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人類。

2020 年 11 月 16 日By 0 Comments

他們除了被啃食,被殘殺,被扔棄,沒有任何用處。

而進入這裡的人類,都是作為獻祭的祭品,被「扔」進這個可悲的世界的。

最後的最後,這些可悲的殘渣與骸骨,被拋棄進入了最弱小魔界生物都不屑一顧的垃圾箱—-放逐者的死境。

而這裡,就是哈路雷德思索人生無數年的地方,他給這裡起了一個好名字,靈界。

坐在那座巨大無比的骸骨山上思考人生,就是他曾經最喜歡做的事情。

當他想要離開這裡的時候,他便拿起了母親的大腿骨,一路殺出了整個尼倫魔界。

最強大的魔物,最殘暴的魔王,在他手中拿看起來異常詭異的大腿骨面前,都只不過是一堆爛肉而已。

成為魔神的哈路雷德,最後還是返回了這片他最喜歡的土地,雖然陰暗,惡臭,卻有讓他感到溫暖的東西。

走向城堡門口,他必須來迎接即將進入靈界的傢伙。

免得自己的子民被粗暴的來訪者傷到。

咔咔咔……也許是察覺到他們的領袖出來了,幾十具骸骨顫巍巍的走向城門方向。

對於生活在這裡的骸骨來說,它們存在的意義就是照顧這個曾經在這裡長大的「孩子」。

「啊啊,能夠看到你們實在是太好了。」撫摸著圍上來的骸骨,哈路雷德露出了少有的溫柔笑意。

溫存了一會,耳邊傳來淡淡的聲音:「隨我來,不能在客人面前失禮。」

淡淡的身影飄過,骸骨們雖然有些遺憾,還是隨著那身影慢慢的走開。

那淡淡的身影,就是哈路雷德的母親,被放逐的魔王金娜。

曾經作為尼倫魔界最下層的魔王,她的結局異常的悲慘,被侮辱,被殺死,甚至最後成為魔物腹中的食物,最終她的骸骨也被拋入了這個世界。

不過對於她來說,這個上天賜予她的寶寶,就是對她悲劇人生的一種等價交換。

自從有了這麼「可愛」的孩子,她便不再怨恨任何人,任何物,而是感恩,感恩神的恩賜。

現在,就算她的乖孩子長大了,她仍然圍繞在他的身邊,照顧他,幫助他。

哪怕他現在是人見人怕的魔神,這個世界最強的那個存在也不例外。

她的愛,甚至形成了某種可怕的規則,就好像那根無堅不摧的大腿骨……

來人不是別人,正是帶著阿莉芙艾爾的巴雷特。

「我還以為你要與她合計合計,沒想到這麼快就來了。」哈路雷特知道,真正拿主意的就是這個傢伙,雖然他總是裝成一副懼內的樣子。

摳腳大漢立即警惕的說道:「我可不是過來做決定的,你要是玩這套老子直接閃人。」

這傢伙……對於他這種耍無賴的行為,哈路雷特笑了出來。

「好吧,我們只是小聚而已,至於決定,可以緩緩再說。」紳士的請阿莉芙艾爾先行,他與巴雷特並肩而行。

「不過我那妻子越是生活在這裡,受到的侵蝕越多,你也要早些拿定主意啊。」其實梅迪倫特之所以成了現在的樣子,一方面是母性的作用,一方面就是金娜在蠱惑她。

