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不過眼下,可是一個逃跑的好機會,於是我猛的一瞪地面

2020 年 11 月 6 日By 0 Comments

刷!整個身體朝着前門梭出了好幾米!

這時老鼠謝老闆一看,大喝道,“三爺不好,那,那個砍你人頭的人給跑了!”

張飛一聽,“俺的頭?”

隨即對着了我,緩緩朝着我走過來。

既然現在碰到了張飛,那麼我就引他出去就好了。

說着我憋足一口氣,同時手裏摸出一張急急風火符朝着張飛扔出,是爲挑釁,然後我朝上一跳落在前門的當頭院頂上,立即念動咒語。

轟!

一道火焰直接在張飛爺身上燃了起來,隨即我挑釁,“對啊,張屠戶,你的人頭就是我砍的,有種你追我啊!”

那張飛一聽,氣的一跳,“歹!”隨即拿着蛇矛就朝着我跑過來。

而那站在張飛肩頭上的老鼠謝老闆此刻大聲笑道,“楊道靈,你今晚逃不出本尊的五指山!你的身體是本尊的!你全家的性命也是本尊的!”

我一聽,大笑,“追上了我再說!”

我跳下牆,朝着法明和劉一抖埋伏的小巷子就跑去。

可是就在跑了沒幾步,卡擦一聲!

“和三爺比快,你還差得遠!”

我身前一道黑影落下,頓時一杆蛇矛就插在離我沒一米遠的地上。

黑影就張飛,不知道他從哪裏就攔截住我了!

尼瑪啊!我猛的停止奔跑,把腳都硌的一陣劇痛,使得臉皮都顫了顫。

“哈!”接着我臉前再是一道矛光一晃,見此我連忙一個半倒地,然後兩腳一踩,身體大反轉,躲過了那一矛。

這一系列動作,之前我完全沒這樣玩過,看來着也是急中生智,或者條件反射吧!總之這樣靈活的方式要是我今晚能活着回去,我肯定要勤加修煉了。

“歹!”

我躲過後,張飛再是挑來一矛,我可不敢大意,再次摸出一張金剛護體符,速速念動咒語,將符貼胸膛。

這次張飛挑來的那一矛,一下就戳在我三米外的氣牆。

頓時,啪的一聲,我的護體氣牆被破開,我的身體直接被砸出了七八米遠,同時我胸口的符咒化成了灰燼。

我落在地上後,迅速起身,此刻我身體只是微微酸,並沒有受傷。

只是沒想到的是,我的金剛護體符,又被一招給破開了!由此可見,張飛和鬼靈頭陀之間的差距!可不是一點半點!

哎,離設下大金剛伏魔圈的巷子還有兩三百米遠,就一條巷子轉個彎的距離,我硬是沒將張飛給引過去。

想想也是慚愧了,不過慶幸讓劉一抖沒有來引,不然的話肯定一矛就給刺的透心涼,我再努力周旋一陣,一定要將張飛給引過去。

“歹!”

接着張飛再次舉起蛇矛要向我刺來的時候,這是老鼠謝老闆,急急道,“三爺,等等,別傷着他。”說着張飛就收了蛇矛。

我看到此幕,內心大驚,張飛爲什麼那麼聽謝老闆的話?之前還有些反應的,難道,我想到之前謝老闆那老鼠般的樣子念動了什麼,肯定是將張飛爺給控制了!我靠了!最^新^章^節百渡搜—藍~色~書~吧。.。 我頓時感覺,一切都被天心小童給說中了,張飛爺肯定是被謝老闆給算計了。

怎麼辦?怎麼辦?我心裏不停的反問自己。

突然我想到,張飛爺是反劫的劫主,他的最大目的,就是想要找到自己的頭顱。

對!張飛爺之前對頭顱的反應,誰一提到,他幾乎是瘋的。看來張飛爺最大的興趣就是他自己的人頭了,那我爲什麼不繼續提他的頭呢,於是我對着張飛爺喊道,“三爺,當初你想拿回自己的人頭嗎?”

