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不到半個小時,董剛就出現了。

2021 年 1 月 28 日By 0 Comments

有些氣喘吁吁,似乎是趕過來的。

“楊公子果然不同凡響,一個電話就把董剛老師叫來了。”蘇同生故意大聲的說道,說完還特意看了凌羽楓一眼。

楊立武趕緊上前,朝着董剛伸出了右手。

但董剛根本沒有理會,直接走到了凌羽楓跟前,態度還顯得很是恭敬。

衆人一臉疑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董剛正想說話,凌羽楓給了他一個眼色,他馬上住口了。

楊立武有些尷尬的走了過來,說道:“董剛老師,我爸是楊元,我是他兒子楊立武。”

董剛側着頭想了一下,淡淡的說道:“哦。”

簡單的一個字迴應。

蘇家人更是摸不着頭腦了。

楊立武更覺尷尬,趕緊說明了來意。

然後把那瓶青花瓷遞了過來,說道:“董剛老師,你鑑別一下這個古董。”

蘇老爺子也是很激動的走過來說道:“董先生,你看這青花瓷是不是宋神宗時期的?”

董剛仔細看了一下青花瓷,眼中放光,悠悠的說道:“這是正宗的唐三彩青花瓷,價值不菲啊。”

“什麼?真的是唐三彩青花瓷?”衆人一陣驚愕。

如果是凌羽楓說的,衆人還會懷疑,但董剛說的話可就代表的是權威,他們不得不相信了。

楊立武有些不甘心的說道:“董剛老師,可是這落款明明刻的是宋神宗三年啊。”

“給我一瓶醋。”董剛嚴肅的說道。

很快就有人拿了一瓶醋過來。

只見董剛在落款處滴了兩滴醋,之前宋神宗三年幾個字就慢慢消失,變成了貞觀元年的字樣。

蘇家人瞪大了眼睛,一臉不可思議。

“這,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楊立武驚訝的說道。

董剛緩緩的說道:“唐三彩青花瓷是珍貴古董,三個月前,燕京拍賣會上拍到了五千萬的價值。”

衆人聽到這裏,終於相信了凌羽楓的話。

可是凌羽楓一個窩囊廢,怎麼會知道這麼多?

隨後,他們又想到了,楊氏集團難道真的用全部身家作爲聘禮來娶蘇妲己嗎?

這代價也太大了吧?

楊立武依然有些不甘心的說道:“董剛老師,那爲什麼要掩蓋原來的落款啊?”

董剛悠悠的說道:“珍世古董都是要受到保護的,免得被一些不法分子利用。”

說完,董剛深深看了凌羽楓一眼。

凌羽楓微微點了點頭。

董剛纔飄然離去。

蘇妲己一臉驚訝,她一直都在注意董剛的舉動,發現董剛似乎很忌憚凌羽楓,這讓她一頭霧水。

凌羽楓笑了笑,看着楊立武說道:“楊大公子,我現在再問一句,楊氏集團真的願意賠上全部身家,來作爲聘禮嗎?”

楊立武額頭上冒出了冷汗,之前朗讀禮單的時候,他就覺得有些不對勁,現在看來,應該是那些人拿錯了聘禮。

想到這,楊立武走到一個壯漢跟前,“啪”的一聲,就是一巴掌,怒道:“你們是幹什麼吃的?竟然拿錯了聘禮,我的在哪裏?”

壯漢皺着眉頭,說道:“你的聘禮還在外面車上,我們在外面等候的時候,有人僱我們把這些禮物送進來的。”

楊立武暴跳如雷,說道:“誰僱的你們?拿着我的錢,竟然給別人做事?你們這些吃裏扒外的傢伙。”

鬼顏 …… 壯漢陰沉着臉,冷冷說道:“你給我們的工資才幾千塊,但那人卻給了我們每人十萬,讓我們送禮物進來。”

頓了一下,壯漢冷酷的說道:“還有,我們早就看你不順眼了,你聽好了,我們不幹了。”

說完,幾個壯漢憤然離去。

“反了天了!”楊立武罵了一句,但又無可奈何。

回頭看到凌羽楓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冷冷說道:“你笑什麼?就算那些聘禮不是我送的,也跟你沒有關係。”

蘇家人一時陷入到了沉默中,那些未出嫁的女子,都開始幻想,如果不是楊立武的聘禮,那送聘禮的人肯定也是豪門望族。

說不定是看上了她們當中的一個,不由得開始興奮了起來。

嫁入豪門,可是現今社會,衆多女子的終極願望。

蘇同生突然來到楊立武跟前,小聲的說道:“楊公子不要着急,妲己嫁不嫁,可是老爺子說了算的。”

楊立武聽到這話,馬上看向了老爺子。

老爺子咳嗽了兩聲,慢悠悠的說道:“不管聘禮是誰送的,妲己和楊公子的婚事,還是要定下來的。”

楊立武興奮的說道:“爺爺,感謝成全。”

楊立武看向了凌羽楓,耀武揚威的說道:“凌羽楓,聽到了嗎?我跟妲己的婚事已經定了,我現在就是妲己的未婚夫,你趕緊辦了離婚證,滾蛋!”

蘇妲己突然看着凌羽楓說道:“凌羽楓,你說讓我相信你,可以給我一切,是真的嗎?”

