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一股寧靜的感覺,自心底湧泉而出。

2020 年 11 月 5 日By 0 Comments

現在的廖小青只覺得自己現在渾身上下都是懶洋洋的感覺,只想要睡覺。

「如果能每天喝一杯這種水該多好啊…那樣我就不會失眠了。」廖小青感慨道。

「只可惜這只是治標,卻不治本,知道嗎?」一旁的李雲從旁邊走了出來,身邊還跟著小白,白袍無風自動,好似真仙降世一般。

廖小青一陣恍惚…

這不是人,是神仙。

「我有失眠的毛病,那麼…你知道?知道我這失眠的毛病是怎麼來的?」廖小青有些小心翼翼的說道,聽眼前這道長說的,好像是知道她這毛病是怎麼來的。

李雲似笑非笑道。

「至於原因,居士應該是心裡有數吧。」

「心裡有數…」廖小青的心跳漏跳了一拍,勉強道:「我沒聽懂你在說什麼啊…我怎麼會知道原因呢?如果知道了的話,我會不願意解決嗎?」

對於廖小青的問題,李雲沒有正面回答,只是微微一笑道。

「你後悔嗎?」

「我…後悔什麼。」廖小青一臉疑惑道,她沒搞清楚李雲這是什麼意思。

「成為網紅偶像,用自己的相貌變現。」李雲繼續淡淡道:「你,後悔嗎?」

聽到李雲說的是這一茬,廖小青失笑道,提到自己的事業,臉色好像也沒那麼蒼白了。

「有什麼後悔不後悔的,我走上這一條路,得到了很多,金錢事業豐收,別的女人羨慕我,別的男人仰慕我,我只是在鏡頭面前做著自己就可以了…我不後悔,真的,一點都不後悔,比起別人還有更多辛勞卻得不到回報的工作,我是幸運的。」

廖小青想到自己的微博上都有很多勸她不要那麼幸苦的粉絲…

然而廖小青卻是笑而不語,因為有更多更辛勞的工作,沒有體會到啊…

「那麼,代價,是什麼呢?」李雲用一種莫名的語氣說道。

「代價…有什麼代價的。」廖小青的眼神有一些閃躲。

「為了讓男人仰慕,女人羨慕,你又付出了什麼呢?」李雲微微一笑道:「可否讓貧道看看?」

廖小青愕然,搖頭道:「你怎麼看…我付出的東西相比於得到的實在是有些渺小了…」

李雲嘆了嘆氣道。

「是嗎?」

「這就是代價啊…」

場景一陣扭曲破碎。



枯藤老樹昏鴉——

斑駁的牆壁,黃昏下的校園,天空被黃昏染黃。

穿著舊校服,梳著老土髮型,戴著個復古大眼鏡的少女在操場的跑道旁,拿著一本課本研讀著上面的習題,手裡還有著充當晚飯的三明治,三塊一個,量小不管飽。

站在中央的廖小青一陣恍惚,才發現,自己回來了,又回到了校園之中。

「這裡是…我的學校?」

隨後廖小青看了看髮型老土,戴著大眼鏡的少女,呢喃道:「這是…我?」

伸出手去,卻觸摸不到任何東西,只有一陣水波一般的波紋傳出。

如真似幻。

就在廖小青一陣茫然無措的時候,一陣金光降臨,一席白袍,騎踏仙鶴,額生三目的李雲從天而降,身邊還跟著一隻威風凜凜的藍白神犬,宛如天神下凡。

「福生無量天尊…」

「你真的是神仙!」廖小青呢喃道。

李雲沒有正面回答,只是微微一笑,揮舞拂塵,使用靜心術讓廖小青平靜下來之後,指了指這土氣少女道。

「這是你。」

李雲指了指這看起來非常土氣的少女,相貌雖然一樣,但是氣質和現在的廖小青比起來簡直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嗯…沒錯,這是我,偶像廖小青高中的時候,一個土氣又沒人關注的女孩,每天吃著三塊錢的三明治,拿著書傻乎乎的在操場看著,只可惜的是連學習天賦也沒有,即使努力學習了,成績依然一團稀爛,自卑又懦弱,沒有任何未來可言…」

