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今日他們之所以過來,便是他和五皇兄襄王說,很久沒有回京了,想四處走走。

2020 年 11 月 5 日By 0 Comments

襄王聽說了安國候府內舉辦了品詩宴,便帶他過來看看。

不想他們進了安國候府的大門,便聽到府裏的下人議論,說安國候府的大小姐不傻了。

兩個人都有些驚奇,不過最驚奇的還是襄王殿下,說不出的驚訝,傻子不傻了,這怎麼可能,真的假的啊?她不傻了,難道他真的要娶她不成?襄王殿下愁死了,恨不得這件事是個謠傳。

此時襄王一路走到蘇綰的面前站定,仔細的上上下下的打量了蘇綰一番,然後滿是愁悵的說道:“你不傻了?”

蘇綰看着襄王那無盡愁悵的樣子,不由得冷笑一聲,大概在這個未婚夫心裏,寧願她是傻的,這樣他就可以娶安國候府的二小姐蘇明月了,可惜他怕是要失望了,不過即便她不傻了,她也不稀憾嫁他這樣的一個人,他真是想多了。

蘇綰眸光幽幽,脣角微微的勾出笑意,對着襄王笑容晏晏的開口:“你說呢?”

襄王望着這樣的她,確實是不傻了,心裏越想越鬱結。

這時候廣陽郡主和蘇明月已經醒過神來,襄王殿下和寧王殿下過來了,那她們就要好好的招待了。

廣陽郡主趕快安排下人,把桌椅等一字兒擺開,恭敬的請了襄王和寧王兩個人坐下。

這裏剛安頓好兩位王爺,便聽到聽竹軒的門外再響起叫聲:“惠王殿下到。”

刷的一下,聽竹軒內的人齊齊的望向了桃花軒的門口,惠王殿下也來了。

不會吧,今兒個是什麼日子,這些皇子龍孫的怎麼全都趕了過來。

往常她們想請他們都請不來,今兒個可全都來了。

很快襄王過來了,廣陽郡主和蘇明月看到惠王蕭擎,臉色暗了一下,心裏十分的不暢,因爲這位惠王殿下可是護着蘇綰這個小賤人的,現在他出現,不會節外生枝吧。

不過不管怎麼樣,廣陽郡主和蘇明月領着人趕緊的把惠王殿下迎了進來。

惠王無視桃花軒內所有人,徑直推着車到蘇綰的面前,笑容滿面的說道:“綰綰,聽說你好了,本王在此恭喜你了。”

“謝惠王殿下。”

蘇綰客氣的說道,之前她叫蕭擎爲大哥哥,那是因爲她傻的原因,眼下她正常了,可不能再像之前那般叫了。

蕭擎眼裏一閃而過的失望,其實他還是喜歡綰綰叫他大哥哥,說不出的親近。

“之前你還叫我大哥哥呢?”

蘇綰輕笑着開口:“那是因爲惠王擡愛,蘇綰在此謝過惠王了。”

“好說,”惠王擺了擺手,今日他之所以過來,就是知道蘇綰要宣佈自己好起來,他是生怕有人故意刁難她,所以纔會過來的,若是有人刁難她,他可以幫助她。

這裏衆人正議論紛紛,說什麼的都有,桃花軒門外,再次響起叫喚聲:“靖王世子到。”

嗡的一聲,桃花軒內,衆女的議論聲再起,這一次衆人是真的有些搞不明白了,怎麼這一個兩個的都往這裏跑了,究竟是爲了什麼啊,難不成是爲了蘇綰這個女人,多少女人嫉妒的眼神落到了蘇綰的身上。

眼下在場的三個男人都和這女人有關係,一個是她的未婚夫,另外兩個護着她,她有這麼好嗎?

