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不過,待他們反應過來后,心中已經充滿了滔天的殺意。

2020 年 11 月 16 日By 0 Comments

「不管你是誰,敢在獵虎公子面前囂張,必須得死!」

「狐仙城中,無人可以救你。」

「說吧,有何遺言!」

這時候,獵虎手下十二將,終於停止了玩女子,同時站了出來,一步一步走向江寂塵,身上散發滔天殺意。

(本章完) 面對餘下的十二將,江寂塵神色一片漠然之色,眼中,卻已充滿了無窮的殺意。

對於獵虎手下的十三將,他早已對他們判了死刑。

所以,縱然對方不出手,他也會主動出手,將他們統統殺掉。

竟然敢圍殺狐后,而且,還將狐后傷得如此之重,現在生死未卜,連他與狐后之間的神秘靈魂契約,都無法感應到她的存在。

所以,江寂塵現在很為狐后擔心,怕她出現意外。

「遺言?就憑你們這些廢物,也相讓我留遺言?」

「無知可笑之極!」

「在我眼中,你們早已是死屍一具。」

「現在,你們既然急著來送死,我就成全你們。」

江寂塵站在原地,淡淡地開口道。

面對餘下十二將的攻擊,他動都不曾動,如若無視。

「放肆!」

十二將聽到江寂塵的話,怒然大喝。

同時,他們凝出十二道最強的攻擊,已殺至。

「公子,小心!」

這時候,反而是美艷婦人,突然驚叫起來,開口提醒江寂塵。

她以為,江寂塵被嚇傻了,不懂得閃避。

剛剛,江寂塵救了她一命,所以,此時見江寂塵有危險,她不知哪來的勇氣,竟然敢出聲提醒。

能夠當著獵虎之面提醒了江寂塵,尋常之人,可不知需要多大的通氣,。

美艷女子,看著江寂塵不動如山的身影,沒有由來的突然多出了這一股勇氣。

然而,喊出來之後,美艷婦人臉色就變得更加的慘白了。

因為,她認為自己這次死定了,沒有人能救她。

她這次,真是做了一件很愚蠢的事。

但是,下一刻,讓人震撼的一幕出現了。

他們看到,江寂塵在最後一瞬間動了。

啪,啪,啪!

江寂塵拳出如電,剎那之間,十二將凝出的至強攻擊,統統破滅,根本沒有傷到江寂塵分毫。

而江寂塵擊滅了十二將的攻擊之後,他的動作不止,繼續閃身出拳。

噗,噗,噗!

接著,更加勁爆的一幕出現。

只見,十二將被江寂塵一拳打爆一個,直至統統爆滅成碎肉,散落了房間一地。

這一幕,太有視覺衝擊力了。

充滿著一種暴力的血腥和美感。

而這一切說來話來,但其實只是發生在瞬息之間而已。

一邊的獵虎,此時都沒有反應過來。

他一直沒有說話,那是因為,這一切發生得太快了,他連反應的機會都沒有,便已結束了。

他的十三將,全部被江寂塵轟殺動作。

「啊!」

直至此時,房間之中,才傳來一陣陣尖叫聲。

房間中這些狐人,驚恐的慘叫,慌亂四竄,驚動四方。

轟!