我說完,老鼠謝老闆頓時就張着鼠嘴就大喝一聲,模樣很滑稽,“住嘴,楊道靈,你現在最好老老實實交出你的身體和魂魄,或許本尊還能繞過你家人的性命。”

哼哼,我一聽就笑了,這謝老闆肯定沒想到,我爸媽早就回老家了,我交個雞毛!

於是我繼續說道,“三爺,你的頭在我這裏,快來拿,快來啊!”

“找死!三爺,快將他擒住!”謝老闆似乎真的怕我喊醒了張飛爺,於是急的鼠腳一跳。

張飛爺此刻身子一動不動,同時摸了摸自己的腦部空處,大概是因爲沒有摸到自己的人頭,他有些不知所措了,“頭!頭!俺的頭!”

看來這招挺有用的,見此我微微壞笑,“三爺,快,來拿來拿你的人頭吧!”下一章節已更新

說着我朝着巷子緩緩移去,同時我看着張飛爺和謝老闆兩人的反應。

謝老闆鼠臉看着我已經走的遠遠了,而我用餘光看了看身後,謝老闆老師般的身體急的直竄,然後爪子指着我,也大聲喊道,“三爺,砍你人頭的人跑了!”

“俺的頭,俺的頭!”可是張飛爺身體顫抖着,就像是壞了的機器人似的,見此謝老闆再次念動咒語了。

我一看,眼睛一瞪,一點都不敢馬虎了,連忙撒腿就快跑。

跑過巷子,我身後啪的一聲,我餘光一掃,只見那個牆角被張飛撞開,身體撞得全是擦傷。

見此我傻眼了,反應這麼快?於是我憋足了氣,猛的連跑帶跳,最後我看到了掛着巨幅符咒的時候,我感覺遇到救星了,內心開始興奮激動了。

我快跑進那符咒邊的時候。

“歹!”

突然我背後一陣猛喝,一道呼嘯聲從空氣中劃過,然後落在我身前,就是像是落下的隕石,砸在我身前。

尼瑪啊!這張飛的跳彈尼瑪太恐怖了吧!

完了完了!

我急了猛的停下,可是這時候,遠處,對面的牆上,一道呵斥傳來,“唵嘛呢叭咪吽!”

猛的一聽還以爲是從天而降的似的!

那聲音傳來,剛落地的張飛爺周圍,那掛着的六張巨幅佛門符咒,懸浮了起來。

同時六張符咒周圍的沙塵順着一道透明色的龍捲流風捲動起來,並在不到五六秒後,周圍陡生出一圈連一圈的白色氣圈。

大金剛伏魔圈奏效了!我有些激動了,恨不得現在就將站在張飛爺肩頭上的謝老闆都弄死。

“唵嘛呢叭咪吽!”很快又是一道呵斥聲,只見法明從遠處的牆上跳下,然後雙手合十,緩緩的朝我走來。

我一看這和尚伏魔了還這麼慢!我話音剛落,法明就出現在我的身邊。

尼瑪,這是什麼速度?

然後法明閉上眼睛,嘴裏念出梵文佛經,這時氣圈裏張飛爺的身體緩緩顫抖,而謝老闆則一下鑽進了張飛爺的脖子裏。

可是,隨着法明唸誦的梵文,張飛爺的身體就顫抖的越厲害。

咔咔~

突然我聽到了兩道撕裂聲,我一看只見張飛爺的身體裂開了!

內臟都掉出來了!

“尼瑪,太噁心了!”我看着胃都有點反水了,我有點難以直視,於是皺着了眉頭。

“小師傅,法明大師,你們已經開始了?”不知道從哪裏劉一抖氣喘吁吁的跑過來,然後來到我的身邊看着伏魔圈裏,問道,“這就是張飛張三爺?”

“對,謝老闆將身體獻給了張飛爺,而自己變成了一隻老鼠躲在現在張飛爺的身體裏。”我快速的解釋,然後我問道,“你跑哪裏去了?”

