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丹塵子笑了笑,手掌輕拍座下火焰之台,那火焰之台便是飛快的縮小,然後化為一道火焰之苗,落在他的掌心上。

2020 年 11 月 17 日By 0 Comments

楚澤視線看去,那火苗黑白之色層次分明,散發出來的溫度更是截然不同,熾烈與陰寒相互交融。

楚澤望著那火苗,身體微微的有些顫抖,他剛才可是吃盡了這火焰的苦頭,即便是在丹塵子的掌控下,楚澤心中依然有些恐懼,那種猶如刮骨抽髓的痛,他可不願意再享受第二次。

「這生死炎,雖說僅僅是處於准天火的層次,但當年,本座也是拼了命才將其煉化,如今本座身死道消,這生死炎也會隨之失去掌控,既然你能承受剛才火焰鍛體之苦,想來這生死炎也不會太過抗拒在你身上寄居。若是你日後能將其煉化,也算是你的造化。」

丹塵子淡淡一笑,他撫摸著飄在其掌心處的那道火焰,然後將其遞向楚澤,緩緩的道:「隨著我當年的隕落,這東西也是受到了極大的傷害,現在並沒有對你有多大的危險,若是日後,它承認你的話,對你以後可算是一個不弱的幫手。」

楚澤心頭微震,眼中有著掩飾不住的驚色,雖然准天火有多麼的可怕,他也只是初步的領略,但是,他卻是十分清楚靈火有多麼的稀罕,莫說是青嵐城沒有這等傳說中的火焰,就算是嵐郡都未曾聽說過有人能將靈火掌控,更何況是這准天火存在的層次了。

靈火,這是所有煉丹師夢寐以求的寶物,他記得以前老爹對他講過,世間上誰能掌控一種靈火,最後無一不是成為名震四方的強者。

「難得遇見一個對眼的人,更何況它與我的緣分也到了盡頭,也是時候為它另尋一個去處,將它留給你,也是了卻本座的一件心愿。」

丹塵子淡淡一笑,他本就是一道殘留意識,藉助著黑炎瓶內的靈力殘存,但畢竟現在的他已經徹底隕落。

「前輩大恩,晚輩不敢相忘,前輩若是有什麼地方用得著晚輩,還請前輩吩咐。」楚澤鄭重的道,他素來恩怨分明,今日受了丹塵子的再造之恩,自然也是記得這道其中情分。

聽到楚澤的話,丹塵子也是微微一怔,旋即那眼神有些茫然起來,喃喃道:「吾之心愿,唯有重回族內以及……再次見到她。」

言語中那茫然的眼神,丹塵子突然在此時一點點的凝聚起來,竟是出奇認真甚至肅穆的盯著楚澤,他沉默了半晌,緩緩的道:「你真的願意幫我嗎?」

「只要晚輩能做得到,即便是上刀山下火海也在所不惜!」楚澤倒沒有太多的猶豫,道。

「哈哈,好!」丹塵子大笑起來,雙目明亮的盯著楚澤,道:「沒想到在我隕落後,還能遇見這般少年,你是叫做楚澤吧?」

「是。」

「好吧,楚澤,我有一道心愿,也給你一道造化,但能否有能力把握住,全看你以後成就。」丹塵子一笑,手掌一握,只見得一道印記在其掌心成形,然後化為一本有些虛幻的黑色古老書籍,靜靜地懸浮在半空。

「我的心愿,希望你有朝一日,能夠去到我的成長的地方去,將我當年所蒙受的不白之冤洗涮,以及…重新歸入宗內!」丹塵子緊緊的盯著楚澤,緩緩道:「這是我多年來煉製丹藥的心得,若是你答應的話,那麼我便將我一生所學傳授於你!」

望著那漂浮於頭頂的古樸的書籍,以及後者那殷切的目光,楚澤也是深吸了一口氣,沉默了片刻,猛然點頭:「前輩於我有再造之恩,理應相報,雖然晚輩暫時實力微末難以幫助前輩完成心愿,但我可以保證,如果有朝一日,我有幸達到那種實力的話,一定會前往前輩所在的家族,為前輩討個公道!」

「好!」

丹塵子那一直都沒太多波瀾的眼眸,終於是泛起了一些激動,他不知道今日的所作所為究竟能否讓一顆種子長成參天大樹,但不論如何,終歸是一絲希望。

丹塵子手指臨空一點,那黑色的古老書籍便是緩緩地朝著楚澤的頭頂上方旋轉起來,最後化為一道無形之物,徑直穿透楚澤的額頭,沒入其腦袋之中。

「轟!」

而就在那虛幻的黑色書籍沒入楚澤腦袋時,楚澤的身體陡然一顫,書籍中所蘊含是鋪天蓋地的信息,在楚澤的腦海中爆炸而開,那一道道的光影以一種驚人的速度,閃過腦海。

那種速度,快得連思緒都是跟不上,令人眼花繚亂,但楚澤知道其中的每一道光影都深深地烙印進在他的腦海之中,心念一動,便是極為清晰的閃現而出!

