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他握了握拳頭,壓制了自己那起了波瀾的心湖,目不轉睛地看著課桌上的書本,做出一副認真學習的模樣。

2021 年 1 月 30 日By 0 Comments

程安然停留在李子睿身上的目光有些久,他是一個很帥氣的男生,睫毛很長,鼻樑挺直,唇色瑩潤。

他的皮膚非常好,完全看不見任何瑕疵,讓人的手忍不住蠢蠢欲動,在上面留下屬於自己的痕迹,看看他的皮膚是不是他表現出來的那麼嫩那麼滑。

他那一張臉像是上帝精心雕琢而成,光憑他的一個側臉,就能夠輕易地勾起女生的心動和尖叫。

雖然在星際時代,人們普遍都是帥哥美女,但是,李子睿的帥氣也可以在帥哥遍地走的星際世界脫穎而出。

李子睿察覺到程安然的目光,整個人有些坐立不安,他的臉頰微微有些發燙。

程安然把她的視線收回去之後,李子睿只覺得整個人像丟了什麼東西一樣,空空落落的。

程安然的注意力又投入到知識的海洋里了。

五天的課程結束之後,在校生們放了兩天假期。

程安然與夜雨絡告別,校門口,程安然的擬真機器人來接程安然了。

第一眼看到擬真機器人辰溪和他背後的懸浮汽車時,程安然的目光一亮,她對擬真機器人和懸浮汽車的技術很感興趣。

不過,現在她更對擬真機器人感興趣。

因為站在她面前的擬真機器人的外表與自然人沒有什麼不同。

如果不是程安然從林佳宜的記憶里知道眼前這個人是擬真機器人,她還看不出來眼前這個人不是人。

只見眼前這個人容貌清俊,身姿纖瘦修長,在春日陽光里,他的皮膚透著玉一般的光澤。活脫脫一個男神的殼子,她有眼福了。

「辰溪!」程安然步伐輕盈地跑到辰溪面前,眼前這個人真好看,好看得她都有些不忍心相信眼前這個人只是一個沒有感情、完全聽從她的號令的機器人。

在每一個帝國的女性出生之後,國家都會免費贈送一個機器人管家加保鏢給那位女性,保證她們健健康康的長大,既不會受到生命威脅,也不會受到男人騷擾。因為她們的貼身機器人能夠為她們解決一切困難。

眼前這個人真的是機器人嗎?不是什麼人假扮的嗎?程安然真想用工具解開眼前這個人,看看他的身體里有什麼機器零件。

程安然看著辰溪的目光有些火熱。

「小姐,辰溪來接你回家!」辰溪的右手放到胸前,給程安然施了一個非常紳士的禮。

然後,他把手放到程安然面前,一雙琉璃碎玉似的眸子里如同初晨的曙色一般,映著清凌水潤的光芒。

程安然把手放到辰溪寬厚修長的大手裡。

辰溪抓住她的手,摟住她的細腰,一時之間,程安然透過薄薄的衣料感覺到了辰溪那與常人無一二的肌肉。他那塊壘分明的胸膛與常人一樣溫熱。

辰溪的足尖一跳,風呼嘯而過,轉眼間,他把程安然抱上了兩米高的懸浮汽車裡。

懸浮車裡,辰溪聲音清潤地說道:「小姐,請坐好,辰溪這就帶你回家。」

… 懸浮在兩米高的懸浮汽車直線上升,一下子飛入了高聳入雲的天空,程安然透過懸浮汽車的金屬玻璃,看了天空軌道外呼嘯而過的飛車。

偶爾有一朵潔白的雲從窗外滑過,碧色如同藍寶石的天空觸手可及,這一切都讓程安然的心情很好。

辰溪設置好自動回家的程序后,從懸浮汽車的主控室里走了出來,他遞給程安然一杯果汁,說道:「小姐,你口渴嗎?要喝果汁嗎?」

作者他是神經病 程安然接過果汁,問道:「辰溪,我讓你幫我定的演藝倉你定好了嗎?收到貨了嗎?」

「小姐,辰溪已經收到貨了。演藝倉按照你的吩咐放在你的卧室里。」

「那就好。」

程安然回到林宅后,第一時間是直奔林佳宜的卧室。

由於林佳宜的父母去水藍星旅遊去了,哥哥弟弟們在外面的星球讀書了,林宅除了機器人僕人之外,只有程安然一個活人。

程安然撫摸著外觀精美的演藝倉,對辰溪說道:「演藝倉里的營養液注滿了嗎?我想通過演藝倉進入電影世界翻拍一部電影,我可不想拍著拍著,因為營養液沒有了就被迫退出演藝倉。」

