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今天雖然不想之前那樣把精神力榨乾為止,被榨乾的感覺實在是太痛苦了,而且要睡到第二天中午才回復正常,所以之後的明天羅傑都會適量的進行訓練,但一直練習魔法還是讓他的精神力有些匱乏,現在的他只想好好睡一覺而已。

2020 年 11 月 16 日By 0 Comments

「嘿嘿……」比諾壞壞的一笑,和格列相視了一眼:「這可有不得你。」

……………………………………………………

在萊茵城的林蔭大道有一個交易市場,在這裡傭兵、商人可以擺攤售賣魔獸材料、武器、護具、稀有材料、魔法書、武技、奇珍異寶……甚至是稀有種族的奴隸,在這裡只要你有錢都能買到你想到的東西,當然這麼龐大的市場也是在萊茵城幾個大家族的掌控中運作的。

每當星期五晚上的時候,交易市場會變的冷清很多,反倒是交易市場里中央建築看來挺熱鬧的,那中央的建築物是萊茵城最大的拍賣所——克雷米勒拍賣所。

看著市場內那個高聳的中央建築,亞文吃驚的問道:」我們去的地方,該不會是……地下斗獸場吧。「

」你知道哪裡?「格列撇過頭,他沒有想到亞文知道這個地方。」

「當然,在貴族的圈子中,克雷米勒地下斗獸場這個地方可是那些貴族名流經常光顧的地方,裡面都是舉辦方捉來的魔獸然後進行廝殺,聽說只是每個星期五才會開放。」亞文點點頭,隨後又嘆息了一句:「雖然感覺很好玩,可是我從來沒有來過,可惜啊。」

「現在不就是機會嗎。」比諾一隻手搭到亞文的肩部,興奮的嚷道:「我們快進去吧。」

看著他們三人興奮的表情,羅傑到時很無奈,本來是想好好休息的,結果來時被他們給拉出來了。

進入交易市場的中央建筑後,此時有很多人都是往大廳的後方走去,看來那裡才是斗獸場的入口。

進入大廳後方,有一個通往下層的樓梯,在樓梯口又好幾個護衛在看守,每個人繳納了三個金幣才讓其通行,這是進入斗獸場的規矩。

繳納了金幣之後,羅傑四人從樓梯走了下去,走到了盡頭之後,一個空闊的空間展現在眼前,一個巨大的牢籠將中央的場地給圍了起來,那裡就是魔獸廝鬥的地方,在牢籠的四周是一排排的作為,在座位的頂方還有這一個個單獨的貴賓區域,此時的斗獸場已經是人聲鼎沸,嘈雜的聲音絡繹不絕。

現在走廊中的人很多,一位相貌普通的黑男子不小心撞到了羅傑,一臉歉意的笑道:「對不起,對不起。」

「沒關係。」

見羅傑沒有在意,男子也不再客套,左顧右盼的走向斗獸場的觀眾席去,看來不是尋找座位就是在找人。

看著黑男子的背影,羅傑的眼睛眯了起來,有一些東西引起了他的注意。

「或許看錯了吧。」

羅傑搖搖頭,跟上了格列三人的步伐,他們已經在觀眾席找好了座位了。 等觀眾們都入席之後,此時一位身著紅裙的妖嬈女人出現在牢籠外的一處高台上,在紅衣裙包裹之下的豐滿玲瓏身子,若隱若現的讓人想入非非,她是這個斗獸場的主持人。

面對這等尤物,作為一名正常的男人,觀眾席上很多人都忍不住的多看了幾眼,有的沒出息的甚至留下了口水,這些精蟲上腦的傢伙在腦海中肯定是想把這個尤物扒的光溜溜的扔在床上,然後做一些少兒不宜的事情吧。

紅裙女子美眸環視著觀眾席,嫵媚的面孔時刻保持著微笑,可是在面容之下,紅裙女子卻是嫉妒的厭惡,她怎麼可能不知道這群下流胚子心中的齷齪心思呢,可這群人卻又不是她所能惹得起的。

淺淺的呼吸了一口新鮮空氣,拋卻心中所想的雜念。用著清脆酥麻的媚聲說道:「各位觀眾,今晚沒有美酒、沒有舞蹈、沒有音樂,有的不停刺激感官的饕餮盛宴,你們準備好了嗎?」

付你一生 不得不說,這位紅裙女子不僅是個妖艷尤物,也是調動氣氛的能手,她嫵媚的笑容和酥麻的嬌聲讓觀眾席上的所有人神魂顛倒,沒一會兒一陣陣狂熱和瘋狂的叫喊聲充斥著整個斗獸場。

看著場內的氣氛,紅裙女子始終保持著嫵媚的笑容,丹鳳眼中的流動的目光讓被注視的觀眾心中一陣酥軟。

「好的,各位,請安靜下來,允許我像你們介紹我們地下斗獸場的老夥計,五級風系魔獸——疾風牙狼!至今為止在同級別的廝鬥中已經保持了連續八場勝利,請我們的老夥計隆重登台!

