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今天讓他變得如此暴力無情的,難道是他自己的錯?不!真的要計較起來,恐怕是那個陰險卑劣又瘋狂的老頭海恩斯,又或者是整個光復會……

2020 年 11 月 5 日By 0 Comments

龍雲心頭涌起不忍。

正當他心亂如麻之際,999號忽然消失在面前,趁着龍雲放鬆,整個天機陣力量放緩之際,他抓住了時機。

這一次,他沒有任何留手。

龍雲感到胸前一痛,999號的身影出現在眼前,他的手五指併攏,如同一把鋒利的刀,直接穿入了龍雲的心臟!

大意了!

十年前的自己,和現在的自己,真的不能同日而語,不能一概而論。

龍雲驚愕地盯着面前的999號,失望、悲愴、痛苦在他的眼中流動,他忽然明白,自己封印999號,這其實實在爲自己贖罪,如果不這麼做,也許在今天晚上,整個世界就已經不復存在了。

命運既然安排自己重回到十年之前諜島行動的這個夜晚,恐怕就是要自己完成對自己的使命。十年之後,自己會因爲教育、經歷等等原因,已經變成了一個相對理智的人。藏在封印深處失去的那些記憶,在時間的打磨下變得不再仇恨滿滿,也讓自己的戾氣消磨得所剩無幾,學會了憐憫和同情,也許,這纔是命運的巧妙之處。

暴戾的神色再次回到了999號的臉上,他的表情變換之快令人咂舌,上一秒還是個可憐楚楚的小男孩,下一秒忽然就成了毀天滅地的凶神,沒有一絲同情,包括對自己也會如此殘忍。

也許,正因爲他身體裏有着各式各樣的基因,這些遠古的神祗性格不一,即便被最強大的一個基因吞噬了其他的基因,可是性格里的痕跡依舊無法完全抹去,等同於在一個人的思維裏同時塞入了幾十個迥異的人格。

換個時髦的說法,這就是一種典型的人格分裂,屬於精神病範疇。

十年之前,自己竟然是個精神病……龍雲不由苦笑,這令他忽然明白自己爲什麼出現天賦跡象之後會市場在夢中驚醒,看到一些令自己摸不着頭腦的景象,然後又會變得痛苦不堪。

也許至今,在十年之後,那些遠古神祗強大的人格依舊沒有完全被消化掉,也許是壓制在記憶的深處,它們蠢蠢欲動,躍躍欲試,一旦有機會就會出來撒野。

在人格分裂的病例中,副人格吞噬主人格的事情並非不會發生,999號現在就是一個定時炸彈,他的主人格尚未完全形成,副人格卻一個比一個強悍,也許海恩斯根本就沒考慮過讓999號存活,換血和使用噬魂蟲去吸取能量,就是放棄999號的生命,這個老奸巨猾的科學狂人也許從研究的一開始就很清楚這個套路,知道自己根本無法控制一個人格分裂的超級人形兵器,這等同於養一隻獅子在身邊,你不知道它什麼時候會獸性迴歸,然後張開血盆大嘴朝自己的咽喉上來上那麼一口。

符文之地的奇妙冒險 封印999號,實際上就是在保護主人格,也就是在救自己!

龍雲恍然頓悟,命運是個奇妙的東西,兀兒德之所以讓自己迴歸從前的時空,也許就存在這個深意,命運女神永遠能夠窺探到世界背後的祕密,不過一切都是註定,她們無法改變,只能充當命運的僕人。

999號獰笑着,他似乎嗅到了血腥的味道,還有死亡的氣息,這一擊,他相信足矣幹掉龍雲。

沒有這個愚蠢的傢伙礙手礙腳,自己便可以爲所欲爲。龍雲的人格顯然是繼承了人類的作爲主人格,不過在這些古老的神祗面前,人類是那麼的羸弱而且無知,那些強大的副人格完全用一種鄙夷的態度去對待,甚至要將他消滅而後快。

龍雲的一隻手忽然搭上了999號瘦弱的肩膀,這令他大吃一驚,他想要擺脫,卻發現自己刺入龍雲胸膛裏的那隻手正被龍雲另一隻手死死抓住,正一寸寸往外拉扯!