衆女盯着蘇綰,實在是想不透,究竟哪個環節出了毛病。她們是使足了勁也沒有吸引到任何一個男人的注意,可這女人一下子吸引了三個,那還是在她傻的時候,她們真想知道,現在她好了,會吸引多少人,難不成這女人是狐狸精投生的,專吸引男人的。

個個說不出的吃味,不過大家的眸光很快被門外的一衆人吸引住了,當先一人正是靖王世子蕭煌,蕭煌身着一襲白色的繡青枝攢竹的錦袍,腰束銀色的玉帶,腰間玉佩隨着他的走動,左右搖晃,一舉手一投足,說不出的華貴,偏在那華貴之中,還攏着幽冷的霸氣,就好像天地間的王者一般,明明是隨意旁若無人的行走着,可是偏就有那排山倒海的氣勢壓過來,令人不敢小覷他。

這樣一個霸氣冷然,卻又美若蓮花的男子,難怪京城中很多女人被吸引,明知道這樣的男人危險,可還是控制不住的前撲後繼的往前衝。

那蘇瀅雪不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嗎?

蕭煌領着人一路走進桃花軒,他的眼裏並沒有看別人,而是一徑望着蘇綰,那暗沉漆黑的瞳眸漫開滿天的冷意,直襲向蘇綰。

很多人不敢承受他這樣的冷意,蘇綰卻淡定無比的站着,而且根本不看那傢伙,不用想也知道那傢伙此刻十分的憤怒火大,昨天才來逼問她是不是裝傻的,今兒個一早她便好了,可想而知他心中是多麼的憤怒,可那又怎麼樣,只要她咬牙不承認,他又能耐她何?

蘇綰想着,前面的廣陽郡主和蘇明月已經領着人趕緊的迎了過去,一路把蕭煌給迎了進來。

蕭煌一進來,襄王,寧王二人便向他打招呼,惠王蕭擎倒是什麼都沒有說。

待到衆人全都坐定了,蕭煌纔不緊不慢的開口說道:“聽說蘇家大小姐不傻了?被人治好了?”

廣陽郡主瞳眸說不出的幽暗,蘇明月的臉色也不好看,蕭煌一直以來都護着蘇小賤人,現在他出現,她們還有辦法刁難蘇小賤人,還有辦法讓她頭上頂着傻子的名聲嗎?

廣陽郡主緩緩的開口:“是的,聽稟報說她好了,不過我還沒有問她呢,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好了?”

廣陽郡主話一落,蕭煌徐徐的輕笑,一笑透着該死的誘惑,他暗沉冰冷的聲音響起來:“既然還沒有確認,不如讓本世子來測試一下,她究竟是不是真的好了?如何?”

他開口,誰敢反對,廣陽郡主硬着頭髮同意了:“蕭世子請。”

蕭煌望向下首的蘇綰,此時蘇綰也擡眸望着他,兩個人眸光淡定交接,前者眸底涌動着陰驁血腥的煞氣,後者卻是一副姐就是淡定君的神色,這樣的神色看得蕭煌心中的火氣騰騰的往上冒,脣角忽爾勾出戾狠的笑意來,他緩緩的舉起手來,問蘇綰。

“這是幾?”

------題外話------

蕭蕭在找死了,現在越作後面死得越難看。 桃花軒內,所有人下意識的望向蕭煌,不懂這位蕭世子又是搞哪樣,他這樣的行爲看來倒有點像針對蘇家這位大小姐的,可是之前他不是一直護着這蘇大小姐嗎?

一時間個個搞不清楚蕭煌是什麼意思了。

惠王蕭擎的臉色十分的不好看,蕭煌這樣的舉動,分明是輕視綰綰,哪有舉一隻手問人家這是幾的。

襄王蕭磊倒是沒什麼感覺,身爲未婚夫的他,絲毫不覺得蕭煌此舉有什麼不妥,反而是一臉看熱鬧的神色,較之襄王蕭磊的神色,寧王蕭燁的眸色卻是暗了,眸光幽暗冷沉,不知道爲什麼,看到有人欺負蘇家這位大小姐,他便覺得心裏不舒服,有一種很生氣的情緒牢牢的掌控着他。

寧王臉色微暗的望着蕭煌,不過一時倒也沒有出聲。

下首蘇綰看到蕭煌伸出一隻手時,臉色瞬間幽冷,蕭煌此人果然極端陰險,外人只看到他的問題簡單,可他卻是別有用心的,若是她乖乖的說那是五,他便會說她心智幼稚,乃是小孩子心性,根本就沒有好,因爲誰會回答這樣無聊的問題,只有小孩子纔會乖乖的回話,可她若說不知道,只怕他又會反過來說她腦子不好,因爲她連五個手指都不認識。

蘇綰眸光閃過冷芒,脣角忽爾勾出輕笑,軟軟的聲音響起來;“靖王世子,臣女不識字,靖王世子不會因爲臣女不識字,就認爲臣女是傻子吧?”

