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二牛扶起他問道:“城內十皇子的人都去哪了?”

2021 年 1 月 27 日By 0 Comments

黑衣人**着說道:“他們……早就……撤走了……”

二牛一怔又接着問道:“那你們抓來的那些侍女都送到哪裏了?”

黑衣人回答道:“京城。”

二牛幾分微怒說道:“你騙我!京城根本沒有。”

黑衣人忙解釋道:“不是……不是……剛剛收到消息不知是何原因,她們被宣城忠王攔下了。這事還沒來得及上報。”

二牛一聽終於有了希望,轉身就要往宣城去。

只聽那身後的黑衣人吃力地喊着:“別走,救救我,救救我……”

二牛停了一下,回想到之前黑衣人對他做過的一切終於慢慢離去。

不遠處的天師看着泗水城的一切,這樣的結果他似乎早已料到。只是想不到這裏比那死靈淵更是兇險。真不知道天佑他們又怎麼樣了……

來不及細想,天師帶着族人匆匆向北方進發。

陰氣瀰漫,天空低垂,逃出泗水的百姓沿着長長的路延伸了很遠很遠。

思若站在高高的山峯之上靜靜地看着眼前這一幕,想起了當初巴突庫族人轉移時的情景。

天空中的雨漸漸落下,一眼望去盡是淒涼。思若當初誤會了巴嶽,這一刻她似乎才明白那些話對巴嶽的傷害有多深。只是一切都早已經過去,再也不可能回來。

沒有了穹或和晴天,思若的心感覺那麼的孤單,這一切的一切全都由她自己來面對,她多想此刻他們都能安全的回來。

仰起頭看着烏雲密佈的天空,雨點打在她的臉上是那般的冰涼……

幾聲嘶鳴劃過天際,思若一愣轉眼臉上透出了欣慰的笑容。

兩個黑影從天空中飛過,那正是圖巴和蒙克。忽然黎思出現在她的身旁輕輕問道:“怎麼了?想他了嗎?”

思若含着眼淚撲到小姨的懷中:“小姨……”

黎思輕撫着思若的頭髮微微笑着說道:“放心吧,他肯定會沒事的。”

過了許久思若終於好了些,她擡頭問道:“小姨,你怎麼會來這裏?”

黎思慢慢說道:“自從泗水一戰之後,我們就一直暗中跟着你們。還有個好消息告訴你,天師他們也已經來了,他們人多走得慢些。不過明日一早也該到了。”

思若又驚又喜,天師既然來了,那穹或自然是跟他在一起,說不定晴天也回來了。轉念之間她又一陣疑惑,看着小姨問道:“怎麼會有很多人?以魔族的實力也不該會比小姨慢啊。”

黎思回答道:“天師除了魔族之外,好像還帶了巴突庫的族人。”

思若心頭微微顫動了一下,他們救下了巴突庫一族也算是對得起巴嶽了。如果晴天知道心裏或許能好受些吧。

“那我們現在怎麼辦?”思若問道。

小姨說道:“等天師明天到了,我們商量一下再說。”思若點點頭。

這一夜過得特別漫長,思若默默地期待着一覺醒來,穹或和晴天會出現在她的面前。

天剛矇矇亮時,天師已經帶着族人趕來了。

天佑高興地迎上前叫道:“師父。”

天師看了天佑許久,一聲師父別來無恙。經歷了這幾場劫難之後,師徒重逢看到天佑尚且安好,自然是滿欣歡喜。再想到現在魔族的處境,免不了心中又是一陣淒涼。

天師忽然看着他問道:“那巫妖現在如何了?”

天佑高興地將夏末拉到身旁說道:“師父放心,夏末已經無礙了。”

天師靜靜看着略帶羞澀的夏末。與天佑站在一起,兩人真如天生一對一般。他心中一陣高興,卻又不顯於面。

這時黎思走上前說道:“天師,現今妖魔復生,您還能拯救一方生靈,當真是心繫天下蒼生。”

天師微微嘆息道:“切莫說笑了,這妖孽也是我族闖下的禍端,無論再三盡力也不能挽回萬物生靈之一二,我族罪孽深重。”

黎思緩緩說道:“萬事皆是宿命於天,這一切又怎能是你我能左右的 ,危急之下您還能顧及生靈已是不易了。”

思若看着天師身後的衆人可是找了幾遍都沒看到穹或的身影,晴天也不在這人羣之中。她焦急地看着天師問道:“天師,爲何不見穹或和晴天?”

