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三年之後,寧浮生也不怎麼問了,他也習慣了這樣的生活了。同時也在安慰自己:“這樣的生活雖然苦了點,但好在天天可以吃到不同的野味,值了。”

2021 年 2 月 1 日By 0 Comments

三年中,寧浮生已經自一個十歲的孩子變成一個十三歲的小少年了,不但身體比之從前強壯高大了很多,他的玄剎力也達到了橙色玄宗的境界。

在他突破赤色玄宗達到橙色玄宗的時候,馮不歸又露出了欣慰而有帶着一些瘋狂的大笑。那一天,馮不歸破天荒的爲寧浮生準備了一頓豐盛的‘野餐’。對於馮不歸的表現,寧浮生已經見怪不怪了,他知道,只有在自己的修爲有所突破的時候,馮不歸纔會欣喜若狂,而平時的時候,馮不歸一般不怎麼說話。

“浮生,一年半之前你就達到橙色玄宗的境界了,怎麼到現在也沒有突破啊?”馮不歸很在意這個問題。因爲按照寧浮生之前的表現,突破橙色玄宗根本耗費不了多少時間的。畢竟寧浮生曾經只用了半年的時間,就達到了赤色玄宗巔峯的程度。

寧浮生費勁的將一塊半生不熟的肉撕扯了下來,狠狠的嚼着,含糊不清的說道:“我怎麼知道?反正我感覺,現在我早就達到橙色玄宗巔峯的程度了,但是一直不能突破。”

馮不歸也撕下了一塊肉,說道:“不要着急,一個十三歲的橙色玄宗,也算是一個天才了。玄剎力的突破就是要順其自然,不能強行突破,或許在你不經意的時候,你的玄剎力就會達到金色玄宗的境界了。”

寧浮生扔下手中的骨頭,接着自火堆上拿起了另一塊肉,說道:“我倒是不着急,我不是看你着急嗎?別以爲我不知道,你總想着讓我儘快達到金色玄宗的境界,好修習第二式伏葬技。對了,第二式伏葬技是叫‘火煉’對吧?”

馮不歸點點頭,伸手自嘴裏拉出了一條肉絲,不滿的說道:“現在你做飯越來越不用心了,你看看,這些肉都還沒熟。”

寧浮生不以爲意的說道:“我是餓壞了,管他熟不熟的,倒是您,您都這把年紀了,肉熟不熟還要等到吃完後才得出結論嗎?”

馮不歸翻翻白眼,吃飽後,他一下就躺在了乾枯的草地中,看樣子是要睡覺了。而寧浮生則是開始了又一輪的修煉。

說也奇怪,當寧浮生達到橙色玄宗之後,他的玄剎力就一直處於飽和狀態,感覺隨時可以突破,但卻總也不能突破。對於這個問題,寧浮生自己也苦惱了一段時間。但那段時間過去之後,他就放之任之了。

有一件事情寧浮生不知道,每當他開始修煉的時候,他丹田中的暗黑皇總是在極力的遏制着寧浮生的玄剎力,而這個時候暗黑皇也不好受,因爲他在破口大罵。

“臭小子,你修煉起來還沒完了是吧?老子每天都在辛辛苦苦的遏制着你的玄剎力,你倒好,每天修煉不墜,你跟誰過不去呢?”暗黑皇強忍着暴揍寧浮生的衝動暗罵着。

“老子所著的《無敵篇章》難道是擺設嗎?這麼多年了,你有看過嗎?只要你看過,你就會知道,這玄剎力的修煉並非是越快越好的。我受夠了!”暗黑皇在寧浮生的丹田中瘋狂的叫喊着。但他也只能做到這些了,一來他現在的實力根本不能讓寧浮生聽到他的話語,二來,他也不想讓寧浮生知道他的存在。畢竟,他可是要奪取寧浮生的身體的。

瘋狂過後,暗黑皇終於平靜了下來,自我安慰似的說道:“如果不是因爲你的身體,老子才犯不上耗費這麼大的精力來阻止你突破呢。唉,但是爲了我自己,還真的要阻止,爲了那傳說中的境界,老子忍了!”

修煉完畢後,寧浮生也躺在了地上,剛剛要睡着的時候,卻聽馮不歸說道:“你的本命屬性還沒有覺醒啊。”

寧浮生嗯了一聲,說道:“不着急,你不是說過嗎,本命屬性覺醒的越晚越厲害,或許當我達到神宗境界的時候,本命屬性就會覺醒了。那個時候我就是玄剎大陸上首屈一指的高手了,哈哈。”

馮不歸哼了一聲,接着坐起身來,說道:“我是說過這些話,但你或許還不知道,如果當你達到金色玄宗的時候,你的本命屬性還沒有覺醒的話,你就不會有本命屬性了。”

寧浮生聽到這話,也坐起了身子,凝聲問道:“沒有本命屬性是什麼意思?很厲害?”