她話落,四周很多女人面面相覷,搞不準這兩個人眼下是什麼狀況,本來好好的,現在看來卻又有點針鋒相對的感覺。

不過不管怎麼樣,眼下這兩個人的狀況還是讓她們高興的,尤其是趙玉瓏,望向蘇綰,又望向蕭煌,看到蕭煌並沒有如往常那樣面對蘇綰的時候,溫融柔和,眼面前的他,一身的幽冷,即便是面對蘇家這個傻子,也沒什麼好臉色,難道說他們兩個人鬧了起來,這真是太好了。

趙玉瓏眼裏升起嗜冷的暗芒,嘴角勾出笑意,蘇綰,蘇小賤人,今日定叫你生不如死。

不但是趙玉瓏興奮,就連蘇明月也忍不住興奮了起來,這真是太好了,蕭世子竟然和傻子弄僵了,這可是好機會啊,這一回不用她們動手,這靖王世子便出手對付這傻子了,真是太好了。

在場的人各有各的心思。

上首的蕭煌,在最初聽到蘇綰所說的話時,心裏一閃而過的不自在,這女人前不久還叫他蕭哥哥呢,現在卻只管叫他靖王世子了,不過這情緒很快過去,因爲蕭煌想起蘇綰騙他的事情,臉色攏上了寒凜的霜色,陰沉着臉再次的開口。

“好一個不識字,既然蘇小姐不識字,那麼本世子再問你一個無關識字的問題,你說本世子長得怎麼樣?”

蕭煌話落,四周所有人都望向他,一時搞不懂這蕭世子是什麼意思,怎麼好好的問這樣一個問題。

當然其中也有精明的人,猜出了蕭煌話裏的玄機,不由得輕笑起來。

蘇綰自然也猜出了蕭煌話裏的玄機,他問她他長得怎麼樣?

若是她說他生得風華無雙,天人之姿,只怕她就要落得一個和蘇瀅雪一樣的花癡名聲,即便她好了,她也擔了一個花癡的名聲。

可若她說他長得醜,只怕在座的個個都要說她是傻子了,有眼的人都看得清楚,蕭世子乃是天下間少有的絕色男兒,怎麼就醜了。

蘇綰冷笑一聲,望向上首的蕭煌,緩緩的開口說道:“蕭世子乃是靖王府世子,貴爲皇親國戚,臣女乃是安國候府的一介小小的庶女,又豈敢非議世子爺的容貌,請蕭世子見諒,臣女不敢妄議。”

蘇綰話一落,四周不少人挑起了眉,有人臉上滿是興味,有人則臉上滿是嫉恨,有人則火大不已,總之話說到這裏,所有人都認清了一件事,那就是安國候府家的這個傻小姐,現在確實不傻了,不但不傻了,而且十分的聰明。

蕭世子一連出了兩道繞人的題目都被她給輕易給解開,所以這女人太精明瞭。

不過蘇綰兩次輕鬆避重就輕的回答了話題,還讓人抓不到任何的把柄,上首的蕭煌臉色卻不太好看,清絕的容顏之上,濃濃的秋色薄冰,眼神中攏滿了森冷陰驁,他幽冷凌寒的聲音再次的響起來:“蘇大小姐,本世子再問你一個問題,若是你的嫡母安國候夫人掉到湖裏,你是救還是不救?”