天師猶豫了一下緩緩說道:“這事說來話長……”

黎思眉頭一皺說道:“大家借一步說話。”

幾個人來到路旁的一處寨閣內,這寨閣看上去略有一些破舊,似是已經很久沒有人住了。門上歪斜的門匾上寫着“天易閣”三個字。

大家進入閣內,天師看了看衆人最後目光落在思若的身上。他緩緩說道:“關於晴天,在與你們分開之後,我就再沒有他的消息,他更是沒去過冥界九幽……”

思若看着天師着急地問道:“那穹或呢?”

天師沉思了許久說道:“穹或確實是來找過我們。若不是他引開了那些妖魔,只怕我們也不一定能從九幽魔走出來。”

一聽到“引開妖魔”幾個字,思若已經急地上前幾步。

一旁的小姨輕輕安撫着她,她看着天師問道:“那他到底去了哪裏?”

天師停了許久,默默說出幾個字:“修羅地獄。”

短短几個字,在場的人全都愣在了那裏。思若更是差點暈死過去。她怔怔地看着天師卻實在無法理解穹或到底是爲了什麼。

天師看着思若慢慢說道:“穹或對我講過,他與你一同剷除黑巫妖的事。”思若點點頭。天師接着說道:“你們能夠打敗那黑巫妖多半是藉助了應天神壇內那星圖的法力。而若想除掉這些妖魔也只能藉助星圖之力,只是完整的星圖只存在於地獄之淵的最深處。若想拿到星圖幾乎是沒有可能,但穹或的體質,因爲黑巫妖的精魄所致已經變成了純精之體,若這天下還有誰能拿到那星圖也只有他了。”

一旁的思若直直地看着天師問道:“那是不是不會很危險?”

天師淡淡說道:“即使以他的純精之體,只怕也是九死一生。”

思若聽罷傻傻地呆在了那裏,她自然明白這是穹或的選擇,爲了這天下蒼生他一定會選擇這般。只是他的心裏難道就只有這天下沒有她……

小姨輕輕將思若摟在懷中安慰道:“思若,別傷心。穹或是個好孩子了,你千萬不要怪他。”思若靜靜地流着淚一句話都不說。

一旁的天師默默說道:“思姑娘,穹或捨生取義,爲的是天下生靈。希望你能理解他。”

大家沉默了許久,天佑開口說道:“穹或臨行前曾說過,若是泗水城不保讓我們先去宣城找忠王想辦法。”

天師點點頭道:“這樣也好,畢竟還有這麼多的百姓族人,當務之急先要給他們找個容身之處。”黎思點頭同意,過了許久一行人又踏上行程。

隨着這些妖魔的深入,人族的實力越來越顯得卑微。起初尚有幾座城稍做抵抗,卻都逃不過被屠城的命運。後來人族就已經到了望風而逃的地步,再也沒有誰敢直面這些妖魔。一片大地終於陷入無盡的黑暗之中。

宣城的城門內外,擠滿了南方逃來的難民,原本繁華宏大的宣城卻也無法承載如此多的難民。

忠王站在高高的城樓上,靜靜地看着眼前不堪重負的宣城。可惜這宣城最終也無法永遠庇護他們,他們還能再逃到哪裏?……

忠王嘆息一聲對着身旁的侍從說道:“把牢獄中的犯人都放了,如此天劫之下都各安天命吧。”

侍從輕輕應了一聲,還沒來得及退下。

忠王又說道:“還有那些侍女,再把城內的糧食給難民和那些侍女分一分,讓他們都逃命去吧。”

侍從擡起頭直直地看着忠王,本想再說點什麼,卻終是沒張開口。只應了一聲匆匆退了下去。

天神聖殿中的風神有些狼狽地站在那裏,一代天神竟是連魔主的面都沒見上便成了這副模樣。風神的遭遇只是印證了金神所說的一切,妖魔的實力當真是不可抵擋的。原來之前的泗水一戰果然是妖魔在試探他們。

神帝沒有責怪風神,此刻他似乎明白,憑藉人族的力量已經無法遏制這些來自地獄的妖魔。如今只能由神族傾力一戰來力挽狂瀾。

他站在那神殿之上,看着遠處天邊的那一片黑暗。人族衰弱,魔族消亡,一陣前所未有的孤獨襲上心頭。曾經的三界只剩下神族來面對這些妖魔。此刻神帝才明白聖神開立三界的本意,而這一切似乎來得太晚……太晚了……

京城的皇宮內,已經冷清了不知多久的太平殿上忽然變得熱鬧非常。面對着強大的妖魔,沒有誰再抱有任何希望,他們聚集在大殿之上等待着皇帝做出最後的抉擇。3

一條又一條的消息從城外傳來,每一條消失都是一座城的消亡。

皇帝冷酷的臉上早已看不出任何的表情,他不曾想到自己用半生時光和手足兄弟換來的江山,最後會落地這步田地。

雨神站在他的一旁緩緩說着:“如今人族的劫難神帝都看在眼中,神帝也已經做好了與妖魔決戰的準備。你選個地方我早點回復神帝。”