“我將所有巷子口用紅線封住,防止其他野鬼前來鬧事兒。”劉一抖摸了摸腦門的汗說道。

我想這做的是很正確的,於是點點頭。

這時我看了看法明,只見他皺着眉滿頭冒汗,還在不停的念着梵經。

看來這所謂的大附魔金剛圈,他也是艱難的支撐着了。

接着我再看向金剛圈裏,張飛爺栽倒在地上,從蛇矛支撐着身體,同時他的皮膚都在急速的衰老,身體也在不停的裂開。

就在張飛爺身體裂開的同時,他的身後一團濃烈的黑氣剝體而出,這一幕我突然想倒了,在文家村,文二叔給林佳佳施展魂術的時候,林佳佳也出現過這樣的一幕。

那團黑氣伸出兩手黑色虛幻般的手,想要剝體離開!

可是這時候順着他身體的進一步裂開,這時他肚子裏我看到了一隻大老鼠,支着兩隻前爪,還眯着眼睛,嘴巴一張一合!

而這同時,噗呲!

法明所在出異響,我和劉一抖朝着一看只見法明滿口懸血,身體都有些輕飄了,絲毫不見之前的那種神氣感。

“不好!臭和尚不行了!”我叫了一聲。

噗呲!

法明再是吐了一悶口血!

啪啪啪!

之前我沒有聽到伏魔圈任何的異響,可是隨着法明的那口血,伏魔圈裏,一陣哀嚎之聲,一團黑氣朝着伏魔圈飛快的撞擊,就像是一顆跳跳球似的,隨即砸在伏魔圈的最中央。

這伏魔圈不大不小也有二三十平米,被這一陣亂撞後,六道六字大明符咒和周圍氣圈都開始顫抖着。

而法明所在,法明猛的跪在了地上,可是他依舊合十念着梵經。

“臭和尚!”

我叫了法明一聲,這時候,法明猛的看向了我,嘴裏又是一口鮮血,隨即呵斥道,“走!你們快走!我們一開始就錯了!張三爺的道行,絕不是我等能抵抗的!”

走?

我詫異了,這時候怎麼能走?我看着法明,然後對着劉一抖說道,“瞎子,你走!”

劉一抖眼睛一顫,一臉嚴肅,“不行!小師傅,你走吧!”

劉一抖話音剛落,伏魔圈裏,兩張大符咒已經被燒了起來。

這時裏面的黑影,此刻一把按住地上的老鼠,謝老闆。

只見謝老闆此刻大聲慘叫着,“三爺,是我啊!三爺,我是幫你破開封印的人啊!”

“還俺頭來!”

可是那個黑影此刻隱隱初具身形,大聲咆哮一聲,隨即抓起謝老闆,沒有管他是誰,一把扯掉了謝老闆身體的鼠頭,細細的看了看,隨即再次捶胸頓足的大聲咆哮,“不,這不是俺的頭!還俺頭來!”最^新^章^節百渡搜—藍~色~書~吧。.。 在接着謝老闆的身體也被黑影捏成了番茄醬。

謝老闆的身體沒有了,他的魂魄從背捏碎的身體裏飄出來,然後飄到了空中,懸在了黑影的上方,然後怒目的瞪着我!瞪的我渾身都毛了。

“快走!”這時候,法明再次大喝。

而我和劉一抖都面帶急色對視一下。

隨即我亮出了青松太乙劍,同時一張金剛護體符,一張普化雷火符,捏在手間。

而劉一抖這時也捏着九星帝錢劍,手裏出現了兩張符咒,一黃一紅。

“閃開!”

伏魔圈內,再是一聲咆哮,隨即只見一道黑色之氣如同閃電般擊打在伏魔圈的氣圈上!

砰!

一陣破裂之聲,氣圈被破開,震出了一道氣波,我、劉一抖、法明三人的衣服都是一陣飄動。

這時,一個身長兩米的無頭黑影出現了,身披鎧甲,手拿丈八蛇矛,威風凜凜,霸氣無比。

沒有猜的,這就是張飛爺的魂體,也可以說是煞體!

