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人,很多時候最可怕的並不是死,而是沒了希望,沒了希望那才是最可怕的。

2020 年 11 月 17 日By 0 Comments

本來我是想著問問土公雞,問土公雞陳乾在什麼地方的,可大光頭氣喘吁吁的一衝進來,當時就把我的想法給搗散了。

「哎呀呀,這地方能有個木屋真心不錯。哎哎哎,那個張恆兄弟你餓不?要不咱先弄點兒吃的?填飽肚再?」大光頭饒有興趣的翻著門口旁邊的鍋碗瓢盆沖我道。

「光頭,你腦袋被驢踢了吧?剛才土公雞的沒聽見啊?這地方除了邪門兒連個鳥毛都沒有。」

「這屋裡就這麼大點兒,也沒什麼乾糧,你是準備出去找吃的,還是準備讓粽把你給吃了?」我白了大光頭一眼,沒好氣的著。

「乾糧倒是有,床下應該還有一些。上次我路過這裡時放這兒的大米。湊合著夠填飽肚了。」

「這樣吧,我去附近弄些水來,你來作伴附近找些柴火吧。」土公雞完拎起門口的水壺離開了,於是就剩我和大光頭兩人晃晃悠悠的在附近撿柴火。

夜,可這是夠黑,深一腳、淺一腳的地面落葉讓我和大光頭根本不敢走快,就只是一步一步的在燈柱照射到的地方慢慢挪動著。

「哎,張恆兄弟,你別走那麼快,等等我。」

「你他娘的還我,就你這速度什麼等找到柴火天也都亮了,直接找陳乾得了。」我在罵著大光頭只顧著四處亂瞄的同時,撿起身前一個地上的枯枝,順帶著把懷裡的樹枝也塞進了他懷裡,開始往回走。

之前土公雞不止一次過,這鬼地方晚上邪乎的很。我可不想沒事兒給自己找事兒,要不是被大光頭一弄吃的,我才懶得出來冒著碰到粽的危險找柴火呢。

要這大光頭也真他娘的事兒多,不知是不是只想著吃,根本都不想出半點兒力氣。我這才剛要回身想著再找點兒柴火就回木屋得了,黑布隆冬的手電筒照著也沒什麼反應,湊合著能做頓飯吃行了。

可大光頭突然把懷裡的柴火往地上一扔,捂著肚就叫著不行了,不行了,他要出宮。問我有手紙沒。

「手指?有,我有95根手指,你想要那根?」

「95根?哎呦呦張恆兄弟你真會開玩笑,我的是擦屁股的手紙,沒你手上的手指。哎呦呦不行了,不行了,我忍不住了。手電筒給我,我先痛快了再。」

大光頭也不帶商量的,捂著肚從我手上搶過手電筒后,就一溜煙兒的弓著身往樹林深處跑去了。弄得我一陣好生無奈。這手電筒照著都看不太遠,更不要沒了手電筒的當下了。

如果現在有人問我,人類最偉大的發明是什麼的話,我一定會毫不猶豫的電,因為有了電之後,整個人類就不再害怕黑暗。

我這是寫呢吧,真夠酸的。得,我還是先回木屋再吧。這兒,太他娘的瘮人了。

我彎腰抱起地上被大光頭扔地上的柴火,憑藉記憶中木屋的位置,不多會兒就看到了燭光滲透木屋縫隙的丁點兒亮光。

終於回來了。這鬼地方還真就不是人待得。陳乾啊陳乾,也不是我埋怨你,你你沒事兒來這兒吃飽撐的了吧。現在好了吧,你現在是死是活都不知道呢,就連安娜和你老姐什麼情況也都不清楚。

或許是受陳乾的影響吧,我總感覺這屋裡還是有點兒火,心裡才能感覺勉強安全一點兒。因為那大鬼鬼的,不是天生怕火嘛。

反正土公雞和大光頭也都沒回來呢,閑著也是閑著,索性我就先把火爐點燃了再。一會兒水弄來了,也好早點兒做飯吃飯,然後睡覺。

可就在我正把古棍倒騰著折斷往爐里放好,撅著個屁股點不著火著急時,突然的屋外就傳出了一聲近乎非人類的叫喊聲。

什麼聲音?阿飄嗎?還是糯米味兒的粽?

