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丁三看著那古書和那短刀,咽了口唾沫,低聲道:「這……這是真的嗎?這怎麼可能?」

2021 年 2 月 1 日By 0 Comments

血衣和尚笑了笑,道:「是不是真的,試試不就知道了?試完之後,你就知道這是不是真的了。」

丁三再次看著那古書和短刀,眼神當中閃爍著異樣的光芒。遲疑了好久,他方才低聲道:「那……那你願意把這兩樣東西給我嗎?」

「當然願意!」血衣和尚大笑,道:「這兩樣東西,對我來說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了,也該是為它們找一個新的傳人了。你跟我有緣,這兩樣東西,我就送給你了!」

血衣和尚說著,將古書和短刀遞給丁三。

丁三接過這兩樣東西,如獲至寶一般捧在手裡,面上光彩熠熠。對他而言,這兩樣東西,就是他報仇的希望啊!

「不過,你要記住我說的話!」血衣和尚沉聲道:「這兩樣東西,必須用人血來滋養。也就是說,你拿著這兩樣東西,殺的人越多,你的實力就會越強。所以,想要多強的實力,就要看你自己的決定了!」

聽著血衣和尚的話,丁三面上的神采更盛。他緊緊抱著這兩樣東西,一字一句地道:「我要殺的人,太多了!」

看到丁三眼中那閃爍的寒芒,血衣和尚嘴角不由抹過一絲冷笑。他知道,這一次打賭,他已經贏了!

「既然你有這樣的決心,那我再幫你一次!」血衣和尚從身上摸出一顆丸藥,道:「這顆是紫玉沉香丸,能在最短的時間裡恢復你身上所有的傷勢。吃下它,睡一覺,明天起來,你的身體就能完全恢復了。接下來的事情,我不會幫你,一切就要看你自己了!」

血衣和尚將那紫玉沉香丸遞給丁三,丁三沒有任何猶豫,直接將那紫玉沉香丸塞進了嘴裡。

「你就不怕這是一顆毒藥?」血衣和尚冷聲問道。

丁三笑道:「你要想殺我,我早就死了,還要用什麼毒藥嗎?」

「哼哼哼……」血衣和尚冷笑一聲,道:「那好,你就在這裡睡上一晚。明天醒來,一切就要靠你自己了!」

血衣和尚說著,隨手一甩那血色長繩。血色長繩卷著丁三,直接把他扔到了遠處的一棵大樹的頂端。

大樹頂端有幾個分叉,血衣和尚將丁三放在那分叉當中,丁三剛剛好卡在了那裡。從這地面往樹上看,根本看不到那樹上還有人,就算真的有人來這裡找丁三,也休想找到他的。

血衣和尚看著在樹杈當中漸漸入睡的丁三,嘴角又抹過一絲冷笑,轉身走上了半山腰。

半山腰的一塊石板上,臟和尚和王老八正在這裡站著。見到血衣和尚上來,王老八立刻道:「血衣和尚,你這也太無恥了吧?那個人滿身殺意,明明是怨仇太深,恨不得殺盡天下人的類型。你找了這麼一個人來打賭,這也太不公平了吧!」

「剛才我跟師兄說過,第一個進入山谷的人,就是我們的選擇。」血衣和尚冷笑看著臟和尚,道:「師兄,既然咱們都說好了,你不會賭不起吧?」

王老八不忿地道:「靠,你這樣說,本來就是耍賴。這大晚上的,正常人沒事,誰往這山谷當中跑啊。能進來的人,肯定有問題,要麼是逃命的,要麼是混黑的,沒幾個老實人。 騎砍小領主 你這麼打賭,擺明就是坑你師兄的!」

「王老八,你好像很不滿意啊?」血衣和尚冷笑看著王老八,道:「別以為我師兄在這裡,我就不會殺你了,你能一輩子躲我師兄旁邊嗎?」

聽到這話,臟和尚終於忍不住嘆了口氣,道:「師弟,咱們兩個打賭,王老八是唯一的見證人。如果你殺了他,沒有見證人,咱們兩個打的賭,還算嗎?」

血衣和尚頓時無語,王老八則是一臉得瑟地看著血衣和尚,道:「我可沒想那麼多,有種你就來殺我啊。殺了我,你倆師兄弟這打賭就不算了,你師兄繼續追下去,我看你能做得了什麼事!」

