬萬千千個毛孔,滲入到了肉軀裡面,進入血管血液,旋即深入到了四肢百骸。

一層層血色光焰,在丁浩體表閃爍。

隨著時間的流逝,丁浩皮膚之下的毛細血管、經脈通道之中,都開始閃爍赤芒,在運轉玄功的時候,他的身體晶瑩如玉,肌肉骨骼如同透明玉石一般,體內的雜質早就被排斥的差不多,兩相對比之下,可以清晰地看到一道道血紅色線條,在丁浩體內延伸,細細密密,最終充滿了整個身軀。

這就是【玄戰勝訣】的可怕之處了。

在【勝字訣】進入第四層境界之後,丁浩就已經可以直接從外界直接吸收能量來錘鍊肉身,而不像是普通武者那樣,只能依靠玄氣在體內的運轉和吞吐,來間接地吸收外界的能量,這使得他的修鍊速度,要比普通武者快了無數倍。

整個夜晚,丁浩都在吸收血月光華能量。

一直到早晨的時候,天空之中血月消失,丁浩才緩緩地收功。

一夜的修鍊,他已經吸收了大量的銳金精魄之力,儲存在了身體之中。

因為待在這個世界之中的時間終歸是有限,所以只能抓緊時間吸收,而不能分出時間去融合轉化這銳金精魄之力。

不過假以時日,等到離開【百聖戰場】之後,有的是大把時間去慢慢去轉化這些力量,徹底融入肉身之中,到時候配合大量同樣儲存在身體之內的【陰陽石中玉】的能量,粗略計算,如果盡數吸收的話,丁浩可以確定,到時候自己的肉體力量,會更進一步,都可以媲美三竅武皇境界的強者了——

第一更,感謝傑士大大的巨額捧場,刀劍又多了一個盟主,今天會有三更,為新盟主傑士大大加更一章。 第二日,一行人又出發。

一路上丁浩又封印了不少戰意靈氣兵器。

也遇到了一些死在這種兵器之下的人族和妖族的強者的屍體。

大概在又要日落的時候,丁浩終於走出了這片由無盡殘刀斷劍組成的平原地區,來到了一片峰巒起伏的山脈之前,當他定睛仔細去看的時候,被狠狠地震撼了一把。

這些高聳入雲的赤色山脈,竟然全部都是殘破的兵器組成。

千千萬萬的殘刀斷劍累積起來,斑駁的銹劍閃爍著,一截截猶如高高的柴火垛一般累積起來,高聳入雲,插入雲霄,真的難以想象,組成這樣一片一望無際的山嶽,到底許多多少殘刀斷劍?

那密密麻麻的刀刃和劍刃,雜七雜八地堆砌在一起,這種場面真的難以想象。

原在四重天 即便丁浩沒有密集恐懼症,但是放眼看去,也覺得看著眼暈。

一股衝天而起的金屬煞氣殺意,掀起了無盡的氣流風暴,在這片山嶺之中盤旋呼嘯!

更為可怕的是,那氣流風暴之中,隱隱有一些神魔一般的虛影在閃爍咆哮,一些零碎的戰鬥片段不斷地反覆出現,彷彿是放電影一般,呈現的是一幕幕毀天滅地的戰鬥場面,神魔交戰,妖人縱橫,各種不可思議的神通戰技一瞬出現,根本就不是人力可為。

這些應該是那億萬萬殘刀斷劍之中蘊含著的戰意靈氣,激發出來的幻象。

是這些兵器昔日主人戰鬥時的場面。

儘管過去了千萬年,但是當日大戰只是那炙熱戰意烙印下來,存續於兵器之中,任憑時光呼嘯而去不知道多少年,卻還存留下來了一絲絲,這千千萬萬道殘損的戰意彙集在一起,形成了山嶺之中那一幅幅不斷變化的圖案,猶如神魔共舞,駭人無比。

這些兵器昔日的主人,活著的時候,必是一代人傑諸方梟雄。

所以身死道消之後,一絲殘存意志,亦可以延續萬年。

丁浩震驚之餘,也不禁感慨嘆息。

武道之路遙遙無峰,當真是殘酷無比,任你如何風華絕代,任你如何天資縱橫,任你如何呼風喚雨,任你如何雄霸天下,只要一日不曾登頂成為不死不滅的至尊,終有一日還是會隕落,成為一杯黃土,消逝在無情的歲月之中。

甚至還不如眼前這些兵器保存的長久一些。

丁浩站在這一片刀劍山巒之間,久久駐足,釋放出精神力小心翼翼地探測,『

最終他發現那看似虛無的神魔交戰幻影,並非是無害,很可怕,那氣流風暴足以瞬間撕碎武王級別的強者,而那歷經萬年不曾消散的戰意靈氣,其中蘊含著的殺機和煞氣,甚至可以直接作用於人的精神神識,若是普通武者的神識凝練不穩固,就會被粉碎靈魂,變成一尊行屍走肉,比死更可怕。

這一片山峰連綿周圍至少數百里,橫阻在丁浩的前進道路之上。

想要走到第八段西遊古路的盡頭,就必須翻越這片由無盡殘刀斷劍累積而成的山峰,別無其他路可走。

丁浩在山脈邊緣準備了很長時間,確信沒有遺漏之後,這才背負著紀英綺,帶著邪月和萌萌,小心翼翼,一步一步地踏進了這片充滿了無盡危機的山脈。

第一腳剛落在山麓之間,頓時一股帶著無邊煞氣的赤色風暴迎面吹來。

眼前的景象一變。

視線所及都變成了赤紅色的顏色。

風暴之中,隱隱有一個個猶如暗夜幽靈一般鬼影,面目模糊,迎面撲來。

丁浩下意識地一掌擊出,這才察覺這種鬼影其實只是氣流高速運轉產生的虛幻,並無真實傷害,倒是那強風狂吹,其中捲起著一顆顆拇指大小的銅銹鐵跡金屬碎片,猶如強弓硬弩一般,一般武者進入其中,只怕立刻就會被射城篩子。

丁浩運足玄氣,撐開一道直徑兩米多的銀色護罩,將紀英綺兩個小寵物都保護在其中,一步步地朝前走去。

那青銅銹跡沙粒,擊打在護罩之上,發出金屬交鳴一般的聲音,濺起一溜火星,砰砰砰連綿不斷地響起。

丁浩也不禁心驚。

別的不說,單是這一道關卡,只怕就要讓不少僥倖一路走到西遊古路這一段的人族和妖族的強者望而卻步,這還只是山脈邊緣地帶而已,就已經如此恐怖,要是深入其中,只怕連武王巔峰境界的強者,都會被撕裂。

這裡的環境當真是惡劣無比。

以丁浩的目力,也只是勉強可以透過赤紅色狂風,看到不到一百米遠的地方,再遠,就要靠神識勘察探索了。

「順著這個山坳,一直往前……」紀英綺閉上眼睛感應了一會兒,伸手指了指。

丁浩依言而行。

咻!

疾風之中一道赤芒迎面而來。

又是一道蘊含著戰意靈氣的兵器。

蘊含著極為恐怖的力量,相當於七竅武王境界強者全力一擊。

丁浩早就已經有了經驗,沒有躲避,從容地等到這柄巨斧兵器到了身前,才伸出手一爪,秒到毫顛地抓住了斧柄,心念一動,左手手指駢指如刀,連續劃出一連串漢字銘文,將這柄巨斧封印了下來。

整個過程,只是一瞬間而已。

丁浩繼續前進。

山巒之中,腳下一切都是由殘刀斷劍各種兵器堆積而成。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