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不錯,這百米懸崖,便是爲了阻攔外來者,墨家不喜歡和人打交道。”江陵王解釋道。

2020 年 11 月 17 日By 0 Comments

“以前這裏還有吊橋,但因爲前來尋墨家的人太多,墨家直接將吊橋拆了。”天慧接話道。

爲了不被打擾,那就將通往自家門的橋給拆了,很任性。

“墨家的機關術,可以讓他們輕易跨越這懸崖。”

江陵王又解釋了一句,拱手道:“千里江陵蛟龍來訪,請墨家敞開大門,准許一見。”

“阿彌陀佛,峨眉天慧,請見墨家。”

天慧也出聲道,聲音蘊含真氣,傳蕩極遠。

江道明沒開口,他在玄州沒什麼名氣,墨家可不會給他面子。

對面懸崖,傳來一道渾厚聲音:“墨家與世無爭,早已不問世事,諸位請回吧。”

“本王此來,乃是有要事相求,請墨家伸出援手,本王渡過此劫,定會厚報。”江陵王拱手道。

“皇室之事,江湖恩怨,墨家都不會插手。”

渾厚聲音再度響起:“王爺,請回吧。”

江道明眉頭一皺,沒有言語。

天慧出聲道:“若墨家能幫忙,條件可談。”

“墨家不需要什麼條件,只求不被打擾。”渾厚聲音無情拒絕,將一切話都堵死了。

他們只想避世山林,研究自己的東西,什麼條件,厚報,他們都不在乎。

“墨家就無心動之物?”江陵郡主忍不住道:“我們父女不是忘恩負義之輩,只要墨家願意援手,無論是上刀山,還是下火海,都爲墨家辦到。”

渾厚聲音沒有再想起,空氣陷入安靜。

江道明眉頭一皺:“強闖如何?”

江陵王面色微變,連忙道:“不可,這裏是墨家總部,機關重重,若是強闖,只會惹怒墨家。”

“強闖?”渾厚聲音再次響起,冷聲道:“墨家不是你們能放肆之地,趕緊滾。”

“嗯?”江道明目光一冷:“你是第一個,這麼對本殿主說話的。”

江陵王等人眼皮一跳,連忙道:“殿主,息怒。”

江陵郡主連忙道:“墨家切勿誤會,江殿主脾氣向來不好,請墨家息怒,我們這就離開。”

“給你一個教訓,讓你知道天高地厚。”渾厚聲音響起。



一道破空聲響起,一隻箭矢從對面小道直飛而來,速度極快,不下於七層後期武者一擊,直奔江道明面門而來。

江道明目光一冷,一擡掌,龍象真氣散發,粉碎箭矢:“你,觸怒本殿主了。” 或許只是偶然。

李逸晨慢慢的把目光收了回來,從進入遠古遺迹的情況來看,想要進入此遺迹必須要從凌俊傑手裡得到玉佩,而凌俊傑若是想對自己不利,根本不需要這麼麻煩,以他的實力要滅現在的自己,那是輕而易舉之事。

所以他根本沒必要把人埋伏在遠古遺迹之內,也許是自己太過敏感了吧!心裡雖然這樣想著,但李逸晨還是覺得這次遠古遺迹之行或許會出現一些自己意料以外的情況。

「現在有兩個方案,第一方案我們大家同行,若有斬獲到時平均分配;第二個方案就是,遠古遺迹應該還是比較廣闊,我們分道揚鑣,到時能得到什麼樣的好處,那就看各自的機緣如何了!」回過神來的李逸晨開口說道。

頓時一眾人等皆陷入沉默之中。

遠古遺迹的確存在著無數的機緣,但同樣也蘊含著諸多兇險,雖然他們都有著極大的自信,但是在這份未知的兇險面前,誰也沒有能夠安然渡過的把握。

可若是大家同行,那麼就算遇到好處也得平分,而且無論是誰進入遠古遺迹都只能停留一個月的時間,這是遺迹的法則之力,雖然凌俊傑沒講,但對於這些有資格進入遺迹的每一個學員都是清楚無比。

