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他們發動第二次ya片戰爭的時候,兩國總共投入的兵力也才兩萬三千人。

2021 年 11 月 24 日By 0 Comments

在他們看來,這兩萬人完全足夠顛覆大漢王朝的統治。

可惜他們不知道自己面對的是怎樣的敵人,還把大漢當做了后金政府跟太平天國那樣的封建政權。

大漢王朝除了海軍遠不如英法之外,陸軍無論裝備還是數量、士氣,都不比他們差。

更有少量的現代化槍械,包括自動化步槍以及衝鋒槍、機關槍,共有三千餘。

另外還有三十架直升飛機,在天上巡邏偵查。

英法聯軍的一舉一動都被大漢軍方看在眼裡。

當英法聯軍來到了一個叫做四面山的地界的時候,曹操早已帶人在這裡設伏。

不多時,英法聯軍進入峽谷之中,突然槍聲大作。

無數火舌冒出,強大的火力頓時把他們都打懵了。

特別是前方狹窄的山道上,一堆石頭阻攔住了道路。

石頭後面,駕著一挺機關槍,噠噠噠地不斷噴射著子彈,不斷地收割著性命。

英法聯軍彷彿割麥子一般,成片成片地倒下。 第986章

蘇家附近。

三個面具人隱藏在黑暗裏,密切關注蘇家的動靜。

這一次,不光是岳水樓要殺林壞。

連聖主都下了死命令,無論如何,哪怕付出再大的代價,也要滅了林壞!

可岳水樓這個人,根本不聽勸,執意要一個人進去報仇。

他們約好,如果聽到蘇家裏面有慘叫聲,那一定是林壞發出來的。

只要一聽到慘叫聲,立刻衝進去,屠殺蘇家!

可岳水樓進去這麼久了,裏面根本沒有慘叫啊。

「裏面到底是什麼情況?」

「岳家主進去這麼久了,怎麼一點動靜都沒有?」

三個面具人,一臉茫然。

難道林壞連慘叫都沒來得及,就死了?

這不可能吧。

要是林壞真這麼好殺,還至於讓聖主這麼頭疼么?

難道……出事的是岳水樓?

那岳水樓至少應該慘叫吧?

而且岳水樓還帶了岳家的幾個宗師進去。

這麼多人,不可能一點動靜也沒有啊。

三個面具人,心裏莫名有些不安起來。

正在這時,周圍突然傳來一陣腳步聲。

不一會兒,又是二十幾個戴着面具的人趕了過來。

「怎麼樣?林壞死了嗎?」

領頭的人,連忙問道。

三人搖頭,嘆了口氣:「不知道,裏面一點動靜也沒有。」

領頭人皺眉:「不能再等了,必須馬上動手。」

「主子下了死命令,不管付出多大的代價,這次一定不能讓林壞活了!」

「今晚,不僅林壞不能活,蘇隆,以及蘇家人,都得死!」

在場的二十幾位死士,全是死士中的絕頂高手。

為了能誅殺林壞,滅了蘇家,聖主這次是豁出去了。

哪怕這二十幾位死士全都陣亡,但只要能換林壞的命,換蘇家人的命,那就是值!

「殺進去!」

二十幾人,沒有絲毫猶豫,甚至不再隱藏氣息,直接殺向蘇家。

今晚,又會是一場腥風血雨。

今晚,又會有數不清的人,看不到明天的太陽。

「吱呀——」

正當一群人,快衝向蘇家大門時。

忽然,大門開了!

只見三個人立在門口,如同門神一樣。

藍武:「他們果然來了。」

藍賢:「來得好!」

魯一發:「你們現在投降還來得及,跟着聖主混是沒有好下場的!年紀輕輕,不要走上犯罪的道路啊……咦,後面咋說來着……」

一群人,眸子裏閃過一絲詫異,詫異地看着魯一發他們。

但這幫人,本就是死士,眼裏只有任務。

不管這三個人是什麼人,只要今晚他們在蘇家,就一定要死!

「殺!」

領頭人,一聲怒吼,所有人直接沖向魯一發他們。

三人眉頭一皺,立刻就要殺過去,可突然——

一個叼著煙的人從蘇家沖了出來,如同炸彈扔向人群,立刻就有好幾個人飛了出去。

眨眼間!

一群實力接近於大宗師的死士,竟然很快就被那叼著煙的人給逼退了!

魯一發三人,頓時目瞪口呆。

衝出來的人,是林壞。

可林壞不是說,讓他們三個人守在門口,抵禦這些死士嗎?

怎麼林壞自己忍不住動手了?

藍賢喉結滾動:「他……他是不是打紅眼了?」

藍武小聲道:「我剛才好像聽到,有人罵他母親……」

魯一發倒吸一口涼氣:「完了!完了!他母親,可是他的逆鱗啊!」

「林壞這輩子,最聽不得的,就是有人罵他母親。」

難怪林壞這麼生氣。

看來今晚這些來找麻煩的人,通通都活不了了。

而此時,屋內的蘇隆也趕了出來。

當他看到那群死士時,頓時臉色狂變。

「這些人……是聖主的死士!」

我靠!

聖主居然半夜派人偷襲他蘇家!

蘇隆顯然是嚇得不輕,因為他根本沒有收到任何風聲。

要不是林壞突然到訪,今晚他蘇家的人,恐怕死都不知道是怎麼死的。

「你們……你們怎麼不早說啊!」

蘇隆氣急敗壞地瞪着藍武他們:「你們還愣著幹什麼,快上去幫忙啊!」

「這些人,都是實力接近於大宗師的死士,你們老大再厲害,也不可能是這麼多人的對手啊!」

藍武拍著蘇隆的肩膀,安撫道:「您老先別急,我們現在根本不敢上去幫忙啊。」

「他生氣了,待會兒說不定連我們都打。」

但蘇隆哪知道這麼多,他只知道來了二十幾個絕頂死士。

萬一林壞死了,他又受了傷,今晚蘇家不遭殃才怪啊!

「來人!快來人啊!」

「媽的!聖主搞偷襲了!你們怎麼還在睡覺!」

紫筆文學 2010年冬,風雪夜,酒吧。

燥,喧嘩。

酒吧中央,是一個舞台。

舞台頂上,是四處掃射的黃和綠鐳射光,在迷醉的空間,盡情的搖擺遊盪。

鐳射光掃過舞台中央的鋼管,映照出隨著音樂搖擺律動。

特別是當他們在鋼管上旋轉,緊繃的渾圓臀部和大腿肌肉,在匆匆而過的燈光下表現出令人不自覺硬氣的張力。

後方DJ在打碟,低胸裝,領口波濤紋著著花卉和狐狸。

伴著激昂的樂曲,狐狸攀山越嶺,追逐著花卉。

這裡只有一個主題。

釋放。

劉琛降臨這個世界已經半年,對這座城市底層的無奈已經習以為常。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