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中年男人看到眼前的一幕,不由臉色大變。

2020 年 11 月 6 日By 0 Comments

預料中顧銘應該被一掌打死的畫面並沒有出現,反而老者的一隻手臂卻不見了,鮮血順著傷口向外噴著。

不僅如此,老者更是被顧銘單手提在半空之中,根本動彈不得。

「小子,你……」

老者一臉的驚恐,雙目滿是恐懼之色。

他怎麼也沒想到顧銘會如此之強,而且他手中的那把劍是從哪來的。

監管起於將夜 剛才他只感覺眼前一道寒光閃過,下一秒自己的手臂便不翼而飛。

隨後,他的身體便懸浮在半空之中,渾身的力量好像被禁錮了一般。

難道他是金丹大圓滿境界?

這怎麼可能?

老者心中吶喊著,絕望之色刻畫在臉上。

「你剛才說的話,我非常認同。 許仙的幸福生活 我會留你到最後!」

顧銘冷笑,一團火焰打出,將老者團團包裹。

國民老公帶回家:偷吻55次 「啊……」

火焰燃燒著,老者凄慘的叫喊著,那慘叫聲聽著令人頭皮發麻,驚悚萬分。

「這怎麼可能!」

中年男人在一旁看著,臉色聚變。

自己這位叔叔,早在五年前,便已經邁入金丹後期,可以說在這個世界上是無敵的存在。

可是現在,竟然敗在一個年輕後輩之後,而且還是毫無還手之力,此時更是被火焰焚燒。

聽著他那痛苦的凄慘叫聲,中年男人如果不是親眼所見,絕對不也相信。

「小輩,馬上放了我叔叔,否則你們全部要死,包括你們顧家的所有人!」

中年男人突然放聲嘶吼,而後沖向顧銘。

「他都不是我的對手,你認為你行嗎?」

顧銘冷笑,站在原地等待中年男人的到來。

中年男人即將衝到顧銘面前時,發現顧銘竟然沒有任何舉動,頓時心中暗喜,臉上露出了一抹笑容。

可是下一秒,他再也笑不出來。

啪!

中年男人看見一隻手掌快速扇來,本能的想躲避,可還是慢了一步。

頓時被扇飛出去。

砰砰砰……

連續撞倒十幾棵參天大樹后,才停了下來。

噗!

一口鮮血吐出,中年男人慢慢的爬起,感覺自己的五臟六腑都移了位,就連丹田都已經破裂。

「他為什麼這麼強?」

中年男人不甘的在心中吶喊著。

突然,他感覺眼前一道人影閃過,抬頭看去,發現顧銘已經來到他的面前。

「我最恨的就是有人威脅我!」

顧銘一掌拍出,重重的打在中年男人的頭頂。

同時,一道火焰鑽進了他的體內。

「啊……」

中年男人仰天長嚎,凄慘叫聲響徹整個森林。

只見他的皮膚慢慢變紅,一股股青煙從七吼冒出,隨後一縷縷火焰冒了出來。

眨眼間,他就變成了一個火人。

「龍千兒,在嗎?你有沒有可以操控別人功法。」

看著剩下的那些修真者,顧銘想要收服他們,讓他們為自己所用。

「有很多種,你想要哪種?」

龍千兒的聲音很快響起。

「我要這些人永遠忠誠我!」顧銘說道。

龍千兒透過先天神珠向外看去,瞥了瞥嘴。

真是一群弱雞,太弱了。

不過轉念一想,這些在自己眼裡弱,可是對顧銘來說卻是一股強大的幫手。

而且有著小天地在,相信這些人用不了太久,就會成為一群非常強大的強者。

但是,前提是顧銘必須讓小天地內的時間加速。

「行,我把攝魂訣傳給你,不過你可要快點把靈石給我找回來!」龍千兒說道。

「謝謝,我知道了!」顧銘聽了龍千兒的話,頓時激動不已。

很快,龍千兒將功法傳給了顧銘。

如以前一樣,顧銘根本不用去修鍊,便可以直接使用。

攝魂訣是一種精神烙印,只要種在神識中就可以了。

但凡中了攝魂訣的人,除非魂飛魄滅,否則一輩子都會忠心於施法者。

而且沒有等級限制。

當然這是對修真者來說的,也就是說,只要是修真者,顧銘就可以對他們使用攝魂訣,讓他們聽命與自己。

先決條件是對方自願接受顧銘的控制。

「你們可願意聽命與我?」

顧銘閃身出現在剩餘的修真者面前。

聽到顧銘的聲音,眾人無不顫抖。

其中一位金丹中期男人上前一步,直接跪到了顧銘面前。

「我願意聽命與你,從此忠心不二!」

「顧風,你想幹什麼?難道你忘記當初主脈是怎麼對待咱們的嗎?」一個同樣金丹中期的男人站了出來。

顧風冷笑,大聲說道:「當年主脈為什麼驅逐咱們,難道你們不清醒嗎?是他……」

顧風憤怒的指向那個老者,「如果不是他為了一已之私,想要奪得家主之位,我們會被趕出主脈嗎?顧坤,你別忘了,你的女兒是怎麼死的!」

聽了顧風的話,顧坤眼中閃動著無比的仇恨。

這一刻,他想起了女兒的死,想起女兒臨終前眼中閃動的失望之色。

噗通!

