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中年婦人答說道:「我為袁將軍妻劉氏。」

2022 年 2 月 25 日By 0 Comments

劉氏又用左手遮少婦玉頸,右手指著道:「這是次男袁熙妻甄氏,年輕膽怯,幸乞垂憐!」

曹丕和顏道:「既系劉夫人,我當代為保全。可令新婦舉頭,不必驚慌。」劉氏乃推起少婦,囑令道謝。

曹丕留心注視,甄氏已哭得花容狼藉,脂粉模糊,但一種嬌羞情態,已是欲蓋彌彰,動人憐惜。

曹丕當下攬袖近前,替她拂拭,一經去垢,露出廬山真面,端的是桃腮杏臉,妖艷絕倫。烈婦被人牽臂,且斷腕全貞,袁熙妻卻任令曹丕拭面,其不貞可知。

曹丕即自述姓名,叫她放心,劉氏聞是曹操世子,忙令甄氏下拜襝衽,且與語道:「此後可不至憂死了!」

甄氏含羞拜畢,偷覷曹丕容,正是一位翩翩少年,英姿瀟洒,儀錶風流,不由的勾動芳心,含情脈脈。

曹丕痴立多時,忽聽外面人聲嘈雜,乃掉頭趨出,往迎乃父。

適曹操已入府廳,升帳上坐,問及袁氏家屬,曹丕搶步上前道:「袁家只有姑媳兩人,尚存內室,狼狽相依,幸乞憐恕!」

曹操點首道:「我與本初起兵討逆,誓同患難,不幸為好不終,致興兵革。如果全家投順,應該一視同仁,何況婦女呢?」

這數語正中曹丕心坎,便入內引出袁氏姑媳,使見曹操。

曹操見甄氏花貌雪膚,也為嘆賞,便問劉氏道:「汝家如何止留二人?」

劉氏答道:「子婦等並皆遠出,惟次媳願侍妾身,所以尚留在此。現蒙世子曲意保全,實為萬幸。」

曹操已聞言知意,旁顧曹丕,見他兩目釘住甄氏,幾不轉瞬,益知曹丕暗裡寓情,遂囑曹丕引還二婦,安心居住。

曹操下令安民,豁免租賦一年,百姓自然喜悅,相率安堵。

曹操遂置酒高會,宴集將佐,就是袁氏姑媳,也並饋酒肉,一例看待。

將佐飲畢,曹操復上表奏捷,有詔授曹操為冀州牧,曹操拜受詔命,願將兗州讓還。

將佐俱入帳道賀,惟曹丕卻尚怏怏。俗語說得好:「知子莫若父。」當由曹操使人作伐,願娶袁熙妻甄氏為子婦。

劉氏不敢不從,商諸甄氏,也無異言,當下就府舍為禮廬,擇吉成婚。

正所謂:眾寡莫先言勝敗,強弱不似道過早。

惟有日久相比較,經戰才得見分曉。

評:官渡一戰,曹操以少勝多,大敗袁紹,從此袁紹勢力退出漢未相爭舞台。曹操將一統中原,顯現出曹氏獨大,周邊雖有不服郡州,然幾乎無法與其獨自抗衡。劉備雖是梟雄,由於兵少將寡,不敢與曹操相爭。曹操來攻,只得暫投劉表。江東以長江為險,尚未捲入中原戰爭,得以喘息。從趨勢來看,曹操將來有一統江山之可能,能否打破曹操統一之夢,還須繼下看。看着萬欣怡那副模樣,像極了孩子有了大人的承諾,承諾給她買糖人,承諾帶她去看花,承諾與她整天待在一起玩耍。

可是孩子永遠都不知道,大人答應她一件事情,都是為了自己更好的去做其他事情。

就像現在,方子軒答應萬欣怡三年之後,若她依舊願意做方子軒的妾室,那麼方子軒可以娶她。

萬欣怡信了,此刻少女心之所屬正是承諾三年之後娶她的少年。

方子軒確實許下了承諾,只是這份承諾是他用來為了更好地可以做自己的事情答應下來的推脫……

《江湖天子》第一百四十章套路(下) 赫魯克大地精!

