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不過雲天羽身體雖然被震退,但失落之冠簡單防禦極為堅固,雲天羽並沒有被紫龍釋放的龍吟聲擊傷。

2020 年 11 月 16 日By 0 Comments

「九陽天怒!」紫龍發動了攻擊,大魔王身體微微一閃,出現在了紫龍身邊,九顆燃燒熊熊火焰的紅日在大魔王身體周圍凝聚,以極快的速度攻擊向了紫龍身體。

「噬靈眼,全力攻擊!」雲天羽發現失落之冠可以抵擋住紫龍釋放的龍吟聲波,心中大定,在大魔王攻擊紫龍的同時,控制極品仙器噬靈眼進行攻擊。

雖然在紫龍湖底,雲天羽和大魔王的實力受到了極大地禁制,但紫龍前期受傷太重,自身實力只能發揮五成,根本抵擋不住大魔王和雲天羽合力攻擊,身體傷勢越來越嚴重。

「這是你們逼我的,今天我就讓你們見識一下,紫龍湖真正的秘密,破天光槍。」眼看支撐不住,紫龍仰天長嘯一聲,變化成了最強的戰鬥形態。

緊接著,一股可怕的禁制力量在紫龍湖底湧出,一根充斥著破壞力量的長槍破開了紫龍湖底,浮現在了戰鬥形態的紫龍面前。

「聖器,真靈聖器!」感覺到紫龍面前的長槍乃是真靈聖器,大魔王立即流露出凝重之色。

「我說這湖底為什麼充斥著如此可怕的禁制力量,原來這湖底竟然封印著一把真靈聖器,我想你無法離開這紫龍湖因為你是這真靈聖器守護之獸吧。」大魔王低沉的說道。

「嗯,沒想到你還挺有見識,竟然知道真靈聖器,不過知道的太多一般沒有好下場。」強行召喚出真靈聖器破天光槍,戰鬥形態的紫龍變得更加虛弱,不過手握破天光槍,紫龍感覺自己不可戰勝。