這話一起,四周所有人都望向了安國候夫人廣陽郡主,廣陽郡主沒想到蕭煌竟然出了這樣一個題目來考較蘇綰,眸色暗了一下,不過她也好奇,蘇綰如何回答這道題。

桃花軒內所有的名門貴女到這時候已經看出了端睨,靖王世子蕭煌和蘇綰真的鬧翻了,他出的題目也是越來越刁鑽。

安國候夫人落水,蘇綰救是不救?若是蘇綰回答救,那麼蕭世子一定會說她腦子不好,因爲明眼的人都看出來,這麼些年安國候夫人待蘇綰並不好,安國候夫人落水,最高興的應該是蘇綰,她怎麼可能去救,所以蘇綰若說救,就說明她腦子根本沒好。

可若是蘇綰說不救,那麼蕭世子一定會說她不孝,是安國候府的逆女,這樣一來,即便蘇家大小姐好了,也要擔上一個不孝的罪名,從而被天下人恥笑。

所以這問題還真是不好回答,所有人都望向了蘇綰。

蘇綰的臉上攏上一層冷色,脣角是淺淡的冷笑,眸光滿是陰沉的光芒,直直的望向蕭煌,這一刻的她,心中說不出的火大。

她的眸光那樣的清冷,蕭煌看到,心竟然奇異的很不舒服。

不過他來不及深想,蘇綰的聲音已經響起來了:“回蕭世子的話,臣女不會游泳,所以談不上救人。”

“那蘇小姐的意思是不救嗎?”

蕭煌挑起長眉,聲音略高,這聲音使得整個桃花軒內的人都聽得明明白白。

不救?呵呵,這個很正常,誰叫安國候夫人對這個傻子不好呢,不救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不過安國候夫人臉色卻不太好看了,咬牙在心裏冷哼,這個小賤人,竟然當着這麼多人面前表示不救,她這是不孝,即便她對她不好,她公開說不救,這事傳出去,也是有失體統的事情,看她以後還怎麼做人。

安國候夫人心中冷笑。

蘇綰的聲音卻再次的響起來:“蕭世子搞錯了,我只說了我不會游泳,沒有說別的,而且蕭世子認爲若是候夫人掉進湖裏,用得着我救嗎?”

她這話說得極爲的巧妙,安國候夫人身邊有很多奴僕,不管她去哪裏,身邊都跟着一大羣的人,所以根本輪不到她這個小小的庶女出手。

蘇綰話一落,蕭煌還待說話,不過這一次卻有另外一人搶先一步行動了,寧王蕭燁輕輕的拍了拍手,認同蘇綰的話。

“不錯,蘇小姐的話一點也沒有錯,堂堂安國候府的夫人,出行隨身侍候的奴僕少不得數人,若是安國候夫人落水,奴僕早下水去救人了,所以根本輪不到蘇小姐出手。”

寧王蕭燁的話一落,刷的一下,桃花軒內所有人都望向了寧王,驚愕莫名,一個個睜着大眼望着寧王殿下,想不透爲什麼寧王殿下會幫助蘇家的這女人。

寧王殿下啊,高貴出塵的寧王,怎麼又幫上這小賤人了。

不少人心中說不出的嫉恨,咬碎了一嘴的牙齒。

寧王殿下話落,惠王蕭擎也說話了:“好了,這事差不多該結束了,蘇小姐一看就是個正常的,她是再正常不過的人了,所以大家不要再懷疑她傻的事情了。”

惠王一開口,嘩的一下,在場的女人中,又有人心碎了。

惠王又幫上這女人了,她怎麼這麼好命啊。

襄王蕭磊看寧王惠王都幫助蘇綰說話了,身爲蘇綰未婚夫他若是再不說話,似乎說不過去,所以襄王蕭磊也開了口。

“好了,這事到此結束了吧,蘇綰的病確實好了,她確實已經不傻了,所以大家不要再懷疑她了。”

襄王說到這個,心裏十分的鬱結,眼神不自覺的飄向了蘇明月,可惜蘇明月看也沒看她,此時的她臉色攏着薄霜,眼神陰驁的盯着蘇綰。

沒想到蘇綰這個小賤人這麼聰明,輕鬆的躲過了蕭世子出的三道題目,不但如此,還得了寧王的愛護,先是靖王世子,惠王,現在又多了一個寧王,幸好靖王世子現在和她鬧翻了,要不然她非氣得吐血不可。

蘇明月心中想着,臉色不由自主的望向了靖王世子蕭煌。

“世子爺,那這事就這麼算了?”