站立於索恩身邊的亞斯聽到大地精隊長的挑戰宣言后,神色猛地一驚,堅毅的臉龐前所未有的凝重,而且說話的聲音中也帶着一絲絲顫抖:

「索恩,靜謐之森的大地精部落不是在半年前已經被我們聯合梅莉凱神殿全部消滅了,為什麼又出現了一個新的大地精族群,這個赫魯克大地精到底是什麼來歷,你知道嗎?」

大地精對於瀑上鎮的每個玩家和半精靈原居民來說,都是一段相當痛苦的回憶,沒有人願意去主動提及。

從亞斯蘊含着怒火的雙目冷冷鎖定在不遠處的大地精騎士,以及被他握在手中的長劍上浮現出的一道道清晰入目的魔法符文,就可以看出他對於大地精的仇恨。

而且,不遠處躲在灌木叢中未現身的阿什莫在注意到大地精時,也一改往日懶散的表情,只見他緊咬牙關,強行壓制住不斷起伏的胸膛,伸手安撫著暴躁不安的混血冬狼。

「這是赫魯克大地精群,他們原本是居住在凜冬城東面的黑珍珠森林,既然出現在這裏,那麼肯定是因為不久前凜冬城的一場變故導致被驅逐到了靜謐之森。」索恩神色凝重的對亞斯講述道。

赫魯克大地精的來源要追溯到混亂的動蕩之年。

動蕩之年的黑珍珠森林並不是現在近乎原始的森林,而是凜冬城的巫師們建造的構裝魔像工廠。

那時的赫魯克大地精部族還只是凜冬城巫師們的奴隸,由於大地精自身的種族特性,很符合巫師們的標準,所以這些被巫師們馴化的大地精,便主要負責在構裝魔像工廠中對構裝生物進行精細的打磨和組裝工作。

這種主僕關係一直維持到翡翠閑庭的德魯伊教團在構裝魔像工廠降下自然之怒,所有魔像工廠化作一片片廢墟,這些被巫師馴化的赫魯克大地精也因此重獲自由之身。

由於構裝魔像工廠帶來的污染讓那裏的土地佈滿了傷痕,於是三名傳奇德魯伊為了徹底凈化那片被污染的土地,選擇犧牲自己,轉變成自然之魂,與大地融合為一體。

為了恢復土地的活力,讓其重新散發出勃勃生機,赫魯克大地精又轉身投靠翡翠閑庭的德魯伊教團,協助德魯伊們一起在這片土地恢復自然原貌。

於是,這種相安無事的狀況便一直持續到赫魯克大地精隱藏在血脈深處的野心被重新喚起,然後不自量力的撕毀盟約進攻凜冬城。

「這是一群擁有自己傳承的大地精族群,當初進攻瀑上鎮的那批大地精就是出自赫魯克大地精群的一個小部族。」

索恩回想起女術士安德麗娜與半精靈首領提及有關於黑珍珠森林的過往時,被順帶提及的赫魯克大地精,緩緩說道。

半年前入侵瀑上鎮的大地精被全部消滅后,他曾經在梅莉凱神殿中詢問過這些大地精的具體來歷,得知這些大地精是乘船穿越影月內海,從黑珍珠森林來此準備開疆擴土的前哨。

現在的赫魯克大地精可是一支連凜冬城都敢試圖進攻的部族,擁有三百多年的傳承,先祖服務過構裝魔像工廠,讓其多少掌握了一些構裝生物的科技。

索恩並不認為赫魯克大地精是如今的瀑上鎮能夠輕鬆應付的,現在唯一希望的就是,赫魯克大地精在進攻凜冬城時,已經元氣大傷。

從這隻大地精隊長的言語中,索恩可以判斷出赫魯克大地精已經將靜謐之森完全佔據。

這也就意味着通往賽普特城的道路再次被堵死,想要重新打開商路,就必須將盤踞在靜謐之森的赫魯克大地精全部消滅或者徹底驅逐。

「好久都沒有遇到過這麼多大地精了,既然他們都是同祖同宗,那正好,我們就新仇舊恨一起算!」亞斯緊了緊被他握手中的符文長劍,低聲道。

注意到亞斯極力壓制怒火的樣子,索恩並沒有開口阻攔。

半年前,大地精群進攻瀑上鎮,幾乎為所有存活的人都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傷痛,亞斯同樣也是如此。