這時候,獵虎驀然站了起來。

強大的氣息,震蕩四方,房間當場碎滅,這裡的一切,顯化在眾修面前來。

而且,剛剛本是在服侍他的幾個美麗狐女,當場被他震爆,化成漫天血霧。

毫無疑問,獵虎是真正的怒了。

逃妻束手就擒 狐仙城中,竟然有人敢欺負到他的頭上來。

「你是何人,敢殺我十三將,看來,你不知死字怎麼寫?」

獵虎冷冷地道。

江寂塵平靜地看著他道:「你敢觸我逆鱗,看來,是你不知死字怎麼寫。」

「我今日來此,專程是為殺你而來。」

江寂塵此時說話,沒有絲毫掩飾,非常直接。

而且,霸道囂張到極點。

眾修此時已經被這裡的動靜驚動到了,紛紛把目光投向這裡。

「是他,剛剛那個說約了獵虎的陌生青年。」

「原來,他是要來取獵虎之命的。」

「此人,太過強悍了,獵虎手下的十三將,竟然被他瞬息間打爆。」

眾修吃驚無比,想不到,仙狐城中,竟然有人敢來殺獵虎。

他們都在猜測江寂塵的身份,但是,暫時還沒有人認出來。

而這時候,獵虎聽到江寂塵的話,他彷彿聽到了最好笑的話。

「哈哈……仙狐城中,竟然敢向我獵虎叫囂!」

「專程為殺我?你夠格么?」

「在本公子眼中,你的逆鱗,什麼都不是!」

獵虎大笑起來道。

聲音之間,充滿了諷刺之意。

他一步向前,離江寂塵極近,繼續道:「就算我站在這裡,你敢殺我么?」

「仙狐城中,我一旦受到攻擊,那麼,你的一切都要陪葬。」

不得不說,獵虎口氣很大,囂張到極點。

看著得意的獵虎,江寂塵二話不說,一步跨出。

瞬間,獵虎驀然感受到了生死兇險,他臉色頓時大變來,要作出反應。

然而,一切都遲了。

他根本反應不過來。

對方的強大,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

而且,還是在近身之下,他完全只有被江寂塵凌虐成狗的下場,根本沒有一絲反抗之力。

其實,獵虎本是認為江寂塵不敢出手的。

然而,他話剛說完,江寂塵便一言不發,就已殺了過來。

啪!

接著,獵虎驀然覺得脖子一緊。

然後,他的一身力量,竟然就此被禁制,根本無法運轉。

他現在,就像是稻草人一般被江寂塵捏著脖子,提了起來。

而獵虎,根本沒有一絲的反抗之力。

「你、你難道還敢殺我不成?」

「我若死了,你絕不可能走得出仙狐城。」

「而且,我獵家強者,正在趕來,再不放開我,你就等死吧。」

但是,哪怕這個時候,獵虎依舊很強硬,沒有一絲屈服之意。

聲音中,依舊對江寂塵充滿了威脅之意。

然而,江寂塵漠然地看著他道:「問你一件事,這個人,她在哪裡?」

「若是說不出來,你就得死。」

說話之間,狐后的身影浮現在獵虎的腦海之中。

這是江寂塵強行把狐后的身影植入獵虎的腦海之中。

此時,獵虎看到了狐后的身影。

「你說的逆鱗,原來就是她。」

「哈哈……不得不說,你這個狐女,絕對是一個極品中的極品。」

「身懷最精純的仙狐血脈,又長得如此的絕色傾城,嘿嘿…..這樣的仙狐女人,註定要成為我的雙修鼎爐,狠狠地被干殘。」

「不過,我絕不會告訴你,她在哪裡的?」

「但是,我卻可以向你透露一點信息,這一次出家族任務,我就是為她而去的。」

「很快,我就可以得到了她了,哈哈……」

(本章完) 獵虎那怕被江寂塵捏在手中,依舊是囂張到極點。

而現在,這裡的一幕,已經完全震撼了四周的修士,讓他們集體失聲。

江寂塵與獵虎之間的對抗,他們都看得清清楚楚。

獵虎那是何等強大的存在,但是,竟然連這個陌生青年一招也不敵。

此時,像是拎著小雞仔一樣提著,毫無反抗之力。

被當眾如此,對獵虎來說,是一種奇恥大辱。

所以,他的心中,對江寂塵充滿無窮的殺意。

但是,卻奈何不了江寂塵分毫。

從前,都是他如此對待他人的,現在,卻被一個陌生青年,當眾如此對待。

所以,他心中恥辱,感到非常不服氣、不甘心,而這種情緒,他只有通過如此強硬的態度來表達出來。

若不然,此時認慫,表現出害怕、屈服,那他就真的臉面丟盡,成為狐仙城的笑柄了。

只是,獵虎並不知道,這樣的太度,只會讓自己葬送了性命。

若是知道,他必會後悔如此做。

他只是太過自信了,認為江寂塵根本不敢殺他。

而江寂塵這時露出了森然的笑意。

「看來,你真的不想活了!」

說話之間,江寂塵另一隻手伸出。

噗,噗,噗!

瞬息之間,獵虎的四肢,當場被卸下。

獵虎當場就化成了人棍。

「啊!」

獵虎發出慘叫聲。

他的四肢竟然就此被扯了下來。

眼前這個陌生青年到底是誰?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