馮不歸呸了一聲,說道:“厲害個屁,少了本命屬性,你的玄剎力充其量能發揮七到八分的威力,而有了本命屬性,你的玄剎力就可以發揮十成威力了。”

寧浮生哦了一聲,接着躺在了草地中,漫不經心的說道:“也沒有什麼致命的區別啊,不就是兩三分的差距嗎…。”

馮不歸冷笑一聲,說道:“我是不擔心,反正以後你自己會明白的。”

寧浮生小聲嘟囔了一句,卻好似是在說夢話,這讓馮不歸一陣氣苦。就在他們兩人都要睡着的時候,寧浮生突然坐起了身子,接着站了起來。

馮不歸眉頭微皺,也站了起來,問道:“你又感覺到無葬的氣息了?”

寧浮生緩緩點點頭,說道:“這次的無葬是一個真正的土無葬,很強大。”

馮不歸聽到這話,嘴角微微抽動,說道:“對你來說是很強大,但對我來說,這個無葬連個屁都算不上。”

寧浮生翻翻白眼,說道:“對啊,您是什麼程度啊,天葬師啊,我呢,一個小小的土葬師,能跟您比嗎?”

馮不歸沒有理會寧浮生的冷嘲熱諷,冷聲說道:“自己解決,我是不會幫你的。”

寧浮生彎身撿起了一根枯草,隨手放進了嘴中,含糊不清的說道:“這三年中,我擊殺了七十個土無葬。哪一次用你幫了?”這話確實不假,在這三年中,只要是土無葬,都是寧浮生自己解決的,無論他遇到多麼危險的情況,馮不歸要麼是冷眼旁觀,要麼是埋頭大睡,一點出手的意思都沒有。

馮不歸沒有說話,而寧浮生也衝進了山林之內。疾行了有兩裏地的距離,寧浮生就看到了一個黑黝黝的無葬。

“吼…。”那土無葬見到有生靈近身,發出了一個十分興奮的吼叫,接着,那土無葬的身形猛然衝向了寧浮生。但當它來到寧浮生身前三丈左右的時候,身形猛然停頓了下來,接着就開始謹慎的後退了起來。

寧浮生無奈的看着這一幕,這一幕在這三年中時常上演。那些原本囂張無比的無葬,每當來到他的附近,直接就慫了,有時候他根本不用自己出手,那無葬就嚇趴下了。對於這個問題,寧浮生也思考過,但沒有得出答案。

“好吧,接下來這無葬又要雄起了。”寧浮生心道。這是他多次擊殺無葬得出的結論,那些無葬起初好似很懼怕他,但是懼怕過後就會發起猛烈的進攻。

“唉,又是這種貨色的無葬,難道玄剎大陸沒有高級一點的無葬了?老殺這些無葬有個屁用啊?一個犀照都接不下去就死了。”暗黑皇無奈的注視着外面的情形。

“吼…!”又是一聲嘶吼,這是無葬進攻的前奏。叫完之後,那無葬人立而起,下一刻就撲向了寧浮生。而寧浮生則是含笑而立,對於這個層次的無葬,他真的已經殺膩了。

身形飄忽閃動了幾下,玄剎技洶涌而出,厲風陣陣呼嘯中,那無葬被寧浮生打的體無完膚。但也僅止於此了,因爲玄剎技根本不能滅殺無葬。

“犀照!”玩夠之後,寧浮生雙手探出,數道暗紅色的光芒籠罩了那個土無葬,接着,寧浮生雙手用力一握,一聲轟鳴之後,那土無葬徹底死去了。自寧浮生開始嘗試吞噬無葬丹之後,他的犀照也如同馮不歸的相差不多了,每當施展犀照的時候,他的玄剎力就會變成暗紅的血色,而且他的體內也會發出種種驚人心神的氣息。

單手一招,一顆無葬丹落到了寧浮生的手中,看着那像是鐵橡樹種子的無葬丹,寧浮生唉聲嘆氣的說道:“又要吃着破玩意了。”說完話,他就把無葬丹扔進了嘴中。話雖這樣說,但寧浮生對無葬丹已經上癮了,自吞噬掉第一枚無葬丹後,只要他見到無葬丹總會情不自禁的吞噬掉。

而這個時候,他體內的暗黑皇則是無力的叫道:“你還有完沒完了?難道你非要在今晚上突破嗎?”