他原本的職業是卡洛斯的貼身保鏢,自身也掌握著不俗的格鬥技巧,費心費力培養的五十多名弟子,在那場戰鬥過後只倖存了十三名,這些常年追隨在身邊的人,早已產生出濃厚的情感,一大半弟子的死亡,對他的打擊還是很大的。

「注意安全,眼前的這些大地精騎士都是部族中的斥候,實力不容小覷。」索恩對亞斯好意提醒道。

不管在什麼地方,也不管是什麼智慧種族,身為部族的斥候或者偵察兵,他們的自身實力往往都很強,也很全面。

特別是大地精這種軍事化管理的種族,對於斥候尤為看重,實力在族群中也都是拔尖的存在,挑戰等級至少都在五級左右,具備二階超凡的水準。

就拿瀑上鎮來說,索恩與阿什莫在鎮子中的作用就類似於斥候的存在,這種職位可不是普通遊俠玩家能夠擔任的。

它不一定要強大的武力,但必須具備自保能力,還要有精明的頭腦和冷靜的判斷力,以及精通隱蔽、潛行和野外求生,所以說遊俠的職業特性天生就適合當斥候。

面對大地精群斥候的圍攻,半年前,作為玩家群體中遊俠綜合能力最強的索恩也只有跑路的份兒。

「半年前,看到他們或許我還會皺皺眉頭,但現在就不一樣了,今天我們就將這三十多隻大地精全部都留在這裏。」亞斯瞥了大地精騎士一眼,雙眼中流露出濃濃的不屑之色。

「樂意奉陪!」索恩聞言,應了一句,旋即意念一動,率先發起進攻,只見他整個人立刻被一團陰影能量雲包裹。

——「影手派(傳送技):影行!」

隨着索恩的二級招式發動,他整個身體在大地精隊長疑惑不解的目光中,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被一團陰影能量雲遮蔽,最終消失在眾人的視線內。

