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他們不敢,心裏都在發顫……

2020 年 11 月 5 日By 0 Comments

他們懷疑,賈環是不是想借口他們抗命不尊,地將他們給砍了!

念及此,看着前方漸漸遠去的隊伍背影,兩人再不敢遲疑,撒開腳步狂奔起來!

“哈哈哈哈!”

看着這兩人倉惶緊張的背影,賈環放聲大笑!

……

ps:馬第三更,總要將這一卷寫開。

(未完待續。)

本書來自品&書#

本書來源

手機閱讀請訪問<!–flag052–>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環哥兒,他們要是真的在兩個時辰內跑到趙家鋪子,你當真就放過他們?”

韓三面色隱隱不安的問道。

他雖然說不出個所以然來,但總覺得,這樣辦,好像不大對……

賈環眉尖輕挑,道:“我說過要放過他們嗎?”

韓三聞言一怔,問道:“那你剛纔……”

“你怎麼這麼多話?”

見韓三還問,韓大皺眉喝道。

韓三頓時老實了,只是眼神幽怨……

賈環倒沒什麼,見周圍人都看着他,便呵呵笑道:“有一句話,叫法不責衆。

更何況,這些人確實都是當年先祖舊部的後人。

真要是由我出面把他們全拿辦了,怕是會寒了很多人的心。

目前暫時還不好做這一步……

可若什麼都不做,又怕有些人會笑死……

我賈家的名聲也就真的臭大街了!

嘿!

瞧着吧,今兒我就讓他們開開眼!”

說罷,快馬加鞭,朝三十里外的趙家鋪子趕去。

……

賈環在渭水碼頭的一舉一動,幾乎每時每刻都在傳往神京城的各處。

有人皺眉冷嘆,怒其不爭。

有人譏諷冷笑,坐以待其斃!

有人以一種居高臨下的心態,一哂而過,鄙夷一句“武夫”。

還有人,從昨夜起,便開始派人收集受害商戶的證據,將其寫成一幕幕飽含血淚的控訴奏摺!

只待今日事了後,在明日大朝會上,當面抨擊惡賊!

然而這一切,賈環似乎都一無所覺。

他坐在渭水碼頭三十里外的趙家鋪子涼亭中,一邊喝着涼茶,一邊看着書……

沒錯!就是書!

不過,並不是四書五經,而是林黛玉送給他的一本《孫子兵法》。

而這本《孫子兵法》也不是一般的《孫子兵法》,是被林黛玉一句一句的斷過章,並用白話“翻譯”出來的《孫子兵法》。

裏面很多典故,都被她用密密麻麻的小字,儘可能白話的寫在紙箋上,夾雜在書頁內……

看着娟秀的筆跡,聞者若有若無的清香,賈環彷彿看到了林黛玉那張笑顏如花的俏臉,和那雙靈動俏皮的美眸!

還有她嬌滴滴的嗔一聲:“環兒啊,壞人……”

“環哥兒,環哥兒……”

一陣粗糙的呼喚聲,喚醒了無限遐思中的賈環。

他回過神,看向一邊,只見衆人面色怪異的看着他。

賈環老臉一紅,反問道:“怎麼了?”

“嘿嘿嘿!

環哥兒,看《孫子兵法》都能看的流口水一臉浪蕩神色的人,你是頭一個!”

韓三在一旁打趣道,卻被韓大冷眼瞪住。

韓大道:“環哥兒,時間到了。五千人馬已經到齊……”

賈環聞言,“哦”了聲,將那本《孫子兵法》小心的收入懷中後,站起身,看向外面。

果不其然,黑壓壓的數不清的人頭在不遠處的渭河邊站着。

一個個都如熱狗一般,在水邊粗喘着氣。

不過,他們面色上卻沒有半點埋怨色,滿是說不清的喜色!

這就要成,正式官差身了?

有人高興,自然有人就不高興,不服氣。

五千名兵卒花名冊登記盡後,再趕來的軍餘和原本那一千人中的老卒,卻被擋在外面。

但也沒被放走,而是被圈了起來……

陣勢,有些駭人。

賈環收好了書冊,然後走到從賈家賬房調來的文案處,問道:“五千員都齊了?”

數十個文案見賈環走來都站起身,爲首一人道:“三爺,都齊了。”

賈環再問:“軍餘幾人?”

文案道:“軍餘四千三百六十八人,餘下六百三十二人,爲老卒。”

賈環點點頭,轉身又走向那五千人,沉聲道:“老卒單站一列。”

原本就是一千人正式兵員的老卒聞言,不敢怠慢,晃悠悠的站在了一起,不知賈環要做什麼。

“把昨天收的銀子,都交出來。”

“哄!”

賈環的話,讓這六百三十二人一片哄亂,一個個看起來簡直方寸大亂!

免費小說 多咱吃到嘴裏的肉,還能吐出來?

他們本就是正經的官差身份,被賈環逼着跑了三十里,累成死狗一般已經是一肚子怨氣了,可看在那些銀子的份上也就罷了。

可誰曾想,賈環竟把事做的那麼絕!

這世間的仇恨,其實都是一個利字引發的。

俗話說的好,斷人財路,更勝殺人父母!

想要絕了他們的好日子,那比殺了他們爹孃還讓他們痛苦。

況且,他們也不信,賈環還真能把他們都殺了!

因此便有不信邪的……

“大老爺,何曾見過銀子?”

“沒有,沒有銀子,一兩都沒有……”

“要銀子沒有,要命一條!”