血衣和尚憤憤地瞪了王老八一眼,道:「師兄,廢話不說,人我已經選好了。如果你沒有異議的話,從現在開始,咱們就看著這個人做事吧。只要他還在殺人,你就不能再來打擾我。什麼時候他不再殺人了,那就算是我輸。不用你找我,我會親自來你這裡認輸的!」

「不行,選了這麼一個人,根本就是坑你嘛!」王老八擺手道:「我覺得,這個人應該重新選,選一個老實的人。你剛才不是說人性本惡嘛,那選個老實人,肯定也沒問題了啊!」

血衣和尚不理會王老八,只盯著臟和尚,等待臟和尚的回答。

臟和尚看了看丁三藏身的那個樹杈,輕輕嘆了口氣,道:「冥冥之中,一切自有註定。既然這個人在這個時候進了這山谷,便是緣分使然。天意如此,我等自不可違背!」

「哈哈哈……」血衣和尚仰天大笑,道:「師兄果然是師兄,果然是我這輩子最佩服的人。縱然明知道輸定了,還是會跟我打這個賭。既然如此,那咱們後會有期了,哈哈哈……」

血衣和尚說完,轉身大步走出了山谷,現在他的心情無比的舒暢。臟和尚追了他這麼多年的時間,這一次,他終於能夠擺脫臟和尚,好好應對接下來的大亂了!

… 「聽見沒有?人家罵你呢!」目送血衣和尚離開,王老八不忿地道:「果然是他這輩子最佩服的人,他這是佩服你蠢呢。老禿驢,我就說你這個人心腸太軟。什麼慧根什麼佛性,當初直接殺了他,哪有後面這麼多事?」

臟和尚表情平靜,慢慢合十雙手,道:「冥冥當中,一切自有天意。這一賭,我未必輸,他未必贏!」

「這還不算輸啊?」王老八瞪眼道:「我剛才看了那小子的情況,他都被仇恨掩住了雙眼,整個人都是為復仇而生的,基本都算是入魔了。讓他拿了殺人書和殺人刀,他肯定會一直殺下去,死在他手裡的人將會不計其數。這一賭,你輸定了啊!」

臟和尚淡笑搖頭,道:「未必如此!」

「還未必如此呢,我看啊,這件事已經定住了!」王老八道:「不行,我得找葉青,趁著這小子還沒有成長起來,先殺了他,免得他也變成了個殺人魔。把這小子殺了,那你和血衣和尚打的賭,就算沒了,你照樣可以繼續追殺他了!」

「不用!」臟和尚搖頭,道:「這個人,不能死!」

「為什麼不能死?」王老八瞪眼道:「你是和尚啊,不是說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嗎?這個人以後明明要殺成千上萬的人,與其等他以後去殺人,還不如現在就解決了他,就等於救了成千上萬的人了,這得是造了多少級的浮屠了?」

臟和尚看著王老八,問道:「王老八,你知道我為什麼找你來幫我追血衣和尚嗎?」

「這還用問為什麼嗎?」王老八道:「普天之下,除了我這鐵算門的傳人,誰能算得到血衣和尚的蹤跡。老禿驢,別看你平日里裝得跟得道高僧似的。論起卜算之術,我鐵算門,還是無人能及的!」

臟和尚搖頭,道:「佛道不相通,你能算到的,我算不到。我能看到的,你看不到。佛門講因果,看到的只是結果。道門講因果,看到的卻是過程。所以,我能看到他們兩個人的結果,而你,只能看到他們兩個人以後要做的事,卻不知道他們兩個人最後的結果!」

王老八聽得目瞪口呆,道:「那……那他們以後是什麼結果?」

臟和尚淡笑,道:「這一賭,我贏定了。我說過,我師弟生具慧根和佛性,他未來的成就,絕對不在我之下!」

「胡扯吧,我咋覺得你這就是在吹牛呢!」王老八撓了撓頭,道:「那你看看我的結果如何?」

臟和尚看了王老八一眼,緩緩搖了搖頭,道:「你這一輩子,逆天改命太多,你的結果有太多。究竟會落到哪個結果,還得看你以後會做什麼!」

「那你至少說一種,讓我聽聽先啊。」王老八道。

臟和尚沉默了好一會兒,道:「以後,你會死!」

「靠!」王老八立馬朝臟和尚豎起了中指,道:「我當然知道我會死,哪個人能不死呢?你這話,跟放屁有什麼區別?」

臟和尚搖頭,道:「你會死的很慘!」

「我……」王老八張大了嘴,過了好一會兒方才對著臟和尚一頓痛罵啊,罵的那是叫一個狗血淋頭。

臟和尚還算淡定,被王老八罵了好一會兒,也不還嘴。王老八最後罵累了,不爽地道:「八爺我咋說也是鐵算門的門人,老子才不會死的很慘呢。算了,不說我了,我再找你問兩個人的情況!」