“額~”與此同時,法明徹底給跪了,痛叫了一聲就要撲在地上。

見此,我一個箭步過去,快速的抓住的法明的肩膀。

法明看着我,氣息艱難的道,“張、張飛爺號稱萬夫莫敵,死後化成兇靈更甚,貧僧太高估自己的道行了,你們走吧。”

看着法明都這樣了,我怎麼能走?這時我突然想起,之前法明說過讓我用麻門祕術配合,說不準我麻門祕術能有用呢,於是我急急問道,“臭和尚,你說我麻門祕術能有用嗎?”

法明捂了捂胸口,痛苦的臉上有些驚愕,“你確認要施展祕術?”

我就靠了,麻門祕術施展起來很難嗎?

於是我點點頭。

法明一聽立馬抓住我的手臂,艱難道,“扶貧僧起來。”

我一把扶起了他後。

“三爺!你的人頭就是這三個拿走的,那個年輕的小子還知道你人頭的下落,其他兩人殺了便是,留下那個年輕的小夥就好。”

突然成仙了怎麼辦 接着,空中飄着一縷淡淡魂魄,發出了沙啞的聲音。

從我是特種兵走出的兵王 “嗯?頭!頭!頭!!!!還俺的頭!”說着張飛爺的黑影又變得有些歇斯底里了。

見此法明兩手合十,身後飛出兩道黃色卷軸,一下就將他的手臂纏住,接着就和上次見到他那般,他的肌肉迅速隆起。

“還俺頭來!”張飛爺手拿蛇矛朝着我和法明就攻擊而來。

“小心啊!”一側,劉一抖提醒了一聲,在喝道,“茅山真火符!”

喝完他立即捏出手印,扔出了一道紅色符咒,念動咒語,這時張飛爺身前出現了一團劇烈的火焰。

張飛爺這時,猛的收手,後退的幾步!

他怕火嗎?

我一看,內心驚覺,可是這是張飛爺叫了一聲“歹!”,舉起蛇矛披在地上,陡然劉一抖的火焰就給滅了。

隨即張飛爺持着蛇矛大喝一聲,“馬超小兒,可敢與老張再戰三百回合!”

尼瑪,我一聽下巴差點都掉了,張飛爺是因爲沒有頭,就神經錯亂了嗎?

只見張飛爺舞動蛇矛,朝着我和法明繼續殺來!他速度很快,一下就閃到我的身前。

“唵嘛呢叭咪吽!”法明此刻呵斥了一聲,腳下微微一動,就擋在了我的身前,隨即雙手合十,對我喝道,“找機會施展祕術!”

法明說完,蛇矛一下就刺向了他!

我眼睛猛瞪,和一側的劉一抖同時心驚膽跳了一下,“當心!”

不過此刻的法明身前和我的金剛護體符一樣,出現了一道氣牆,將那蛇矛擋住!

我靠!這麼吊!

這可比我的金剛護體符強太多了,我的金剛護體符張飛爺一捅一破,而他竟然擋住了。

“快使用祕術!”我有些發傻,法明卻再提醒了我。

聞後,我連忙閃到一跳,跳到一側,給自己提供一個施展祕術的空間。

可是當我剛剛落地,劉一抖嘴裏唸叨着什麼咒語,嘰裏呱啦的說着,隨即一個猛跳,落在張飛爺很近的地方。

萬古神帝 我靠!

“瞎子!”

“劉施主!”

我和法明一看,分別叫道。

只見劉一抖此刻理都不理我們,隨即大喝一聲,“翻天印!”

此話一出,他的伸手就朝着張飛爺給打去,只見他伸手的那隻手五指彎曲,似乎是一個很奇怪的印訣。

啪!

張飛爺本在和法明對峙,不料劉一抖迎上,根本就沒反應過來,被劉一抖的手印給打中,頓時就一個踉蹌。

哎呀我靠!我內心罵了一聲,原來瞎子這老小子還有真有點牛比了,之前給老子玩扮豬吃虎呢?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