在我聽到這聲音時,第一個想到的就不是人。因為剛才那聲音簡直太他娘的瘮人了,幸好這林里沒鳥什麼的,不然單就這一個聲音過後,整個林都鳥都得要罵娘。

「大光頭!」

「土公雞!」

「陳乾!」

我站在門口可勁兒喊著他們三個人的名字。可顯然的,結果是沒一個人回應我,就連剛才那個瘮人都骨里的叫聲也都沒再出現。

壞了,壞了,壞了,剛土公雞才過。不管這晚上聽到什麼,看到什麼,都要裝作看不到,聽不到。

想到這裡,我猛地關上了木屋的門。由於關門力氣稍大原因,木門撞擊的聲音順便又嚇了我一跳。

想想還是算了,就算是外面出現日語的女人的聲音,也和沒什麼關係了。我還是先把這爐給點著吧。就算是一會兒真的出現點兒什麼特殊情況,我也好有抵禦的東西。

這爐是路吧,也真心有些勉強。白了也就是一個鐵筒,然後上面在木屋頂上掛了根鐵絲,這鐵絲估計是用來燒水用的吧。

在爐里的火點燃后不就,我這正蹲在爐邊一陣陣想著心事兒時,突然的木屋門就砰的下被推開了。

「張恆,快跟我出來,大光頭好像出事兒了。」土公雞把水壺往地上一丟,甚至都不等我反應過來,拉著衣服就往外邊林深處跑。

我問土公雞怎麼了,發生什麼事兒了,他怎麼確定大光頭出事兒了,是不是見到大光頭了。

土公雞走的很著急,也很快,和下午剛進來那會兒明顯的有些曼調斯理有些不一樣。如果之前的土公雞是大姑娘第一次穿高跟鞋走土路的話,那麼此時此刻的土公雞就他娘的是運動員百米衝刺了。弄得我一個才20多歲的年輕伙,竟然都還有點兒跟不上他一個40多歲老臘肉的節奏。

不過這並不是重點,重點是土公雞他剛才河邊取水時,聽到大光頭的慘叫聲,大光頭的叫聲要多慘就有多慘,肯定是遇到什麼不該遇到的東西了。

土公雞在他判斷大光頭出事兒的原因時,還問我不是和大光頭一起去弄柴火的嗎,怎麼大光頭一個人就跑出去了呢。

啥?大光頭?剛才那非人類的聲音是大光頭的?不可能吧?

如果剛才那聲音是大光頭的,那大光頭該遇到多恐怖的傢伙啊? Click this link to – https://tw.95zongcai.com/zc/2452/ – and leave the Treasury website now 剛才那聲音簡直就他娘的是非人類。

不過也就在我這心裡想著,也害怕著。想要問土公雞這林里到底有什麼東西時,竟然一隻鳥都沒有。但我這心裡的話還不等問出來,土公雞就突然猛地站住了。

他自己蹲下的躲在樹后的同時,也拉著我到他身後,生生的按了下去,快速轉頭示意不要讓我話的時間裡,探出個腦袋往遠處瞄著。

這是幾個意思?發現什麼了嗎?從土公雞過要想在這林里活到天亮的話,千萬不要有好奇心之後,我就一再的提醒自己,一再的在心裡和自己。不要好奇,不要好奇,千萬不要好奇。

可最終江山易改,本性難移那句話還是千古不變的真理。我終於還是沒忍住好奇心的趨勢,把腦袋餓慢慢的探了出去,想要看看土公雞到底發現了什麼,這手電筒也都關掉了,黑布隆冬的到底能看見什麼。 「啊!」突然我驚恐至極的發出一聲尖叫,土公雞瞬間清醒過來急忙捂住了我的嘴。