作為一種低階的影手派傳送招式,儘管索恩擁有精通級的「快速先攻」特性,但發動此技能以後,依然存在一定的施法延遲,它的作用只能體現在出其不意或者無人打攪的情況下。

就像此時,當大地精隊長察覺到不妙,正準備做出相應的措施時,索恩的傳送技能已經施放完成。

一團陰影能量雲詭異的出現在大地精群的中央,而他的身影迅速從中出現。

——「駭人氣勢!」

在所有大地精驚疑的目光中,索恩現身的剎那,毫不留情的發動血腥挑戰者附帶的特殊能力。

頓時,一股令人窒息的血腥氣息以索恩站立的位置為中心,急速擴散,瞬間將身邊所有措手不及的大地精騎士壓制住。

戰戰克克的大地精騎士在望向場地中央的索恩時,淡黃色的眼眸中全部都流露出畏懼之色,身下的座狼也匍匐在地面發出嗚咽之音。

「快散開!」

最先反應過來的是大地精隊長,他急忙大吼一聲,提醒眾人。

不過為時已晚,索恩手中的斬魔長劍早已燃燒起熊熊烈焰。

——「漠風派(強化技):紅蓮之劍!」

灼熱的火浪配合著銳利的暗紅色劍刃從索恩手中猛力揮出。

「噗嗤!」

緊接着便是一股股鮮血被烈焰蒸發,離索恩最近的五名大地精騎士胸口或者腹部均被劃出一道足以致命豁口,帶着紅色條紋的黑色制式皮甲在鋒利的劍刃面前猶如紙糊一般。

其中一名試圖用手臂阻擋的大地精,慘叫一聲,強壯有力的手臂應聲而斷,劍刃依然餘力不減的將其開膛破肚。

「呼!」

武器的破空聲從索恩身後響起,是那些從戰慄狀態恢復過來的大地精的進攻。

面對身後的攻擊,索恩不為所動,而是望了一眼身前幾隻皮毛被引燃后重傷哀嚎的大地精,揮劍劈死一隻對他呲牙咧嘴的座狼,隨後冷冷的瞪了一眼剩餘的幾隻座狼。

頓時,這些狡猾的野獸在索恩兇狠目光的注視下,變得畏畏縮縮不敢靠前,嘴中不停地嗚咽著,身子則緩緩向後退縮,當退出一定距離后,迅速轉身發足狂奔,消失在荒野的灌木與雜草叢中。

雖然座狼喜歡被大地精們馴養,但這並不代表它們的地位就很低下,相反的只要座狼稍感被虧待或者需要的食物不足,都會轉身對付騎乘者,而當騎乘者死亡,這些狡猾的生物大多都會逃離危險。

所以索恩不論是對付乘騎座狼的豺狼人還是大地精,只要他表現出足夠的威懾力,這些持強臨弱的野獸都會選擇退縮,為他在戰鬥中減少很多不必要的麻煩。

與此同時,在索恩身後的四隻大地精同時揮舞著長劍和彎刃大刀,帶着凜冽的破空聲向他的背部劈去,猙獰的面目和大嘴巴中露出的尖長黃牙無不顯示著大地精們面對殺戮的瘋狂與興奮。

「砰!砰!砰!」

就當利刃即將接觸到索恩的身體,品嘗到鮮血的剎那,刀劍全部被一股幾乎無形的防護力場屏障抵消,濺起一道道微微浮動的瀲灧。

在四隻大地精攻擊失敗的愣神中,索恩猛地轉身,鋒利的劍刃夾雜着灼熱的火浪再次襲來,四隻大地精的哀嚎和座狼的嗚咽彼此起伏。

望着瞬間交手便被他解決掉的九隻大地精斥候,索恩立刻將目光轉移到那些早已在大地精隊長的指揮下,散開的其他大地精。

不得不說作為軍事化管理的大地精群,的確是有組織有紀律,即使是索恩發動突襲,殺了他們一個措手不及,這些大地精在隊長的指揮下,也沒有呈現出任何慌亂,而是整齊有序向周圍散去,與他拉開一定距離。

隨後五六名手持弓弩的大地精跳下座狼,躲藏在隱蔽的灌木叢中,座狼則警惕的守衛在身邊。

手持長劍與彎刃大刀的大地精則分作三五人一組的匯聚到一起,一邊安撫著暴躁不安的座狼,一邊揚起手中利刃,形成互攻互受的陣勢,隨時準備發動猛衝。

「給我殺!」

騎在座狼背上的大地精隊長揚起手中的精鋼長劍,怒吼一聲。

頓時,伴隨着稀稀疏疏的破空箭矢聲響起,剩餘十幾隻駕馭座狼的大地精嘶吼著向索恩與亞斯迎了上去。

從大地精隊長面對如此多的獸人和索恩攻擊的威懾力下,卻沒有選擇撤退就可以看出,剛剛那隻消失的烏鴉肯定是去靜謐之森搬救兵去了,所以大地精斥候此時要做的就是在援兵到來之前,將索恩與獸人們死死地拖住。

「鐺鐺鐺!」

索恩輕而易舉的撥掉幾根疾馳的箭矢,望了一眼即將臨近的獸人玩家們,暫時顧不上交流,而是將目光鎖定在大地精隊長的身上。

——「影手派(強化技):陰影斗篷!」

隨着索恩影手派招式的發動,一團陰影能量迅速將他環繞,然後使其整個身體都消失的無影無蹤。

看到索恩消失的身影,亞斯手中長劍上密佈的符文也瞬間爆發出陣陣法術靈光。

——「三環法術:次元跨步!」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