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今天便是簡茹臨盆的日子,鳳鸞殿全是簡茹的心腹,不過能進入核心地區的,也只有四個嬤嬤和兩大閹人死士而已。

2021 年 1 月 29 日By 0 Comments

很快,殿內多了一個嬤嬤,懷裡抱著一個出生不到兩日的嬰兒,似乎被下了葯,一直處於昏睡狀態。

做個完全之策,若是女兒,就對外宣稱雙胞胎,若是皇子,那這個孩子就沒用處了。

簡茹任何事情都做的天衣無縫,或許孩子降生之後,除了那兩個死士,這幾個嬤嬤都要死亡,而且會死的悄無聲息,驚不起半點漣漪。

……

戰神府,蘇欣猛然從閉關中驚醒,半年的苦修,讓她成功邁入了地靈境四重境界!這樣的進步速度讓無數人汗顏。

兩年時間,從一個不會修鍊的菜鳥到擁有兩個靈寵,且境界攀升到地靈境四重境界!這樣的氣運和天賦,讓慕言都為之汗顏。

「報!殿下,外面有個男子要見您,說是您的奴隸。」一道聲音打破了蘇欣的沉靜。

「奴隸?有沒有說叫什麼名字?」蘇欣詫異,似乎把雷霆早已忘在腦後了。

「他說他叫雷霆,您若不認識小人就讓他離開了吧?」門外小兵護衛連忙說道。

雷霆,那個天生掌控雷電的年輕一代,陡然間激起了蘇欣的回憶,連忙道,「讓他進戰神府。」

蘇欣換了一件白色衣裙,半年來第一次走出了房門,蕭妃正帶著一歲的孩子再花園中玩耍。

「欣兒,你終於捨得出來了,快看你的乾兒子,會跑路了呢。」蕭妃滿臉幸福的說道。

小明君看著蘇欣,大眼瞪的很大,好像很熟悉一般,伸手就要抱抱,惹的蘇欣笑意不斷。

「小乖乖,看來還沒有忘記乾娘,真是聰明……」蘇欣抱起明君,發現他的確很聰慧,或許是從剛出生就收到了聖女的祝福,體質被改造過。

「乾娘好,明君抱抱……」

粉嘟嘟的小臉,奶聲奶氣的聲音好聽極了,一歲的孩子可以說出這麼多話,顯然極為難得。

「乖,乾娘抱抱,以後要聽話,做個曠世明君,知道嘛,不然乾娘打屁屁哦。」蘇欣看著明君,似乎看著自己的孩子一樣,這個孩子的誕生是因為自己,能成長到今天這一步也是因為自己,生命里,這個孩子和自己已經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了。