「真靈聖器的威力雖然不凡,但卻不是你這個小小的守護之獸可以掌控的。」

「天羽,將失落之冠祭出來,我需要藉助失落之冠的力量收服這聖器長槍。」大魔王傳音說道。

「好!」雲天羽點了點頭,將失落之冠召喚了出來。

當失落之冠緩緩地浮出雲天羽腦袋時,紫龍手中的破天光槍立即感應到了,不受控制的顫抖了起來。

「天羽,催動失落之冠攻擊,讓這兩大聖器自己攻擊。」感覺到兩大真靈聖器感覺到彼此,充滿敵意的顫抖時,大魔王立即傳音催促道。

「好!」雲天羽點了點頭,將身體中天氣本源顆粒注入到了失落之冠中,控制失落之冠釋放失落之力。

感覺到失落之冠釋放的失落之力,紫龍手中的破天光槍顫抖的更加厲害,讓紫龍根本握不住長槍。

最終,破天光槍掙脫出紫龍的掌控,向失落之冠發動了攻擊,兩大真靈聖器在紫龍湖底激戰了起來。

由於兩大真靈聖器激戰爆發的力量太恐怖,使得雲天羽、大魔王、紫龍根本不敢在湖底久待,逼迫著他們不得不向紫龍湖上方游去。

當他們被兩大真靈聖器逼到紫龍湖中部區域時,雲天羽、大魔王受到禁制的影響大大降低,他們聯手向傷勢嚴重的紫龍發動了猛烈地攻擊。

「天羽,將紫龍逼向湖底,藉助兩大真靈聖器激戰爆發的能量將它重創。」在激戰的過程中,大魔王傳音提議道。

「好!」失去失落之冠,不敢過度靠近紫龍的雲天羽輕輕點了點頭,控制額頭上睜開的噬靈眼,連續的攻擊傷痕纍纍,身體中流淌出大量鮮血的紫龍。

「魔石墜!」紫龍傷勢不斷加重,大魔王立即施展秘法,召喚來一顆充滿魔氣的石頭,重重的轟擊在了紫龍身體上,將傷勢嚴重的紫龍轟擊向了充斥著毀滅性力量的湖底。

感受到湖底能量的可怕,紫龍使足全力進行掙扎,不過它身體傷勢太嚴重了,在極品仙器噬靈眼以及大魔王全力攻擊下,紫龍的掙扎變得蒼白無力,被一點點墜落到了湖底。

當傷痕纍纍的紫龍震落到兩大真靈聖器激戰造成的能量之中時,身體表面破碎的龍鱗受損嚴重。

僅僅一次衝擊,紫龍就差點丟掉了性命,大量的鮮血在它身體中流淌出來,精神意識模糊了起來。

「天羽,用蝕魂腦控制。」感覺到紫龍奄奄一息,幾乎喪失了反抗的能量,大魔王釋放道道魔絲纏繞住紫龍龐大的身軀,將它拉了回來。

「好!」雲天羽輕輕點了點頭,將僅剩的一顆蝕魂子腦取了出來,融進了紫龍的腦袋中,控制起了紫龍的靈魂意識。

感受到蝕魂子腦的侵入,精神萎靡的紫龍立即進行反抗,奈何它靈魂傷勢太嚴重,根本抵禦不住蝕魂子腦的侵入。

很快,紫龍的大腦意識就被蝕魂子腦控制,臣服於了雲天羽。

「大魔王,你說失落之冠可以壓制那聖器長槍嗎?」順利收服紫龍,雲天羽立即迅速大魔王。

「有困難!不過天羽,你倒是可以用時空夢境試試,以時空夢境蘊含的力量,配合失落之冠應該可以收服那聖器長槍。」大魔王出主意道。

「好,我用時空夢境試試!」雲天羽深知真靈聖器的威力,深吸一口氣,十分冒險的將時空夢境召喚了出來,控制時空夢境向狂暴的紫龍湖底移動。

當時空夢境進入到能量狂暴的湖底時,立即躁動起來,一道道能量光暈在時空夢境表面激蕩了出來。

「嗡!」躁動的時空夢境一點點靠近激戰的兩大真靈聖器時,雲天羽靈魂立即顫抖了起來,巨大的疼痛感瞬間傳遍了他的腦袋,疼的他雙手捂頭,清秀的臉龐扭曲了起來。

就在雲天羽靈魂疼的幾近昏厥時,時空夢境終於接近了不斷刺出一道道鋒利槍芒的破天光槍。

「嘭!」一道道吞吐的破天槍芒靠近,失落之冠立即撞了上去,強行撞碎了槍芒,撞在了破天光槍上,將破天光槍撞向了靠近的時空夢境。

「嗡!」破天光槍被失落之冠強行撞來,時空夢境立即加速撞在了破天光槍上,一股可怕的力量在時空夢境中湧出,瘋狂的注入到了破天光槍中。

感受到時空夢境釋放的力量比失落之冠還要可怕,破天光槍中的器靈立即進行反擊,這時,失落之冠釋放的失落之力接踵而至,轟擊在了破天光槍中,加劇破天光槍器芒的傷勢。

在時空夢境和失落之冠雙重攻擊下,破天光槍的攻勢被完全壓制住了,破天光槍器靈的傷勢越來越嚴重。

「大魔王,時空夢境和失落之冠已經壓制住那聖器長槍了,你速速下去將他收服吧。」幾經努力,時空夢境和失落之冠終於壓制住了破天光槍,雲天羽立即催促大魔王。

「好!」雖然大魔王沒有血液,但大魔王卻有收服真靈聖器的手段,得知破天光槍被壓制后,立即飛向了紫龍湖底,出現在了破天光槍身邊。

「靈魂煉器!」出現在破天光槍身邊,大魔王立即釋放強大的靈魂之力滲透進破天光槍中,依靠靈魂強行煉化破天光槍。

大約三個多時辰過後,在大魔王釋放靈魂之力不惜餘力煉化下,劇烈掙扎的破天光槍漸漸平靜了下來,最終被大魔王施展靈魂煉器收服。

收服了真靈聖器破天光槍,大魔王變得虛弱無比,立即傳音給雲天羽,讓雲天羽速速下來。

「天羽,收服這聖器長槍,我耗費了太多的靈魂,需要潛修一段時間,等我恢復靈魂,會告訴你的。」大魔王虛弱的說道。

「好的大魔王,你放心恢復靈魂吧。我有失落之冠防身紫龍保護不會有事的。」臉色煞白的雲天羽輕輕點了點頭,將時空夢境和失落之冠收入腦中后說道。

「嗯!」說完,大魔王帶著破天光槍回到了時空夢境之中。 「紫龍,我們離開這裡吧!」破天光槍被大魔王收服帶進時空夢境后,身體虛弱的雲天羽帶著傷勢更重的紫龍離開了禁制消失的紫龍湖,來到了紫龍湖外的群山中療傷恢復。