一個月的時間還要分平好處,那收穫必定有限。

危險與機遇,如何選擇,如何取捨。

「遠古遺迹如此廣闊,若是大家合在一起,能發現的好處也是有限,我贊成分道而行。」片刻之後,龐強最先開口道。

有了龐強的帶頭,其他幾人也紛紛附和起來,顯然李逸晨雖然是武道大比之冠,但此時要大家聽從他的指令,心裡還是有些難以接受,如果能分開,那自然再好不過。

「好,願意走的,我不反對,畢竟我們是來尋找機緣的,至於你們是準備單獨行動還是結伴而行,這是各人自由。」李逸晨聳了聳肩道。

「李兄這份情,我龐強領了,時間不多,我就不廢話了,此情容后再報。」龐強向著李逸晨抱了抱拳,便扛著他那一人來高的狼牙棒徑直而去。

凌俊傑要求他們結伴同行,李逸晨卻給他們自由的機會,雖然提升了他們的危險,但同樣也令他們得到機緣的可能增加,若是李逸晨堅持同行,他們肯定也不敢隨意離開,所以剛才龐強說認下李逸晨這份人情。

見龐強已經行動,其他幾人也紛紛向李逸晨表示謝意之後,各自離去,轉眼之間便只留下秦虎和劉婕還在李逸晨身邊。

「劉家曾經有人進來此遺迹,發現了一個地方,只是當時實力有所不濟而未能進入,李兄可願陪小妹一同前往?」眾人離去之後,劉婕當即開口道。

對於這樣的結果李逸晨並不意外,世家傳承之所以能領先於普通勢力,其根本就在於這些底蘊,大家進來都還在碰運氣尋找機緣的時候,像劉婕這等世家子弟卻已經有了明確的方向,無論最終成功與否,可以說他們在時間上都已經佔了巨大的優勢。

「行啊,反正有目標總比沒有目標亂碰的強,我看這事可以!」李逸晨還未開口,一旁的秦虎卻已經不把自己當外人的說道。

李逸晨眉頭微微一揚,也是有些意動,不過就在他剛要答應之際,腦海之中卻傳來劍靈的聲音,「與他們分開單獨行動!」

與此同時,在李逸晨的腦海之中,立刻多出一幅地圖來,而李逸晨細看之下,發現這張地圖正是如今遠古遺迹的地圖,地圖的左側有著一個紅點,被一個金色的圓環圈住,似乎在暗示讓李逸晨進入那個紅點之處。

冰與火之魔山 可是當李逸晨想要問問劍靈到底是什麼意思的時候,他的精神力卻根本無法探入逍遙聖戒之內。

「我也有一個去處,只不是便帶你們同行,我看你們兩人同行吧,互相也有個照應。」李逸晨倒也沒有說謊。

「既然如此,那李兄請便!」劉婕沒想到李逸晨會拒絕,眼中不由閃過一絲失望,不過想到連自己都有遺迹的機緣之處,以李逸晨的身份又怎麼可能沒有。

「那行……」秦虎雖然有些憨直,但也不是無腦之人,見李逸晨把話說到這個份上,又怎麼可能還纏著李逸晨,轉而對劉婕說道:「我們合作如何,有危險,我先上,若是得到好處,你六我四!」

「看在李兄的份上,我給你五五分成好了!」看著秦虎的模樣,劉婕輕輕一笑道。

當年劉婕長輩進入遠古遺迹時的實力,並不比現在的她遜色多少,長輩未能進入,她自然也沒有絕對的把握,原本想拉上李逸晨,如今既然李逸晨不願同行,有上秦虎這麼一個幫手也是不錯。