明君或許不懂什麼叫做曠世明君,一直拍手傻笑,很快,雷霆身著破舊,狼狽的走了進來。

「去娘親那裡,我有事要做。」蘇欣放下明君,看著雷霆的狼狽模樣,不禁眉間緊蹙。

「你怎麼到現在才到帝都?」蘇欣冷聲問道。

「主人,我去了一趟南海和極西沙漠之地感悟雷電法則,所以來遲一步,還請主人責罰!」雷霆單膝跪地恭敬的回道。

「哦?雷電法則感悟的如何了?」蘇欣好奇,天靈境的雷劫太過犀利,即便雷劫之後一年,都不會完全消散,雷族中人若是可以在那裡感悟,絕對比得到至寶聖葯還來的實在。

「感悟頗深,雷電法則已經進入了大成境界,可惜雷劫元素被我吸收的一乾二淨,否則定可以進入大圓滿境界,號令天地最純粹的雷劫。」雷霆惋惜道。

「會有機會的,過些日子我帶你去尋雷獸。」蘇欣淡淡的點了點頭,隨後轉身對著一個護衛說道,「給他安排一個房間,再讓廚房給他準備點吃的。」

雷霆被安排好,又一個護衛快速沖了進來,低聲說道,「殿下,皇後娘娘生了,是個兒子。」

「什麼?」蘇欣臉色一沉,不得不佩服簡茹的好運氣。

「回稟殿下,此事千真萬確,宮內明確傳出消息,是個皇子,而且赤峰等軍團長已經進入皇宮了,滿朝文武大臣也在聚集,似乎在商討登基事宜。」

「去讓軒轅城來見我。」

……

軒轅城很快回到了戰神府,此刻他顯然也得到了消息,臉色十分難堪。

「有沒有風清羽的消息?」蘇欣輕聲問道。

「還沒有!慕言也消失了,大祭司也沒有出現過,好像一同全部消失了,教宗都沒有在露過面。」軒轅城無奈說道。

「這幾日對城門把守嚴格點,不允許一個士兵混進城內!也要防止赤鐵軍團,禁止任何軍團靠近皇城!」蘇欣呼出一口濁氣,知道最關鍵的時候到了,能不能徹底壓倒簡茹,就看皇子登基了。

「另外把各位大臣的詳細資料都給我準備一份,晚上我要一一拜訪!」蘇欣低沉的說道。

「我建議請劉子奇大人和上官琦大人一起去說服他們會比較好,您現在的身份很尷尬,恐怕會適得其反。」軒轅城恭敬的回道。

蘇欣考慮再三,知道自己想請動這二人幾乎不可能,他們兩個是最反感自己的人,想讓他們幫助自己,不太現實,所以決定還是自己獨自出馬比較好。

不到晚上,軒轅城就送來了一份資料,關於中立大臣的所有資料,包括他們的晉陞以及貪污都在其內。

蘇欣大致看了一遍,帶著雷霆便出了戰神府,第一目的地便是吏部尚書府。

吏部尚書,此刻還未站隊,是個老狐狸,但是位高權重,黨羽十分雄厚,拉到這個人,至少會有十多個三品以上的大臣跟著走。

但是此人貪財好色,手段很高,穩坐釣魚台,連宰相都拿他沒辦法。 吏部尚書府,陳府,是帝都有名的一座宮殿,奢華不遑多讓宰相府,遠超戰神府。

陳傲庭,是吏部尚書,肥頭大耳,一看就是很有特色的奸臣,不過擅長兩邊倒,而且確實有些能力,拉攏不少上議院和下議院的官員,算是頗有實力了。

蘇欣第一次拜訪官員,放在以前她是絕對不會和這些小人為伍的,只是現在為了守住風清羽打下的江山,不得不咬牙邁入了尚書府。

陳傲庭顯然也沒有想到堂堂聖女會在這個時候親自拜訪自己,臉上頓時榮光滿面,連鞋子都沒來得及穿,就跑了出來。

「哎呀呀,聖女殿下,不知什麼風把您給吹來了,真是讓尚書府蓬蓽生輝啊!」陳傲庭畢竟是老油條,拉攏人的手段很有一套,說話有禮有節,讓人挑不出毛病,單憑他赤腳衝出來迎接,就讓蘇欣刮目相看。

