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他心中非常澎湃。

2021 年 11 月 4 日By 0 Comments

他也看見了坐在最前排的沈益,正在向自己走來。

這個令北極熊吃了大虧的年輕人,正在以一種和善的微笑看着自己。

「雷總厲害,小米手機的出現,代表着我們國產手機廠商的崛起。」

雷布斯也點了點頭,十分認可沈益這番誇讚。

他也想要結識這位優秀的年輕人,因為他們都有過相同的經歷。

雷布斯在自己上大學的時候,也曾經編寫過一款殺毒軟件,然後他用這款殺毒軟件賺了大錢,成為那個時代少見的百萬富翁。

現在的沈益也是做殺毒軟件起家的,算起來還是他們之間的一種緣分啊。

不過他們兩人走的路並不相同,沈益選擇直接創業,而且創業非常成功,憑藉着免費殺毒軟件,成為了國內最大的殺軟廠商。

而且用自己的實力和輿論戰,挫敗了北極熊這個互聯網時代的龐然大物。

「沈總今天遠道而來,先前我們因為工作太過繁忙沒有迎接,實在是有失待客之道。

今天晚上留下來一起吃飯嗎?」

這一場晚飯其實是小米的慶功宴,因為他們早就知道今天這一場發佈會預示着什麼,米粉的反應並沒有讓他們失望。

沈益點了點頭:

「既然是雷總邀請,那我就沒有拒絕的理由了。」

雷布斯自然知道沈益也在做手機,因為沈益在微博上都親口承認過了,而且他對沈益的商業模式也是比較感興趣的,因為沈益並沒有透露過他自己的商業模式,甚至連一位投資人都沒有。

「聽說沈總最近也在做手機,打算在本月的28號發佈?」

「原本是打算按照慣例在8月18號發佈的,但是您這個時間趕的太巧了,我怕網友們看了您的手機,就沒有心情看我的手機了,所以就給推遲了10來天。」

所以這句話讓雷布斯笑了起來,他的笑容非常的親民。

「我這一次來,帶了兩台手機,可以送雷總一台,不過您可不要給我泄密啊。」

沈益說着就從自己的包裏面掏出來了一台白色的手機,這是已經量產的版本,所以送雷布斯一台也沒有什麼。

雷總的眼前一亮,覺得這是一款不錯的手機,畢竟外觀還算可以。

他接過了手之後,點亮了屏幕,看了一下時間:「多謝沈總了。」

旋即,他要對自己旁邊的員工的喊道:「小楊,去拿一台量產機來送給沈總。」

畢竟兩家做手機的廠商,互送手機,禮尚往來嘛。

「求之不得,話說你們這款手機的性能要比我們那款還要高一些。」

「沈總打算做手機是什麼模式?」

沈益並沒有選擇直接回答:「哎,現在國產手機剛剛起步,怎麼走都不好走啊。

走傳統的線下經銷商路線,需要投入的太多,而且品牌競爭力也大。

但是要走性價比的路線,又賺不到多少錢。

我們最終還是走了線下經銷商的路線。」

現在的雷布斯沉浸於喜悅之中,對自己的性價比手機路線深信不疑,更加堅定了他們這條路。

「那就祝沈總前途無量!」

「可以和我仔細聊聊這款手機嗎?」雷布斯和沈益找了一個座位,面對面的慢慢聊。

他拿起了沈益送給他的那台手機,點亮了屏幕。

「這款手機其實也沒有什麼好介紹的,因為它的硬件上面並沒有什麼出彩之處。

採用的處理器和四星S2一樣,屏幕參數也相差無幾,後置攝像頭800萬,值得一提的是,這款手機搭載了2,000毫安的大電池。

其他也就沒有什麼特別了。

主要就是我們搭載的夢源操作系統,會給它無盡的生命力,雷總可以慢慢體驗。」

雷布斯點了點頭,然後仔細的端詳著這款手機。

這款手機是比小米一還要稍微大一些的,塑料的后蓋甚至覆蓋了中框。

以現在的人的眼光來看,這是一款外觀比較大方,而且簡潔的手機。

但是點亮屏幕進入主頁的時候,這的確不一般,雷布斯甚至感覺到了這款手機和iphone4一樣的流暢感。

「夢源操作系統真的不一般,沈總是怎麼買來的?」

這麼長時間終於有人問出了這個問題,不過沈益早就準備好了說辭,同時也在美利堅那邊偽造了證據。

「那是一個夏裔的小團隊,艱難地開發,走投無路做不下去了。所以這個時候我出現了,花重金收購了他們手中的系統,現在看來是非常成功,錢也花的值。」

雷布斯對這款夢源系統還是非常感興趣的,不過迫於現實,他最終還是選擇了安卓。

他在腦海中想了一會,開始稱讚:「希望我在不久以後也能用上你們的系統,這件事情可以聊聊嗎?」

「當然可以,夢源系統是開源的,哪家廠商都可以用,不過我們有夢源全家桶。」

在這一方面沈益是不會讓步的,畢竟安卓走進了國內的市場,但是因為政策原因,沒有辦法強制國內的廠商安裝谷歌全家桶。

所以在這一方面他們就喪失了賺錢的機會。

他們和夢源不一樣,因為他們能在美利堅和歐洲地區讓每一台安卓手機都能用上谷歌全家桶。

還是能夠通過廣告盈利的。

沈益這邊就不一樣了,如果把許可權全部都開給其他的手機廠商,那他還靠什麼賺錢?