她看出蕭煌的臉色十分的陰沉,看上去不會善罷干休的樣子,蘇明月想不透,爲什麼蕭煌忽地便和蘇綰鬧翻了,他們兩個怎麼鬧翻的。

雖然好奇,卻不敢多問。

https://ptt9.com/19033/ 不過蘇明月的話一落,蕭煌周身漫開嗜煞的戾氣,瞳眸說不出的凜冽,如一柄出梢的寶劍一般,寒光凜凜。

他深沉的開口:“本世子的測試還沒有結束呢,怎麼就認定她不傻了?”

本來今日蕭煌心情就不爽,看到寧王惠王等人護着蘇綰。他的心情莫名的越發的不爽了,整個人都不好了,周身漫開寒凜的氣息,使得整個桃花軒都籠罩着涼薄的氣息,令人大氣不敢出,所有人都噤若寒蟬。

不少人偷偷的瞄着蕭煌,又望同寧王蕭燁和惠王蕭擎等人。

寧王飄逸出塵的面容上,長眉輕蹙了一下,眼裏一閃而過的戾色,他溫潤的開口:“蕭世子身爲西楚權勢滔天的重臣,何必爲難一個小女子呢?”

“寧王殿下這話錯了,這怎麼叫爲難呢,本世子只是幫助安國候夫人測試一下,看看蘇家這位小姐是不是真的好了?”

“既然本世子擔了這責任,就要把事情做好,不是嗎?”

蕭煌脣角微微勾出笑來,那笑說不出的冷決,看到蕭燁護着蘇綰,他就不想如了他的心意,在他手裏護人,真是想多了。

英雄救美,也該看看在什麼人面前當英雄,他可不會給他這個機會。

蕭煌說完後不看寧王,反倒是望向安國候夫人:“候夫人,本世子沒有說錯吧?”

安國候夫人望向蕭煌,又望了望寧王和惠王等人,說實在的她是哪一個都不想得罪的,可是眼下這所有人裏面,蕭煌纔是最厲害的一個,因爲他手握西楚的重兵,而且心狠手辣,做事無所顧忌,若是得罪他,纔是最麻煩的一個。

至於別的皇子,反倒次一些,因爲這些皇子好歹要顧忌一些。

安國候夫人想通了這個,點頭說道:“有勞蕭世子了。”

一來她不想得罪蕭煌,二來她也不想讓蘇小賤人輕易好起來,現在有人替她出手教訓蘇綰,她巴不得呢。

蕭煌聽了安國候夫人的話後,掉轉身望向身側不遠坐着的寧王蕭燁:“寧王爺,你看這事?寧王殿下想要英雄救美的心不能實現了。”

寧王蕭燁飄逸出塵的容顏之上攏上了清幽的冷霜,他冷冷的盯着蕭煌,緩緩的開口:“蕭煌,你認爲蘇家小姐需要你們哪一個認同,她傻與不傻,根本不需要別人來認同,她只是告訴你們大家一個事實而已。”

蕭燁說完望向下首站着的蘇綰:“蘇小姐,你可以走了。”

蘇綰望向寧王蕭燁,不明白這個初回京的王爺爲什麼一照面便幫自個兒,還有自己對他似乎有一份熟悉感,可若說認識他,卻又不盡然,她認真的想過,她絕對沒有見過寧王殿下。

不過寧王殿下出言相護,還是讓人高興。

“謝過寧王殿下了。”

蘇綰笑着道謝,她眉眼溫融的神情落到蕭煌的眼裏,蕭煌心中的火氣慢慢的升騰起來,嗜沉的聲音響起來:“寧王殿下這話就錯了,蘇大小姐身爲安國候府的一份子,她說自己不傻了,難道不該讓候府的人看明白她不傻的事實嗎?若是她說的是傻話呢?”