“你!”他驚駭地說不出話來,“不可能!你沒那麼強大!” “是啊,我確實沒那麼強大,不過你卻殺不死我,你還不明白?”龍雲忽然笑了,臉上的肌肉不受控制地跳動了幾下,他忍不住罵了一聲:“真他媽疼!”

999號看到自己的手上沾滿了鮮血,和自己身上的血液一樣,是金色的。

“你怎麼沒死!?”他簡直不敢相信眼前的情形,他的手明明洞穿了龍雲的心臟,他甚至能感受到穿過心臟時候那顆器官有規律地跳動,感受到噴涌而出的血液。

他竟然沒死!

999號的手被生生拉出龍雲的身體,傷口以一種肉眼可見的速度正在癒合。在999號的眼中,這簡直就是完全顛覆世界觀的一件事。

沒有人能夠在自己的一擊之下能夠快速癒合,尤其是心臟這種要害。

“看來你還是沒有弄明白一件事。”龍雲像條冒出水面的魚,大口大口呼吸了兩下,顯然雖然這一擊要不了他的命,卻讓他疼得夠嗆。

“你怎麼可能殺得掉我?”疼痛緩和,龍雲幾乎笑出聲來。

“爲什麼……爲什麼……”999號隱約感覺到龍雲話中有話。

“我是未來……而你是過去。”龍雲說:“只要過去的你存在,未來的我就是不死的。我可以殺掉你,但是……”

他目光中閃爍着淡定與自信,一字一頓道:“你卻永遠殺不掉我。”

999號表情立即變得僵硬,如同石化了一樣。龍雲的話就像一顆炸彈投進心裏,將他的邏輯全部炸得一片狼藉。

我殺不了他……他能殺掉我……

他喃喃地在心裏不斷重複叨唸着這魔咒一樣的話。這是一個死結,的確,未來是可變的,但是如果過去是固定的,那麼未來就是不滅的,只要過去被消滅,纔會沒有未來。

999號忽然感覺自己之前的努力全都是一場滑稽劇,即便是神,也逃脫不了命運的魔咒,正如當年奧丁明知道阿加斯特和九界的末日來臨,仍不得不帶着諸神像飛蛾撲火一樣衝進古戰場,面對整個末日軍團。

奧丁知道未來,卻改變不了未來。

天機陣的符文再次活躍起來,急速的旋轉之中,盧納斯符文一個個貼在999號的身體上,他身上的金色逐漸褪去,皮膚逐漸成爲普通人類一樣,神褪下了自己的皇袍,所有的神力都被封印在威力強大的天機陣中,這雖然要不了他的命,卻能夠暫時令尚未達到巔峯的999號無法發揮自己的能力,甚至失去記憶。

這,就是龍雲生命的起點。

最後的封印完成,空中的烏雲散去,星光再次出現在漆黑寧靜的夜空之中。

龍雲懸停在空中,他感覺自己身體裏有了奇怪的變化,只不過一時之間又無法說清道明。

999號瘦小的身體墜向海面,天機陣的威力未消,直接將他壓入了諜島的地面,整個諜島發出巨大的響聲,如同被人投下了一顆核彈,捲起了數十米高的水柱。

巨大的衝擊波將龍雲震飛,直接震暈過去,消失在另一個維度中。

太平洋的海面恢復了平靜,只剩下梭魚號的殘骸飄浮在水面,隨波逐流。水下,一艘中型的核動力潛艇像幽靈一樣消失在水底,朝東南方向駛去。

半個小時之後,數架F-15E掠過諜島上方,飛行員打開觀察屏幕,開始對海面進行掃描。幾分鐘後,他簡直不敢相信屏幕上的一切,他再次將目光投向飛行標板的電子讀數上,確認了一次座標無誤後,在通訊頻道里吞吞吐吐說道:“白頭鷹中隊呼叫基地,呼叫基地,諜島已經消失。”

“白頭鷹,請重複一次。”

“我說……那個島,消失了……”

“什麼?”基地似乎不相信這個結論,又重複問道:“你到底說什麼?”

“我已經打開實時監控畫面,你可以看到我看到的一切。”白頭鷹飛行中隊的領隊知道自己無法用語言使基地相信眼前的情況,乾脆接通畫面讓值班指揮官自己看,“我再重複一切,諜島這裏只有一片海,沒有島了,島不見了!”

