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仁欣兒無奈,只得自己來了。

2021 年 1 月 26 日By 0 Comments

不久堡主便走了進來,面色紅潤,看起來精神很好。

衆弟子與堡主見禮,堡主微微擺了擺手,說道:“都來觀摩還是看笑話?”他身爲丹師,長年與衆打交道,自然知道這些弟子的那一點小心眼。

除了欣兒之外,其他的弟子自然是來看葉鋒笑話的,他們要看看,這個被堡主視爲天才的弟子是如何一次次失敗的。

但表面上他們自然不敢說是看實話,一個個垂手答道:“師父親自教導機會難得,我們都是來學習的。”

堡主目光掃了他們一眼,不再說什麼,轉而對葉鋒道:“葉鋒,作爲丹師,除了修煉之外,自然是要學習煉丹。煉丹有三大要點,一是火焰,二是靈魂之力,三是控火手法。只有這三者都達到一定水平,才能煉製出丹藥來。火焰,自然是指本命靈火。凡階丹師,本命靈火只能釋放出體,卻並不能離體。因此需要丹爐作輔助。現在就將你的本命靈火從掌心釋放出來。”

說着,堡主說了一條特定經脈的名稱,然後對葉鋒道:“第一次釋放火焰,極爲困難,你慢慢嘗試,不用着急。”說着轉過頭對另一名弟子說道:“去拿一百份聚靈散的材料來。”那弟子應聲而去。

當堡主再次回過頭面對葉鋒時,不禁大爲失色。

只見葉鋒手心之中正跳動着一團青色火焰。

其他弟子更是驚訝無比。本來還嘻笑着等着葉鋒出醜的笑容都僵在臉上。

第一次釋放火焰就能成功,這在以前可從來沒有過。

而在葉鋒來說,這卻是很自然的事情。他並沒有按照堡主所說的那條經脈運行火能。他所按照的是火老的《炎龍拳》路線,先將火能運行到心臟部位,然後以特殊手法暫時關閉其他血管的輸出,只留下右手這一條血管,火能自然而然便向這條血管奔來,當火能凝聚到一定程度時,便順理成章從掌心釋放出來。

這便是縱火比控火更勝一籌的原因。

然而衆人的驚訝還遠遠不止如此,他們更驚訝於葉鋒的青色火焰。

在場的衆人,包括堡主在內,他們的本命靈火都是火紅的火焰,誰也沒見過火焰爲青色。

堡主第一個回過神來,面色顯得更加紅潤,眼裏含着炙熱說道:“木系靈火,這就是木系靈火!木系萬火之靈!”

衆弟子此時也跟着回過神來。雖然驚歎於葉鋒的木系靈火,但他們對葉鋒仍是不服。

有一個弟子小聲嘀咕道:“火焰倒是不錯,就是不知道他煉起丹來能不能配得上這火焰。”

“煉丹可不光是火焰好就行,控火手法,靈魂之力的強大都是決定性因素,哼哼,等着瞧吧。”

葉鋒靈魂之力出衆,已然聽到這些人的輕聲嘀咕,但卻並不在意。

幾隻草蟲在那裏聒噪,有什麼好在意的。

他年輕的臉被那團青色火焰映成了淡淡的青色,眼裏目光清冷,問堡主:“現在該怎麼做?”

堡主指着中央一個一米多高的丹爐上的一個小口,說道:“這裏是入火口,你將手掌放在這裏,它自然會將火焰吸進去。之後你便可用靈魂之力控制火焰的大小。只要你的靈魂之力沒有消耗完,你不強行滅掉它,火焰就不會滅。”

葉鋒聽此,當即將掌心那團跳動湊到入火口。

果然,入火口傳來極強的吸力,直接將那團火焰吸了進去。

此時便聽到丹爐之中傳來呼呼的火焰聲,從旁邊的觀察口可以看到裏面青色火焰熊熊燃燒,十分旺盛。

另一個弟子已然帶了一百份聚靈散的材料來。

每一份都是三株不同的草藥。這是三種很常見的草藥。

堡主拿出一份材料來,對葉鋒說道:“這雖然是三株很常見的草藥,但如果煉製成功,便會成爲凡階丹藥聚靈散。聚靈散雖然只是最低的凡階丹藥,但對於那些低級靈者來說,卻是爭相搶奪的丹藥。它可以幫助低級靈者快速晉級,價格又不是貴得離譜,因此可以說是最受靈者歡迎的丹藥。”