王老八頓了一下,沉聲道:「葉青以後會怎麼樣?」

臟和尚沉默了一會兒,道:「他的未來,不確定!」

「為什麼不確定?」王老八詫異道:「他又不是我鐵算門的人,又沒有幹什麼逆天改命的事情,咋就不確定了啊?」

「他雖然不是鐵算門的人,但你是啊!」臟和尚看著王老八,道:「他的結果,跟你息息相關。只可惜,你們兩個人,是此消彼長的。他的成就越大,你的下場就越慘。如果你想得一個善終,那最好不要再為他謀取更多的時運了!」

王老八頓時愣住了,想想自己那條胳膊的事情,臟和尚說的倒也真的不錯。

臟和尚又看了王老八一眼,道:「天地人三門馬上就要再次打開了,我知道,你想讓葉青進入其中。但是,王老八,我也要警告你一句。天地人三門的真正主人早已應運而生,殺破狼三星早已降世,這三人才是天地人三門的真正主人。這個時運,不屬於葉青,他就不能進去。如果你一定要讓葉青進去,那麼,葉青踏入這三門的時候,便是你死期到來的時候,你可要想清楚了!」

王老八長長吐了一口氣,道:「老禿驢,你知道的事情還真不少呢。」

臟和尚淡笑,道:「你不是要問兩個人的事情嗎?第二個人是誰?」

「第二個人,就是葉青收養的,一個叫掃把星的小孩。」王老八道:「這小子看起來很奇怪,年紀小小的,但卻字字璣珠,每句話聽起來都非常的高深莫測。我算過這小子的情況,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我根本算不到他的過去和未來,你知道他是什麼情況嗎?」

聽到這話,臟和尚沉默了好一會兒,緩緩搖頭道:「你說的這個孩子,我也見過。說實話,他的未來,我也看不出來。但是,我敢肯定,這個孩子的未來絕對不簡單!」

王老八道:「廢話,我也知道他肯定不簡單啊,但為什麼不簡單啊?」

臟和尚攤了攤手,道:「這我就不知道了。」

「那我不等於沒問嘛!」王老八不忿地撇了撇嘴,道:「算了算了,跟你聊天真是費勁。接下來怎麼辦?要不要我再給你算算,血衣和尚到底跑哪了?」

「不用!」臟和尚搖頭,道:「這幾天時間,他一定會呆在天惠市的!」

「怎麼這麼肯定?」王老八奇道:「他不是要去深川市嗎?呆在天惠市幹什麼?」

臟和尚看了看那邊樹上的丁三,淡笑道:「師弟從小就爭強好勝,他既然跟我打這個賭,那就絕對想要勝出。這個人就算拿了殺人書和殺人刀,能否成長起來,還是個未知數呢。師弟肯定不願意他還沒成長起來之前就被人殺了,所以,師弟肯定會留在天惠市,等到這個人的實力變得足夠強大,才會離開的!」

王老八恍然大悟,道:「原來是這樣啊,那你呢?也準備在天惠市留著?」

「那倒不用。」臟和尚搖頭,道:「我既然跟他打了這個賭,那接下來的這段時間,我不會再跟著他了。這十幾年的時間,我也真的沒有閑過,現在既然閑下來了,我也該去做點自己的事情了!」

「自己的事情?」王老八詫異,道:「什麼事情?」

說到這裡,臟和尚嘿嘿一笑,剛才高深莫測的樣子頓時消失不見。他吞了口唾沫,道:「這麼多年,我都沒好好吃過一次大餐了。什麼蒙古烤羊、京城板鴨、東城醬肘子、黃海清蒸魚,這一次,我要吃個夠!」