因為紫龍傷勢太嚴重了,雖然雲天羽贈予它不少靈丹妙藥,紫龍還是療傷了一個多月時間,才基本恢復傷勢。

「多謝主人贈葯。」恢復傷勢,紫龍立即道謝。

「紫龍,以後稱呼我公子即可,你現在變化成人形,壓制實力,隨我前往大乾皇城吧,我想去大乾皇城兌換一些東西。」雲天羽輕聲說道。

「是公子!」紫龍點了點頭,立即變化成了魁梧大漢,並隱藏了自身的實力。

「好了,我們走吧!」說完,雲天羽和紫龍虛空飛去,向大乾王朝最繁華的城池,大乾王朝的樞紐大乾皇城飛去。

五天左右時間過後,掩蓋了真實面孔的雲天羽和紫龍來到了佔地數千里,整座城池修建的奢華漂亮,氣勢宏大的大乾皇城。

如果用大夏皇城與大乾皇城比較,大夏皇城根本沒有可比性,無論城池建設,城池規模都不可相提並論。

「公子,你來大乾皇城有什麼事?是不是找武文太師麻煩?」身穿魁梧,身穿一件紫色長袍,給人極強視覺衝擊感覺的紫龍傳音問道。

「我不是找武文太師麻煩,而是想要買對我至關重要的天之水。」雲天羽沒有隱瞞自己此行目的。

「買天之水,這天之水是什麼東西?」紫龍對外界的事情了解有限,並不知道天之水是什麼,大聲問道。

「天之水是可加速寶物煉化速度的神水,我想藉助天之水,加速煉化失落之冠。」雲天羽輕聲介紹道。

「好了,我們進城吧。」說完,雲天羽和紫龍走進了熱鬧繁華的大乾皇城。

經過打聽,雲天羽得知大乾皇城最大的寶物交易樓名叫盛天樓,是大乾皇城大皇子的產業。

「這盛天樓好氣派!」當雲天羽和紫龍順著一條條筆直的大路,行走了大約三個多時辰時,終於來到了盛天樓外,遠遠地看到一座奢華的建築群呈現在眼前。

「兩位客官,不知道你們需要購買什麼寶物?」雲天羽和紫龍一走進盛天樓,立即有一名身穿職業短裙,梳著齊耳短髮的年輕女子走了過來,聲音甜美的問道。

「我想買天之水,不知道貴樓有嗎?」雲天羽開門見山的詢問道。

「天之水!我盛天樓確實有天之水出售,不過天之水極為珍貴,我盛天樓只兌換寶物,不對外出售。」年輕女子輕聲說道。

「不知道什麼樣的寶物可以兌換天之水?」雲天羽得知盛天樓中真的有天之水出售,喜出望外,輕聲問道。

「如果公子真的想兌換天之水,可以拿出寶物讓我盛天樓寶物鑒定師鑒定,只要通過鑒定,就可兌換天之水、」年輕女子感覺到雲天羽和紫龍氣度不凡,十分熱情的介紹道。

「那就麻煩姑娘帶我們去見你們盛天樓寶物鑒定師,我想兌換天之水。」雲天羽輕聲說道。

「好,兩位客官跟我來。」說完,年輕女子帶著雲天羽和紫龍來到了盛天樓後堂之中。

「兩位客官稍等片刻,我這就去請我盛天樓寶物鑒定師去。」將雲天羽和紫龍請到盛天樓後堂后,年輕女子立即命人給他們倒上清香的茶水后,立即離開了。

一會功夫,一名頭髮花白,帶著金絲邊眼鏡的老者在年輕女子帶領下來到了後堂。

「二位客官,這位是我盛天樓王鑒定師,只要二位客官拿出的寶物可以讓王鑒定師滿意,我們就會拿出相應的天之水與你們進行交易。」年輕女子輕聲介紹道。

「那就有勞了!」說著,雲天羽將三顆菩提金丹拿了出來,輕聲問道:「不知道這三顆菩提金丹可否兌換天之水!」

「菩提金丹!」作為盛天樓鑒定師,老者對一切珍貴寶物十分了解,得知雲天羽拿出的三顆靈丹乃是可加速三級以下真仙高手修鍊速度的菩提金丹,立即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嗯,不錯不錯,這三顆靈丹確實是菩提金丹,而且煉製這菩提金丹的人手法很高明,到時可以兌換一小瓶天之水。」王鑒定師仔細檢查完菩提金丹的藥效后,露出了滿意之色,低沉的說道。