說着將那三株草藥遞給葉鋒。

葉鋒接過草藥,仔細觀察,將這三株草藥的形狀、顏色牢牢記在心裏。

以前他只見過成品的聚靈散,卻從未見過還是材料的聚靈散。這樣材料的形狀、顏色都將是葉鋒學習丹師必須具備的基礎知識。

“將草藥投入丹爐也有先後順序,先投僞靈芝,等僞靈芝成爲半灰狀時,再加入聚靈草,待二者融化一半時,投入最後的三葉靈針,煉化小半個時辰。”

葉鋒按照堡主所說,將僞靈芝投入丹爐,然後用靈魂之力感受並控制裏面的火焰。

僞靈芝一入丹爐,便立即化爲灰燼。

出口處一股黑煙便即冒了出來。

衆弟子看到這裏,不禁鬨笑出聲。

有人便小聲說了起來:“什麼天才,只不過是銀樣蠟槍頭罷了。”

“可惜了這木系靈火了,要是把這火焰給我,嘿嘿,保準比這小子強百倍。”

“看來,這小子也不怎麼樣啊……”

“住口!”堡主怒斥道:“有誰煉丹第一次就成功的,你們能麼?別說一次,就是上百次,也不一定能成功。你們當初煉丹時耗費了我多少藥材,難道你們都忘了?”

那些弟子不敢再說,一個個默不作聲。想當初他們哪一個不是浪費了上百株藥材才第一次煉製成功。

但對於葉鋒的嫉妒和敵視讓他們仍然無法正確面對葉鋒的這種失敗。

在他們心底,仍是對葉鋒持不屑態度的。

葉鋒卻根本沒有理會那些人,只是將另一株僞靈芝拿了起來。

剛纔這些人的嘲笑比起以前扮作傻子時他受的嘲諷甚至打罵來,簡直微不足道,他根本不用在意。因爲他相信,只要他努力,終究會讓這些多嘴的烏鴉閉嘴甚至驚個半死的。

堡主見葉鋒再次拿起僞靈芝時臉上並沒有氣餒神色,不禁暗自點點頭。

煉丹其實練的就是氣性,只有氣定神閒,不驕不躁,才能把握火候,成功煉製出丹藥來。

從這一點上看,葉鋒完全具備成爲真正的丹師的資格。

想到此,堡主臉上浮現一絲淡淡的微笑,對葉鋒說道:“剛纔火焰太大,你要試着用靈魂之力控制火焰。”

葉鋒點點頭,擦了擦額頭上因爲靈魂之力消耗而浮現的汗珠,第二次將僞靈芝投入丹爐。 片刻之後,僞靈芝便已成爲半灰狀,葉鋒立即將聚靈草投入丹爐。

但剛投入丹爐,裏面青色火焰突然躥起半米高,呼呼地響,出口卻再次冒出一股黑煙來。

這黑煙向葉鋒宣告了他第二次失敗。

衆弟子這次雖然不敢再出言譏諷,但他們的表情已經將他們的心理展示了出來。

堡主並未責怪葉鋒,只是面帶微笑,輕聲安慰他:“沒關係,再來。每次投入材料時,都要格外小心。因爲每種材料的投入都會引起火焰溫度和大小的變化,剛纔就是聚靈草刺激了火焰,溫度大增,因此才燒燬材料。”

葉鋒點了點頭,將師父的每一句話都牢記在心,開始了第三次嘗試。

這次倒是很順利,有了師父教導的要訣,再加上葉鋒的小心控制,小半個時辰之後,裏面的三種草藥都被煉製成爲黏稠的藥液。

這讓那些弟子又小小的驚訝了一把。只用了三次就能將這些材料煉製成藥液,這實在太過駭人。

記得在這之前,只有大師兄段然達到過這種程度。

但對於葉鋒的敵視心理讓他們仍然不放棄對葉鋒的嘲諷。他們雖然表面上不說,心裏卻在想:燒成藥液只是第一步,後面的結丹纔是關鍵。結丹失敗,之前的所有努力就白費了,嘿嘿,走着瞧吧。