金娜自然十分的想要個更小的寶貝,所以她一直在試圖灌輸某些奇怪的思想給他們。

提起金娜,巴雷特只能撓頭,他對於那個喜歡念念叨叨的老太太一點轍都沒有。

「再說吧,你知道我是個怕老婆的人,怕老婆不丟人。」摳腳大漢不要臉的說道,隨即他察覺到了梅迪倫特的關注點。

「喂喂,如果嚇壞了那孩子,別怪我沒有警告過你們啊。」對於看起來神經兮兮的魔神夫人,巴雷特只能委婉的警告道。

…………

酒過三巡,哈路雷德將視線從正在與阿莉芙艾爾竊竊私語的妻子身上拉回來。

巴雷特就知道這個傢伙該說正經事了。

「能量不足啊。」哈路雷德沒頭沒腦的說了一句。

巴雷特卻知道他說的是什麼,一口氣將一整杯美酒灌進喉嚨里,他才悶聲說道:「所以你滿意了?那種東西不可能那麼簡單就能夠成功。」

「說到底自從艾弗倫現世,她的一切都被你們掌握著,無非是怎麼欺騙天使而已。」別人不知道,身為局中人的巴雷特怎麼會不知道哈路雷德搞的這點小把戲。

不過,與他只有好處沒有壞處,所以他也樂得看戲。

只不過這件事很有可能會影響到小輩的人生軌跡,巴雷特真的一點意見都沒有么……

手指輕轉手中的水晶杯,甘醇的美酒在其中蕩漾,散發出淡紫色的光輝。

哈路雷德透過酒杯觀察著對面兩位天使的屬性光輝,他的眼中透出一絲憂鬱。

「我們的敵人並不是從內部來的啊,當年阿娜爾的啟示是什麼?為什麼人類作為最初原生生命體,卻被萬物所唾棄?就因為他們製造了振翼天使?」論年紀,十二神之中,哈路雷德與巴雷特確實是年紀最輕的兩個,比起活了不知道多少歲月的阿克西斯之流,他們所知道的內情實在是太少了。

「你是在擔憂存在吞噬者?」巴雷特當然不會認為他們站在了這個多元世界的頂點,且不說當年那位大神創造出來的戰鬥兵器,就連現在的兩位最高天使,都有與他們匹敵的能力,甚至還要略勝一籌。

至於那位沉睡的大神,沒有人知道他到底有多強,對他的認知,也僅僅是因為沒有任何神靈或生物可以引起他的興趣,所以他選擇睡去。

這是多麼嘲諷的事情……世間存在的一切,對於他來說,別說造成威脅,連讓他看一眼的興趣都沒有。

而這個存在吞噬者…………僅有的記載來自與天使的知識庫,也正是因為巴雷特與哈路雷德可以藉由身邊的天使查看其中的記載與資料,才得知了這東西的存在。

他,她,或者是它?沒有其他能力,元素力量,四大基礎力量,甚至靈魂之力,都與存在吞噬者沒有任何的關係。

存在吞噬者,它的生存意義,就是吞噬其他人,物,甚至是宇宙,多元世界與外在的所有聯繫。

失去聯繫…………你,將不復存在。真正意義上的不復存在……

沒有存在能夠找到你,你也找不到任何存在,那麼,你還是存在的嗎?

舊愛如歡 這個問題沒有答案。

「也許吧。不過我很樂觀,我們現在這個多元世界,根本沒有可能引起那東西的注意吧。」提起存在吞噬者,哈路雷德搖搖頭笑道,星界聯合連存在戰爭都開啟不了,何談與那種超然在外的物種發生遭遇。