「不知道這仙獸符可以兌換多少天之水!」說著,雲天羽又取出了兩枚仙獸符,輕聲問道。

「嗯,可釋放四級真仙境界獸魂的天獸符,這兩枚仙獸符可以換取四小瓶天之水。」仔細檢查了雲天羽取出的兩枚仙獸符,王鑒定師沉思了一下說道。

「兩枚仙獸符,三顆菩提金丹就只能換五小瓶天之水?」雲天羽眉頭緊皺的問道。

「雖然仙獸符、菩提金丹十分珍貴,但天之水更加稀少珍貴,所以只能兌換五小瓶天之水。」王鑒定師輕聲解釋道。

「王鑒定師,請恕我冒昧的問一下,不知道貴樓有多少天之水儲備?」雲天羽深吸一口氣,輕聲詢問道。

「怎麼,公子需要很多天之水?」

「算是吧!王鑒定師可否相告。」雲天羽輕輕點了點頭,繼續問道。

「我盛天樓有一公斤天之水儲備,不過天之水太過稀少,所以就算公子有打動我們的寶物,我們也無法將所有的天之水兌換給你,還請見諒?」 邪帝家的小悍妻:逆天小魔後 王鑒定師沉思了一下說道。

「有一公斤天之水!」聽到王鑒定師所說,雲天羽猜測盛天樓至少有兩公斤天之水,繼續問道:「不知道要怎樣才能得到所有的天之水。」

「嗯,如果公子想要得到所有的天之水,除了要拿出相應的寶物,還必須要為我盛天樓完成一項任務才可以。」王鑒定師看了一眼氣度不凡的雲天羽和紫龍,沉思了一下說道。

「這樣吧,三顆菩提金丹,兩枚仙獸符,我兌換你們六小瓶天之水,然後我再接你盛天樓一項考核任務。」雲天羽開出了自己的條件。

「這!如果你們的實力可以讓我們滿意,這筆交易到時可以進行,不知道你們是什麼境界高手?」聽到雲天羽願意接任務,王鑒定師詢問起雲天羽和紫龍的境界實力。

「不知道貴樓有沒有測試境界實力的寶物,一側你們就知道了。」雲天羽微微一笑,輕聲問道。

「有!」說著,王鑒定師在乾坤戒指中取出了一顆通體黝黑的測境石。

「老紫,不要隱瞞實力,去測測境界!」王鑒定師拿出黝黑測境石后,雲天羽輕聲命令身後的紫龍。

「是公子!」紫龍點了點頭,從王鑒定師手中接過了測境石。

「咔嚓咔嚓!」當足以承受五級真仙高手測境的測境石融入了紫龍釋放的力量時,黝黑的測境石立即崩裂開道道裂痕,緊接著在王鑒定師等人驚恐的目光注視下,分裂成了四塊。

「碎,碎了!閣下是六級真仙高手!」看到足以承受五級真仙高手測境的測境石被紫龍輕輕鬆鬆震碎,王鑒定師喉嚨一滾,敬畏的問道。

「不錯!現在你可以相信我們有實力接你盛天樓的任務了吧。」為了順利得到大量的天之水,雲天羽讓紫龍展露了實力后,輕聲問道。

「當然可以!這是六瓶天之水,我先與公子進行交易,至於任務之事,我還需向上稟告。」見識到紫龍的實力,王鑒定師痛快的拿出了六小瓶天之水與雲天羽進行了交易。

「希望你們可以快一些。」雲天羽輕聲催促道。

「放心吧公子,我一定速去速回。」

「雪兒,好好伺候兩位公子。」王鑒定師蘊含深意的說道,說完,急匆匆離開了。

「兩位公子,不知道你們有什麼需求嗎?雪兒可以滿足兩位公子任何要求。」見識到雲天羽的大手筆以及紫龍的實力,身穿短裙職業裝,身穿妙曼,大腿細長的年輕女子極具魅惑的說道。