得到示意之後,牢籠旁的一位工作人員將一個捲軸扔進牢籠,扔進去的捲軸是一個名叫召喚捲軸的魔法道具,是用來裝載魔獸的,和空間戒指不同,魔法捲軸內的裝載空間是可以儲運魔獸之類的活物的,而空間戒指只能裝載死物,不管是召喚捲軸還是空間戒指,它們還是有一個共同點的,那就是造價昂貴。

在工作人員的控制下,那捲召喚捲軸自動攤開來了,並照射出一道白色光亮,被白光照射的石板上閃爍起了一個大型的五芒星陣。

」吼……吼……「

一道兇猛的吼叫聲吼,一頭高約三米,長約六米的狼形魔獸出現在了牢籠之中,這就是五級風系魔獸——疾風狼牙!巨大的身軀上一根根青色的毛顯得堅硬亮,巨大的獠牙和鋒利的爪子顯得破壞力十足,它的喉嚨里不停出低沉的吼叫聲讓人感到心悸,如果不是脖子上的鎖鏈和堅固的牢籠,它肯定會毫不猶豫地將觀眾席的人全部當做晚餐吃掉。

看著牢籠里的疾風牙狼,台上的紅裙女子再次出嬌聲:」未嘗敗績的疾風牙狼的實力很強,作為它的對手肯定也不會差到哪裡去,這隻魔獸是我們斗獸場在荒野花費昂貴的代價才捕捉而來,那麼接來下有請五級土系魔獸!金剛魔猿!「

工作人員又忘牢籠中扔了一個召喚捲軸,繁雜的五芒星閃爍之後,一個高五米左右的金剛魔猿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和疾風牙狼高調出場不同,它的出現十分平靜而且低調,一絲吼叫聲都沒有,只是緊緊地站在原地用著燈籠大的眼睛觀望著牢籠外的觀眾以及他接下來的對手,鼻子和嘴中不時衝出白色氣霧。

看到這隻金剛魔猿,一些眼尖的人會現,它其實是一隻殘疾的魔獸,它的碩大的手掌上有些空蕩蕩的,好像是少了幾根手指,而且它的一隻眼睛是瞎的,耳朵被不知名的魔獸咬掉了半截,毛茸茸的健壯身軀下隱藏著很多大大小小的傷疤。

」在最精彩的對決之前,有興趣的觀眾可以向我們的工作人員進行投注,當然我們的投注資金是不設上限的。「紅裙女子一邊繼續用著她媚音說道,一邊介紹著台下幾處開設賭局的工作人員。

介紹完畢之後,舉辦方的工作人員也極其配合地吼著」:「來來來,五級魔獸金剛魔猿的賠率1:2,五級疾風牙狼的賠率3:1,快來下注,快來下注……「

……………………………………

觀眾台的人群中。

「要不我們也玩一把吧。」格列轉過頭詢問著羅傑和亞文,至於比諾,已經被他直接無視掉了,認識他實在是太丟人了,要是別人問他認不認識這個大塊頭,他肯定搖搖頭。

說起來,此時比諾的表情確有些讓人尷尬,他正一臉痴想的望著台上的那個紅裙女子,估計在他的腦海中應該在意淫著某些事情吧,他嘴角快要流下的幾滴晶瑩液體已經證明了一切,就算不在他的頭上寫個『色』字,別人也看的出來。

無視掉比諾,一旁的羅傑說道:「押注那頭金剛魔猿吧。」

「誒?」亞文有些迷惑:「不應該是選擇疾風牙狼嗎?不管怎麼看上去都是它更強一些吧,那頭金剛魔猿看樣子是個殘疾魔獸啊,怎麼可能打得過疾風牙狼呢。」

和亞文所說的一樣,很多觀眾隱隱約約都有這樣的下意思,的確從表面來看,疾風牙狼就像是一個精壯的青年,而身體缺陷的金剛魔猿表現的像是處於暮年的老者,在這樣的差之下的戰鬥,那結果也可想而知了。

