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五日前百堂主和陳堂主帶着弟兄們前往水月觀,百堂主當着大夥的面揭露了幻月道士的真面目,不想這道士惱羞成怒,召集了觀裏的道士和弟兄們打了起來。

2021 年 1 月 29 日By 0 Comments

其他道士倒也和弟兄們不相上下,可這幻月道士竟然是個極爲厲害的高手,百堂主抵擋不住。好在弟兄們準備充足,而這些道士卻是倉促應戰,屬下們邊打邊退,才逃離了水月觀,只是折了兩個弟兄。”

左悠然低着頭,不敢看向念天啓。

念天啓暗道這些個道士怕是大有來頭啊,想當初縣城三大幫派也沒有一個入流的高手,而這白水鎮一個小小的道觀之中,竟然有百小秋都擋不住的高手,至少也是二流高手吧。

天啓擡頭繼續問道:“其他人呢?”

“百堂主帶着講武堂的弟兄們守在三都鎮,防止水月觀的人追過來。”

“你們離開白水鎮的時候有追兵嗎?”

左悠然略一猶豫:“有,不過不是水月觀的人,大多是白水鎮上的信徒。

白水觀的道士說我等是異教徒,想要謀害幻月法師,這些信徒教衆就一路追趕我等,過了三井鎮之後就沒再追了。”

念天啓暗自冷笑,這百小秋哪是攔截水月觀的人,明明就是沒臉回來見自己。

這時方旭、陳三二人吐氣收功。

陳三起身走到天啓面前單膝跪地:“幫主,屬下貪功冒進,擅做主張,導致幫中弟兄折損,還請幫主責罰。”

“責罰之事容後再說,先把眼前的事情解決了,說情況吧。”

陳三暗自鬆了一口氣,至少眼前這一關是過去了。

整理了下思緒說道:“幫主,果然如你所料,這些個道士都是人面獸心的惡徒。屬下遵照您的吩咐,這一個月來,一一查探了那些被水月觀道士救治過的病人。”

“屬下發現,其中近五成的病人本就身患重疾,遍尋名醫均無法根治,在這水月觀卻是隻要獻上大量的香油錢再喝上一碗天賜神湯,立馬就會藥到病除。

可是之後的一段時間內這些人就會死於非命,有失足跌死,葬身火海,被人謀殺,甚至失蹤的,總之沒有一人是壽終正寢的。”

“還有四成九的病人,一向身體健康,無緣無故就患上怪病,也是無人能治,而後成了水月觀的信徒,不斷的奉獻財物,直到獻出所有家產,最終或是聽從水月觀的擺佈,或是成了孫家的奴僕。”

“最後這少部分人,只是一些小病小痛確實被水月觀的道士治好,但都花費了大量的錢財。當然,治病是免費的,錢財都是以‘爲前世贖罪,爲來世積福’之類的名義捐獻的。”

“另外屬下還發現,這道觀的信徒之中還有少量的女信徒,這些妖道竟然以什麼‘天作之合’、‘前世姻緣今世了願’之類的理由,誘騙她們獻身。”

陳三長嘆一聲,“可憐那些妙齡女子,一個個執迷不悟,甘於獻身,以侍奉仙師爲榮,希望這樣能夠吸收仙氣。成仙成神。自古以來,哪有這樣的神仙?”

水月觀那些害人的勾當,根本就經不起有心人的查探,可這諸多愚民、愚婦,唉!

被人騙財騙色,還甘被驅使,可憐之人真是必有可恨之處啊!

“這些事,屬下已斷斷續續的向幫主稟報過,可幫主一直沒有指示,屬下就想着自己處理此事。

經過反覆確認,這水月觀內就幻月妖道是個入流的高手,屬下和百堂主私下商議,集兩堂之力,當可拿下這水月觀,可不想那幻月妖道竟是個極其厲害的高手,我等不敵。”

“算了,可知道這夥人什麼來歷?”念天啓嘆了口氣。

其實這次念天啓故意放縱,有意培養、歷練陳三和飛龍衛的辦事能力,正常來講以講武堂和福善堂的實力要拿下水月觀應該不是難事,怎知這幻月這麼厲害,百小秋都敵他不過。

“幫主,我們只查到這夥人是二十多年前忽然出現在白水鎮的,他們霸佔了這水月觀之後就一直在此地行騙,二十多年來與孫家的來往極爲密切。

沒有其餘的消息,我與百堂主以爲這夥人不過是江湖騙子罷了,憑我們兩大堂口的實力可以輕鬆的拿下水月觀,不想,不想…”陳三低着頭,再也說不下去了。

念天啓坐在上首,捏着下巴暗自划算着,既然已經撕破了臉面,這樑子算是結下了,再說也不能坐視這些神棍詐取財色、騙得人家破人亡吧?