甚至,與這等內容相伴的,還有著諸多關於此種煉藥的修鍊經驗,顯然,這丹塵子也是將煉藥的經驗也是隨之一起,全都傳給了楚澤。

這便是衣缽傳承!

傳承的不僅僅是煉藥的方法,同時還有著各種寶貴的修鍊經驗,這對於楚澤來說,無疑是真正的寶藏!

……

「我已在你體內留下我最後的一絲殘影,在你以後實力達到某種程度的時候,我會再度的出現,那個時候,我會告訴你我故土所在之地,等著你幫我完成未完成的心愿。」

丹塵子神色漸漸的平靜,他看著楚澤,輕聲道:「不過如果你無法做到的話,那也只能說這是是天意,你也不可強求。」

「晚輩…弟子,明白。」

楚澤重重點頭,如果以後他真的有能力走到那一步的話,那麼丹塵子的那片故土,他定然會去,而到那時候,他會將丹塵子的心愿完成,也算是報了後者對他的再造之恩,更何況,剛才的那些傳承,楚澤心中已經是將其視為恩師。

丹塵子呵呵一笑,雙目緩緩的閉上,喃喃自語:「那便是收下你為弟子吧,也算是我的衣缽傳承,了卻一樁心愿。真是希望,能夠見到那一天啊……」

說完,他的身形,漸漸的淡化,直到最後化為一道白光,徹徹底底的消失而去。

楚澤對著丹塵子消失的方向彎身一拜,心神一動,楚澤緊閉的雙目睜開,他望著手中那黯淡了許多的黑炎瓶,鄭重的輕聲道:「老師,請放心,如果以後的我真有能力走到那一步的話,我定然不會辜負老師所託。」

黑炎瓶似是聽見了他的低語,也是微微綻放著光芒。

楚澤撫摸著黑炎瓶,然後將其收起,站起身來,身體微震,渾身的骨骼都是在此時蕩漾著晶瑩的光芒,發出噼里啪啦的脆響聲。

而伴隨著那種聲音響起,一陣適應之後,楚澤便是感覺到體內的力量在節節攀升。

「真是強大的力量啊!」

雙掌緊握,楚澤感受著體內那種澎湃的力量之感,忍不住的咧嘴一笑,現在的他,比起十多天之前,無疑是強悍了太多。

如今的他,即便是不憑藉任何的手段,都足以正面碾壓任何聚靈境後期的對手,甚至連玄靈境初期,都可抗衡,而若是再施展破風拳絕招的話,想來即便是曾經會讓得他感到棘手的玄靈境中期,也難以對他造成太大的威脅。

「不知道此時如果再與蘇青交手,又會如何?」

楚澤自語,黑色眸子中,倒是有著一些戰意凝聚,當初與蘇青交手,他也是有些小虧,畢竟後者是修鍊出靈力種子的,不過現在楚澤有著自信,這樣的虧,以後可不會再吃。

這次所經歷過的一幕幕畫面,完全超出了楚澤的預料,這樣的情景似乎更像是做夢。

可惜,這不是夢,而是真真切切的存在的。

好熟悉的感覺啊,這是力量和實力的召喚!

我,楚澤,回來了! 當晨曦突破雲層的束縛,投射到這片大地時,青嵐宗內部,逐漸的有了沸騰的跡象,弟子們三三兩兩奔往一處。

靈武場位於青嵐宗的中部,專為宗內弟子而築。在以實力為王道的青嵐宗,弟子間私下內鬥是禁忌,而公開公正的較量是被鼓勵的。靈武場的設置正是秉持了這一理念。

在那裡有著數十個擂台,每個擂台都是用鐵晶石建造而成,這鐵晶石是青嵐城的獨有之物,這類石材極為堅硬,即便是地靈境高手的全力一擊,也難以將之毀壞。足夠的堅韌才能承載得了弟子們的狂暴摧殘!