「不是的。」格列搖搖頭,淡淡說道:「羅傑說的不錯,應該押注金剛魔猿。」

「到底為什麼呢。」亞文抓著腦袋,很是不解。

格列也不賣關子,耐心的解釋著:「從外表來看,疾風牙狼看起來十分兇猛,而金剛魔猿卻是靜靜的站在那裡,動也不動。 前妻歸來:老公,好久不見 但你沒有注意到它不是展現自己的兇猛或是力量,而是觀察著環境和自己的對手,魔獸也是有心智的,何況還是一個五級魔獸。」

「就算是它善於觀察,可是它的身體缺陷擺在那裡,實力不會強到哪裡去吧。」

格列笑著搖搖頭:「那不是說明那有著身體缺陷,而是說明這它有著很強的實力,如果沒有猜錯的話,這頭魔猿經歷過很多生死廝殺,而且並成功的活了下來,那些傷口都沒廝殺所留下來的。」

亞文一邊聽著,一邊點著頭,可他還是有一個疑問:「按照你的意思,金剛魔猿有那麼強的實力,那麼為什麼他的賠率會那麼高呢?」

「呵呵……這就涉及到了賭徒的心理,擺設賭局的莊家給這樣一個賠率,那麼所有人潛意識中就會認為這頭魔獸的實力可能會比較弱,那他們很多人肯定會選擇賠率低但把握更高的魔獸,等結果一出的話,莊家只等著收著大把大把的金幣就行了。」

說完之後,格列撇過頭笑嘻嘻地望著羅傑:「我說的沒錯吧,羅傑。」

羅傑點點頭,在心中不禁暗嘆格列的分析真的很全面,和自己心中所想的完全一樣,真不愧是特羅亞屈一指的威尼弗雷特家族子弟,天生就擁有一顆善於分析和觀察的頭腦。

投注只會持續一段時間,之後就不會再讓人投注了,所以格列和亞文解釋完之後,便馬上跑到觀眾席下的投注點。將之前在棕櫚葉酒店敲詐來的兩千金幣全部投了進去。

在一旁的貴族和工作人員都看呆了,兩千金幣啊!這絕對不是一個小數目啊,賭博都是有風險的,這少年就不怕這些金幣全部賠進去了?

說實話,格列還真的不在乎這點錢,以他威尼弗雷特家族繼承人的身份,這點錢真的是太小兒科了,絲毫看不上眼。但這也不代表他是一個願意冒風險的人,對於沒把握的事他是不會做的,敢投兩千金幣正是因為他的自信。

工作人員咽了咽口水,隨後滿臉恭維的接了過去,這名少年可是一個大金主啊,絕對不能怠慢了。

投完注之後,格列也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最精彩的環節也要開始了。

「相信大家已經期待已久了吧!別急,接下來好戲絕對刺激你們的感官!」紅裙女子一顰一笑觸動著很多人的興奮點。

觀眾席已久熱血沸騰了,狂熱的氣氛已久讓這斗獸場的溫度升高了好幾點,有人瘋狂的貴族直接吼叫著自己投注的魔獸,此時的樣子,完全沒有貴族名流該有的教養和禮貌。

看著觀眾席上的氣氛早已到達了沸點,紅裙女子嬌聲加大了幾分:「那麼我們今晚上的節目正式開始!」

斗獸場的工作人員也不再拖沓,在意識的控制下,兩頭魔獸頸部上的鎖鏈化作點點白光消失了。

「吼!」

得到自由的疾風牙狼仰頭長嘯,一陣令人心悸吼叫聲回到在觀眾耳中,金剛魔猿還是靜靜地觀察著,沒有任何舉動。

作為五級魔獸,兩頭魔獸心智接近人類,它們都知道這一場是生死廝殺,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但它們也沒有急於取對方的性命,都是在試探著對方。

疾風牙狼渡著步子,在金剛魔猿的周圍繞著圈子,看來是在找機會,而魔猿依舊是站在原地觀察著疾風牙狼的一舉一動。 疾風牙狼或許是個急性子,圍著金剛魔猿轉了幾圈之後,催動著風元素,它口中就出幾道風刃,所擊飛的方向就是魔猿的頭部。八一中文網