暗黑皇剛說完這話,寧浮生就感覺自己的身體好似被玄剎力撐爆了一般。心中一喜,寧浮生暗道:“終於要突破了。”

這種感覺是玄剎力突破的前兆,在這個時候,寧浮生唯一要做的就是順其自然的引導着玄剎力在他的經脈中游走,最後歸於神庭穴,當他完成這些事情之後,他的玄剎力就會達到一個新的層次了。

心中無喜無悲,任憑玄剎力用最爲自然的方式在他的經脈中游走。而這個時候,他丹田中的暗黑皇則好似耗盡了全身精力一般的喝道:“給我停下來!”

就是因爲這句話,寧浮生體內的玄剎力驟然停止了運轉,而那種被撐爆的感覺也消失無形了。寧浮生髮了一會呆,接着仰天憤怒的吼叫了起來,末了輕聲的說道:“奇了怪了,這樣都不能突破?”當他說完這句話的時候,突然感覺自己的體內好似多了一些什麼東西,閉目內視過後,他發出了傻子一般的笑聲。

“呵呵…呵呵呵…。”寧浮生笑了起來,最後這種稍微含蓄的傻笑直接變成了放聲傻笑。

“沒想到啊。沒想到我的玄剎力雖然沒有突破,但卻把本命屬性給憋出來了,哈哈,我真是個天才。”寧浮生大笑道,同時他也飛快的衝向了馮不歸的方向,他要把這個消息告訴馮不歸。

不一會寧浮生就來到了馮不歸的身邊,而當他看到馮不歸已經開始打起呼嚕的時候,心中不禁有一種弄死他的感覺。

“唉,老頭,起來了。”寧浮生踢了馮不歸幾腳。

“你小子想死就直說。”馮不歸黑着臉說道。說話的時候,身上也涌動出了一絲若有若無的殺意。

寧浮生對此卻一點都不擔心,暗喝一聲,寧浮生的雙臂與雙腿之上就被橙色的玄剎力包圍了起來。而在那橙色的玄剎力中,一顆紫色的珠子正在滴溜溜的亂轉。

馮不歸見此,雙眼睜的大大的,喃喃的說道:“你的本命屬性覺醒了?” 蕭輕塵斂氣運行.極力壓制下體內亂竄的《八荒皇決》的真氣.七竅流血之勢也是暫歇.那股被李逍遙寄存在蕭輕塵眉心的劍意也是回到蕭輕塵的眉心之中.只不過這股劍意不知為何削弱幾分.

「篤篤」門外響起敲門聲.

「少爺.寒茶煮好了.」門外梅雨輕聲說道.

蕭輕塵睜開雙眼.調息一番.袖袍擦擦額頭上面的汗水.拭去血跡.然後出聲道「我知道.」

蕭輕塵打開房門.接過寒茶.然後問梅雨道「都休息了.」

梅雨點頭輕聲說道「嗯哪.都休息去了.」

蕭輕塵點點頭.然後一飲而盡寒茶.蕭輕塵將茶杯遞給梅雨.梅雨又說道「少爺.這水我給你提來了.」

蕭輕塵往後一看.梅雨身後確實是有一「大桶」桶水.蕭輕塵點了點頭.自己剛才運功壓制體內真氣.出了汗.真好自己沐浴一番.

蕭輕塵便往回走.走到床邊.開始脫衣袍.而梅雨則是一手提著那個「大桶」走了進來.她拐過蕭輕塵房間裡面的梅雪屏風.將大桶裡面的水倒入蕭輕塵浴桶之中.那浴桶的水便滿了八分.梅雨又從一旁拿出花簍.將鮮花倒入浴桶之中.

蕭輕塵這時候走了過來.身上只穿著中衣.

「好了.你出去吧.「

梅雨稱是.提著那個所謂的大桶.那大桶可足有人高.

梅雨將門帶上.蕭輕塵便躺在了浴桶之中.

蕭輕塵呼出一口濁氣.然後看向雙眼忽然覺得有些沉重了.又覺得身子有些發熱了.

「難道這次真氣逆流如此厲害.」.蕭輕塵喃喃說道.

他剛想起身.只覺得雙腿一軟.雙眼一花.身子莫名燥熱起來.忽然房門被人推開.只見的來人.身著褻衣.肌膚如雪.雙唇似火.門一開便帶著一股香氣.