再者這官元縣的地下勢力必須也只能姓念,不管這水月觀或是孫家有何後臺,也一定要除之而後快。

只是要如何才能除去這夥妖道呢?

明明知道他們是假的,但要動他們卻太難了,後世對付邪教,宣傳揭發的聲勢鋪天蓋地,執迷不悟者仍不可計數。

要開個街頭大會就說服那些愚民,無異是癡人說夢,只要稍生事端,沒準兒就要被這上萬的信徒羣起而攻之。

半響念天啓下令道:“孔陽,給你三天時間,端掉三口寨,三日之後三井鎮見,即刻出發。”

兄弟會對這三口寨已經謀劃多時,已被濟弱堂作爲假想敵攻打了無數次。

“是,幫主,濟弱堂保證完成任務。”孔陽毫不猶豫的領命轉身離開。

“方旭,你留守,其餘人隨我前往三都鎮,一刻鐘之後出發。”

“是,幫主。”衆人答應一聲,紛紛前去準備。 當夜月明星稀,皓月當空。

念天啓一行人,趁着夜色趕至三都鎮。

三都鎮車馬行的駐地之中,兄弟會一衆高層在堂屋之中落座,外圍有弟兄把守。

“小秋,如何拿下水月觀,說說你的想法?”念天啓問道。

“幫主,此次是屬下魯莽,錯估了這夥牛鼻子的實力,連累弟兄們了。待此次事畢,屬下定當負荊請罪。”

百小秋開口就先認錯,接着才道:“屬下以爲,現要拿下這水月觀已只可智取,不可強攻了。因屬下的魯莽,導致水月觀已經警覺,現在已經發動了數萬的信徒,若咱們貿然進攻,還沒見着這羣牛鼻子老道,就被這數萬的信徒給淹沒了。”

“你可有辦法?”念天啓再次沉聲問道。

“這幾日屬下日思夜想,只想到一個下下之策,屬下以爲可集中我兄弟會所有高手,暗中殺進水月觀,殺光這羣牛鼻子。信徒們找不到兇手,自會散去。”

百小秋說道殺光這羣牛鼻子時竟是咬牙切齒,目露兇光。

前番聽說百小秋帶人殺進水月觀的時候念天啓心中就已經隱隱覺得不對,百小秋可是個極爲沉穩、極能隱忍之人。

何至於如此衝動,原以爲不過是輕敵,好大喜功罷了,可這時看來其中必有內情。

念天啓盯着百小秋,緩緩的問道:“百堂主與這水月觀昔日有何仇怨?”

百小秋擡頭驚訝的看着天啓,天啓平靜的對上百小秋的目光。

百小秋無奈的苦笑道:“還真是什麼都瞞不過幫主。”

嘆了口氣,繼續說道:“這事要從二十多年前說起。當時的九合幫剛剛在白水鎮祕密成立了一個分舵——三合幫。”

“沒過多久,不知從何處遷來一大戶人家,有傳言說是貴門公子哥,也有說是大派子弟,也就是孫家。

孫家在此地落戶之後,以各種下作的手段瘋狂的搶佔土地、商鋪、生意等等。

時日一久,不可避免的與三合幫起了衝突,三合幫幫主不敵被打成重傷。九合幫許幫主聞訊趕至白水鎮與孫家周旋未果,再次與孫家衝突,結果三合幫的弟兄多數折損,其餘四散逃離,而許幫主被孫家人當衆刺死。”

“三合幫的幫主帶着他還不到十歲的兒子跑到了官元縣城,不久後因重傷不治而亡。而我,就是當初那個孩童。”

百小秋說起往日的傷心之事,情緒不禁低落了三分。

深吸了一口氣,頓了頓才又說道:“前些日子在探查中我認出這幻月妖道就是當初打傷我父親以及刺死許幫主的仇敵,這夥妖道在到白水鎮的第二年霸佔了水月觀,通過鬼神之名繼續荼害無知百姓。這些年這夥人在這白水鎮斂財無數,光是良田竟然有上萬畝之多!實是喪盡天良。”

“此次屬下復仇心切,本以爲憑藉現在的實力,定可爲父報仇,不想錯估了這妖道的實力,反被其所傷。”

沒想到百小秋和這夥妖道還有如此淵源,殺父之仇不共戴天,心急了些倒也情有可原。

“這帶頭的妖道實力如何?”念天啓岔開話題。

“即便不是一流好手也定是最頂尖的二流高手。”

“其他道士實力如何?還有孫家?”