風刃的度很快,十餘米的距離眨眼之間便掠過,可金剛魔猿的反應也不慢,兩隻粗壯而毛茸茸的手臂直接擋住了頭部,幾道風刃的攻擊就像是石子掉進大海,沒有任何的波瀾。

金剛魔猿剛抬下手臂,一隻血盆大口朝他接近而來,度很快,金剛魔猿並不是一頭擅長度的魔獸,這一擊完全沒有防住。

」吼!「

金剛魔猿的一隻手臂被疾風牙狼死死咬住,這讓它出一聲憤怒的吼叫,使勁地甩著手臂卻怎麼也甩不開。

觀眾席上出一陣陣的喝彩聲,他們都是投注疾風牙狼的人,疾風牙狼一開始便取得了先機,這怎麼不能夠讓他們有些興奮呢,這可是勝利的第一步啊。

其實,看似佔優勢的疾風牙狼,此時也並不好到哪裡去,魔猿的手臂實在是太堅硬了,就像是一塊鐵塊一樣,以它的咬合力只能咬破表面的一層皮而已。

觀眾席上方,其中一個貴賓區……

傑波拉搖晃著酒杯,望著下方的牢籠,微微揚起嘴角:」看來你不投注,是個錯誤的選擇啊,疾風牙狼看起來實力要強上不少。「

房間依舊安靜,等了一會兒才冒出一道冰冷的聲音:」沒有耐心的人終究會失敗,魔獸也不例外。「

」比維斯,好不容易出來玩,你怎麼這麼掃興。「傑波拉的臉上有些生氣,不過隨後這份怒氣也就散了,他知道這傢伙嘴裡總是會出現一些令人生氣的話,反正這也不是一次兩次了。

」我只是實話實說而已。「比維斯也端起桌子上的一倍紅酒,飲了起來。

傑波拉看著有些無趣的比維斯,有些無奈的嘆口氣,他正的佩服自己能受的了這傢伙,他完全就是一塊悶石頭。

」剛剛沒有下注,或許現在也不遲。「

」嗯?「

傑波拉轉過身望著正在喝著紅酒的比維斯,他愣住了,還以為自己的耳朵出毛病了,剛剛的那番話真的事這個悶石頭說的?難道石頭也開竅了?

看著傑波拉沒有反應,比維斯放下杯子,淡淡的說道:」玩不玩?不玩就算了。「

」玩,怎麼會不玩呢。「傑波拉哈哈大笑,坐到沙上:」你想怎麼玩?「

」你不是說我沒投注嗎?那我現在投注,就投注那頭金剛魔猿好了,一個金幣。「

比維斯從口袋中掏出一個金幣放在面前的桌子上,金燦燦的金幣在燈光的照射下閃爍著金光。

」嘿嘿,看來這個金幣贏得很簡單啊。「傑波拉嘿嘿一笑,也放了一個金幣在桌子上。

………………………………

此時,觀眾席上那些投注金剛魔猿的人有些焦急了,現在的金剛魔猿狀態看起來並不是很好,被疾風牙狼咬住的手臂流出了猩紅的鮮血,看來在疾風牙狼極強的咬合力之下,就算是它堅硬的皮膚還是被慢慢給破開了。

鮮血流到了疾風牙狼的嘴中,那份血腥味讓它興奮了起來,就連口中的力道也慢慢加大了一份。

」吼……「

金剛魔猿的獨眼中閃爍著血紅,忍著疼痛,左手使勁一甩,將疾風牙狼狠狠的摔在了牢籠的鐵柱上。

」轟隆「的一聲巨響,牢籠的鐵柱竟然被砸彎曲了,這劇烈的撞擊狼疾風牙狼的背部被重創,緊緊咬著的嘴部也放開了,嘴中還噴出一談鮮血,這不是金剛魔猿的,而是它自己的。

以力量和防禦擅長的金剛魔猿,這一記攻擊真的很重。

疾風牙狼還沒有在痛苦中緩過來,地面就傳來一陣劇烈的抖動,塵灰也因為這抖動飛揚了起來,這聲音越來越近了。

金剛魔猿邁著四肢跑了過來,抓起疾風牙狼的尾巴朝另一個地方礽了過去。

塵灰飛揚,沉悶的撞擊響起,疾風牙狼所撞擊的地面紛紛塌陷,石板全都被毀壞並凹陷下去。

看到這裡,觀眾席上那些投注金剛魔猿的人焦急的神色已經退去,臉上漸漸興奮了起來,如果按照這種局勢下去金剛魔猿肯定會贏的。

而那些投注疾風牙狼的人臉色有些不好看,也不再興奮的叫喊了。

牢籠中的金剛魔猿一邊吼叫著,一邊又沖向了疾風牙狼,看來是想趁勝追擊。

儘管身上的疼痛讓疾風牙狼十分痛苦,但此時它還不得不咬著牙站立起來,吸取了幾次的教訓,他倒也變的聰明了一些,不和金剛魔猿正面交戰,一直躲避著攻擊。以魔猿的力量如果再被擊中的話,這場比賽很有可能會提前結束。