「陳大人,何必如此客氣,本宮這次突然來拜訪,還望大人見諒。」蘇欣淡淡的行了一禮,柔聲說道。

「哪裡話!殿下能親自來,小人不知道多開心,快請進,請進!」陳傲庭連忙回禮,對著後院的奴僕喝道,「聖女殿下親臨,還不去被最好的茶水!」

「雷霆,你在外面等我。」蘇欣留下一句話便跟著陳傲庭跨入了尚書府,看著四周花紅柳綠,環境勝似仙境,一個很大的池塘上荷花綻放,清水中金魚遊盪,美輪美奐。

一大片竹海隨風搖曳,散發著清香,這樣的環境,這樣的房子,布置的井井有條,讓蘇欣一下子就愛上了這裡。

「沒有想到陳大人還是個儒雅之士,讓本宮佩服。」蘇欣言不由衷的說道,心理覺得很好笑,這樣的貪官,堪比和珅,十分有雅興,懂得生活。

「殿下客氣了……不知道殿下這次找小臣有何事情嗎?」陳傲庭明知故問,引著蘇欣走進了一座閣樓,可夜觀星象,又可俯瞰四周的夜景,而且十分安靜,是個絕美的好地方。

蘇欣這一刻明白陳傲庭能走到這一步絕對不是偶然,必然是和和珅那種大貪官有的一拼,不怕貪官貪,就怕貪官高智商。

「陳大人,本宮不喜歡繞彎子,就打開天窗說亮話,希望您支持明君大皇子登基,需要什麼儘管開口。」蘇欣淺飲一杯茶水淡淡的說道。

「這等大事,豈能容我等小臣插嘴,殿下這真是折煞小人了。」陳傲庭苦笑著臉說道,顯然現在還想著做牆頭草,坐觀龍虎鬥。

「本宮以聖女名義賜你騰龍帝國名譽祭司的身份。」蘇欣平淡的回道。

「這……」陳傲庭雙眼泛光,他這輩子到了尚書這個職位,已經算是到頂尖了,再想往上爬可就是宰相了,現在已經引起宰相的反感,想超越他幾乎不可能,若是可以插手神殿,有這個榮耀的聲譽,這輩子也不算白活了。

「小人盡量為聖女殿下周旋,為大皇子周旋!」陳傲庭猶豫了一下,恭敬的說道。

「若是能成,本宮再賞你一些神泉,讓你長命百歲也是輕而易舉,而且你若真扶持明君上位,本宮也不是過河拆橋的人,你就是保皇功臣,將來位及權臣,成為宰相也未可知,人不要太貪,我還是很欣賞的。」蘇欣捏著茶杯站了起來,眺望著漫天星河,幽幽低聲,彷彿在自言自語。

陳傲庭是個聰明人,知道蘇欣道出了底線,再不見好就收,很可能就會引起她的反感了,蘇欣的處事風格他知道,朋友嘛,絕對喜歡,可是敵人,她是絕不會給面子的。

「小人願為大皇子肝腦塗地!為聖女大人效犬馬之勞!」陳傲庭跪伏,認真的說道。

「本宮喜歡和聰明人說話,你吞的錢財我不會問你要,陛下也不會問你要,只要以後為國為民就好,這些錢財足夠你揮霍一輩子了,再加上有了榮耀祭司的身份,這輩子你祖墳上冒青煙了。」蘇欣不願多聊,直接走下閣樓飄然離去。

吏部尚書被搞定,蘇欣心情格外愉悅,趁著夜色來到了負責掌管財政副大臣的家,這個人和財政大臣政見不合,再加上互相打壓,是個很容易拉攏的人。

蘇欣之所以選擇他,是因為他掌控著帝國三分之一的財政!不過此人和神殿的人也不對路子,蘇欣並沒有十全的把握說服他。

「雷霆,等會我若談不攏,直接殺!」蘇欣眼中泛著殺機,踏向雲府。

雲荒,是這座府邸的主人,門外站著四個大漢,皆是修者,蘇欣定然知道此人是個強者。

「去通知雲荒大人,告訴他本宮來訪。」蘇欣沉聲說道。

那四個修者一見是蘇欣,也不敢放肆,其中一個轉身走進府邸,很快就帶著一個中年蒼勁大漢走了出來。

他就是雲荒,歸靈境巔峰強者,半隻腳已經跨入了地靈境,這也是財政大臣不敢過分對付他的原因。

「雲荒大人還當過兵,器宇軒昂,頗有戰神幾分氣勢。」蘇欣打量了一下由衷說道。

「雲荒拜見殿下,雲某的確跟過戰神大人打過幾年仗,不過和他老人家比起來,我就不值一提了……」雲荒這句話說的極為恭敬,不過話鋒一轉,抬眸直視蘇欣,沉聲道,「我尊敬您,是因為戰神大人,因為龍騎軍,所以等會談話若不歡而散,還請殿下多多包涵!」

