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不要阻止我!”

2020 年 11 月 6 日By 0 Comments

姬莎命令幾人將我圍住了。我只能跟他們周旋。

那並不是人類的戰爭,我根本無法理解爲何能夠如此戰鬥。

無法理解人類的行動爲什麼能夠達到這麼迅速。

這麼殘忍。

這麼勇猛。

血液爆裂而出。

殘肢斷臂混亂的散去。

冷冽的劍光迅速無比。

每一次躲閃都是危在旦夕,每一次攻擊都是攻擊到了最危險之處。

空中是虛幻的顏色。

眼前的顏色如此的冰冷,如同冰冷的月光。

空氣變得如此的寒冷。

好冷的感覺。

種種扭曲的力量撕破天空的時刻,我突然覺得整個世界都變成了虛無。

身體好痛。

心臟好痛。

好累。

好睏。

好想睡。

好想死去。

這次的戰鬥跟上次完全不同,我完全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抱着何種目的而動。

是輕語嗎?

或是爲了所謂的對錯?

我完全無法理解,完全無法理解世界的正確與錯誤。

眼前的一切都如同空虛的幻境。

是生是死都無所謂。

我想要阻止他們二人,不切實際的希望是沒有價值的。

我反而干擾了姬莎的攻擊。

最後,幾個殘餘的警察同時向歐陽放開槍,然而根本沒有辦法傷到他。少年的劍直接將子彈擋了下來。

那傢伙的劍究竟是什麼材料做的啊?

我的絕色總裁未婚妻 劍光一閃,鏗鏘一聲,幾名警察的頭上便爆出一簇血花。

明明與他們的距離這麼遙遠,難以想象他是怎樣用劍殺到他們的。

難道是傳說中的御劍飛行?但是劍已離手,那麼他就沒有防身之物了。

這個時候姬莎抓住了機會,操控剩餘的幾人向歐陽放撲了過去。

誰知道他卻冷冷的一笑。

“我是劍仙,但是並不代表我只會用劍。”

少年在之前的戰鬥中搶下了一把匕首,原本藏得很好的,此刻卻鋒芒畢露。

圍過去的數人瞬間同時斃命……

“去死!”

姬莎不甘的舉着她的短刃衝了上來,但是她的實力是絕對無法跟劍仙相提並論的。

眼前突然一道劍光掃來。姬莎手中的短刃擋了一下就被彈飛了。甚至還藉助這衝擊力道將姬莎手上的動脈切斷了。

姬莎手中失去了兵器只得後退,但是退了幾步便傷重跌倒在地,而歐陽放冒着寒光的匕首已經刺來。

我拼命的衝開身邊的包圍圈,好不容易衝了過去。

手中的匕首勉強擋住了歐陽放的攻擊。

短兵器互相攻擊是相當危險的,也是相當痛苦的。剛纔的撞擊讓我的手指差點握不住手中的匕首。

我們兩人相互對持着,眼睛緊緊的盯着對方的刀刃。不敢有絲毫的懈怠。

然而看着這麼認真的我,歐陽放卻反而笑了。

“殺人鬼以殺人爲生,但是你卻可以的抑制殺人的衝動?可笑,剛纔你若是直接向我的後背刺來你不就贏了嗎?你輸定了。” 少年的人向我衝了過來,那把匕首卻被他藏在了衣袖之中。

我該怎什麼做?

刺出一刀將他殺死嗎?

我疑惑了,於是愣了一下。

在生死關頭髮愣是多麼可怕的事情,那是任何人都明白的。

原本我以爲歐陽放會乘機殺掉我,但是他卻只是撞了一下我,將我的身體撞向了一旁。

而他手中的匕首則直直的飛向了姬莎。

“不!”

不知道哪裏來的潛力,我奮力向着匕首攻擊的方向衝去。

但是我的刀刃卻無法擋下那攻擊。只能勉強用手章抓住對方的匕首。

痛死了。

感覺整支手都斷了一樣。

姬莎此刻驚訝的看着我,似乎是無法理解我的行爲吧,其實我也不理解自己到底想要幹什麼?

“愚蠢?失去了手,那麼你又要如何救她呢?不想殺人的殺人鬼。”

“你猜啊。”

我拼命用未受傷的右手揮出一刀,歐陽放連忙撤刀急退。

“現在兩把刀都在我的手上,究竟是誰贏啊?”