我拍過土公雞的肩膀剎那,一雙異瞳出現在我的眼前。

好詭異的眼睛,我驚駭不已的發現土公雞的眼睛異常的妖異,眼睛的中間居然還有一個菱形的藍色光芒,彷彿晚上貓的眼睛一樣。

「你現在該知道為什麼我異於常人嗎?我比一般人更容易撿到寶貝?因為我的眼睛主要是晚上用的。」

「當然,白天的時候會變成正常人一樣,看起來沒什麼區別。但到了晚上我這眼睛卻是比白天看的清楚,比一般的正常人白天看的更清楚,更遠。」

「小聲點兒,大光頭基本上沒事兒,他只是遇到大傢伙了。但那大傢伙還不至於要他的命,我應該可以對付。你在這兒等著我,千萬不要亂動,聽我什麼時候喊你的時候,你再過去幫忙。」

土公雞他的話,我點我的頭。看著他在夜裡有些發亮的眼睛一陣陣發憷。為什麼發憷我不太清楚,不過我清楚的是現在應該挺土公雞的話,如果我想要活命的話。

土公雞原地深吸兩口氣后,做了個給自己加油的手勢后,貓著腰向在我眼裡黑布隆冬一片的夜裡走過去了。

接下來的時間裡,前面到底發生了什麼我不知道,因為現在我看什麼都是黑乎乎的一片,什麼都看不見,就只是能聽到土公雞走過去的地方一陣陣沙沙聲,至於再多的就什麼也都不知道了。

豪門契約:誘拐小嬌妻 忽然的一陣山風吹過,恍然的我這就感覺身後猛地一通發涼。

娘的,這是要鬧鬼的節奏吧。

「咳咳,那個大哥,大姐,還有活著是大爺大娘,不管你們是誰路過這兒,不過可都被給我開這樣的玩笑,要你們有什麼遺願未了的話,回頭晚上託夢找大光頭,讓大光頭告訴我,我燒給你們。」

「我還是個孩,你們可千萬別嚇我。我媽知道了會心疼我的。」

我原地360度轉了好幾圈兒,雙手合十各種作揖禱告著。實話,此時此刻,我這幸虧也就是看不到遠處的東西,要能看到的話估計早就嚇得尿褲了,別是等土公雞救大光頭了,就連自己能不能繼續在這兒等他們回來,都不一定好。

不過。

不過也就在我正害怕看到點兒什麼的時候,突然的一種熟悉的叮叮噹噹聲傳入到了耳朵里。

我努力控制住自己,讓自己快速平靜下來,側耳聽著遠處的叮叮噹噹聲,越來越感覺這聲音好像在什麼地方聽到過。

突然的,我猛地睜大了眼睛。這聲音就是在盜洞里聽到的那個叮叮噹噹,像是鐵器互相撞擊的聲音。

「這是怎麼回事兒?」我心裡問自己的時候,前方不遠處也是猛地聽到了土公雞和大光頭大口喘氣的奔跑聲。

這聲音越來越近的同時,我好像也感覺到了危險也是越來越近。

我身體躲在樹后,聽著距離越來越近的聲音,渾身有種莫名的發憷,一種自己不受控制的莫名害怕。

「大光頭!」

「土公雞!」

大爺的,這都什麼名字。又是光頭又是公雞的,知道的還好,不知道的還以為一鍋燴菜呢。

「啪!」

「啊!」

「你……你們什麼時候過來的?怎麼從我背後過來了?你們不是在我前面嗎?」

是的,當下被大光頭往我膀上猛拍一下,差點兒都沒給嚇尿了。

「哎呀我張恆兄弟,你就別沒用的了,先逃命再吧。」

「快走,快走,走晚了,可是想走都走不了了。」

大光頭拉著我就跑,我當然不會和自己過不去。幾步快跑就把大光頭和土公雞給落在了後面,先一步在木屋門口等著他倆。

大爺的,陳乾我張恆上輩就註定欠你的吧?你他娘的被風刮跑了,還連累哥們兒在這擔驚受怕的。這輩非娶了你姐,我就虧大發了。

但這嘴上罵歸罵,當時只顧著逃命了。可這會兒靜下心來一想,好像事情還真就有著太多的蹊蹺,甚至都可以是不可思議。

起初我明明看著,都親眼看著土公雞是向東邊跑過去找大光頭的,也就是我前面去的。還有我聽到的聲音也都在東邊,可最後土公雞和大光頭卻是從我身後的西邊跑了過來。

這是怎麼回事兒?這該怎麼解釋?