凌羽楓重重的點了點頭。

蘇妲己指向了楊立武,狠狠的說道:“這個人我一見到就煩,讓他滾,我不想見到他。”

凌羽楓點頭的同時,迅速衝到了楊立武跟前,一個巴掌下去,楊立武左邊臉就多了五個手指頭印來。

隨後又是一腳踹出,正好踢到了楊立武的肚子上,只聽“噗呲”一聲,竟把他踢出了一個屁來。

楊立武的身體急速飛了出去,撞到了門口,撞的他掉落一顆牙齒,滿嘴鮮血。

楊立武掙扎着從地上爬起來,指着凌羽楓,怒道:“你特麼的竟然敢對我動手?活得不耐煩了吧?”

現場的蘇家人目瞪口呆,在他們的印象中,凌羽楓就是一個窩囊廢,不要說打人了,就連還嘴都不敢。

這次回來,完全變了一個人。

“打你都是輕的,連我的老婆都敢搶,你有幾條命可以折騰?”凌羽楓冷冷的說道。

蘇老爺子氣的臉色蒼白,顫抖着手,指着凌羽楓,罵道:“凌羽楓,你好大的膽子,你是想氣死我吧?”

蘇同生趕緊跑到了楊立武跟前,扶住了他說道:“楊公子,你沒事吧?”

楊立武狠狠推了一把蘇同生,怒氣說道:“好,很好,我看蘇家並不歡迎我,我也不舔着臉求着結婚了,老爺子的頑疾也跟我沒有關係,今天這個仇,我會算在蘇家的頭上。”

說着,故作轉身,準備離開。

蘇同生趕緊攔住了楊立武,如果就這麼讓楊立武離開,他所有的計劃就會付之東流。

老爺子也趕緊安撫了一下楊立武,然後才轉身指着凌羽楓怒道:“凌羽楓,你馬上給我滾出蘇家!”

凌羽楓挑了挑眉毛,並沒有動。

老爺子回頭又勸說楊立武,道:“楊公子,別生氣,我一定替你出這口氣。”

楊立武聽到這話,才停了下來。

蘇同生見狀迅速扶着楊立武坐到了椅子上,楊立武卻“刷”的一下站起來,走到凌羽楓跟前,冷冷說道:“臭小子,你知不知道得罪我們楊家是個什麼後果?識相的,馬上跪下來,給我磕三個響頭,不然後果自負。”

楊立武咬牙切齒的樣子,竟惹得凌羽楓“噗嗤”笑了。

蘇妲己抓住了凌羽楓的衣角,她是知道楊家可不是那麼好惹的。

“後果自負?我倒是很想看看有什麼樣的後果?”凌羽楓悠悠的說道。

楊立武看了看凌羽楓,又看了看蘇妲己,頓覺顏面盡失。

握緊了拳頭,照着凌羽楓的腦袋就錘了過去。

只聽“啊”的一聲慘叫,衆人紛紛側目。

楊立武感到很奇怪,他本以爲打到了凌羽楓,但剛纔的慘叫卻是偷偷來到凌羽楓身後的蘇同生發出來的。

只見蘇同生捂着自己右眼,一臉狼狽。

凌羽楓笑着說道:“就憑你這兩下子還想要偷襲我?這下好了,不用我出手,你就變成熊貓眼了。”

щщщ⊙ тт kán⊙ ℃ O

蘇妲己看到這裏,也忍不住笑了一下。

老爺子突然走了過來,邊走邊罵道:“凌羽楓,我讓你現在就滾出去,這裏是蘇家,輪不到你來撒野!”

到了跟前,冷不丁一巴掌扇出,“啪”的一聲,結結實實的扇在了凌羽楓臉上。

凌羽楓愣了愣神,倒有些意外。

現場突然安靜了下來。

蘇妲己嚇得把嘴巴捂住了,隨即握住了凌羽楓的手,想說什麼,卻開不了口。

過了幾秒鐘,蘇家人就開始交頭接耳。

“瞅瞅,窩囊廢就是窩囊廢,被打了,連屁都不敢放一個。”

“對對,怎麼說也是入贅的女婿,敢忤逆老爺子嗎?一個沒有地位的廢物而已。”

楊立武和蘇同生看到這裏,一陣暗爽,得意的笑了起來。

楊立武瞪着凌羽楓說道:“跟我作對就是這樣的下場,現在後悔了吧?”

蘇同生更是陰陽怪氣的說道:“凌羽楓,動手前要掂量掂量自己的斤兩,楊公子都敢得罪,你是真活到頭了。”

凌羽楓掃視了一下衆人,最後目光回到了老爺子身上,微微嘆了一口氣。

他是蘇妲己的親爺爺,不看僧面看佛面,加上蘇妲己適時的握住了他的手,要不然此刻他面前的人,早已經是刀下鬼魂。

“凌羽楓,我的話說的很明白了,你還要賴在蘇家嗎?”老爺子面無表情的說道。

“你是妲己的爺爺,我是妲己的合法丈夫,你卻還要她嫁給別人,於情於理都說不過去,我豈能坐視不管?”凌羽楓說完,眼中射出一道精光。

老爺子正好跟凌羽楓對視上,莫名的冒出一陣恐懼。

凌羽楓轉身回到了蘇妲己身旁,不再說話。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