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一聲穿過皮肉的聲音響起。

2020 年 11 月 16 日By 0 Comments

接著,白衣女子的胸口便展開了一朵巨大的雪蓮花,她宛若被施了定身法一般靜止在原地,身子呈現出了一種詭異扭曲的弧度……

顏芷月不再管對方,直接一躍而起並一邊用子彈打碎鏡子一邊朝二人飛撲了過去!

「嗷嗚~!」

「顏哥哥!!!」

鳳輕邪和小雪看到顏芷月時,整個人的情緒可謂是都被點燃了,紛紛鼻涕一把眼淚一把的大哭了起來:「嗚嗚,快來救我,救我……」

正在這時,原本應該倒地的白衣女子,竟忽然從地上站了起來,她脖子呈現出一種異常扭曲的狀態,那聲音更是乾癟寒冷的令人心驚:「你們休想離開這裡!」

詭異的聲線響起。

接著,一股強大的靈力湧入,那極強的壓迫感令人不由有種不寒而慄的錯覺……

顏芷月護住兩個小傢伙,眸色變得異常寒冷! 顏芷月護住了兩個小傢伙,眸色變得分外寒冷:「能不能走,這件事情似乎不是你能做主的吧?」說著,她手中的一顆炸彈,直接丟向白衣女子。

「砰!」

伴隨著爆炸聲的還有,玻璃破碎的聲音。

那一片片鏡像的影子,已然在瞬間化成了千萬片,清脆破碎的聲音尖銳的令人不由起雞皮疙瘩……

顏芷月將鳳輕邪抱在了懷中,小雪則是直接丟入了天際空間內,她這才再次降落在地面:「你沒事吧?」

鳳輕邪連連搖頭,依舊驚魂未定:「我……沒事。」

顏芷月為其把了一下脈搏,才開口道:「沒事就好。」說著,她掃視周遭,神色變得分外冰冷:「這個地方不能久留,我們趕快離開!」

「好!」

鳳輕邪連連點頭。

只是,當二人剛要衝出鏡湖的時候,一陣強大的靈力竟將二人禁錮在其中:「你們想走,沒那麼容易!」說著,白衣女子憑空而閑,她那本就沒有五官的臉被頭髮遮住,染血的白衣無風自揚,氣勢可謂是變得無比強大。

「……」

顏芷月將鳳輕邪護在了懷中,面色冷漠又駭然:「你千方百計想要我過來這裡,現在又非要留我在這裡,你到底有什麼目的?」

「目的?」

那人哈哈大笑了起來,笑容簡直詭異的令人心驚:「我的目的很簡單,那就是要你的命!」

「……」

時間極緩。

許你溫暖如昨 窒息的壓抑感席捲而來……

顏芷月的眸色帶著一股前所未有的寒冷之姿,她眸光流轉間,目光最終鎖定在了最上空的缺口上面:「你快走,不許回來聽見沒?!」說著,她便用盡了全身力氣,將其狠狠朝外面拋了出去。

鳳輕邪大喊:「不要!!!」

然而,卻根本為時已晚。

當他被丟出了鏡湖的時候,恰好被外面的葉無銘接住,當他看到鳳輕邪時連忙問:「她去哪裡了?」

「……」

鳳輕邪沒說話,只是看著那凝結成冰的鏡湖默默流著淚水,那豆大的淚珠充分的顯示出了他的情緒有多麼的委屈……

持續了許久,他才開口道:「我沒有同意,你憑什麼替我決定了,嗚嗚,你這個壞人!壞人!」說著,他忍不住想往鏡湖中間沖。

「喂喂喂!」

葉無銘一把攔住了他:「她千方百計救你出來,不是為了讓你再傻了吧唧的被抓進去的!」

「……」

想到湖底的那一幕幕,鳳輕邪忍不住大哭起來,那哭聲可謂是一浪接著一浪,大有種要靠淚水發泄的既視感。

葉無銘皺著眉:「相信她,她肯定能出來的!」

「……對!」

這句話像是燃起了鳳輕邪的所有情緒,他雙眼放光道:「我要相信顏哥哥,顏哥哥是最棒的!哼!」

「顏哥哥?」

這個稱呼讓葉無銘一愣。

鳳輕邪卻根本不想解釋,目光始終靜靜的看著面前平靜如鏡子的鏡湖:顏哥哥,你一定要出來!