是我迷失方向了嗎?還是害怕過度產生的幻覺。

可如果是幻覺的話,那麼之前聽到的鐵器敲打聲又是怎麼回事兒,那鐵器叮叮噹噹的敲打聲分明都和盜洞里聽到的一模一樣。

如果當時我聽得的那兩個腳步聲不時土公雞和大光頭的話,那麼他們又是誰發出的呢?

一切的不可思議和想不通過後,接下來就是有些害怕。甚至都可以是恐怖。因為這地方真他娘的有太多不可思議的地方。

我正想著這天,到底他娘的什麼時候才會亮時,大光頭和土公雞氣喘吁吁,大汗淋漓的像條狗似的回來了。回來后直接就扶著木屋門框老半天都不出話來。

「看吧,年紀大了吧。不中用了吧。活該,讓你沒事兒拉屎。」

大光頭看我刺激他,看樣是想回敬我點兒什麼,不過抬頭張了幾下嘴,最後什麼話也都沒能出來。顯然是真給累成狗了。

「好了,雖然有驚,幸好無險。隨便吃點兒什麼,都早點兒睡覺吧。」土公雞著關上了門,把水壺裡的水倒進鍋里,放在火爐上后,就兩手一攤坐在了邊兒上不再話。

實話,此時此刻我所認識的土公雞,和當初在春花村酒館兒認識的那土公雞,簡直就如同兩個人。眼前的土公雞低沉、平時不話,一話就沒什麼好事兒。

酒館兒里的土公雞事故、油滑,整整一個老油條模樣。

如果讓我去那一個土公雞才是真正的他,還真就一時半會兒不出來。特別是剛才看到的他那雙和貓一樣的眼睛,那眼睛竟然在夜裡都透著亮光,簡直都沒誰了。

我身體躲在樹后,聽著距離越來越近的聲音,渾身有種莫名的發憷,一種自己不受控制的莫名害怕。

「咳咳,土公雞,我能問你個事兒嗎?」

「你是不是想問,為什麼我從你前面離開的,可卻是從你後面回來的?」土公雞也都根本沒看我,擺弄著身前的爐道。好像這話從來都不是跟我的一樣。

雖然從老師就在,和人講話一定要看著對方的眼睛,這樣才有禮貌。但不得不此時此刻土公雞的話,不但沒讓我有絲毫的不爽,反倒是感覺太他娘的有范兒了。

有那麼幾個瞬間,甚至我都在土公雞身上看到了,陳乾到了他這個年齡的感覺。

「嗯,對,對。我就是要問這個。到底為什麼?」我順手搬了個半截樹樁坐在土公雞身邊問他。

不過土公雞猶豫了好一會兒,好像在考慮什麼事兒似的,但最後卻了句:「大光頭幫我把床底下的米拿過來,早點兒填飽肚睡覺吧。」

「這地方邪門兒的很,睡著了比醒著要好。」

本來我還想繼續追問的,可土公雞站起來去床邊拿米了,因為大光頭倒騰了好久,也都沒找到。

接下來我們都沒怎麼話,也更沒什麼話題,米飯熟不熟的至少能填飽肚。可能害怕也需要消耗體力的吧,我直接吃了兩大碗米飯,從來都沒覺得米飯這麼好吃。以至於大光頭想也想吃第二碗的時候,最終也只是想想罷了。