「夠義氣,我喜歡!」秦虎心中一喜,隨手習慣性的拍向劉婕的肩膀,只不過手在半空之時,看著劉婕那如劍的目光,立刻停了下來,「壞習慣,壞習慣,我以後改……」

「好了,出發吧!希望一個月後再見之時,我們都得到各自想要的了!」李逸晨輕輕一笑,身影便一溜煙的飛射而出。

身影急行之中,李逸晨並沒有半點停滯,一塊塊靈石不斷飛彈而出,在身後布下一個又一個的陣法。

這些陣法雖然威力不強,但若是真有人跟蹤的話,絕對會對其造成一些阻礙,而這個時間則足夠李逸晨將自己的行蹤隱藏起來。

若是自己多想,那也只是損失一些靈石,不過陌生的環境中,安全顯然才是首位。

沿途留下各種陣法,這其中有攻擊陣法,也有迷陣,不過布下之後,李逸晨便不再過問。

約莫在兩個時辰之後,李逸晨又出現在之前他們剛剛進入遠古遺迹的入口附近。

就在李逸晨選定蜇伏之地時,李逸晨的視線中再次出現數根如同之前那般被輕力壓斷的嫩草。

李逸晨嘴角微微一挑,如果之前只是一個偶然的話,那麼現在看到的這些就已經令偶然連成必然了。

不用想,李逸晨也能猜得到,潛伏進來之人必然與洛家脫不了關係。

既欲置自己於死地,又有能力潛入遠古遺迹,整個聖域中符合這兩個條件的也只有洛家了,雖然不知道洛家派來的人是誰,又是什麼樣的實力,李逸晨並不清楚,但也毫不擔心。

畢竟遠古遺迹何其廣闊,如今自己顯然已經把對方甩開,對方想要再找到自己絕對不是那麼容易。

想明這一切,李逸晨再次拿出數十塊靈石,一顆顆的插入地面,隨著李逸晨靈訣打出,四周空間頓時變成一片灰白。

神之禁區。

乃是如今的李逸晨能布下的最強陣法,當初在勁松院面對兇悍的獸潮也是憑此陣法,才讓勁松學院眾人支撐到強援趕至,而免去一劫。

如今李逸晨雖然布下的陣法不如當初那般的強力,但就算遇到意外,也絕對可以支撐片刻。

做完這一切之後,李逸晨才開始盤坐下來,從儲物袋中拿出一柄聖師級後期的元劍。

這把元劍乃是武道大比冠軍的獎勵,不過對於已煉製出天運劍的李逸晨顯然並沒有太大的吸收力,李逸晨拿出手后,毫不猶豫的直接塞入逍遙聖戒之內。

接著李逸晨又把從洛塵身上取下的儲物手鐲拿了出來。

洛塵早已死去多日,手鐲之上的精神印跡變得淡薄無比,李逸晨心神一動,便將其輕輕抹去,隨即心神沉入其中。

一番檢查,將一些典籍靈石取出放入自己的儲物袋之後,連同著儲物手鐲也一併扔到了逍遙聖戒之內。

劍靈既然能給自己那幅地圖顯然對遠古遺迹有著一定的了解,而李逸晨知道自己聯繫劍靈一直沒有反應,這說明劍靈的能量不足,現在自己則用這些資源去換取劍靈的信息。

李逸晨知道劍靈消化這些資源還需要一些時間,當即也研究起洛塵隨身的一些典籍。

不得不說,洛家的底蘊還真不是一般的學院所能比擬,洛塵身上的那些典籍內容明顯與自己在學院看的那此典籍要有深度得多,不過很快李逸晨還是被一本洛家秘傳的典籍吸引了過去。

洛家秘傳,上邊記載著諸多洛家不傳外的絕學,哪怕是像洛仙兒那等女流嫡系也沒有資格學習的絕學如今就這麼出現在李逸晨的手裡,李逸晨翻閱之下,卻發現其中諸多核心要義都能用自己在為王鋒致解除身上的封印時的所悟來印證,一時之間,李逸晨完全有一種理論與實踐相接合的感覺,隨即完全沉浸在這份武道的玄奧之中。