廖小青看著這從前的自己,也是自嘲一笑。

此時,有兩個女同學從旁邊路過,竊竊私語,對著土氣版的廖小青一陣指指點點。

聲音不大,但廖小青也聽得一清二楚,大意就是明明學習就差勁,裝得認真學習依然差勁…

小小的嘲笑,蘊含著無盡的惡意,讓土氣版廖小青的頭低得更下了,拿著三明治的手也開始顫抖。

「人家明明只是不擅長學習而已…」

土氣版的廖小青就這麼得過且過的過著每一天。

高考終於來臨,廖小青的成績也就只能上一上專A線,想要讀大學的她終於還是拿不出那麼多錢來。

最值錢的只有一套老家的房子,父母雙亡的廖小青理所當然的擁有了這一棟房子。

當時的廖小青覺得自己沒有堅持下去的意義了,只能黯然放棄自己的學業。

廖小青骨子裡愛著學習,然而卻沒有支撐的天賦。

一個高中學歷的土氣女孩,在這紙醉金迷的大城市裡紮根…

做服務員,做清潔工,做酒吧小妹,做促銷,能做的她都做了,即使貧窮,她也沒有出賣最後的底線。

廖小青在一旁看著,看著自己過去的人生…

「真是悲劇的一生…然而這悲劇的一生卻在那一天有了改變。」廖小青的眼裡閃過一絲暖意。

李雲也在一旁默默的看著,看著這悲慘少女的人生。

直到有一天,一個妖艷青年走了進來…

「大妹子,想要成為偶像嗎?」 市中心一家奶茶店裡。

「我…可以嗎?」端著奶茶的土氣廖小青一臉受寵若驚的樣子,連端著茶水的手都抖了抖。

「雖然別人沒看出來…但你這樣貌我覺得很妥,五官很端正,有一股柔柔弱弱的氣質…化化妝絕對能秒殺什麼宅男女神。」張都笑了笑,從褲兜里掏出一張名片來道:「不用那麼快回答,考慮一下吧,【星星娛樂】張都,如果你有想法的話可以來這裡找我,隨時恭候你的到來。」

喝完奶茶之後張都離開了奶茶店。

只剩下廖小青看著手力道名片。

星星娛樂經紀人,張都——

土氣廖小青沒有猶豫,在當天下午就請了奶茶店的假,帶著張都的名片來到了星星娛樂的總公司,這無時無刻都散發著浮躁金錢味道的大公司里。

來到大公司里之後,廖小青明顯是有些拘謹,這裡長發飄飄,那裡榮光滿面,這裡的女孩子都一個塞一個漂亮,讓穿著一身灰色略舊襯衫的土氣廖小青是越看越自卑。

「你來找誰的?」一旁來巡邏的安保看著一臉土氣的廖小青疑惑道。

「我…我是來找張都先生的。」土氣廖小青自卑的低下了頭,沒有敢跟保安對視。

「你…來找張都老師的?」安保看著土氣廖小青遞來的名片,瞭然點頭道:「在五樓最左邊的那個辦公室里…」

隨後安保離開還嘀咕道。

「真是的,真是什麼樣子的女孩都敢做什麼明星夢,也不照照鏡子看看自己長什麼逼樣。」

安保繼續巡邏,廖小青低著頭,乘著電梯上了五樓,來到了張都的辦公室里。

紙醉金迷,閃燈瀰漫,聚光燈下女孩子們都顯露出了她們最美好的姿態來。

「你還是來了啊。」張都看到廖小青之後眼神一亮,指著旁邊的椅子,道:「坐下吧,不要那麼拘謹。」

「謝謝…」廖小青小雞啄米似的點了點頭,順著意思坐下,只不過臉上依舊是拘謹,低頭細語。

「你想明白了嗎?當網紅偶像?」張都再一次強調道。

廖小青點了點頭,然後細語道:「我了解過了,就是拍照還有小視頻和網劇是吧…我…不做那些出賣肉體的事情的…」

「哈哈放心,我們這可是大公司,不會有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的,至少在網紅偶像這一邊,是沒有這種事情的,畢竟…主動送的人都來不及數呢。」張都笑了笑,然後臉色一傳,肅然道:「但我醜話說在前頭,這一行拼的就是那張臉,還有炒作和互動…別看有人光鮮異常,但也有人連鹹魚都吃不起,你有可能拼個盆滿缽滿,也有可能到最後一無所有,規則就是這樣,你也不後悔嗎?」

「我…不後悔,既然張先生看上我了,那我肯定是有優點的…我只是想要混個飯吃而已。」廖小青點頭答應,本來就一無所有,再拼又能如何呢?