爐里的火燒的不是很旺,雖然這會兒7月份的天氣,本應有些燥熱的,可在這木屋裡不知怎麼的竟有著不出的寒意。

我和大光頭在床上擠著睡覺,大光頭誰沒睡著不太清楚,反正沒聽到他的呼嚕聲。土公雞一直都沒往這床邊靠,就只是守在爐邊,懷裡一直抱著個貓兒洞里的那個包。不過好像這個包比之前我記憶中的更鼓了一些。

「娘的,太冷了。這鬼天氣。該不會是有冤魂在這旅遊,外面下雪了吧。」

我嘴裡嘮叨著就跳下床去,準備往爐里添些柴火,心裡想著幸好當初沒偷懶兒,柴火足夠今晚燒的。

可在我準備去撿柴火的時候,不由得楞在了土公雞背後。

大爺的,這是怎麼回事兒?柴火呢?怎麼都沒有了?這才多大會兒功夫就丁點兒都沒有了?

「要不要陪我在這兒坐會兒?」土公雞突然回頭看著我道。

我才不會沒事兒找罪受呢。我要往這兒一坐,你等會兒年紀大了就是愛犯困,然後就往床上一躺,我豈不就是只能坐著睡一宿了,老狐狸果然是老狐狸。

我這心裡雖然以為看透了土公雞的把戲,不過嘴上總不能太直白不是。

「咳咳,那個我還是到那邊去睡吧,你不是晚上不安全嘛,安全的地兒還是留給你吧。我在床上和大光頭湊合一晚就行了。」

我這完就大步快走的躺在了床上,猶豫都不帶猶豫的一腳踹在大光頭屁股上,喊著:「大光頭往裡點兒,你腳丫都伸在我枕頭上了。」

大光頭沒話,我躺下去后沒多大會兒就呼呼睡著了。

不過,噩夢也就從此開始了。

躺床上后沒多大會兒,我就睡著了。而且還是那種睡的很沉、很沉的那種。

不知是白天太累,還是想的太多,總感覺今晚這覺睡的和平時有些不太一樣。

一般來說睡覺是解乏的最好方法,可我是越睡越累,越睡越不舒服,腦子裡分明是清醒的,甚至都清醒的可以聽到爐子里柴火的噼啪聲,但就是醒不過來。

這種感覺,要多不好,就有多不好。

起初我還以為這是正常反應,畢竟和大光頭這麼一個老油條睡同一張床,多少應該會有些不舒服的。可這越睡也感覺不對勁兒。這小木屋明明就只有我們三個人,床上也就只睡著我和大光頭。 獨家暖愛,總裁太霸道 可總覺得床上的人越來越多,越來越擠。時不時的好像還有個大腿或者其他什麼的蹭到我。

很多次我都想要去用手抓一下,或者碰一下蹭我的那個根本都不存在的腿,但這耳邊似乎隱隱約約的喘息聲讓我有些害怕。

說真的,我是真心有些害怕了。分明記得我枕頭邊就只有大光頭的一雙臭腳,哪兒來人的喘息聲?

在這種恐懼和不安下,我想要睜開眼睛,想要醒過來,不敢再睡了。第一次感覺睜開眼睛也是那麼幸福的一件事兒。

但有些事情,並不是想到那裡,就能做到那裡的。就比如說當下我想要睜開的眼睛,在分明清醒著卻是無論如何也都睜不開的眼睛瞎,嘗試了好多次,也都努力了好多次,但眼睛無論如何也都睜不開。

不過直到這個時候,我還只是有些害怕,並沒到那種恐怖的程度。

真正讓我害怕,讓我恐懼的是在我一直不斷的想要掙扎睜開眼睛間,身上好像莫名砸下來了一個人,這人什麼熊樣我看不清楚,也感覺不到他是男是女,就只感覺他應該是個人,肯定是個人。 豪門:契約小新娘 就像小電影里男人看到女人後的那種模樣,整個人、整個身子都砸在了我身上……

渾身一種莫名的、說不出的無力感讓我感覺自己好像在墜落,在往下墜落。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