「我相信雲荒大人會支持明君的,裡面請。」蘇欣淡然一笑自信的說道。

雲府很簡單,遠不如尚書府,不過每個僕人似乎都當過兵,甚至有不少人還是殘疾人,讓蘇欣突然對這個雲荒有些尊敬了。

「真不愧是戰神的兵。」蘇欣殺心斂去,不自主的點了點。

雲荒並沒有將蘇欣引入大廳,而是來到了一座偏僻的竹亭里,似乎並不想太多家人牽扯到皇位之爭這場戰爭里。

「殿下,恕我直言,我雖尊敬戰神,可是我也尊敬聖旨,所以您要是讓我支持明君皇子上位,我不能答應,若您想殺我,我也不用您動手,但是還請放過我的家人。」雲荒直接坦言道。

蘇欣的臉色不禁一變,沒有想到雲荒竟然這般果決。 蘇欣的臉色不禁一變,沒有想到雲荒竟然這般果決。

雲荒的態度堅決讓蘇欣眉間微蹙,軍人是最難搞定的,他們決定的事情很難改變。

「若是戰神命令你這麼做呢?」蘇欣沉聲問道。

「戰神大人不會命令我違抗聖旨!蘇欣殿下,我知道你想保明君皇子上位,可是皇後娘娘手中有陛下的聖旨,我必須按照聖旨來!」雲荒凝聲回道。

「愚蠢!龍辰陛下立下聖旨的時候明顯是被簡茹迷惑的,這樣的聖旨,戰神大人不會遵從。」蘇欣冷聲呵斥道。

「那也要看到戰神大人表態再說,我不會聽你的,你是神殿的人,我是皇室的人,大家立場不同,你可以斬殺我,但是不可以扭曲我的意志。」雲荒堅決的回道。

蘇欣深吸一口氣,知道無法改變雲荒的意志,指尖微顫,雷霆頓時露出殺氣,拳頭上帶著閃電遊離,讓雲荒警惕了起來。

蘇欣揮手示意雷霆退下,手中出現一塊金色的令牌,戰神令,輕輕放到桌子上,讓雲荒頓時恭敬起來。

「這是什麼想必你比我更清楚,戰神令放在你這一天,明天想通想不通都到戰神府把令牌還給我。」蘇欣放棄了殺人,這樣的官員殺了太可惜。

蘇欣帶著雷霆離去,留下雲荒呆坐在椅子上,渾身輕顫,攥緊戰神令。

這一夜,蘇欣拜訪了五十多名官員,很多人陰奉陽違,根本探究不到其內心的真正想法,讓她也不確定這些人是不是真的會幫自己。

第二天早上,蘇欣疲憊的回到了戰神府,輕捏額間,低語道,「能不能扳倒簡茹,就看今天了!」

清晨,簡茹起的格外的早,皇宮內聚集了很多大臣,都在商議站隊的事情,沒有把握誰都不敢亂來,這可是殺頭的大罪。

帝都掌控在龍騎軍手中,皇宮卻掌控在簡茹水中,帝都外有七大軍團,雖說他們不敢擅自亂動,可是光是幾百萬殺氣騰騰的軍隊就夠有威懾力了。

可是這一切和預想的完全不一致,早朝,簡茹突然抱著孩子登上了龍輦上,以帝皇之姿俯瞰著數百位大臣。

「怎麼回事?不是商討誰做太子嗎?這……」

「這是要強行登基嗎?難不成皇後娘娘手裡還有什麼重要的先帝遺旨?」

眾人面面相覷,議論紛紛。

「宣旨!」簡茹威嚴的說道。

「諸位大臣聽旨!奉天承運,先皇陛下詔曰:立小皇子龍欽為太子,如今先帝不在,國無主,太子今日登基,誰敢不從,以叛國罪論處!」

「這……」所有的大臣都慌了,一時不知如何是好。

「如今太子登基,封君號為『曌』正式改名為龍曌帝,如今陛下年幼,本宮身為人母,特替他擬定了幾張聖旨,諸位大臣聽旨!」簡茹強勢的說道。

嘩嘩嘩……

數百名死士沖入了大殿,赤峰軍團長握劍而立,怒視著所有大臣,誰敢不敬,當場斬殺。

龍曌帝登基,有先皇旨意,站在道德的制高點,他才是先皇認定的正統皇帝,那現在龍欽便是真正的皇帝,誰也不敢第一個站出來叛國。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