漸漸李逸晨甚至覺得,若是自己這樣研究下去,或許下次再見到王鋒致之時,就能將他身上的封印徹底解除。

而就在李逸晨剛剛抹去洛塵儲物手鐲上的精神印跡之時,一道剛剛突破李逸晨沿途布下的陣法的身影突然停了下來,迷惘的眼神瞬間變得堅定起來,身影一閃瞬間消失在樹林之中…… 天道領悟、王鋒致身上的封印的領悟、擂台與洛塵的實戰、再加上如今手中的洛家秘典。

一個時辰的時間過去,李逸晨對於洛家武道也有了一個全面的認識,雖然不敢說精通洛家武道,但如今李逸晨若是要在旁人面前模仿洛家之人出手倒也絕對沒有問題。

而且雙方雖然是敵對關係,李逸晨也不得不承認,洛家能站在聖域的頂端,和他們高深的武道傳承也有著必然的聯繫。

尤其是其中一些關於靈修的武道之術,哪怕是對於當初第一次破虛進入聖域的自己來說,也絕對是高深莫測。

洛塵雖然在擂台上表現得極為驚艷,但卻連洛家武技精髓的十分之一都未能演化出來,否則自己想要勝他只怕也不是那麼容易。

心神再次聯繫逍遙聖戒,劍靈依然沒有半點動靜,李逸晨知道估計自己投入的那些資源,還不足以支撐劍靈與自己再度聯繫。

不過劍靈拼著那麼大的力量把這幅地圖傳入自己的腦海,顯然地圖中的那個紅點的位置必定有著對他極為重要之物,李逸晨微微猶豫片刻便直接將陣法收起,隨即再次奔行而出。

既然無法溝通劍靈,那就先去尋找地圖上紅點的位置。

身影再次啟動之際,李逸晨乃是按著之前前行的方向而去,一路之上李逸晨卻發現自己當初布下的陣法皆有被人闖過的痕迹,甚至有一些陣法更是直接遭遇到強力的破壞。

不過看到那破壞的痕迹,李逸晨的臉色也變得微微有些凝重起來。

這等痕迹,至少要法元境的武者才能做到,要知道在聖裁殿哪怕是金袍使者也未必個個都有法元境的修為,洛家居然派出此等強者潛入遠古遺迹,看來這次他們是根本沒有讓自己活著回去的打算。

不過法元境!想到自己肉身剛剛晉階到不滅金身階段,李逸晨的心裡也有著一種躍躍欲試的衝動,只不過想到自己進入遠古遺迹的時間有限,又只得先把這份衝擊壓住。

若是能遇上那便一戰,若是能避,還是先尋找到劍靈找出的那個紅點再說。

心中打定主意后的李逸晨身影再度加速,前進的方向也不再是單純的直線,而是在中途不斷的轉來轉去,根本讓人難以判斷出他的目的地,甚至就連追蹤他的難度都會加大不少。

而此時早已潛入遠古遺迹的洛離目光也越發的變得冷厲起來。

兒子的死亡彷彿令頹廢的他又找回往日的犀利,一次次的追丟李逸晨的影蹤,同時也令洛離對李逸晨越發的高看起來。

他知道若非李逸晨一時貪念取走了兒子隨身的儲物手鐲,而正巧那個儲物手鐲乃是洛離在兒子十六歲生日是送給兒子的生日禮物,上邊正好還有一道他的精神印跡,只怕早已無法捕捉到李逸晨的方位。