畢竟他可沒有谷歌那麼好命,能夠直接開闢美利堅和歐洲市場,畢竟國內就是他的大本營。

不能賺錢,那還不如不開源,只授權給軟件開發商。

雷布斯聽到這裏還是有些心痛,他深知一個系統,如果話語權全被開發商掌握了會如何。

短期看來現在的夢源系統適合那些小的廠商使用,或者是不想靠廣告這一方面賺錢的廠商。

不過還是有的談的,畢竟沈益要的是安裝夢源全家桶,但是並沒有限制內置在系統里的廣告。

……

沈益和雷布斯談了很長一段時間,甚至還在薊京吃了一頓大餐,然後他就坐着飛機回去了,準備開夢源的發佈會。

他們雙方的印象還不錯,以後可能會擁有合作的機會。

沈益來到薊京一趟,直接拿到了別人想買也買不到的小米一代,甚至這個被黃牛炒的話,能夠多加好幾百塊錢。

並且在之後的好幾年,都是這樣的,小米一旦出手機,就有搶購到的黃牛在那裏加價幾百然後賣。 深山之中,自從齊山石到來,觸發一次選擇后。

林南、趙雪萼、姜雲蕊的每一天似乎又恢復了原來的平靜。

趙雪萼小腿處傷患養好痊癒,便和姜雲蕊一起幫著整理房屋,或者做飯,清理。

兩人有時候也會去靈田、靈泉處觀看,或者在山門附近轉一轉,並不走遠。

林南停下修鍊的時候,三人便一起吃飯。

這一日,靈田內的莊稼也長到了極限,大豆一丈高,高粱兩丈高,都跟小樹一樣。

林南操控法器,趙雪萼與姜雲蕊幫忙,三人合力收割了大豆、高粱。

趙雪萼與姜雲蕊兩位天之嬌女便慢騰騰剝出果實,本來也不累,更不趕時間,慢慢說著話,時不時看一眼林南,彷彿自己也跟莊稼一樣,好像在這裡扎了根。

林南對照著大豆桿和高粱桿,回想著自己看到的機關傀儡術。

機關傀儡術,用紙張可以做最低級的紙人傀儡,若是刻入陣法,輸入真氣,也可以用上一兩次。

但是受限於材質,這也就是極限了。

紙張也是傀儡術最低層次的施展道具。

往上,木頭、具有靈性的金鐵之物、飽受淬鍊的靈物,都可以製作傀儡。材質越好,傀儡越是威力大,就越是耐用。

這些澆灌靈泉水、從靈泉裡面生長出來的莊稼桿,效果又如何?

林南感覺心裡不能確定。

按照常理來說,這樣供養出來的應該屬於「靈木」,算是製造傀儡的上佳材質——但是大豆桿和高粱桿,這種普通尋常的莊稼,到底算不算呢?

不管了,暫且試試再說。

齊山石的到來,意味著山外的威脅也將在不遠處到來。

山內還有狐妖、山神。

自己一個練氣境界第五層的小小修士,實在很難抵擋這些敵人,自己必須要製作一些可靠的助力。

做好決定要製作機關傀儡,林南便對著大豆桿和高粱桿忙碌起來。

取下一部分作為四肢,扎出軀幹和腦袋的雛形。

到了這一步,真正製作傀儡的步驟才開始。

刻畫傀儡身上的陣法,決定傀儡的用途。

刻畫好陣法這一步之後,再輸入真氣進行「啟靈」,傀儡才能聽命行事,受到主人操控。

「應該挑選什麼陣法……」

林南皺眉,自言自語

「林南哥哥,你在做什麼啊?」

姜雲蕊好奇地湊過來,站在林南身邊。

林南感覺一片陰影罩住了,仰頭讓她躲開一些。

一股香氣與柔軟抵住了他的頭。

揚起的腦袋和低下的臻首四目相對,長發掃在衣裙之上。

有種莫名的悸動,縈繞在空氣中。

姜雲蕊的臉慢騰騰地紅起來,裝作若無其事地理了理雲鬢,後退兩步。

趙雪萼淡淡看過來,眼神稍微銳利。

放下手中的一把大豆,她也走過來看著林南正在做的東西。

「是要做傀儡吧?」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