靈武場的存在,很好的促進了他們之間的競爭,只有不斷的競爭,方才能夠取得最快的進步,不得不說,任何東西,有競爭才有成長,而青嵐宗,在這種機制下,也是磨鍊出了不少優秀的弟子。

擂台周圍,專門設置了一層層石梯座位,供大家觀戰。此時靈武場的氣氛較平時更加火爆,以至於這些座位上,都是被黑壓壓的人海所瀰漫。

場中,各種交談聲、竊竊私語聲匯聚在一起,還夾雜著少女銀鈴般的笑聲,令得這片空氣中,都是充滿著青春以及活力。

青嵐宗四院的外門弟子幾乎都是匯聚於此,甚至,還有不少晉陞到玄靈境的內院弟子都忍不住好奇過來湊熱鬧。

雖說靈武場每日都會對弟子開放,讓他們在這裡切磋學習,但今日卻是和往日有些不同,因為今天是他們青嵐宗外院弟子中每半年舉行一次的內院弟子鑒定。

而顯然大多數人都知道今日楚澤和蘇青會是重頭戲,所以他們中的絕大部分人都是沖著楚澤和蘇青的雌雄之戰而來。

以至於讓原本擂台上正在進行的戰鬥都不得不停止,他們可是有自知之明,今天的主角並非是他們。

一個是被稱為北院外門弟子天賦最強的弟子,另外一個被稱為聚靈境無敵的院霸,這兩人之間的戰鬥,註定不會太過平靜。

巨大的靈武場中,人數眾多,卻是涇渭分明的分成兩片,分別是東院和北院的外門弟子,兩峰之間的競爭尤為的激烈,這幾年關係自然也是更加的惡劣,所以,場中的雙方倒是時不時的互相挑釁,使得氣氛格外的熱鬧。

至於其他兩院也有不少人是站在旁邊觀望,畢竟跟他們沒有太多的關係,但強者之間的爭鬥總歸是最吊人胃口的。

當楚澤來到這裡時,見到人頭攢動的靈武場,心中也是發出一聲感嘆,這樣的場面還真是第一次見到。

看到眾多的目光朝自己看來,心裡到底還是有些緊張。

不過這樣的緊張很快就被壓下,以往風光時也是被眾人矚目,流落時更是被眾人嘲笑,這麼多年也都適應過來了,如果他還放不開的話,那在東院外門弟子中顯得太過沒面子了些。

在楚澤往場中趕時,其後方突然傳來一些騷亂,接著香風傳來,一道曼妙纖細的倩影便是出現在了他的身旁,嬌聲招呼道:「喂!楚澤,我來幫你加油打氣。」

今日的林萱兒,身著一身碧綠衣衫,臉頰俏美,梳了個利落的烏黑馬尾,一舉一動間將周圍不少帶著火熱的目光都是吸引了過來。

林萱兒乃是東院的內院弟子,性格頗有大姐頭的范,但凡是有朋友受到欺負,她肯定是第一個站出來,幫他們出頭,對東院弟子來說,她就是富有正義感的女俠。

再加上後者的容貌清麗美艷,身材高挑,落落大方,是當之無愧的院花,自然算得上是這東院的人氣最高的人之一,所以走到哪裡自然都是少不了各種眼熱目光。

「萱兒,你怎麼來了?」楚澤對出現在這裡的林萱兒有點訝異,這時候內院弟子應該是修鍊時間吧?

「哼,你不歡迎我嗎?」林萱兒忽然俏臉一拉,戲謔道:「難道你怕我等一下看到你出醜,放心,憑你我的關係,以後我保證不會拿這個笑話你的。」

一臉詭笑!

「那這次你恐怕要失望了啊?」楚澤有些無奈的笑道,這姑奶奶指不定就是來找自己消氣的。他想來,肯定是上次得罪了這位姑奶奶。

「呦,看來你這次信心很足啊?難不成你找那胖子暗地裡收拾了他一頓,讓他今天來不了了?」林萱兒明眸中掠過一抹懷疑,旋即狠狠的瞪了楚澤一眼,上次騙她的事情都沒有找這個臭小子算賬。

「萱兒,你把我當成什麼人啊?再說我是這樣的人嗎?」楚澤沒好氣的笑道。

他們一路輕談,牽動著不少人的視線。不過對於這些人的目光,林萱兒幾乎都是選擇無視,那些人卻是毫無疑問再度將目光轉回到楚澤的身上,若是眼神可以傷人的話,恐怕楚澤現在已經是千瘡百孔了。