當然了,如果非要較真,遇上那東西的可能性理論上存在,可惜永遠的等於無窮小,直到有人作死為止。

就在他們胡扯的時候,淡淡的影子飄過大廳,輕輕的掠過梅迪倫特的肩膀,為她擦拭了一下耳後的汗水,接著落在哈路雷德的身後。

「又有人來了,我已經讓族人們躲入骸骨山。」說完,影子向巴雷特盈盈施禮,消散在空氣中。

禮貌的回禮,巴雷特對於這個根本看不清樣子的老太太有著天然的敬意。

可以讓母愛突破規則限制的母親,說實話他非常的羨慕。

「看起來小酌要停下了,我們換個地方談話吧。」哈路雷德無奈的說道,來的人不是別人,正是龍神阿克西斯。

巴雷特自然沒有異議,是時候坐下來談談利益的分配了…… 蹲在汨羅身邊,顏華小聲與它交談:「真的找不到源頭?你老大不是神么?」

汨羅一臉不屑,它有些費解這愚蠢的坐騎到現在還不明白人外有人神外有神的道理。

「蠢貨!能夠穿過守護者天穹的力量,你以為是什麼?」用爪子在顏華面前嚇唬了一下子,汨羅懶洋洋的說道:「不過倒是不用太過擔心,那位並沒有惡意。」

不但沒有惡意,那視線中蘊藏的恐怖愛意,就算是它的主人,也是全身雞皮疙瘩亂掉。

隨即,汨羅轉過頭去不與愚蠢的坐騎對視,它心中念叨著:「與那可愛的餵食官比起來,你可是差遠了,我家主人不也老窺視你么?果然是個蠢貨,你連一點反應都沒有。」

聽它這麼說,顏華也算放下心來,汨羅雖然不算強,不過它的身後是小薩蘇,那麼得出的結論一定是有相當根據的吧。

雖然沒有惡意,不過菲菲這麼難受,也得想辦法解決一下。

「你家主人有沒有可以阻擋這種視線的寶物……」話還沒說完,就迎來了兜頭一抓,還好顏華反應很快,沒有被抓到。

「身為坐騎,你有些得寸進尺了!」貓眼眯在一起,滲出絲絲紅光,汨羅怒了。

顏華退後兩步,無奈的說道:「好吧,不願意就算了。菲菲老是這麼難受,怕是會影響到她的生活哦,至於你么……可憐。」

汨羅一個激靈,小腦瓜飛速的轉了起來,坐騎雖然愚蠢,卻說得有道理啊。

如果可愛的餵食官生活受到困擾,怕是自己的口福………

柔軟的身體彈起,汨羅輕巧的落在地面上,它那暗紅色的眼睛掃來掃去,糾結了許久,還是化作一陣黑霧消失掉了。

直到這個時候,顏華才陰險的笑了出來:「小樣,我還收拾不了你了?終究只是個蠢貓而已。」

這邊騙走了汨羅,他終於可以安心研究招募傭兵,想辦法收集優質材料。

沒過多久,凱米介紹的傭兵就找上門來。

叮鈴~

身穿黑色兜帽風衣,身背十字弩的男人走進了店裡。

略帶風塵的臉上一道疤痕從額頭延伸到嘴角,稍顯狹窄的眼窩透出一絲老練與精幹。

打量了一眼店裡的布置,他徑直走到了長桌前面。

兩個人就這麼對視著。

「你這種規模,真的能收的起高等材料么?」摸著下巴上的胡茬,男人不客氣的說道。

1胎2寶:總裁爹地,輕點寵 呃……這麼直白的么?顏華有些尷尬,果然被小瞧了啊。

「您先請坐,是凱米介紹您來的么?」如果是他介紹來的,應該不會這麼問吧?難道是看了電子目錄上的信息來的?不過那種級別的傭兵不會隨意質疑商家的家底薄厚吧?

男子抽出一根雪茄遞給他,笑道:「確實是他介紹來的,說是待遇不錯?」

顏華禮貌的示意自己不抽煙,回答道:「具體還是看材料的價值吧,不過我們的收購價倒是比一般材料商給的高。」

好歹自己就有加工能力,不用中間商倒手自然可以給的高些,這點就算顏華不說對面的男子也明白。

伸出手,男子自我介紹道:「夜刃,你就這麼稱呼我就好,事先說明,我並不是一個人,你可以稱呼我們為狂野好漢隊。」

第一次聽到這個名字,顏華的臉色有些奇怪,為什麼會用這麼個名字?難道他們都是一群糙漢,所以故意的?