可是疾風牙狼此時的狀態,一直躲避也並不是辦法。

它往後飛退了十米遠,口中出一聲低沉的獸吼,疾風牙狼的身上的青色剛毛直立了起來,它周圍的風元素驟然躁動,它的周圍凝現出一個個半透明風刃,這似乎這就是它的絕技。

『咻、咻、咻……」風刃齊刷刷飛向了十米遠的金剛魔猿。

感受到著股危機感,金剛魔猿竟然沒有躲避,它用鐵鎚般的拳頭憤怒地砸著地面后,護住要害就迎著風刃衝上去了。

「嘶嘶……」

魔猿身上堅硬的皮膚遇到這些風刃,就像是一把鋸子正在鋸著冰凍住的肉,顯然這次的風刃要比之前的力量強上不少,儘管儘管魔猿的皮膚很堅硬,在數量龐大的風刃之下,它的手臂、腿部、腹部、肩部都綻開了血花,一滴滴鮮血流淌到地面。

這樣的攻擊持續了十幾秒的時間,雖然很短,但對於金剛魔猿來說,這可以說是很漫長,風刃每一次割動皮膚都讓它很痛苦。

就連觀眾們也屏住呼吸了,可心卻彭彭跳個不停,這一刻才是決定勝負的時刻,同時他們還在祈禱著,當然!他們祈禱的事自己投注的魔獸能勝利,他們可不關心魔獸的生死,關心的只有金幣罷了。

風刃的攻擊結束之後,金剛魔猿可是用血肉模糊這個詞來形容吧,正面除了頭部以外都被風肉的攻擊打的體無完膚,關鍵的一點它竟然還硬生生的抗下了這些攻擊,還在轉動的眼珠證明它還活著,如果要是其他同級別魔獸估計早就扛不住了。

此時,一道青色的影子閃過來,一張血盆大口又朝著魔猿的頭部咬去,看來疾風牙狼是想故技重施,用這一擊決定勝負。

可迎接它的卻是一雙血肉模糊的大手,金剛魔猿兩隻手臂一上一下拉住了疾風牙狼的上顎和下顎。

「吼……。」

金剛魔猿使勁抓住疾風牙狼的嘴部,口中出努力的吼叫,隨後手臂一上一下用力一撕。

「撕……」這是皮膚和肌肉被撕開的聲音……

沒有垂死的掙扎和痛苦的叫喊,疾風牙狼的頭部一瞬間被金剛魔猿給生生撕開,紅白的穢物流的一地都是,折斷的頭部在不停的噴血,就像是一個紅色的噴泉一樣。

所有觀眾都怔住了,這種力量……太驚人了吧,直接活活撕死了一頭魔獸,所有人不禁咽了咽口水,氣氛突然有些寂靜。

可這種寂靜隨後又被回過神來的觀眾所打破,這種精彩的撕斗還真是讓人熱血沸騰呢,當然除了那些輸了金幣的人。

「吼!」

金剛魔猿踩在疾風牙狼早已死透的身體上出高昂的吼叫,兩隻手臂不停的捶打著胸部,這是勝利者的宣言!

觀眾席上……

「這太噁心了吧。」看著牢籠里那噁心的紅白穢物,心理素質差的亞文在不停的乾嘔著:「那頭魔獸死的太慘了吧,好可憐。」

「可憐?」羅傑搖搖頭,眼神有些平靜:「這個世界本就是弱肉強食,弱者死了只能怪他太弱了而已。」

」我要去上個廁所。「

他的眼睛眯了起來,好像看到了什麼,對著格列三人打了聲招呼之後便向觀眾席外的走廊走去。

看著羅傑的背影,格列表情有些嚴肅,他看的出來,剛剛羅傑的冷漠絕對不是裝出來的,儘管他平時就比較安靜不愛說話,但此時的平靜可以用冷漠來形容更貼切,那是對生命的冷漠

…………………………………………

這個節目已經到達了尾聲,透過窗戶看著牢籠里那頭已經死亡的疾風牙狼,畢維斯嘆了一句:」還是太弱了。「

他嘆息不是因為同情或是可惜,而是因為弱小才讓他嘆息。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