被這麼多帶著怨恨的目光盯著,楚澤總感覺到有點不自在,好在這種不自在的狀態很快就被一道清靈的聲音打破。

「楚澤,你說那胖子今天會來的吧!」

林萱兒將聲音壓得很低,低到只有她和楚澤才能夠聽清,說話間,那張俏美的臉頰上也是露出一副笑盈盈的模樣,看得不少人暗自咽著唾沫。

聞言,楚澤也是有些驚色,他也能夠感受到,林萱兒的這摸樣卻是讓楚澤為趙磊暗自擔心,就在他們二人輕聲談話間,另外一邊也是傳來一陣不小的騷動,楚澤和林萱兒同樣是被這陣騷動所吸引,二人的目光皆是朝著那邊投射過去。

在那人群視線的交匯處,徐徐走出一道身姿挺拔的人影,那臉頰上卻是保持著得意的笑容,對於這些人的目光,他顯然是極為享受。

這道人影,便是蘇青。

「這傢伙還真的欠揍啊!早知道我就幫你收拾一下這傢伙。」當看清是蘇青后,林萱兒沒好氣罵道,但旋即又是一笑,一副看好戲的樣子看著楚澤。

聽得林萱兒的莫名的輕笑聲,楚澤並不感到意外,看來以後還是不要得罪眼前的這位女俠。

蘇青的目光在場中掃了掃,便是驟然落在楚澤和林萱兒的身上,當目光從林萱兒身上移過後則是直視著楚澤,眼中掠過一抹寒意,看來是對自己的怨恨很深啊,說不定還很不爽楚澤站在林萱兒身邊。

感受到那目光中的寒意,楚澤卻是淡然一笑的搖了搖頭,那模樣,看得蘇青額頭上有著青筋涌動,遂即便是收回目光走到一旁坐了下來。

「那傢伙好像對你恨意很深呢!」林萱兒在身旁柔聲說道。

楚澤聳了聳肩,同樣是收回目光,打趣的道:「誰都知道,我們萱兒魅力大,而且據說連他們北院都有不少人對你有意思,想來,那蘇青也應該是這些人中的一員吧,所以才看不慣我一直在你身旁吧。」

話音一落,林萱兒先是一怔,眸子便是有些笑意露了出來,不過在楚澤的眼中卻是有些寒意,隨即後者伸出如蔥般的玉指狠狠的掐了一下楚澤的胳膊,哼道:「楚澤,現在膽肥了啊,還敢拿師姐來說笑,真是自討苦吃!」

楚澤做出一副討饒的表情,咬了咬牙:「萱兒師姐,下手別太狠啊,我還要比賽的呢!」

「哼!等一下要是不把這個蘇青給收拾一頓的話,那就等著被我收拾吧。」林萱兒俏臉一笑,目光似笑非笑的盯著他,手指再度做出掐狀。

楚澤笑了笑,正欲開口說話,面色卻是一凝,目光看向靈武場的高台上,那裡有著數道人影格外的引人注目。

而此時,這數人正依靠著欄杆,懶洋洋的望著場中的擂台,偶爾戲謔的一笑,顯然是不將場中的那些比試放在眼中。

在這數人中央,一道身著白衣的人影,身形挺拔,面目英俊。他目光淡淡的掃過東院的區域,而凡是其目光過處,之前東院的那種喧嘩都是變得安靜了一點,顯然是被其氣勢所壓迫。

不止是楚澤和林萱兒,除了那正在擂台上比試的傢伙,幾乎所有人的目光都是朝著這數道身影看去。

「來看戲么…那就送上一場好戲給你看吧。」楚澤迎著那俯視而下的周浩目光,黑色眸子與其對視,即便是隔著遠遠的距離,依舊能感覺到二人之間的火花迸射。

四目對視,楚澤眼中卻並沒有出現其他弟子那樣的絲毫懼色,反而隱隱有種戰意浮現而出。 清脆鍾吟回蕩在這片天空,下方熱鬧的氣氛,也是在此時達到了頂點,幾道鐘聲過後,原本喧嘩的靈武場也是在此刻安靜下來。