「小姐放心,演藝倉里營養液已經注滿了,辰溪是絕對不會讓外力打擾小姐翻拍電影的樂趣的。而且,辰溪已經為小姐報了名了,小姐一進入演藝倉,就可以進入電影世界翻拍電影《穿越之愛上萬年前的你》。祝小姐在電影世界有個好旅程。等小姐醒來,辰溪會為小姐準備一頓美味。」辰溪的蝶翼般的睫毛地揚起,目光又清又亮,看著程安然的神色無比專註。

「辰溪,你人真好!」程安然聽到辰溪的話,忍不住想拉住辰溪的手三呼萬歲。

辰溪的唇角抿了抿,顯然很受用,墨色的眼睛裡帶著一股真摯的喜悅。看得程安然真的覺得眼前的機器人是活生生的人,而不是什麼沒有感情的機器人。

程安然打開外觀精美的演藝倉,躺了進去。

躺在似乎是金屬材料製造的演藝倉里,程安然覺得很舒服。

在演藝倉關上的那一瞬間,程安然的視線里有一剎那的黑暗,然後,她來到了一個布滿星辰的天空里。

程安然的虛擬精神體在星辰的夜空里顯形。

星辰上空站在一位墨發紅唇、白衣飄飄的美男子。

只見他輕輕地握住程安然的手,給了程安然一個迷人的笑容,聲音充滿磁性的魅力:「林小姐,歡迎你來到潛意識電影世界,請問您是否讓你的機器人守護者辰溪為你選擇了《穿越之愛上萬年前的你》這部電影,這是您第一次翻拍的電影,請問您已經做好了翻拍的心理準備了嗎?」

「是的,這是我選擇的。我已經做好了翻拍的心理準備了。」程安然肯定地點了點頭。

「那好,請問您知道翻拍電影時,你的記憶會被主腦暫時屏蔽,您只能夠靠著您的潛意識出演電影嗎?此電影為公眾翻拍電影,您已經做好了您演繹的電影情節會被觀眾看到了的心理準備了嗎?」接引程安然的白衣美男盡職盡責地問道。

「我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了。我會承擔翻拍電影的一切後果。」程安然肯定道。

「那好,您是否後悔?如果你不想讓自己的演繹暴露在公眾的眼皮底子下,您可以選擇私人翻拍電影模式,保證您演繹的電影只有您認同的人以及參演者才可以看到。您現在是第一次翻拍電影,誰也不知道您的潛意識是怎麼樣的。您現在還有反悔的權利。」接引者再三讓程安然考慮清楚。

畢竟,潛意識是一個很奇妙的東西。當你本人認為你是一個善良的人時,你進入了電影世界,被封去了記憶,你可能在潛意識電影世界里暴露出你是一個壞人的本質。

在星際世界千千萬萬個人中暴露你的本性,這不是誰都可以有勇氣做到的。

所以,你有選擇私人翻拍電影模式和公眾翻拍模式的權利。

在私人翻拍模式里,你是什麼樣的表現只有少數幾個人知道。那麼,你如果不適合拍潛意識電影,你可以早早地退出去。

接引程安然的白衣人是怕程安然在潛意識電影里出了丑,留下什麼心理陰影,所以,他再三勸道。

「不,不用考慮了。我已經考慮好了。」程安然沒有不耐煩,而是堅定地回答了又一遍。

接引人感覺到了程安然的決心,但是,他還是按照規矩進行了最後一次勸說。

「您真的考慮好了嗎?不後悔!」

「不後悔!」

「那好,您既然已經考慮清楚了,那,請你進入潛意識電影世界吧!祝您有一場美妙的體驗,願您在潛意識電影世界里走得更遠。如果您的潛意識過關的話,您還可以體驗大反派的角色。凡是反派**oss和不重要的角色都不會被屏蔽掉記憶。接引者編號265102願為您下次服務。」