張都點了點頭,將公司的合同拿了出來,按照流程簽約,廖小青如願以償的成為了一個網紅偶像,雖然只是最初級的那一種,但廖小青還是如願以償的,成為了鎂光燈下的光鮮美人。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廖小青終於迎來了她的第一次試鏡,在閃光燈面前,廖小青是說不出的緊張。

「廖小青加油,你能行的,你是最漂亮的,你不再是那個土氣又蹩腳的廖小青了…」廖小青閉上了眼睛,靜靜的祈禱道。

終於,廖小青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擺好姿勢。

咔嚓——咔嚓——快門閃現。

拍攝一段時間之後,攝影師忍不住吐槽道。

「笑一笑…笑一笑啊大小姐,我暈死,我是讓你笑,沒讓你皮笑肉不笑,笑都不會嗎?」

「抱…抱歉…」廖小青連忙道歉。

在拍攝了一輪又一輪之後,攝像小哥終於不耐煩了。

贅婿當道 「我說小姐姐啊,我不是給你一個人拍攝,我要給很多人拍攝的啊,給點力好嗎?要你柔弱少女的感覺,不是要你一副自卑怯懦的樣子啊,這樣寫真那邊不爽,我也拍的不爽知道不?」

攝像小哥不耐煩的收拾了自己的攝像設備,然後頭也不回道:「我先去給別人拍攝,等你什麼時候能擺脫這吃了屎一樣的表情再來找我拍吧。」

只留下了廖小青在風中凌亂。

最終廖小青還是沒有擺脫她那吃了屎一樣的表情,拍攝出的照片讓攝像小哥都一陣不耐煩…

「哈哈,別在意別在意,有些緊張是正常的,回家好好調整調整心態,明天再戰一遍。」張都安慰道,不過也就安慰一下而已,廖小青是新人,張都還同時負責另外幾個人…

廖小青帶著渾渾噩噩的樣子回到家裡,第一次常識追逐夢想都以失敗告終。

回到了自己在本地的小出租屋之後,廖小青嘆了嘆氣,打開了電腦,想要看看番劇放鬆一下,又想到自己的事業…

廖小青打開了網頁的搜索頁面。

「怎麼成為一個合格的網紅偶像…」

「整容啊…」

「傍大佬…」

「三陪啊…」

「找菩薩保佑…哦不對,菩薩不保佑這個。」



「怎麼一個靠譜的答案都沒有,難道就沒有網紅上網嗎?」廖小青抱怨道,看了看百科的回答,多是一些帶著鄙夷性質的話,比如陪睡之類的亂七八糟的事情。

萬般無奈之下,她只能胡亂逛逛。

胡亂逛逛之下,終於看到了一個本地的網紅貼吧。

貼吧里大多都是一些被雪藏的網紅,聚集在一起,苦心研究除了下三路之外火起來的辦法。

此時,貼吧置頂的帖子被廖小青看到。

「震驚,撲街三年的三十五歲網紅偶像,用了那個終於成功火了起來!」

「三十五歲!」廖小青吞了吞口水,三十五歲別說網紅了,就是去當野模都不一定有人要,估計得往臉上打玻璃尿酸吧。

廖小青還是忍不住點了進去,她就好奇究竟是什麼幺蛾子。

然而點進去之後,卻不是什麼玻璃尿酸廣告…

「古曼童。」 「古曼童,泰國高僧使用墮胎之後的胎兒為原料製造成的神奇護身符,能讓人運勢加強,平步青雲,具體方式請聯繫扣扣:162532227,WX:nishishabi123。」