顧坤面色疼痛的放聲哭泣。

隨著他們二人跪下之後,其餘的人也會部跪到了顧銘面前。

「我叫顧銘!從今天以後,你們還是顧家的人,但是我不相信你們是否一心愿意回來,所以我要你們的神識里放點東西。如果有誰不願意,馬上可以離開!」

離開?

他們可不會相信顧銘真的會放他們離開,離開的後果只有死路一條。

他們知道,顧銘要控制他們,便是相比起死亡來,他們還是選擇活著。

「我們願意!」眾人一起回答。

聽了他們的話,顧銘滿意的點頭,「把你們的神識放輕就行了!」

說話間,一道又一道的攝魂訣打出,融入到他們的識海之中。 「好了,你們可以起來了!」顧銘淡淡的說道。

顧風和顧坤二人一愣,隨即看向另外一個金丹中期的顧雲。

三人相視,疑惑不已。

因為他們什麼感覺也不沒有,這就完事了嗎?

而此時,老者已經徹底被火焰吞噬,消失在天地間。

顧銘自然看出他們疑惑,但卻懶得跟他們解釋,只要他們不背叛自己,那麼他們永遠不會體會到那種萬箭穿心的痛苦。

「你們已經重歸顧家,從今以後,我希望你們牢記自己是顧家中的一員!」顧銘說道。

聽了顧銘的話,所有人眼中閃過一絲激動。

落葉歸根,對於他們來講,家族才是他們的根。

「走吧,隨我進入祖地!」

顧銘說完,雙手快速舞動。

突然一陣地動山搖。

「怎麼了,地震了嗎?」

顧風等人驚訝不已。

大地在不停的顫抖著,忽然一個通往地下的通道呈現在眾人面前。

顧銘看著那條通道,微微一笑,大聲說道:「一起進去吧!」

說完,率先踏入。

地道很黑,可當顧銘的腳剛剛踏到地面上,頓時牆壁上火光四起,一支支火把突然燃燒,將地道照的通明。

顧江緊隨顧銘身後,顧風等人也跟了上來。

當所有人全部進來后,轟隆一聲,地道口自行關閉。

顧銘沒有理會,繼續前行。

我的弟弟才不是老狗 很快,眾人來到一個石室內。

石室里除了一塊很大的石碑外,再沒有任何東西。

石碑上刻著顧家祖地四個鮮紅的大字,散發著磅礴的氣勢,看上一眼便令人打怵!

來到這裡,後面再怎麼走,顧銘也不知道了。

因為他二叔所給的東西只是打開通道的辦法。

看著石碑,顧銘一時間竟然愣住了。

他不說話,沒有人敢說一句,瞬間這個石室內無比安靜。

就連心臟聲都能聽的清楚。

「唉!」

過了許久,顧銘嘆了一口氣,回頭說道:「這就是咱們顧家的祖地,是所有人打破腦袋都想來的地方。但是你們看見了,這裡什麼也沒有人。」

顧銘淡淡的說著,隨後轉身跪下,抬頭看著石碑,大聲說道:「但是不管這裡有什麼,我們做為顧家子孫,對先輩的尊敬還是要有的。都跪下磕個頭吧,然後我們回去!」

他的話音落下后,身後的顧家眾人全部跪下。

一同面向石碑三拜九叩。

突然,大地再次劇烈的搖動起來,石室上一塊又一塊的石頭落了不來。

「退,快退到通道里去。」

顧銘大喝,帶著所有人向後退去。

可當他們剛跑到通道前,一塊巨石直接落下,將通道封閉。

眾人無不驚慌失措。

顧銘臉色也是大變,怎麼會出現這種情況,難道二叔交給他的東西是錯的?

「你們快看,那面有光!」

就在這時,顧風大叫,指向石碑後面。

顧銘看去,在石碑的後面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一條通道。

來不急多想,顧銘大喝一聲:「全部都去。」

隨後,他一把抓住顧江,閃身沖了進去。

跟他們剛才進來一樣,剛踏進這裡,牆壁上就會有火把燃燒,將通道照亮。

等所有人都進來后,外面那間石室徹底被填滿了。

「走吧,反正已經出不去了,我們就看看老祖宗們到底想幹什麼?」

顧銘笑了笑,帶著眾人向前走去。

走了很久這后,他們終於走到了盡頭。

他們被一道石門給擋住了。

顧銘用手一推,卻不想石門竟然開了。

一縷刺眼的光線照了進來。

難道出來了嗎?

顧銘等人心中一喜,急忙走了出去。

可是當他們走出通道后,頓時傻眼了。

他們沒有離開祖地,而是進入了另外一個超大的石室內。

石室的上方有著數十顆夜明珠,是它們將整個石室照的如白晝一樣。

石室的左側是一排排的書架,上面放著各種功法。

右側則是各種的兵器,可以說十八般兵器已經聚齊。

正前方的一張超長的桌子上,擺放著許多小玉瓶,每個玉瓶下面都放著一張紙。

顧銘知道,這才是顧家真正的祖地。

這是顧家先祖留給後輩的物品。

「這些東西,我全部收走,我會送你們去一個地方,在那裡你們將得到更好的修鍊資源,這些東西,你們隨便用功法隨便看,前提是你們要學精!」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