「我去!」王老八一臉的無語,道:「你是和尚啊,口口聲聲慈悲為懷,還吃這些葷菜,你就不怕佛祖降罪於你嗎?」

「我這是為他們超度!」臟和尚一本正經地道。

「得,我不跟你廢話,我先回深川市了!」王老八擺手道:「葉小子最近有一劫,我得回去給他指點方向!」

臟和尚道:「王老八,如果只是為了報恩,你之前為葉青做的,已經足夠了。可是,你還一直在幫他,這到底是為了什麼?」

王老八沉默了一會兒,沉聲道:「如果我告訴你,這是為了證明我鐵算門的能力,你信嗎?」

臟和尚沒有說話,只嘆了口氣,道:「希望你能記住我說過的話,你為他做的越多,你的下場就越慘。能提前收手,最好提前收手,免得鐵算門就此斷了根源!」

「靠,死之前我不會先找個徒弟啊?」王老八瞪眼道:「對了,你這話還提醒我了呢,我這就回深川市找個徒弟去。我鐵算門,肯定不會斷了根源,一定會永遠流傳下去的!」

臟和尚淡淡一笑,並沒有說話,轉身慢慢走進了那山谷當中。

看著臟和尚的背影,王老八卻皺起了眉頭。雖然剛才他說的好像滿不在意的樣子,但是,他心裡真的有些擔憂。為葉青做的越多,他付出的代價就越大。難道,真要要和這臟和尚說的那樣,自己會死的很慘嗎?

站在原地沉默良久,王老八撇了撇嘴,道:「等這次的大亂過去,老子就立馬回鄉下種地去。鐵算門的列祖列宗,你們可要保佑我,順利度過這一關啊!」

王老八嘟嘟囔囔地從另一邊離開了山谷,月夜下這山谷,慢慢變得平靜如水,彷彿之前一切的波瀾都已不在了。

在王老八和那臟和尚離開山谷之後半個小時,一群男子拿著手電筒走進了這山谷當中。這群男子,便是剛才追殺丁三的那批小混混,他們接到了吳天德的命令,無論如何都要把丁三抓回去,所以跑進了這山谷當中來尋找丁三了。

… 這群人拿著手電筒,慢慢在這山谷當中搜尋,看那架勢,完全就是活要見人死要見屍。在地面地毯式搜索了一圈沒有結果之後,這群人竟然拿著手電筒開始往上照,這山谷當中每一處都不放過。畢竟,丁三是從山崖上面摔落下來的,以他受傷的情況,他是絕對逃不掉的,肯定便是在這山谷當中的某一處了。

這些人是接了吳天德的死命令,無論如何都要把丁三帶回去,所以才會尋找的如此仔細。

丁三雖然是在那棵樹的樹杈當中藏著的,可是,如果被這群人這樣尋找下去,他遲早還是得被這些人找到的。

眼看這些人慢慢地走到了丁三藏身的那棵大樹下面,突然,其中一人驚呼了一聲,手裡的手電筒直接滅了。

眾人立馬轉頭看去,為首一人奇道:「怎麼了?」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啊。」這人很是驚惶,道:「我正在這裡站著呢,一個不知道什麼東西就打到了我的手電筒……」

「什麼東西啊?」眾人紛紛低頭四處尋找,根本沒有找到什麼能動的東西。倒是有人看到了他手裡拿著的手電筒,一人驚呼道:「天啊,你手電筒怎麼碎了?」

「碎了?」這人驚愕,低頭看去,他手裡那手電筒前面的玻璃已經碎了,裡面的燈泡也壞了,難怪手電筒滅了呢。

看到如此情況,四周眾人更是詫異,其中一人奇道:「你是不是碰到什麼石頭了啊?」

這人搖頭道:「沒有啊,這四周都沒有什麼石頭,怎麼碰得到啊?」

「那是怎麼回事?」眾人都是滿臉的詫異,轉頭四望,想要看看究竟是哪裡不對勁。

便在眾人四處尋找的時候,突然,其中又有一人驚叫了一聲。和之前那人一樣,他手裡的手電筒也碎了。

這一下,眾人頓時哄鬧了起來。一個人發生這樣的事情,那可能是意外。可是,兩個人遇到同樣的事情,那就不是意外了啊。

最關鍵的是,他們什麼都沒碰到,這手電筒是怎麼碎掉的呢?

眾人面面相覷,每個人面上都帶著驚慌。這大晚上的,在這沒有人煙的山谷當中,發生這麼詭異的事情,眾人不由自主地便往一些神鬼之類的事情上面聯想過去了。尤其是丁三可能就摔死在這山谷當中,眾人心中更是忐忑,難不成是丁三的鬼魂出來了?

便在眾人驚異不知所措的時候,第三個人的手電筒也一樣突然碎掉了。如此情況,頓時讓眾人更加驚慌了起來。

「怎麼回事?怎麼回事?到底怎麼回事?」

「會不會是有鬼?」

「別胡扯,這個世界哪有鬼?」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