不顧手上鑽心疼痛,我裝酷一般的說道。

然而少年只是冷笑,然後說道:“未必!”

突然劍光一閃,一股凜冽的冷芒向我襲來。

那是歐陽放的必殺一劍。

怎麼回事?他的劍不是已經掉了嗎?

這時候我才發現他的腳邊正是某具警察的屍體,原來他早就計算好的。

路易的奇幻冒險 但是這一劍似乎並不是刺向我,而是以相當巧妙的角度從我的身旁切過。頂多帶來一些皮外傷。

原本應該躲避纔對吧,但是不知爲何,我不想躲避。

因爲身後有姬莎,這一劍應該是瞄準她的。

我只是想要阻止兩人,儘管根本無法做到。

所以我只能,扭轉身體,強行用身體擋住了這一劍。

手中的匕首脫手而出,飛向了那個少年。

似乎聽到了命中的聲音,希望他沒事?我在想什麼啊?

突然覺得好痛。眼前的世界突然變得黑暗了起來。

然後——我死了吧。

或許死亡纔是救贖也說不定。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聽到了某人詭異的笑聲,我的眼前看着那個少年的身體緩緩的遠去。

那是現實還是虛無。

或者是我已經死了?

……………………………………………………

死後的世界是一片虛無吧。

看不到光芒,看不到綠色,宛如2012的空洞。

或者就是連光線都能吞噬的黑洞一般。

黑色的黑暗,黑暗的黑色。

在這個世界之中,我是否能夠看到你呢?

你死在我的罪惡之下,而我是否又能死在你的恨意之中呢?

你恨我吧。

我愛你吧。

騙人的。

騙我的。

騙你的。

騙着整個世界的。

連世界都無所謂。

這樣的世界突然有着一種異樣的光輝。

魔道巨擘系統 我突然覺得臉上有着一種冰涼的感覺。

那是什麼呢?

涼涼的,讓人覺得很舒服,很安心。

甚至很快樂。

但是又覺得非常的悲傷?

相當的悲傷。

明明想要這麼睡過去就算了,但是我還是勉強睜開了雙眼。

然後看見了淚眼朦朧的那個女孩。

爲什麼會哭呢?

你不是渴望我的死亡嗎?

難道又把我當成了某人的幻影,想到了那人的死亡。

因此感到了悲傷嗎?

“別哭啊,我還沒死啊。”

我用手輕輕的撥弄女孩的頭髮,結果嚇得女孩向後大大的退了一步,差點跌倒了。

“我纔沒哭!”女孩面無表情,但是臉色卻是紅紅的。

好沒說服力啊。

天色有些黑了,天黑了吧。

廢話。

“不行,現在可不是在這裏躺着睡覺的時候。”

我拼命的支撐着身體想要起來,結果卻發現自己根本動彈不得。

哎呀?我究竟受了多重的傷啊。

爲什麼完全動彈不得呢?

這可完全不是好事情啊。

“你不要想亂動啊,不然我給你止血就沒意義了。你的傷很重,他的劍要是在偏半寸,你就神仙都救不活了。”

女孩按住了我的身體,相當關切的望着我。

why?

原來這傢伙也會露出這種表情啊?

“你纔是啊,有沒有事啊?我記得的的動脈血管可是被切斷了啊。”

“你這種時候還有閒心關心別人啊?”

女孩避開了我的視線,將腦袋別開了。可惜我現在動不了,不然還真想看看她現在的表情。

文學少女的異界繪卷 “你還真是厲害啊?難道你這個魔法師還有特有技能治療術不成?”

這種時候我還開玩笑,連我都佩服自己了。

“你難道一點都不害怕死亡嗎?”女孩露出了過去我從未看到過的表情。

那是悲傷嗎?

亦或者是在害怕?

不可能的,她並不是這樣的人。

“歐陽放呢?”我問。

“跑了。”姬莎咬牙切齒的說道。

“也好吧。”

或許我想要的結果就是這樣的吧。

但是果然還是很多事情都沒有弄清楚。

“你們爲什麼會打起來呢?你們不是同伴嗎?”

我問出了一直以來的疑惑。

“還不是因爲你。”

“哎!”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