即使如此,但由於洛塵的儲物手鐲已經被李逸晨扔到聖戒空間之內,洛離也感覺自己留在手鐲上的精神印跡已經越來越弱,弱得自己都幾乎快要捕捉不到。

必須要儘快追上他,否則一旦失去了自己留在儲物手鐲上的神魂印跡,在浩大的遠古遺迹中想要再找到李逸晨那就是困難無比之事。

洛離打定主意速度再度提升,不過往往他每追到某個地方的時候,又發現李逸晨會突然調整方向,雖然對於李逸晨的前進路線感到有些意外,但洛離也不是不能理解。

畢竟進入遠古遺迹一切都是碰運氣,任何一個地方都有可能遇到所謂的機緣。

不過漸漸,洛離似乎覺察到一些異常,沿途追來,洛離在李逸晨所經過的路線中發現不少品階不低的藥材及礦石,但顯然李逸晨並沒有去採取。

甚至還有一些地方洛離都感覺到有些異常,若是來尋找機緣的話,無論是誰都有可能去一探究竟,但是從地面的痕迹來看,李逸晨卻絲毫沒有停留的意思。

難道他心中早已有了目標?再次停下,將四周查探一番后的洛離眼睛微微一眯,眼神卻變得銳利起來,彷彿足以洞察萬物一般。

在洛塵死亡的刺激下,這一刻洛離彷彿又回到那個頭頂天才光環的時代,沒有了酒精的麻痹思維也變得條理清晰起來。

接著洛離開始回憶著李逸晨沿途所經過的路線,頓時發現無論李逸晨再怎麼改變方位似乎都在向著某個大方向所靠近。

想到這裡,洛離嘴角輕輕一挑,不再沿著沿途的氣息,而是選定一個方向之後,徑直而去。

既然已經有了目標,那麼一路追擊自然不如守株待兔,天才之所以被稱之為天才,就是因為他們能從諸多細節中推敲出正確的答案,並且相信自己的推斷,而付諸於行動。

一路奔行的李逸晨,雖然身體速度絲毫不曾減弱,但大腦中卻是回蕩著洛家秘法的那些功訣。

以洛家的地位,能被列入秘法的自然是以靈訣為主,縱然偶有元修功訣,那也無一不是驚世駭俗之物。

李逸晨雖然對天道有所領悟,但天道乃無形,雖然可以把他之前修鍊的武技功訣更加的完善,但那些功訣畢竟起點略低,縱然完善一些,威力也畢竟有限。

就好像迷蹤仙步被李逸晨自行領悟到千影迷蹤的地步,比起洛塵使出的洛家身法也並沒有太大的優勢,從這點來看,功訣的起點自然也能決定功訣發揮的威力。

如今好不容易有機會得到這等高級功訣,李逸晨又怎麼捨得就此輕易錯過呢。

與洛家是有仇,但與洛家的功訣沒仇啊,在說多了解一些仇家的功訣,不也是一大好事嗎。

一路上完全沉浸在武道的玄妙之中的李逸晨僅分出一道心神留意著四周的變化,其他的精力便完全在吸收著洛家武道的精髓起來。

雖然那道心神,偶爾也會察覺到一些異樣,彷彿有什麼發現,但李逸晨卻是看都不看一眼。

既然劍靈給了自己的提示,李逸晨相信其他那些地方就算有所發現也絕對敵不過劍靈所指的方向,對於劍靈的眼光,李逸晨毫不懷疑,曾經自己認為珍貴無比之物在他眼裡只不過是好一點的垃圾,從這一點便可以得知。

趕路持續了足足三天,其他進入遠古遺迹之人如同石沉大海一般,再也沒有任何音訊,而李逸晨在這三天的時間裡,似乎對於武道又有了一層嶄新的認識。

他相信有了這三天,就算自己未修出不滅金身,縱然再次面對洛塵那般的對手自己也能戰而勝之,而不會像上次那般弄得那麼兇險。

突然,急行中的李逸晨身影一下子停了下來,臉色瞬間也變得凝重起來。

就在此時數里之外一道黑影急飛而來,眨眼之間便已經欺至眼前。

「洛離?」

「李逸晨!」

看著對方那與洛塵除了多出幾分滄桑便如同一個模子刻出來的臉頰,李逸晨眉頭微微一皺,與此同時洛離目光也變得更加的銳利起來,剛才李逸晨急行中突然一停,洛離便知道自己的藏地已經被發現。

一個天元境武者能察覺到潛伏在數里之外的自己,估計進入遠古遺迹中的這群學員中除了李逸晨也就沒有第二個人還能做到了。

「看來你果然一早就發現我了,所以不斷的繞路!」洛離凝視著李逸晨,如劍的目光彷彿要將李逸晨看個通透一般。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