“應當沒有其他入流高手了,其餘道士不過學了些拳腳功夫,孫家沒有聽說過有武者,以我們的實力完全可以應付。”

百小秋之前帶去的人手中僅有百小秋和左悠然是入流的高手,其餘只是尋常的幫中弟子。

好在念天啓十分稀罕幫中弟兄的性命,外出辦事的兄弟,軟甲、**可是標配,雖然吃了大虧,可對方也沒討得便宜,至少傷了他們不少人。

念天啓思索一番,吩咐道:“明日文及、修遠你二人帶上沒露過面的弟兄,先行分批潛入白水鎮打探水月觀和孫家的消息。記住,不可輕舉妄動,若事不可爲,以保命爲主。”

“是,幫主,屬下定當完成任務。”吳、文二人抱拳應道。

念天啓又轉向百小秋、陳三、左悠然等人:“明日我在此先爲你等療傷,後日到三井鎮和孔陽匯合,再做商議。散了吧。”

三日後,三井鎮一處民屋之中。

“幫主,三口寨已經搗毀,僅一組兩個弟兄受了點小傷,可以說是不費吹灰之力。”

孔陽眉飛色舞的邀功道。

“我好吃好喝的供你們訓練了小半年,以你們如此精良的裝備,只是拿下一羣烏合之衆,你有啥可得意的?”

念天啓毫不留情的潑了一盆冷水。

孔陽呵呵傻笑着撓了撓頭,不敢再說話了。

“讓二組、三組的弟兄,化整爲零連夜潛入白水鎮,與吳堂主取得聯繫,聽候調遣。一組抓緊休息,明日與我一同前往白水鎮。”念天啓吩咐道。

“是,幫主,屬下這就去辦。”孔陽起身離開。

“幫主,明日我們該如何行事?”一旁的陳三忍不住問道。

“殺了妖道不是難事,難的事如何揭露妖道的真實身份,讓信徒們知道自己上當受騙,否則咱們即便打下白水鎮,也很難立足。”

念天啓輕輕的敲擊着桌面,頓了頓接着說道:“先進了白水鎮再說吧,看看文及那邊有什麼收穫,你們進了白水鎮先別露面了,免得被人認出,招惹麻煩。”

白水鎮西邊十餘里,有個極小的村子,村尾一個廢棄的院落之中,院門緊閉,十餘個陌生的漢子在屋內藏身。

有數人立於前後窗前,警惕的盯着窗外動靜,有五人圍坐在屋內唯一的破爛方桌前。

“文及,這兩日水月觀和孫家有何異動?”天啓問道、

“幫主,據屬下探查,自百堂主上一次離開白水鎮之後,孫家家主孫中良拜訪過水月觀幻月妖道,並無其他任何異動。

屬下已經安排濟弱堂的弟兄分成若干小隊,日夜祕密監視孫家和水月觀。”吳文及答道。

“水月觀與百堂主等大戰一場,竟無任何異動?”天啓有些不敢置信。

文及看向修遠,修遠搖搖頭道:“沒有,一切如常。這幾日水月觀該講經講經,該做法做法,看不出任何異樣之處。”

百小秋苦笑:“或許我在人家眼裏不過是無足輕重的跳樑小醜罷了,放在以往,上次我帶去水月觀的弟兄,已然是尋常幫派的全部實力了。

對於一流高手而言,再多的普通幫衆也留不住他,況且這水月觀還有上萬的信徒,估計這夥妖道以爲我至少短期內不敢再生事端了吧。”

這倒也說的通,天啓想了想還是說道:“三兒,讓三川縣車馬行的弟兄近期多關注東邊的消息,查查這水月觀是否還有援手。”

“屬下明白。” “修遠,這水月觀最近可有什麼法事?”天啓問道。

“還真有,這水月觀的道士經常會給鎮上的百姓、信徒做祈福、度亡法事,每半年這幻月妖道還會親自升壇請神做法,明日上午就是這妖道舉辦祈福消災法會的日子。”修遠說道。

念天啓想了想問道:“法會道場在何處?參與的人多麼?”

“道場就在道觀前的空地上,據說每次法會都是人山人海,人滿爲患。對了,進入內圈空地觀禮要交納一至三兩銀子,越靠近法壇越貴。”修遠想了想說道。

念天啓低着頭皺着眉,食指無意識的敲擊這桌面,陷入思考之中,其餘人大氣都不敢出,靜靜的等待着。

漸漸的念天啓心中有了一個大膽的主意,心中匆匆一想,以子之矛攻子之盾,此法雖然狠毒大膽,卻不失爲解決妖道的好辦法。

半響之後,念天啓緩緩舒張眉頭,面帶笑容的說道:“明日濟弱堂一組、講武堂、尺寶堂喬裝打扮隨我混進道場,我會尋找機會當衆揭穿這羣假道士的真面目,到時候你們隨機應變。

二組守在孫府外圍,阻止孫家支援水月觀。福善堂與濟弱堂三組,在外圍分別盯住水月觀和孫家,若有離開白水鎮的一律擒下關押。”

念天啓將自己的計劃想法細細說與衆人,大夥兒一起反覆推敲完善,直到再難找出破綻,才各自分頭前去準備。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