幾個刺兒頭聒噪道。

賈環成全他們,回頭看了眼,韓大便帶着幾個親兵,走向那些人。

一個袒露胸膛的粗漢見勢不妙,頓時煽動道:“他孃的,這是要逼死咱們啊!他們人少,咱們和他們拼……”

“了”字沒出口,就被一支飛來的利箭射中了咽喉。

壯漢豹子眼一樣的凸眼中,滿是不敢置信的恐懼之色,喉嚨裏發出“荷荷”之聲,緩緩倒地而亡。

“嘶!”

其餘老卒,只覺得之前跑路生起的燥熱,忽地被一盆冰水澆滅,渾身發寒。

腦海裏只有一個念頭:他怎麼敢殺人,他怎麼敢殺人……

“你們一定是在想,本侯爲何敢殺人,對不對?”

賈環極其善解人意,看着他們呵呵笑道:“很簡單,因爲他是軍卒,卻想煽動兵變!

這樣的人,就是再來一萬個,都不夠我砍的!

你們誰若不服,大可來試試。”

見沒人吱聲,賈環看着那具屍體道:“很可惜,他其實不用死的。

只要將那些不義之財交出來,就什麼罪過都沒了。

日後還有大好的前程去搏,跟着本侯,縱然日後封妻廕子,也未必不能。

偏偏他人長的粗大,心眼卻太小,也太沒志氣。

區區千把兩銀子,看的就比命還重。

憑白死了不說,難道他以爲死了就能保住那些銀子嗎?

來人!”

“在!”

韓讓在其身後沉聲一應。

賈環冷笑道:“查出他的底子,帶人去他家,將那些不義之財盡數抄沒。”

“喏!”

韓讓聞言,沉聲一諾,走到那死者身邊,看向周圍人,問道:“此人是誰,家住哪裏?”

雖然都是一羣兵油子,可也許兔死狐悲,一時間,竟沒人出聲。

賈環見狀笑道:“二哥,去外面那羣人裏問,誰答的出,帶他進來,補此人的位置。”

韓讓聞言,忙出去詢問,不一會兒,就帶來一人,竟是那老軍卒,孫承祖!

孫承祖躬身對賈環賠着謙卑笑臉,賈環也沒不理會,微微點頭。

孫承祖是五城兵馬司的老人,自然認得死去的這人,將他的老底兒說個清楚。

甚至,連他有多少不義之財都算的七七八八。

賈環當即命韓讓帶着一伍親兵前去抄家。

其餘老卒雖然將孫承祖恨之入骨,卻再也不敢再沉默。

紛紛承諾,待回頭就將昨日之財上交。

賈環也沒逼他們立刻回去去取,而是讓文案書辦,將他們每個人的姓名,收了多少銀子,並家庭住址記好,就放過了他們。

而後,又轉身走向被二百名騎兵圈起來的,剩餘那兩千人。

其中就有,古徵和白貴兩人。

兩人雖然將賈環恨之入骨,可剛纔他毫不猶豫,當場將人狙殺的場面,着實太過駭人。

使得這兩個當慣富貴官的人,心中恐懼不已,哪裏敢出聲。

況且,他們也不信,賈環真能將他們兩人的營指揮使給拿下。

不管怎麼說,他們也是官身!

賈環卻沒有看向這二人,而是看向這兩千人中的一些老卒,道:“你們怎麼說?”

被淘汰的三百六十七名老卒聞言,齊齊跪下哭嚎道:“寧侯啊,看在先祖的面上,饒恕我等一回吧!我們乃榮國舊部之後啊!”

“住口!”

賈環陡然一聲爆喝,讓這些人的嚎啕聲頓止,面色發白的看着賈環。

賈環面色陰沉道:“看看你們這些人的德性,可還有半點軍人的模樣?

就你們這樣,也有臉自稱榮國舊部之後?

你們的祖宗,在無盡沙場上殺的昏天暗地,斷手斷腳而歸。

縱然身負殘疾,卻依舊將滿城屑小奸佞殺的血流成河!

他們身雖殘,但軍人的血氣和骨頭沒殘!

再看看你們……

你們這羣廢物,連跑三十里路都跑不下來,連一羣軍餘都不如!

又不事生產,整天靠敲詐勒索爲生!

你們若是敢去那些豪門大戶敲詐勒索,我倒還高看你們一眼。

可你們呢?

整日盯着那些商販的三核桃倆棗,你們丟不丟人哪?

就這樣,你們還敢在我面前自稱什麼榮國舊部之後?

你們祖宗在九泉之下有知,怕是羞也要羞的不能瞑目!”

賈環一番話,說的這些老卒們個個垂頭喪氣,不敢多言。

但也絕沒有什麼幡然悔悟,想要痛改前非的表情。

當一個人油滑久了,再想讓他正經,就和戒.毒一樣不可信……

不過,賈環也沒指望他一番話就能罵醒這些人。

秦軍能夠橫掃天下,靠的絕不是某個人的覺悟。

而是靠森嚴的軍法,和豐厚的戰功!

他冷笑一聲,道:“你們是想自謀生路,還是當軍餘,以觀後效?”

衆人聞言,滿滿哭喪臉,倒有機靈的,忙問道:“寧侯,我等還能以觀後效?”

橫刀奪愛:夜少的野蠻前妻 賈環哼了聲,道:“自然能。裏面那些人雖然今日會被呈送到軍部,正式登記如冊,成爲正式軍卒身份。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