廖小青看著這古曼童的廣告心裡也是漏跳了一拍,止不住的噗通狂跳。

「古曼童…我查一下。」看著眼前彈出來的百科,廖小青喃喃自語道:「和養小鬼一樣啊,養小鬼是被迫讓小鬼跟隨,古曼童是讓小鬼自願成為人的守護神…」

心裡一陣掙扎之後,最終她加上了這個微信號…

用最後的家當,三萬塊錢來買下了這泰國高人的限量級古曼童。

不得不說,這古曼童還真有用,自此之後,廖小青平步青雲,一路高升,成為了星星娛樂網紅偶像部門最耀眼的新星。

病弱嬌柔…

卻滿溢著自信的神光。



https://ptt9.com/89044/ 幻境破滅,又回到了道觀的小亭上來,石桌上依然是兩杯熱水,清風道門上仙人已經消失不見,只有溫潤如玉的李雲。

廖小青整個腦袋都低了下來,她很怕李雲會向公眾說出關於古曼童的事情…

如果讓別人知道,這風采矚目的偶像天女是靠著古曼童這種歪門邪道才成的大明星…

看著有些心緒的廖小青,李雲淡淡笑道。

「這條路不好走吧。」

廖小青愣了愣,她沒想到眼前的大仙隻字不提古曼童的事情,只是點了點頭老實道:「真的挺不好走的,至少對於沒有特殊技能的我們,都是很沒安全感的…」

「你今後也決定繼續走下去吧,直到無法在前進為止。」李雲道。

廖小青猶豫了一下,然後點了點頭。

她依然會走在這條路上。

「嗯,貧道的話問完了,你可以離開了。」李雲站了起來,將自己面前的水杯收走。

這讓廖小青一愣一愣的,不是說好了要治療失眠症的嗎?難道看了一通鏡花水月之後就好了嗎?

不過這些話廖小青是不敢說出來的,她已經篤定了李雲是傳說中隱於大山林之間的神仙人士了…

廖小青也是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金色掛飾,那掛著古曼童的飾品還在…

頓時廖小青一陣安慰,只要古曼童還在,她的偶像生涯就不會結束。

帶著這樣的自信,廖小青離開了道觀之中。

打車回到了星星娛樂公司里。

「我了個去,你咋的又回來了?不是讓你在醫院休息的嗎?」張都看了看眼前的廖小青一臉的愕然,明明之前已經說好了不來的啊。

「沒什麼,醫生只是說我有點壓力過大精神衰弱了而已,睡一覺就好了。」廖小青撒了個善意的謊言,又打起精神道:「可以的,開始拍攝吧,今天感覺優勢很大。」

致命糾纏:總裁,我不約 張都仔細端詳了下廖小青,發現好像是比之前精神了很多…隨即也是點了點頭,招呼攝像師來幹活。

攝像小哥拿著攝像機,上手就是幾張照片,看了看自己的成果之後嘖嘖道。

「一次過,嘖嘖…廖小青不愧是廖小青,這天生就是當偶像的料啊。」

「別吹牛逼了,第一次拍的時候你不是說小青臉上滿滿都是吃了屎的表情嗎?」張都鄙夷的看了看攝像小哥道,之前咋不見你這麼拍馬屁呢。

「哼哼,我從事攝像行業多年了,向來是有話直接說。」攝像小哥一臉理直氣壯的說道:「那時候的廖小青就是滿臉吃了屎的表情,還是吃了稀屎的那種,難看的要死,就算妝容化得再好,表情不自然也沒有用,也拍不出好的照片來。」

攝像小哥話鋒一轉又道:「現在嘛…她的臉上相比於之前多出了很多自信的神光,讓她看起來真的是一個光鮮的偶像,而不是像以前一樣土了吧唧的…看起來全世界都欠她的一樣。」

「行行行,你是攝像師,你說的什麼都對,嘖嘖…」張都聳了聳肩,又看著廖小青說道:「不過呢,當時我也是這麼覺得的啊,如果再保持著那種表情的話,恐怕砸再多資源也火不起來,至於現在嘛…哈哈,就是我當時的眼光獨到,將她挖掘了出來咯。」 大愛晚成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