眾人的目光不約而同的匯聚到今日的主角——楚澤和蘇青身上。

蘇青淡漠一笑,瞥了瞥楚澤后,風度翩翩的躍上石台,一身白衣,看上去倒是顯得有些俊秀,這看得不少人也是微微點頭。

「那我也上去了啊!」

說罷,楚澤也不遲疑,快速的走上擂台。

「不要輸得太慘,給我們東院丟臉!」望著擂台上的楚澤,林萱兒握握拳頭示意,一臉威脅道。

「楚澤,想不到你還真有膽量上來比試?不過,恐怕很快你就要被打趴到地上了。」蘇青眼中掠過一抹譏諷之色,不屑的說道。

「只要你有那等本事的話!」望著那信心滿滿的蘇青,楚澤語氣也是顯得不屑,目光中漸漸湧上火熱之意,他倒是希望這個對手不要讓他太過失望。

聽得此話,蘇青面色微變,眼中有著猙獰之色閃過,森冷道:「我勸你最好是離林萱兒遠些,否則的話可是會招惹到你惹不起的敵人。」話語到此,蘇青也是不經意的朝著林萱兒處看了看。

這細微的動作自然是被楚澤全部收入眼中,看來這蘇青真是挺喜歡林萱兒,當然蘇青也只不過是在整個青嵐宗的其中之一而已。

「你要是覺得你有本事的話,那就隨時來。」楚澤漫不經心的丟出一句話,旋即眼神便是變得凌厲起來。

「好,那就打到你沒話說!」蘇青眯起眼眸,拳頭也是在這個時候緊握起來,然後將目光看向那個敲鐘聲的之人,示意道:「長老,可以開始了。」

「比試開始!」那灰衣長老微微點頭,一聲喝下,說起來,他對這二人的戰鬥也有些感興趣,否則的話,他怎麼會放下修鍊的時間來管這些事情。

伴隨著那長老的喝聲落下,整個靈武場中氣氛瞬間沸騰起來,一道道帶著濃濃期待的目光緊緊的盯著擂台上的兩道身影,不少人已經開始激烈地討論了起來。

雖說他們二人在青嵐宗的名聲都不弱,但更多的人還是更加看好蘇青,不管怎麼說,人家已經是突破聚靈境晉入玄靈境之人,他們自然是知道聚靈境和玄靈境這兩個層次看似只有一字之差,實則有著無法比擬的本質區別。

蘇青原本懶洋洋的面色漸漸變得有些冰冷起來,淡淡的光澤在其身體表面湧現著,看這模樣,他顯然沒有打算留手…

「楚澤,我接下來便來告訴你,你這個院霸不過是一個笑話!」

靈力在經脈之中滾動著,一波波的力量傳遍蘇青的身體,他沖著楚澤冷笑一聲,腳掌猛地一跺地面,身形便是朝著楚澤暴衝過去,強勁的掌風,重重的對著楚澤拍了過去,那掌風所產生的勁氣竟是產生了空爆聲。

面對著蘇青那力道極強的掌風,出人意料的是,場中楚澤卻是沒有半點閃避的跡象,見到這一幕,大家都是暗中搖了搖頭,看來這場比試,很快就得分出勝負了…

「嘿嘿,自討苦吃的傢伙,竟然敢接受玄靈境的挑戰。」

緊握的拳頭上有著青筋涌動,眾人見蘇青一出手就是如此強悍的攻勢,這分明就是打算死死壓制楚澤的勢頭啊,見狀的不少東院弟子替楚澤捏了一把汗,這樣的一拳,若真是砸在身上,恐怕會當場被打的半死弄得殘廢!

「找死!」

見楚澤竟然打算要跟自己硬碰硬,蘇青的嘴角不禁挑起一抹冷酷的弧度,陡然之間,那拳頭上的力道變得更加兇猛,拳影重重,如同巨石滾落,那般聲勢,光是在場外看著都覺著心驚肉跳。

「砰!」

可怕的掌風,眨眼便掠至楚澤胸前,然而,就在那掌風即將落下時,一直不閃不避的楚澤,反而是在眾人驚愕的目光中一步踏出,一股頗為不弱的氣勢散發出來,同樣是緊握著拳頭,然後在眾人驚詫的目光中,毫無花哨的對著蘇青怒轟而出!

「砰!」

拳掌相碰,一道沉悶的聲響猛然傳出,強猛的氣浪在兩人拳頭之下成環形般的擴散而開,將石台上的灰塵盡數掃凈。

然而,他們預期的「院霸楚澤在天才蘇青的一掌之下慘敗」的情況並沒有出現!

接著,眾人便是再度無法置信的見到——楚澤的身形不但是沒有任何的倒退,反而如同山嶽一般穩穩的站立在原地,而且臉龐上沒有任何的情緒波動,那般模樣,似乎蘇青的一拳,根本沒有對他造成任何傷害!

反觀蘇青,竟然生生後退了好幾步!?

玄靈境的蘇青,居然被震退了?!

怎麼可能?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