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不要再說了,我不想聽這麼噁心的話,我不管你說的話是真還是假,但,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我跟你不可能的,我愛宮野,我只愛他一個。”

2021 年 1 月 31 日By 0 Comments

她的話狠狠的撞擊進宮允尊的心裏,對於向來驕傲的他來說,真的被打擊到了,尤其最後那一句,讓他嫉妒不已。

這是他第一次對女人表白,卻沒想到在對方的眼裏一文不值。

“陸漾,我不會放棄你的!”在自尊與驕傲下,他堅定而強勢的說道。

陸漾頓覺無語,氣得深呼吸了一口氣,才覺得胸口的氣順了一點,她恨恨的罵道:“天下那麼多女人,爲什麼非要纏着我不放?你是魔鬼嗎?”

“只要能得到你,就算你把我當魔鬼,我也不在乎!”

“你……你混蛋!”陸漾氣得咬牙,淚水頓時涌現出眼睛。

她今晚的心情已經夠糟糕了,現在被宮允尊這麼一攪和,她再也繃不住壓抑的情緒,哭了起來。

“嗚嗚……爲什麼?爲什麼要纏着我不放?爲什麼要破壞我跟宮野的感情?如果你是想看到我們吵架,看到我們感情破裂,你已經達到目標了,他已經兩天都沒理我了……嗚嗚……”

陸漾罵完,突然蹲下身體,嗚嗚的傷心哭泣。

看到她哭得那麼傷心,宮允尊頓時感覺到手足無措,心疼又嫉妒。

他彎腰把陸漾拉了起來,把她抱在懷裏,想安慰她一下,卻遭到了她強烈的反抗。

“不要碰我,不要碰我……”陸漾激動的一邊揮動着雙手一邊後退,小臉兒沾染着淚水,顯得楚楚可憐。

“我……”宮允尊看到陸漾這麼抗拒自己的靠近,心裏難過得隱隱犯疼,腳步像千斤重似的,無法向她邁近半步。

“我討厭你,我求求你,不要再纏着我了,好嗎?不要再出現在我眼前了,可以嗎?”陸漾崩潰的哭着,帶着哭聲的聲音是那麼的無助,那麼的惹人憐愛。

本來泛着粉紅的小臉,此時卻顯得絲絲蒼白,上邊掛着兩行淚水。

宮允尊垂在身側的雙手緊緊的握了起來,心裏百般不是滋味,難過,嫉妒,心疼,憤怒……

“我保證比宮野更愛你更疼你,你也不願意給我一次機會嗎?”他低沉的聲音顯得暗啞。

高高在上的他,從未如此卑微的向一個女人乞求過愛情。

“不願意,不願意,不願意!”陸漾對着他連吼三個不願意後,轉身跑進了公寓的小區門口,捂着嘴直往公寓入口跑去。

宮允尊雙手握得越來越緊,拳頭上,關節泛白。

俊美的臉上,神情變得陰沉,雙眼裏迸發出恨意。

他都放低身段,放低姿態了,爲什麼連一個公平競爭的機會都不給他?

江水爲竭 既然她這麼無情,那就別怪他無義!

轉身,正欲離開,卻猛然對上了一張同樣俊美而陰沉的臉,他的神情閃過了難堪,積壓在心底的情緒頓時洶涌翻滾。

宮野把剛纔那一幕全看在眼裏了,陸漾對宮允尊的態度他也看到了。

知道自己誤會了陸漾,心裏涌起了深深的愧疚。

他剛纔一直不出現,第一是看到宮允尊沒有太過過份的動作,第二是想聽聽陸漾的心裏話。

說真的,當他聽到宮允尊對陸漾表白時,真的狠狠的詫異到了。

在他的印象當中,宮允尊一向都是目中無人的,對女人更是無情,這是他第一次看到宮允尊放低身段對一個女人表白。

當然,對於陸漾的答案,他是相當滿意的,甚至很驚喜。

“她是我的女人,我勸你不要再自討沒趣來招惹她了!”他冷冷的警告宮允尊。

“哼,我就愛招惹她,你能拿我怎麼樣?”宮允尊冷哼了一聲,目光陰鷙的盯着宮野。

“愛情的世界很小,只容得下我跟她,而你硬是擠進去,只會落得個頭破血流的下場,何必呢?”宮野聲音雖然平靜,但,卻給人一種無形的壓力,炯炯的目光也閃着強大的氣場,絲毫不輸給宮允尊,甚至蓋過他。

“宮野,我得不到她,也不會讓你得到的!”宮允尊忽而陰冷的勾出了冷血的笑意。 聞言,宮野眸光頓時凜冽了幾分,上前猛然揪住了宮允尊的領子,咬牙警告:“要是你敢動她一根毫毛,我一定會讓你付出慘痛的代價!”