飛機沒有接到命令,基地方向的通訊靜默了很久仍然沒有新的指示,顯然傳回去的畫面已經讓值班的軍官頭大如鬥,現在弄不好已經在向DOD彙報消息了。

足足過了十多分鐘,新的命令才從飛行通訊頻道中傳了過來。

“白頭鷹,現在上級命令你們返航,重複一次,返航!”

“我看到海面上有一些殘骸,似乎是梭魚號的……”

“這事不歸我們管了,我命令你返航,已經有人接替我們進行善後救援,你們立即返航,這是命令。”

“好的。”白頭鷹中隊中隊長最後在諜島上空盤旋了一週,確認沒有生還者,這才調轉機頭,他調入中隊通訊頻道,大聲道:“各位,我們現在返航,今晚真是見鬼了!”

飛機拉高加速,點點星星的尾焰很快消失在遠處的雲層裏。

諜島的海面上一片死寂,似乎從來都沒有發生過什麼,這裏彷彿從未有人居住過。

龍雲睜開雙眼,迷迷糊糊第一眼就看到了隼。

帝世無雙 “醒醒!醒醒!”俄羅斯宅男不斷伸手拍打這龍雲的臉頰,看他似乎沒有什麼反應,趕緊從急救包裏拿出一支腎上腺激素,朝一旁的格格說道:“這傢伙好像休克了,心跳都停止了,我給他打一針試試。”

說罷,熟練地掰斷針頭上的保護外殼,輕輕推了推針筒,黃色的**從針尖上噴出。

他握着針筒,瞄準龍雲的心臟部位,只要刺入那裏,將激素注射進去,如果運氣好,龍雲昏迷的時間不算太長,他會像一條魚一樣忽然彈起來。

一隻手忽然死死掐住隼的手腕,把他嚇了一大跳。

“我靠!你還活着!”俄羅斯宅男稍稍定了定心神,看到那隻手居然是龍雲伸出來的,頓時大喜道:“FUCK!你這傢伙差點把我嚇死了,我以爲你掛了!”

“媽的……”龍雲咳嗽了兩聲,他感覺自己十分虛弱,渾身痠軟,骨頭像是散了架一樣,掙扎着坐起來:“你小子又打算給我打什麼狗屁針水?”

“我是在救你的命!這是腎上腺激素,你剛纔休克了。”隼一臉不悅地喊冤,“用你們中國人的話講,真是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

聽說自己剛纔休克過去,龍雲短路掉的思維忽然通了電,人從地上坐了起來,“這是什麼地方!?” “這裏?”隼擡頭環視一下週圍,道:“命運之井啊,神域。你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哪?”

“賽琳娜和迦藍呢?”

“迦藍?”隼愣了一下,馬上反應過來,“噢!你說那個女精靈?她沒事,在那邊休息呢。”

說罷,指指遠處。

龍雲撐起身子,果然看到另外一頭圍了一堆人,爲首的是蘭斯特洛他們。

“我怎麼會在這裏?”龍雲甩了甩腦袋,感覺裏頭像塞了一堆釘子,有些疼。

“你問我?”隼一臉懵逼道:“我還想問你呢,你知道剛纔你們怎麼出現的嗎?”

“怎麼出現的?”龍雲心底有些吃驚,想起在剛纔自己算是穿越了一把,還和十年前的自己打了一場,最後發生了一次劇烈的爆炸之後就不省人事了。現在他最擔心的是自己的身份,畢竟已經證實自己不是什麼莫里亞人,也不是什麼亞特蘭蒂斯人,只是一個……

一個混血種,而且還不是一般的混血種,是一個在各種古籍中被視爲魔鬼一樣的人物——毀滅者。

假若現在天幕公司和長老會知道自己的真實身份,那麼自己恐怕會立即成爲他們不顧一切追殺的對象。

想到這裏,忍不住忘了身旁的格格一眼。

所幸的是,格格的表情沒有什麼異樣,看起來並沒有什麼敵意。

“剛纔我們在和加姆惡戰,突然命運之井方向發生了爆炸,你們被水噴到了高空然後摔在這裏,我們發現你們都暈掉了,所以將你救醒。”隼說。

“我……你們找到我的時候,我沒什麼不妥吧?”龍雲仍然有些擔心。

“不妥? 綜+劍三武安天下 當然不妥了!”隼忽然提高了幾個分貝,大聲道:“你休克過去了,心跳停頓,人也沒呼吸了,看起來像是溺水了。對了,命運之井裏頭都是水嗎?你連游泳都不會?旱鴨子?”