是夜。

鏡湖詭異無比。

顏芷月倒在了一堆的碎了的鏡子上面,身上被割出了道道的傷口,鮮血更是不斷的往外留著…… 血。

鮮紅的血液,不斷瀰漫著……

空氣中散發著一種詭異的味道,白衣女子渾身沾滿了鮮血,她身體呈現一種異常扭曲的姿態,竟緩緩移動著步子靠近顏芷月:「憑你,到底為什麼讓他心心念念?」

「憑你,到底為什麼能佔據他的心?」

「既然你這張臉這麼能迷惑他,那我就搶過來便好!」

聲聲句句,帶著一股詭異的味道。

呼吸變得分外沉重,顏芷月想要躲避卻發覺,自己全身的力氣似乎都被抽走了一樣,隨著那詭異的聲線和步伐的律動,那人已然走到了顏芷月的面前。

只見,她白衣被染成了紅色,黑色的長發將整個臉都遮擋住了:「哈哈哈,我終於……終於可以有一副皮囊了! 珠顏禍水亂君心 剛好還是他喜歡的模樣,真的太好了。」說著,她那略帶蒼白的手,有些顫抖的伸向顏芷月。

顏芷月皺著眉,微微後退了一寸,才開口道:「如你所說,你喜歡的那個人喜歡的不過是我的皮囊,這樣虛假的幻想你也要麼?」

「……」

白衣女子的手微微頓了一下,神色變得分外猙獰:「這一切還不都是因為你!如果沒你的存在,那魔主大人就是我一個人的了!」

「……」

噗!

顏芷月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到。

她完全沒想到,面前這個白衣女子喜歡的男子竟是……夜蕭炎?

所以,那個傢伙這是真的背著她拈花惹草了?

顏芷月收緊了拳頭,眸色變得分外的清冷與傲慢:「做夢!那個傢伙剛剛好是我的人,你不想死就別打主意!」

丫的!

她不知道別的,只知道既然夜蕭炎之前招惹了她。

那她的世界觀里就根本沒有背叛,只有……「喪偶」!

「……」

白衣女子明顯一愣,一時間已被驚得說不出話來。

不過,她卻很快反應了過來,身子扭曲的時候關節發出了清脆的響聲:「很快,魔主就是我一個人的了,只要我擁有了你的皮囊,那就行了……」

忽而,殺氣蔓延!

那一瞬,白衣女子身上的氣場增強,眼中那股駭人的戾氣令人不寒而慄,顏芷月想要反抗卻發覺,自己身上的靈力仿若都被抽走了一樣根本動彈不了分毫……

「哈哈哈!」

「你去死吧!」

「去死吧!去死吧!」

白衣女子的情緒進入到了瘋狂的狀態,她一隻手抓住了顏芷月的手臂,另一隻手則是狠狠的捏住了她的下巴,身上那猙獰的氣場,可謂是猙獰到令人窒息……

「……」

顏芷月根本動彈不了分毫的感覺,讓她不自覺的想要罵人!

正在這時,一道身影竟一閃而過!

還未看清對方是誰,白衣女子已被狠狠的打倒在了地上,口中更是吐出了大口的鮮血:「你……」

剛說了一個字,接下來的話語全都被憋了回去。

「……」

顏芷月墜入了一個極冷的懷抱,當抬眸時那張完美到宛若雕刻一般的臉便出現在她的眼前,他眉頭微微皺到了一起:「傷沒?」 「傷沒?」

極冷的話語,不帶著半點溫度。

但是言語中的那關心的意味,卻令人心下不自覺一暖。

顏芷月揚眸,恰好對上了那雙琉璃色的眸子,眸光微微收斂著,帶著一股濃烈的威儀之氣:「傷沒?」

再次詢問,語調高了幾度。

「……」

微愣了一瞬間,顏芷月這才微揚了一下唇角:「關心我的話,是不是代表你愛上了我?」說著,她的眸中閃過了一抹異樣的光澤,那明媚的模樣竟讓人不自覺的沉醉。

「……」

夜蕭炎眯了眯眸子,並沒有回答顏芷月的話。

冰山女神寵夫成癮 他只是冷冷的掃視了顏芷月一眼,接著才抬眸看向不遠處已經愣在原地的白衣女子,那般殺氣騰騰的模樣使得空氣皆是被凝結成冰。

白衣女子看到夜蕭炎,始終用長發遮住的臉這才露了出來,那是一張平淡無奇的五官,甚至可以用醜陋來形容,她一瞬不瞬的看著夜蕭炎,眼中精光乍現:「魔主大人,我……我終於見到你了!」