皇帝直直地看着殿外,過了許久輕輕說道:“就在宣城吧,那裏是京都最後的屏障了……”

雨神冷冷看了一眼心神俱疲的皇帝,轉身便走向殿外。

ωωω_ttκǎ n_co

宏大的皇家宮殿,夕陽之下盡顯蕭瑟淒涼……當雨神走出大殿之時,腳步卻又慢了下來。爲了做天神他不惜背叛了龍族,可到今天又能怎麼樣……

自從忠王下令開倉放糧,更多的難民都涌向了宣城。皇帝的諭令也很快傳到,忠王早早迎候在宣城門外。

大隊人馬帶着幾百架重弩涌入了城之中,使原本就很擁擠的宣城更加不堪其重。

風神經過城門卻如沒看到忠王一般,入了城直奔王府而去。忠王匆忙跟在他的身後。一入王府,風神便坐在殿堂的正位之上。

對着衆人環視了一週,最後他的目光落在了忠王的身上。

風神鄭重其事地說道:“神族與妖魔這一戰,終是爲了你們這些凡人。而你們卻一點都不懂感恩,聽說還有人私自放走了供奉神族的侍女。”忠王沒有說什麼,只是靜靜的站在一旁。

大敵當前,風神也不好發作,只得狠狠說道:“這賬以後再算。”

說着他將一本小冊子丟到了忠王的面前,冷冷說道:“這些是**的配方和重弩還有投石器的設製圖。天下的精銳現在都已經聚集到了這裏,你最好把這些都安排妥當了。若是出了什麼紕漏,我新賬舊賬一起算跟你算。”說完一甩手走了出去。

忠王並不在意風神會不會跟他算賬,在他的心裏早已經抱定了與宣城共存亡的決心。他輕輕俯下身撿起地上的冊子仔細翻看了一遍。

風神說的沒錯各處的精銳全都集中到了這裏。

忠王走出府院,城中已經聚集了不少的侍衛。不計其數的重弩還在陸續的被運進城內,這些重弩比他曾經在京城見過的都大了一倍,需要幾個人一起才能拉開。

侍衛正忙碌着將它們一一運到城樓之上。忽然一個侍衛急匆匆跑來喘息着說道:“王爺,這些重弩又重又大,城樓上實在放不開這麼多。”

忠王看了看城樓之上,果然已經滿滿的全是重弩。對那侍衛說道:“剩下的全都拉到城內。”

侍衛又問道:“城內放在何處?”

忠王默默說道:“王府的位置正是宣城的中心,就放在王府內外吧。”

侍衛驚駭地看着忠王,泗水城一劫最後爆炸的事大家都很清楚,忠王這樣的佈置幾乎是要與這些妖魔同歸於盡啊。

過了許久侍衛又吞吞吐吐說道:“還有那些投石器實在太多,根本進不了城……若是拆開,只怕時間也來不及。”

忠王沉默許久,緩緩說道:“調集人馬在城外安營紮寨。”侍衛應了一聲,匆忙退了出去。 夜色漸暗,月光朦朧,這一夜又將無眠。

忠王看着那滿桌的飯菜輕輕擺了擺手說道:“拿下去給那些百姓分了吧。”侍從應了一聲匆匆將飯菜撤了下去。

城內的糧庫盡皆開始放糧,爲了這些難民忠王已經顧不上神族對他的責難。隨着京城的官兵入駐城內,城中百姓也漸漸開始離開宣城。

忠王走出王府,深夜的宣城如同一個想睡卻又無法入睡的男子疲憊又焦躁。到處都是席地而臥的難民,周圍的鼾聲和孩子的哭鬧聲摻雜在一起久久不能平靜。他穿過人羣卻沒有人發覺他的身份。回頭看了一眼這些疲憊的百姓,忠王實在不忍心把他們吵醒。也許只有在夢中他們纔會好受些吧……

他來到燈火通明的城樓上,侍衛們正目不轉眼地盯着遠處,防備隨時可能出現的妖魔。

一個侍衛忽然晃動了幾下,倒了下去。一旁的忠王出手將他扶住。

侍衛一驚睡意全無,一時手足無措不知如何是好。

忠王看着他滿是血絲的雙眼輕輕說道:“下去睡會吧。”

侍衛慌忙解釋道:“王爺,我不困,剛纔只是……”

忠王拍了拍他的肩膀,輕輕說道:“給你半個時辰,一會再上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