前半句將龍雲嚇了一大跳,和999號對峙的時候,自己是變異過的,就連血液都是金色的,如果那副場景讓這裏的人看見,恐怕立即會對自己的身份生疑。

不過幸好後半句讓龍雲鬆了口氣,顯然隼和其他人沒有發現什麼異常的東西。

腦子裏依舊很亂,龍雲不敢多問,這事情越說越容易出錯,不知道賽琳娜和其他人在命運之井中有什麼不同遭遇,在裏頭,龍雲根本沒看見賽琳娜他們,也許每個人進入命運之井都會去到屬於自己的命運軌跡之上,各不相干。

“對了,你說你們和加姆惡戰?是那個宗主?”龍雲故意引開話題,站了起來,一邊朝賽琳娜的方向走去,一邊轉移話題詢問隼。

隼顯然沒有注意到龍雲心態上的變化,指了指右邊道:“沒錯,是加姆。地獄犬加姆。 從契約精靈開始 不過……好像出了點問題。”

“什麼問題?”龍雲警惕道。

“怎麼說呢?”隼咬了咬嘴脣,一副難以置信的表情道:“加姆有些名不副實。按道理,它的排位是在火龍法夫尼爾之上,但是我們竟然沒費什麼功夫就幹掉它了,這傢伙不堪一擊。”

龍雲順着隼的手指望去,看見加姆巨大的屍體俯臥在地上,其中一個腦袋被砍了下來,另外兩個腦袋的天靈蓋上分別出現兩個大窟窿,顯然被什麼刺穿了,整個身軀到處傷痕累累,看來之前被這幫獵魔騎士傷得不輕。

最令龍雲奇怪的是,尼奧正站在加姆巨大的頭顱上,手裏握着那柄哈布斯家族祖傳的格拉墨聖劍,低頭似乎在沉思着什麼。

“尼奧在幹什麼?”龍雲覺得尼奧有些奇怪,忍不住停下腳步問道。

“尼奧?”隼扁扁嘴攤攤手,“不知道,幹掉加姆之後,他就一直這個副模樣,他在那裏站了二十多分鐘了,不知道在找什麼。”

“好吧,我們先去看看賽琳娜。”龍雲心想加姆已經死了,這次阿富汗的人物看起來也算十分成功的,自己也去了一趟命運之井,終於弄清楚了自己的身份,至於維達爾之刃被激活,九界封印被打開,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回到天幕公司找到芬奇博士再慢慢坐下來談。

現在他實在不知道應不應該將自己看到的一切告訴芬奇,包括尼奧父親查理曼的遭遇,很顯然,當時諜島行動看起來就是一個海恩斯設置的陷阱,自己最後看見查理曼的時候,他被999號撞入了另一間實驗室裏,看起來凶多吉少。

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海恩斯的身份恐怕也是一個驚天的祕密。長老會的萬年死對頭光復會的執事部總執事竟然是莫里亞人,還居然是哈布斯家族的血裔,只不過是一個混血種而已,而且長老會和哈布斯家族追殺哈布斯混血種的手段聽起來並不光彩,不知道老哈布斯知不知道這件事,芬奇又知不知道這事,如果知道了,他們又作何反應?

走到賽琳娜身邊,龍雲本打算蹲下身看看地上的賽琳娜情況如何,經過這次命運之井的旅程,龍雲有一點可以肯定,賽琳娜並非命運三女神的轉世聖體,這一點是可以百分百肯定的。

因爲命運女神根本就沒死,她們只不過一直待在井中,看起來她們是作爲中立者置身在九界之中,就算是末日之戰,三人也並未參與,所以不存在死亡和轉世一說。

如果不是這樣,恐怕哈布斯家族的人就對賽琳娜的血統有着錯誤的估算了,這個懂得奇普預測術的金髮女孩並非什麼命運女神的轉世,這種想法不過是長老會一廂情願而已。可如果長老會的估計是錯誤的,那麼賽琳娜又會是誰?