「你.你怎麼來了.」

蕭輕塵只覺得自己腦子越來越沉重.見得來人.口中喃喃說道.

來人走到蕭輕塵身旁.纖纖細手輕撫過蕭輕塵的脖頸.口吐蘭氣.

蕭輕塵只覺得自己在也忍受不住.昏睡過去.

……

欽天監的那位老人遍體生涼.他看出天下氣運已經在北涼落根.他欲轉身入宮稟報之時.他只覺得自己脖子一涼.他眼睛斜看.已經看見在月下的寒光之中一柄利劍放在自己的脖子上.劍的一頭.是一個隱藏在黑暗之中的黑衣人.

「你.你是誰.來這幹什麼.」欽天監老人有些驚惶問道.

黑衣人手中利劍稍稍一動.欽天監老人的脖子上已經顯現了血痕.黑衣人說道「你不用知道我是誰.我只問你一句.你答便是.不答也便是.」

欽天監老人鼓了鼓勇氣然後說道「大俠請問.」

黑衣人聽得欽天監老人叫自己大俠.冷哼一聲.說道「你是想活還是想死.」

欽天監老人驚呼道「我自然是想活.」

黑衣人又說道「你是想去稟報氣運之事還是不想去.」

欽天監老人不是笨蛋.聽得黑衣人已經是如此問道.知曉自己死活只在一字之間.

欽天監老人此刻猶豫起來.黑衣人倒是極好的耐心.手持利劍站在黑暗之中.不動半分.

欽天監老人緩緩說道「你是北涼來人.」

黑衣人看著欽天監老人片刻之後.才說道「原本今天這件事與你無關.可是誰知你偏會望氣之術.匹夫無罪.懷璧其罪.」

欽天監老人嘆笑一聲說道「天底下知曉我會望氣之術的人不超過三個.想必其中有一人就在你們北涼.既然如此.我知曉自己該怎麼做了.」

黑衣人點點頭繼續問道「死還是活.」

欽天監老人抬起頭來.看向黑暗之中.眼中寒芒洒然炸開.他身形頃刻之間一動.

黑衣人不曾想到欽天監老人居然能夠有如此功力.只是在一眼之間.便散開了自己的利劍.

黑衣人見得欽天監老人散開了自己的利劍.沉喝一聲.腳步一踏追殺而上.

那欽天監老人在多年前曾在江湖上遇見兩位奇人.他傳授兩位奇人望氣之術.而其中一名奇人傳授了自己一套功法.這套功法自己勤練不綴.但是從不在人前施展.今日遇上了殺機.被逼使出.

欽天監老人腳踏玄法.手中肉掌呵呵乘風.打向殺向自己長劍.他一掌震開長劍.身形躍起.反手又是一掌打向黑衣人的胸膛.

黑衣人眼中寒芒閃過.身形往後一躬.胸膛塌下.讓的欽天監老人一掌打下.欽天監老人一掌轟落.掌力雄厚.可是黑衣人這一塌.卻是將欽天監老人的七分勁力卸去.隨即黑衣人腳步一踏.身形微微一側.雙手交錯而來.

「砰」.黑衣人雙臂夾住了欽天監老人的這一掌.然後身形一撇.雙臂猛力一夾.聽得咔嚓一聲.欽天監老人的手臂被黑衣人直接夾斷.

欽天監老人頓時慘嚎連連.

他跌落地上.黑衣人手中利劍在此壓在他喉嚨上面.黑衣人語氣絲毫沒有波動說道「想不到你還有這等武功.不過看樣子並為和人交過手.再問你一次死還是活.」

欽天監老人眼中驚恐、猶豫.

數息之後.欽天監老人說道「你殺了我吧.我大概也知曉是誰派你來的了.如果有機會你幫我帶一句話.」

黑衣人並未出聲.只是手中的利劍往下壓了壓.

欽天監老人說道「希望他念及舊情.留我一脈.」

黑衣人口中說道「知道了.那你就授首吧.」

欽天監老人哈哈大笑起來.隨著欽天監老人笑聲.黑衣人手中利劍一劍刺穿欽天監老人的喉嚨.頓時血入泉涌.

黑衣人跳開一丈.以免欽天監老人的血噴在自己的身上.等的片刻之後.欽天監老人死絕.地上並未留下字跡.黑衣人這才施展輕功掠入黑暗之中.

他一掠入黑暗之中這觀星樓無緣無故起了一把大火.火勢瞬間蔓延開去.不一會整個觀星樓已經被火焰籠罩.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