「時間有限,不必了!」雲天羽看了一眼面帶桃花的年輕女子,讀懂了她話中意思,輕輕搖了搖頭拒絕道。

「沒關係公子,如果公子對小女子有意思,我可以去公子住的地方。」年輕女子繼續誘惑道。

「多謝姑娘好意,不用了!」雲天羽語氣堅定的回絕道。

「那好吧!」看到雲天羽沒有讓自己相陪的打算,年輕女子失望的說道。

大約半個多時辰過後,王鑒定師返了回來,十分客氣的說道:「兩位公子,我們樓主有請,請你們隨我來吧!」

「好!」雲天羽點了點頭,與紫龍一起離開了後堂,來到了盛天樓主居住的院子中。 「樓主,兩位公子我帶來了。」王鑒定師站在一間奢華,散發著陣陣古檀木香氣的木屋外,恭敬地說道。

「吱!」的一聲,緊閉的木屋大門緩緩地打開了,一道悅耳的女音在木屋之中傳出:「二位請進。」

「你好樓主!」走進木屋,雲天羽看到一名身穿暗金色長袍,氣質華貴典雅,頭髮高高盤起的氣質女子坐在屋子,微微一笑,輕聲說道。

「聽王鑒定師說,你們兩人中有一人達到了六級真仙境界,想要接我盛天樓的任務。」盛天樓主,雍容華貴的女子淡淡的問道。

「不錯!如果樓主答應我們,只要我們可以完成任務,盛天樓可以將儲存的所有天之水兌換給我們。」雲天羽輕輕點了點頭說道。

「兌換所有的天之水!閣下的胃口不小,不過天之水非同小可,閣下準備拿什麼東西兌換所有的天之水,可否提前讓在下一覽。」盛天樓主露出一名迷人的笑容,聲音柔和、和煦春風般問道。

「不知道這瓶生命泉水可以嗎?」為了得到對自己至關重要的天之水,雲天羽將珍藏的生命泉水取了出來,問道。

「生命泉水!」天之水在天域乃是稀少珍貴之物,而生命泉水更是傳說之中,對於修鍊到極致,遲遲無法突破的真仙高手來說,生命泉水就等於是生命,可以為此付出任何的寶物。

「公子可否讓我檢查一下這生命泉水!」得知雲天羽手中白玉瓷瓶裝的乃是生命泉水,盛天樓主有些意外的問道。

「可以!」雲天羽輕輕點了點頭,將裝有生命泉水的白玉瓷瓶遞給了盛天樓主,讓其檢查。

「果然是生命泉水!不知道這等生命泉水,公子還有多少,我盛天樓願意花大價錢收購。」當盛天樓主感覺到白玉瓷瓶中碧綠色泉水蘊含強大的生命之力時,不由得激動起來,輕聲問道。

「我只有這一小瓶生命泉水,不知道這小瓶生命泉水可否兌換貴樓珍藏的天之水。」雲天羽輕輕搖了搖頭問道。

「以這生命泉水的珍貴程度,確實可以兌換我們珍藏的天之水,不過我盛天樓的規矩不能變,如果二位想要我盛天樓珍藏的所有天之水,必須要為我盛天樓完成一項任務。」盛天樓主依依不捨的將小瓶生命泉水還給了雲天羽后說道。

「在接任務之前,我可否聽樓主一句實話,貴樓到底儲藏了多少天之水。」雲天羽將生命泉水收進了雷澤戒指后,輕聲問道。

「天之水極為稀少珍貴,經過數百年收集,我盛天樓如今只有兩公斤天之水。」因為盛天樓主十分想要生命泉水,沉思了一下說道。

「好,只要樓主答應生命泉水可以兌換兩公斤天之水,我們就接貴樓任務。」得知盛天樓中儲藏了兩公斤天之水,雲天羽露出了淡淡的笑容輕聲說道。

「成交!希望二位可以圓滿的完成任務。」盛天樓主輕輕點了點頭說道。

「不知道樓主準備讓我們完成什麼任務?」雲天羽輕聲問道。

「大乾皇朝西北部有一座天塹山,山中有一夥佔山為王的山賊,我想請二位深入那山寨中,擊殺那山寨三大頭領,帶他們的腦袋回來。」盛天樓主拿出了一張羊皮紙交給雲天羽后說道。

「去天塹山擊殺山寨三大頭領!那三大頭領與貴樓有仇?」雲天羽迅速瀏覽了一遍羊皮紙,淡淡的問道。

「我盛天樓和他們無仇,但有人和他們有仇,請我盛天樓出面擊殺那三大頭領,為他死去的妻子、孩子報仇。」盛天樓主淡淡的說道。

「好,這個任務我們接了。老紫,我們走吧。」說完,雲天羽和紫龍沒有任何拖泥帶水,轉身離開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