“哼,再痛也沒你失去她痛!”宮允尊冷笑着。

“砰!”

宮野突然一拳打向宮允尊的臉,把他打倒在地。

“這就是你愛她的方式嗎?”

宮允尊從地上爬起,慢條斯理的擦了擦嘴角的血,意外的沒有還手,只是冷冷一笑,諷刺:“這就怒了?好戲還在後頭呢!”

說完,他冷冷瞪了宮野一眼,擦身而過,上車離開。

宮野咬牙盯着遠去的車子,握緊的拳頭一直沒鬆開。

如果是別的男人跟他搶女人,他早就把對方逼上絕路了,但,現在是宮允尊跟他搶心愛的女人,對方是有着血緣關係的兄弟,他不想做絕了。

不過,如果宮允尊真的逼急他了,那就別怪他不念手足之情了。

直到宮允尊的車子看不見了,宮野才轉身走進小區,那個嚇得躲在保安室裏的保安纔敢摸着小心臟走出來。

他惹不起這些豪門少爺,所以只能躲了。

忽而,他看到站在不遠處樹底下的女人時,猛然嚇了一跳。

大晚上的一聲不吭站在那裏嚇死人了!

摸了摸飽受驚嚇的小心臟,他又躲回了保安室裏了。

阮薇兒目光迸發出濃烈的恨意,她是一直跟蹤宮允尊而來的,所以,剛纔發生的所有一切她都看到了。

爲什麼一個個男人都鬼迷心竅似的愛上了陸漾,宮野是,宮允尊也是,陸漾到底有什麼好?比她漂亮的女人比她身材好的女人,比比皆是,爲什麼那些男人都像瞎了眼一樣非纏着她不放呢?

擡眼看了一下陸漾住了那個套間,她的眸光閃爍着陰狠的浮光,心裏醞釀起陰毒的計謀。

……

宮野走進公寓後,一眼就看到了蜷縮在沙發裏,抱着枕頭哭泣的陸漾。

聽着她傷心的哭聲,他心裏狠狠一窒,鈍痛了一下。

他輕步走到她身邊坐下,伸手把她摟入了懷裏。

把頭一直埋在枕頭裏的陸漾並不知道宮野的來到,突然被人摟住,她嚇了一跳,反射條件的猛然推開了對方,然後抱着枕頭往後縮去。

“是我,別怕,是我!”宮野心疼的伸手把她扯入懷裏。

陸漾擡起紅腫的眼睛對上他心疼的表情,怔了怔,突然委屈得像個孩子似的放聲大哭。

“嗚嗚……”

“別哭,我錯了,昨天我氣瘋了,說話的語氣也重了,對不起……”宮野心疼的摟着陸漾,一邊喃喃的道歉着,一邊低頭吻了吻她的額頭。

突然,陸漾野蠻的推開了他。

“你還來做什麼?你不是不要我了嗎?你不是對我不聞不問嗎?你走啊!”她憤怒的從沙發上跳了下來,指着門口吼道!

“我這一輩子都不會不要你的,因爲我愛你,深深的愛着你,你已經深入我的骨髓裏了。”宮野深情的說道,上前一步,伸手輕輕的擦拭着陸漾臉上的淚水。

“你騙人!我不會相信你的。”陸漾恨恨的瞪着他。

“寶貝,別激動,我知道昨天我誤會你了,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是我沒有控制好情緒,不應該因爲吃醋就對你說重話,原諒我一次,好嗎?”宮野誠懇的道歉。