不過為了禮貌,他還是立即道歉道:「抱歉抱歉,我只是有些驚訝……」

手也握過了,也就代表初步合作意向達成了,夜刃也不在意,他介紹道:「啊啊,大部分人第一次聽,都會覺得奇怪。」

「我們一共有五個人,三男兩女,不過別因為她們是女人就小看了她們。」掰著手指算了一下,夜刃繼續說道:「怎麼算報酬隨你,按次也行,按物件也行,不過有一點,我們的消耗全都算在你們頭上。」

這要求不過分,越難的任務,消耗越大,可能獲得的材料越好,這個道理顏華是懂得。

不過一般傭兵可不敢這麼談生意,總不能你出門抓個蜥蜴,卻要僱主提供「全能之星」輔助吧?怕是收益還填不上消耗的大坑。

「這是當然。」既然是凱米介紹來的,最起碼能力肯定有保障,顏華接著說道:「不過我有個小要求,不知道您能不能接受。」

夜刃吐出個眼圈,臉上露出了笑意,他看著顏華,等著他說出他的要求。

略微有些尷尬,顏華苦笑道:「你們收集材料的時候,最好能帶上我……」

這邊顏華與夜刃正聊著天,鍛造間里,米老爺子正捧著海瀾發獃。

「這一次咱們吃了個暗虧,多虧那小子運氣好,要不怕是要捅婁子。」捷利菲爾德抱著膀子看著老爺子手裡的劍,他沉聲說道:「說起來還是經驗不足,那小子是,我也是。」

「第一次做這種生意,我們都太想當然了啊……」老爺子晃晃腦袋,絡腮鬍子抖了兩抖,他知道捷利菲爾德的意思。

如果是一般商人,混到這種級別,要麼需要非常久的商業積累,要麼就一定有大勢力在後面支撐。

他們並不缺少出謀劃策的智囊,更加有無數老練的幫手可以用。

顏華與這間店鋪卻恰恰相反,太順利了。

不管是薩蘇·尤妮莎的刻意照拂,還是多蘿尼爾女士的打通關節,都讓顏華沒有「感覺」到任何阻礙的進入了原本需要非常資產才能摸到的界限。

材料,武器,甚至是銷路,這些都能解決,但是情報的匱乏,人才的缺少,並不是錢就能搞定的。

完全不知道戰爭雙方的實力與依仗,顏華與捷利菲爾德一頭撞進了神祇操縱的戰爭之中。

「材料的堆疊,並不能保命啊。」就好像米老爺子手中的這把海瀾。

以工藝來說,出自老爺子的手筆,自然沒的說。

三指寬的劍身完全由鍛銀打造而成,經過十次魔力精鍊的海瀾硬生生擁有了可以輕易刺穿A級材質的鋒銳。

原本質地比較柔軟的鍛銀也因為其非常好的魔力融合性,直接在劍身內部刻入了三個屬性魔法。

鋒銳,強韌,自我充能。

別人不知道,但是在鐵匠眼裡,這種類似永動的魔法支撐結構簡直號稱奢侈…………

附魔大師也會因為這種玩法被氣到吐血的——在小孩子的玩具裡面寫個組合上級魔法,怕不是不知道錢是怎麼花的……

至於上面安放的兩個魔法,冰霜結界與水之奇迹,原本只是用來保護顏華不會被一擊斃命的。

可惜在戰場之上,這種魔法根本沒有用處。

無非只能苟延殘喘一下而已。

「果然給貴族老爺玩的玩具,對於他並沒有什麼用啊。」 慕總裁的千金嬌妻 自我反省了好一會,米老爺子拿起了卡鉗,他想明白了。

水屬寶石被取下,掂起一小塊銀灰色的金屬,老爺子遲疑著。

「這麼下血本么??」捷利菲爾德看清了,這是一塊伊特尼石,非常昂貴的魔法金屬。

這玩意有多貴?一顆指甲蓋大小的伊特尼石,必須用一整箱附魔寶石來換……

果然是捨不得么?捷利菲爾德暗想道,就算是老爺子,也肯定會心疼的吧。

「……這該死的窟窿我要怎麼填上?」思考了好一會,老爺子憋出這麼一句話……

「服了!」糙漢鬱悶的捂住了臉,您的關注點原來在這裡么?老子白替你心疼半天!

「熔鑄紋章么?你有沒有什麼像樣的紋章?」老爺子用卡鉗一根一根的揪著自己的絡腮鬍子,思考藝術這種事情,對於他來說實在不是件容易事。

伊特尼石,實際上是實打實的金屬,之所以用石頭稱呼,就是因為它極其名貴而已……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