果然,他們還沒想完,丹爐裏的藥液再次化爲黑煙飄散出來。

葉鋒吸了口氣,有些疲憊地坐在一旁的椅子上。

連續不斷使用靈魂之力消耗極大,他的靈魂之力已經消耗了有三分之一。額頭上已經沁出了細密的汗珠,胸口微微起伏。

仁欣兒忙走過來,安慰着葉鋒:“葉鋒師弟,這纔是第三次,你已經能把材料煉化爲藥液,已經非常了不起了。當初我是煉製到十多次才煉化成藥液的。”

葉鋒對於欣兒的好意報以淡淡一笑,一邊恢復着靈魂之力,一邊注視着丹爐。

聽着丹爐之中呼呼的火焰之聲,葉鋒的心再次沸騰起來。只要學會了煉製丹藥,煉製出可以供丹師服用的丹藥,他的實力就會快速提升。如此一來,在兩年之後的繼承族長之位的儀式上,戰勝其他挑戰的家族子弟就更有把握了。

雖然最大的威脅葉問已經被自己殺了,但誰知道到時候會跳出什麼厲害人物來,所以,成爲丹師煉製丹藥,爭取在兩年之時達到地階丹師,能夠火焰離體攻擊防禦,這纔是葉鋒的目標。

想到此,他清冷的眼裏目光炙熱起來,深呼吸一口,他第四次將藥材投入丹爐之中。

堡主在一旁出聲提醒:“結丹是關鍵。火焰不能太大也不能太小,至於究竟要達到怎樣的大小和溫度,這隻能靠你自己摸索了。要用靈魂控制火焰包裹藥液,裏面溫度低,外面溫度高,如此才能將藥液凝結成丹。”

葉鋒一邊點頭,一邊再次凝結丹藥。

不出衆人所料,片刻之後,一團黑煙再次打破了葉鋒的希望,也點燃了衆人嘲諷的情緒。

雖然他們不敢開口,但嗤笑卻已經是難免的了。

葉鋒毫不在意衆人的嗤笑,再次開始煉製丹藥。

他懷中的小怪此時被火焰的熱量吸引,探頭探腦地從袖口想要鑽出來,但看到有那麼多人,卻又縮了回去。

在衆人的一次次嘲諷的目光中,葉鋒也是一次接一次的失敗着。

但他從來就不是一個輕言放棄的人。

能裝瘋賣傻整整半年,受盡族人之氣,可見他的心志的堅定程度。

他清冷的目光中包含着堅定,一次次將材料投入丹爐。一次次在衆人嘲諷的目光中失敗着,又再一次重複着之前的動作。只有仁欣兒不時安慰鼓勵葉鋒一兩句。

此時已經有人嗤笑着走出了丹房。

一出丹房,他們便議論開了:“看來師父這次是看走眼了啊,招收的兩個弟子,一個只會說大話,一個在煉丹上純屬廢物,比起我們大師兄來,簡直就沒法比。”

“唉,真不知師父是怎麼想的。雖然有個木系靈火確實挺吸引人的,可這也不能葉絕表他就比我們強啊。依我看,這小子再煉個十天半個月的,也別想煉製出丹藥來。”

……

現在,已經是第九次了。

葉鋒的靈魂之力已經消耗得所剩無幾。這次之後,無論成功失敗,他都得休息幾天等待靈魂之力恢復。也就是說,三天之內根本不能煉製丹藥了。

葉鋒雙眼盯着丹爐,目光裏寫滿專注。

額頭汗珠滾滾而下,但他毫無知覺。

靈魂之力小心地控制着火焰包裹着藥液,漸漸開始壓縮。

裏面溫度低,外面溫度高。

一切都按照堡主所說的要點進行。

在葉鋒靈魂之力的感知下,一顆嶄新的丹藥就要形成了。

丹房裏忽然變得一片寂靜。

其他弟子都在屏息等待葉鋒今天的又一次失敗。

欣兒也沒抱任何希望,他只是關切地看着葉鋒。

堡主則一副不在意的樣子,他見過太多弟子第一次煉丹的失敗了,這根本不算什麼。

片刻後——

轟……

又是一團黑煙升騰而起。

“切。”

極爲整齊的不屑聲從那些弟子口中發出。

他們已經知道葉鋒的靈魂之力消耗已盡,根本不會有下一次了。他們不屑地看了葉鋒一眼,便舉步向外走去。很明顯,這是葉鋒今日的最後一次煉製丹藥了。九次煉丹,九次失敗,師父眼中的天才也不過如此。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