陸漾憋了一天氣了,她沒吭聲,恨恨的轉開了臉。

昨晚她等一個晚上,他沒來,今天她又等了一天,他也沒來,憑什麼現在他來了,她就得原諒他。

“別生氣了,好嗎?”宮野上前摟住她,但,被她推開了。

“別碰我!”她氣哼哼的甩下一句,轉身走進房間,然後“砰”的一聲關上了門。

宮野擡手摸了摸鼻子,跟着進房,看到陸漾站在窗口邊,他又厚着臉皮貼上去,從身後抱住了她。

“寶貝,你說要怎樣才原諒我?”他把臉貼在她臉頰邊輕輕的磨擦了幾下。

陸漾盯着遠處的夜色,閃爍的霓虹燈七彩繽紛,馬路上的車子來來往往着,她的心情慢慢的平靜了下來。

她不是那種矯情的女人,而且這次的事情也說不上誰對誰錯,如果換作她看到宮野跟別的女人摟摟抱抱也會生氣的。

如果真要讓一個人爲此事揹負責任的話,那一定是宮允尊,如果不是他突然插入他們的感情裏,就不會有那麼多事發生。

宮野見陸漾不吭聲,他又貼着她耳朵低語:“寶貝,只要你不生氣,你要我做什麼都可以,不生氣了,好嗎?以後我也不亂生氣。”

他耐心的哄着她,低沉磁性的聲音伴隨着灼熱的氣息撞入她耳裏,惹得她微微縮起了脖子。

“其實我沒有資格生氣。”陸漾的聲音突然變得很平靜,這樣的她反而讓宮野更害怕。

“你幫我們家那麼多,我欠了你那麼多錢,一輩子都還不清了,哪裏還有資格在這裏向你叫囂,向你發脾……唔……”

她的話還沒有說完,忽而下巴一緊,被擡起,緊接着嘴巴就被霸道吻住了。

宮野不喜歡聽她說這些話,他寧願她罵他。

他的脣只是緊緊的貼着她的脣而已,並沒有進一步的進攻,零距離的接觸,讓兩人的氣息都混合在一起,呼吸間,全是灼熱的空氣。

陸漾只是愣愣的睜着眼,一動不動的,不反抗,也不迎合。

“閉上眼睛。”宮野低啞的聲音自相接的脣瓣間溢出。

陸漾的睫毛輕顫了幾下,聽話的閉起了眼睛,心跳,慢慢的亂了節奏。

宮野摟在她腰間的大手猛然一緊,把她的身體轉了過來,緊緊的抱在了懷裏,貼在她脣瓣上的脣舌發起了攻勢,入侵她的口腔裏。

他明顯的感覺到懷裏的女人身體微微顫抖了幾下,惹得他心下跟着也狠狠悸動了幾下。

一瞬間,房間裏瀰漫起曖昧的氣息。

溫度,彷彿也迅速的飆升了起來,他們感覺到身體在微微發燙。

安靜的空間裏,他們能清楚的聽見彼此急速的心跳聲。

忽而,宮野抱起了陸漾,快步走向了大牀,把她放下後,又迫不及待的覆上去。

…… 阮薇兒在酒吧的豪華包房裏找到獨自喝悶酒的宮允尊時,他已經醉了,高大的身軀慵懶的坐靠在沙發上,襯衫上的扣子扯開到胸口,露出了結實誘人的胸肌。

紅色的酒液把他的白色襯衫染溼了一大片,給他增添的幾許邪魅的氣息。

“尊少,你還好嗎?”阮薇兒漂亮的大眼透着癡迷,慢慢的走近他。

宮允尊擡起醉眼瞅着阮薇兒,慢慢的,阮薇兒的臉與陸漾的臉重疊在一起了,變得有些模糊。

“陸漾……”他低喃了一聲,突然伸手把阮薇兒扯倒在沙發上。

“啊!”身體突然失去平衡,阮薇兒嚇得本能尖叫出聲,她還緩過神,便感覺到身上一沉,宮允尊高大的身軀壓了過來。

“尊……尊少……”她嬌媚低呼,帶着一絲驚喜與期待,但,下一秒,卻被宮允尊出口的話打進了冰窖裏。

“陸漾,我真的好喜歡你……”宮允尊醉眼迷離的呢喃着,帶着濃郁酒香的灼熱氣息迎面噴灑向阮薇兒的臉,隨後,他魅惑的薄脣覆上了她的脣。

阮薇兒的身體頓時僵住,心頭涌起的期待瞬間冷卻,眸光劃過了嫉妒與恨意。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