在幽暗森林中,龍雲監視過賽琳娜的獨特天賦,釋出的那種巨大能量和殺招,根本不是普通的純血種和混血種所能擁有的力量,至少是神級的人物,這樣一來,恐怕她的身份和自己一樣,都是一個謎了。

不知道這姑娘在命運之井中是否找到了自己身世的答案,如果找到了,她會不會像自己一樣緘默不語。

沒等龍雲開口詢問賽琳娜的情況,忽然感到腳下一緊,低頭一看,一雙手竟然僅僅抱着自己的大腿,一陣誇張的哭聲立馬響了起來。

“老大!老大!我以爲我再也看不到你了,我以爲我要死了,我以爲我要被扔在命運之井中再也不見天日了……” 龍雲眉頭一皺,不用看,光聽這種誇張而且沒骨氣的語調就知道是範建那個賤人。

“喂喂喂,我說你好歹是個鍊金師,怎麼樣一點臉皮都不要了啊?這麼多人,你不要臉我還要呢!”龍雲忍不住掙扎了一下,沒想到範建抱得更緊了。

“抱老大的大腿有什麼丟臉的嘛……”

範建顯得十分委屈,繼續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嚇死我了,命運之井裏好可怕,很洞洞啥都看不到,我到處跑,除了黑就是黑,永遠沒盡頭,我以爲我完蛋了……嗚嗚嗚……”

“你在裏面什麼都沒看到?”龍雲奇道。

“沒有,那個鬼地方我看就是哄小孩子的,什麼狗屁命運之井,裏頭就是一片黑乎乎的空間,什麼都沒有,媽的,我從小就怕黑,嚇死我了……差點把我嚇成了幽閉症……”

“你在裏面……”龍雲想了想問道:“真的什麼都沒看到?”

“我發誓!我怎麼會騙老大你呢?一日老大,終身老大!你我都是中國長大的,二五仔的事情咱不做,騙老大就是不忠不義,會被雷劈的!”範建鬆開手,抹了把臉上的鼻涕眼淚,一本正經舉起幾個指頭髮誓道:“我朝燈火發誓,若是我範建騙老大您,就讓我天打五雷轟!”

龍雲差點沒笑出聲來,說實話,範建這傢伙在中國待的時間恐怕真的太長了,和自己一樣,說是什麼族什麼族後裔,實際上就跟普通中國人沒啥兩樣。

不過,這人倒真的不錯,雖然有點兒沒臉沒皮的架勢,可人還不算招人嫌那種,自己以後組建小組,肯定要預留一個位置給他,況且這傢伙整天吵吵嚷嚷要跟着自己去美國混,去就去唄,從這次穿越回去的事情看來,長老會也好,光復會也罷,恐怕內部都相互滲透了,這些古老的祕黨組織恐怕內部太過複雜,用別人還真不放心。

“好了好了,我信你還不行,趕緊起來,男兒膝下有黃金,動不動就跪,像話嗎?”龍雲拍了拍這位鍊金師的肩膀安慰他道。

“龍大哥,你可別信這傢伙,口口聲聲表忠心的人一定不是什麼好人,況且啦,我看他死纏着你不是感謝你救命之恩,他這回得罪了墮落精靈的組織,回到現實世界上去,恐怕被人追殺。”

迦藍的聲音在一旁傳來,龍雲趕緊回頭,喜道:“迦藍妹妹,你沒事啊?”

“沒事,我可是暗精靈公主,沒那麼容易有事的。”迦藍笑嘻嘻道,看起來真的沒什麼大礙。

“你在裏面看到什麼沒有?”龍雲問。

“沒有……”迦藍表情立即拉了下來,她瞥了一眼範建,顯得有些尷尬。

“嘿!別讓我說中了,你跟我一樣,啥都沒看到,就一片黑乎乎對吧?!”範建是個鬼精鬼精的人,立馬嗅出了迦藍表情中的味道,“還說我呢!你自己不也是一樣?五十步笑百步!”