蕭煌說完眸光幽幽的望着蘇綰,蘇綰神色漠然,好像不認識他似的。

一側的寧王蕭燁臉色攏着堅定,一點也沒有退讓的意思。

“蕭世子不是出了三個問題嗎?我認爲蘇小姐回答的三個問題,足以說明任何問題了,若是在座的有人還認爲她傻的話,這個人才是傻子吧。”

寧王這話分明是意有所指的,直接的對準了蕭煌,蕭煌周身涌起寒氣,瞳眸瞬間折射出凜厲的寒芒,清絕的容顏之上滿是嗜血的戾氣,陰沉沉的瞪視着寧王蕭燁。

兩個人就這麼瞪視着,互不相讓,大有一言不和便要動起手來的感覺。

桃花軒內,衆人不由得心驚,個個擔心,同時看寧王殿下一心護着蘇綰,那些看中寧王殿下的貴女,不由得吃味,個個氣恨難平的望着蘇綰,這小賤人又勾了寧王殿下的心了,她究竟有什麼能力這樣啊,還是天生就是狐狸精投的胎。

蘇綰雖然高興寧王殿下護着自個兒,不過她並不希望寧王殿下和蕭煌兩個人打起來,若是打起來,這件事鬧大了,一來自己的聲譽不好,二來一定會驚動宮中的皇上,這不是好事,而且她也不想欠寧王這麼大的人情,吃人的嘴軟,拿人的手短,所以還是自立更生的好。

蘇綰想着,飛快的望向蕭煌。

“蕭世子打算如何讓我證實這件事,難不成蕭世子一直考驗下去,我就要一直被蕭世子考驗嗎?對不起,蕭世子有娛樂的心,我蘇綰可沒有供大家娛樂的心。”

蕭煌其實並不想在眼下這種時候和寧王蕭燁對上,必竟蕭燁的皇子身份擺在哪裏呢,所以能不動手的時候,他還是不要動手的好

此時聽到蘇綰的話,他便把凜冽的眸光從蕭燁的身上收回來,緩緩的望向蘇綰。

“兩次,若是蘇小姐還能順利的接下接下來的兩次考驗,那麼本世子就承認蘇小姐確實是好人一個了。”

蕭煌說完朝着身側的各家名門貴女說道:“不知道各位是否認同本世子的話。”

蕭煌說話,誰敢反駁,個個點頭認同,其中趙玉瓏是叫得最響亮的一個。

她不但叫,還飛快的說道:“若是蘇綰不能順利的通過兩次考驗,那麼她依舊是個傻子,根本不是正常人。”

吟遊刺殺錄 趙玉瓏的話贏得不少人附和的點頭。

蘇綰擡眸望過去,便和趙玉瓏的眸光相接,一個幽幽輕笑,一個兇殘的散發出狠光。

忽爾蕭煌輕拍手命令身後的手下:“擡上來。”

虞歌很快讓人擡了三樣東西上來,每樣東西都用黑布蒙着,衆人誰也看不見這黑布之下蒙着的是什麼,不過依蘇綰對蕭煌的瞭解,他知道這人出手就不是什麼好東西,所以這三個看上去像籠子似的東西里,一定不是什麼好東西。

蘇綰微蹙眉,眸光不自覺的看到了趙玉瓏,忽地輕笑起來,待到蕭煌的手下退了開去。

她望向蕭煌說道:“蕭世子考驗我,倒沒什麼,不過我可不可以提一個要求?”

蕭煌眸色暗沉的望着蘇綰,深沉的說道:“說。”

蘇綰飛快的望向了人堆裏的趙玉瓏,緩緩的笑了。

趙玉瓏忽地不安起來,手指下意識的握緊,這個女人想做什麼?

蘇綰悅耳軟甜的聲音已經響起來:“爲了讓大家更好的看清我蘇綰是不是好了,我有一個建議,找一個人來與我一道完成接下來的兩道題,我想經過比較,大家應該更好的看清我是不是好了?”

蘇綰話一落,人羣裏不少人臉色微變,要知道蕭煌讓人擡出來的東西,看上去實在是不太好,而且衆人望一眼那黑色的東西,總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個個害怕不安,生怕被蘇綰點到名。

趙玉瓏是最不安的一個,不過這事還要蕭煌同意,蕭煌自然和蘇綰鬧翻了,那麼未必會同意她的建議。

可惜趙玉瓏念頭未落,便聽到蕭煌冷酷無情的聲音響起:“好,同意了,你選一個吧。”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