「……」

夜蕭炎根本連看都懶得看對方一眼,直接拂袖用一道掌風將其打倒在地:「本王說過,最討厭的就是自作主張的人,白晴兒,你別以為本王不敢殺你!」

原來,白衣女子的名字叫白晴兒,名字到算是柔柔和和,只可惜無論是樣貌還是性格都是那種極端的狀態,她聽到夜蕭炎的話時,忍不住咬牙切齒的怒吼:「魔主,你就是心疼那個賤女人了,對不對?」說著,她惡狠狠的看向顏芷月,那般模樣完全是一副要將其生吞活剝了的猙獰之氣。

「我要殺了你!」

白晴兒看著顏芷月,情緒可謂是直接爆發了:「我一定要殺了你!」說著,她連忙揚起了拳頭。

見此,顏芷月不由想笑:「你喜歡的男人不喜歡你,你殺我是為什麼?」

這種到底算是什麼理論?

她發覺,她真的經常遇到這種極品,明明是兩個人的事情,幹嘛非要強行給她加上仇恨值?

這難道說就是招黑體質的弊端么?

只能說,這樣的情況雖然很無語,不過嘛,能白得兌換心的事情,還算是很美好的,於是,她不但沒有半點憤怒的表情,反倒是滿臉的得意洋洋:「殺了我的話,你家魔主大人可是會很心疼的。」說著,她更是為了讓對方憤怒,在夜蕭炎的胸口蹭了幾下。

「……」

白晴兒的臉色可謂是變得異常難看,她咬牙切齒的看著顏芷月,似乎已經被氣的根本說不出話來了。

倒是夜蕭炎,身子竟在那一瞬僵住,低眸掃視顏芷月的模樣也變得風雨欲來:「你……」

「……」

只是一個字,下一秒卻被直接堵在了口中,並且發出了一聲「吧嗒!」的聲響,顏芷月在夜蕭炎的唇角親了一口后,完全是一副佔有的態度:「我什麼我?這可是你曾經最愛做的事情!」

鴛鴦恨:與卿何歡 一言不合就強吻,要不就是各種戲弄,而現在則是局勢完全翻轉……

不得不說,事情倒真是變得有趣無比呢! 強攻、強吻。

似乎,這種感覺會上癮?

特別是當她看到夜蕭炎滿臉驚訝時,她的心情也隨之變得更加舒服,只能說她已經完全學壞了……

「……」

夜蕭炎看著顏芷月那似笑非笑的眸子時,不自覺的緊了緊拳頭:「身為一個女人,你能不能自愛一點?」

「自愛?」

顏芷月白了對方一眼,眼中滿是輕蔑:「我可不認為,親吻一下我的夫君是不自愛呢,攝政王大人,您可真是貴人多忘事,難道真的忘記了曾經八抬大轎娶我回家的事情了?」

「……」

身子微僵。

夜蕭炎看著顏芷月,分明變成了無語的表情:「本王第一次見到,一個女人如此能耍無賴的!」可以說,面前這個丫頭簡直是個腹黑又狂妄的結合體,如果是其餘的人他估計早就一巴掌將對方拍飛了。

只是,他自己都不知道是為什麼,現在竟不但沒有半點生氣,甚至是心底還有些許隱隱的甜蜜?

這種奇怪的感覺,讓他第一次覺得,或許顏芷月所說的是真的。

正在這時,白晴兒亦是被氣的臉紅脖子粗,她不斷蹦噠著:「你個賤人,你竟敢……」

「砰!」

一道掌風,直接將對方打到了一邊!

夜蕭炎皺眉了一瞬,接著才繼續道:「你跟本王走!」說著,他連顏芷月同意的時間都沒給,直接便將其攬入了懷中,快速的離去了。

……

夜涼如水。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