“什麼意思!?什麼五十步笑百步?”迦藍一下子沒聽明白這句中國諺語的意思,趕緊反問。

“他的意思是,你是白癡,他是傻瓜,都差不多的貨色,沒必要相互恥笑。”隼在一旁用半桶水的中文知識解釋道。

“你說什麼!?活得不耐煩了對吧?小侏儒!”迦藍臉立即就綠了,手立即就摸向腰間的吹箭筒。

從小到大,她都是族中的寵兒,半句難聽話都沒聽過,居然有人諷刺她是白癡,怎麼受得了。

範建鍊金上還算好手,可是打架絕非強項,見迦藍髮怒,慌里慌張趕緊縮到龍雲身後,嘴裏嚷嚷着:“謀殺親夫啊!謀殺親夫啊!”

這顯然是佔便宜的說法,迦藍再不懂中文也聽懂了其中的意思,二話不說就將米斯特汀吹箭塞入吹管中,就要幹掉這個亂說話的侏儒。

“夠了!”龍雲本來就有些心煩,這麼一鬧,更煩,“你們倆都消停一下!”

他的一聲暴喝震住了兩人,龍雲轉向蘭斯特洛:“賽琳娜情況怎樣了?”

“哈布斯小姐沒事,不用你擔心。”蘭斯特洛對龍雲一向沒什麼好感,馬上口氣就變了:“你一個天幕公司的混血種,竟然敢帶賽琳娜到這種地方冒險,出了問題你承擔得起嗎?”

這種高高在上的口吻,蘭斯特洛早已經習慣,在長老會總部獵魔騎士團的眼中,天幕公司就是烏合之衆,上不得檯盤。

龍雲懶得搭理他,換做從前還會跟他頂幾句,可是不知道爲什麼,自從在命運之井中得知自己的過往之後,胸中有一股前所未有的氣勢,那是一種王者俯瞰螻蟻的氣勢,打敗一隻螞蟻對一頭雄獅來說,實在沒什麼值得炫耀的。

他蹲下身,伸手在賽琳娜的鼻孔下輕輕一放,感覺還有氣息,只是暫時暈過去而已,於是放下心來。

“沒事,她只是暈過去了,待會就會醒。”

他站起身想走,蘭斯特洛卻感覺受到了侮辱,龍雲愛理不理的態度簡直是對他的無視,這令他沒法子容忍。

“嘿!我問你話呢!”蘭斯特洛一個箭步攔在龍雲面前,伸手推了龍雲一把,眼中充滿了挑釁,“你個小雜種!聽見我問你話了嗎?!”

龍雲冷漠地掃了眼前這個所謂的四大家族純血種後裔一眼,忽然覺得他十分可憐,就像坐在井底的青蛙,永遠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多大。

僅僅被龍雲的目光一掃,蘭斯特洛竟然感覺渾身如墜冰窖,冷得有些想發抖,渾身提不起一點氣力,冷汗瞬間沿着脊背流了下來。

他想繼續表達自己的強硬,嘴巴動了動,卻什麼話都說不出來。

“尼奧在幹嘛?”隼故意轉移話題,指着遠處的尼奧道:“你們看看,他在幹什麼。”

所有人的目光順着隼的手指看去,只見尼奧揮動着格拉墨聖劍,重重劈在地獄犬加姆的頸脖上。

屍體尚未冷卻,血液噴涌而出。

劈了幾劍後,尼奧半跪在加姆的身上,手伸出加姆脖子後面的創口中,在裏頭掏着什麼。血漿將雙臂染紅,腥臭的味道隨風撲面而來。

格格皺了皺眉頭,大聲問道:“尼奧!你在找什麼!?”

尼奧沒有馬上回答,而是繼續着自己的動作,過了一陣,他站起來,一雙手從大臂以下全是血,看起來十分恐怖。

他搖搖頭,看了一眼腳下的屍體,嘆了口氣道:“加姆的‘核’沒有了。”

“核?”衆人吃了一驚。

“沒錯,我們殺的,只是一具空殼,比普通的變異地獄犬強不了多少,根本沒有宗主級的實力。”尼奧冷冷道:“加姆鎮守的磁歐石也不見了,我們來遲了。” 阿富汗,坎大哈。

一隊軍用悍馬車隊駛入機場,門崗的塔利班士兵檢查了首輛車上的通行證後,揮揮手,示意通行。

車隊揚起黃塵,一路飛奔到機場跑道邊。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