接引者剛剛說完這句話,他就放開了程安然的手。

程安然的身形消失在星辰天空里。

程安然進入了《穿越之愛上萬年前的你》這部潛意識電影的翻拍現場。

《穿越之愛上萬年前的你》是柳君逸翻拍電影的第一部作品,也是柳君逸踏入演藝界的第一部作品。

程安然執意要演繹這部潛意識電影,就是為了與柳君逸相遇。

這一次,柳君逸演繹男主角沈霜,沈霜是星際時代的人,在一場機甲戰鬥中,他英勇戰鬥。

在與敵人同歸於盡時,他遇上了黑洞。

然後,他穿越到了女主角那個時代。

女主角那個時代有手機電腦汽車,在程安然眼裡也算得上現代世界,但是,對於男主角來說,卻是萬年之前,一個很古老的世界。

男主角與女主角很戲劇地相遇了,女主角收留了男主角,然後,他們之間發生了一系列事件。他們相愛了。

雖然這部戲里,演繹女主角那個業餘女演員顯得很花心,見一個男人愛一個,與原本拍攝的電影里的女主角千差萬別,簡直是糟糕透了。

但是,沈霜卻在這部翻拍的電影里顯示了他屬於星際時代的男人的深情和痴情。

這部翻拍電影里,女主角遭到了眾人的唾棄,沈霜卻憑著這部戲紅了。然後,星際娛樂公司簽下了柳君逸,柳君一開始了他大紅大紫的第一步路。

所以,這部戲對柳君逸很重要,對程安然也很重要。

程安然飾演這部戲的女主角雲念歡。

… 第一幕「相遇」。

程安然坐在河邊寫生,夕陽的餘暉落在她天藍色的衣裳上,為她的衣裳打上了一層光暈,顯得整個人格外清雅無雙。

天際的一側落日被染成了橘黃-色,光影流轉,那溫軟清新的泥土空氣從河面吹到草地上,吹拂著程安然的衣衫,吹得人心都軟了。

程安然用素墨筆在畫紙上畫下如斯美景。

草地上的綠色如濃墨,河邊柳樹枝葉繁茂,碧絲垂落,撲面的草木香氣熏熏然。

河面上波光粼粼,蕩漾著層層溫柔的碧波。

景美,畫美,人更美。

男女主角相遇的第一場戲就是在這樣的美景之中。

主腦屏蔽記憶的確是厲害。

在程安然被主腦屏蔽記憶,注入女主角的記憶之時,她都是耗費了一點精神力才躲避了主腦的記憶屏蔽,讓主腦誤以為她已經被屏蔽記憶了。

這都是程安然穿越了多個世界,精神力增長了的緣故。

程安然進入潛意識電影世界之後,立刻開啟了影后光環,全心全意扮演屬於女主角的人設。

女主角雲念歡的愛好是畫畫,這也是她和男主相遇的契機。

程安然專心致志地畫畫,正當她畫到河面上波光粼粼的波光時,突然間,風雲變色,狂風大作,程安然捂住了臉。

沒過一分鐘,風停了來的時候,程安然把擋風的手臂放了下來。

「撲通」一聲,一個黑影落入了河水裡。

「這麼回事?」程安然抬眼,詫異、好奇地向河面上看去。

一雙如冬日霜雪般清冽的眸子盛滿了瑩潤的光澤。

這時,河面上出現了一個讓女主角詫異的畫面,只見河面上的水沸騰了起來,然後,一個人從河水裡走了出來。

河水從他的腳邊分開,彷彿臣民跪下,在恭敬地引接他們的國王。

那個人踩在水面上,如履平地地向她走了過來。

他的面容宛如雪峰積冰雕刻而成,深邃的眼睛好像一汪墨色的深潭,眼珠兒如天邊的星子,沉靜地漾著動人心魄的幽光。

夕陽的光輝散落在他臉上,為他的臉部增添了一部分柔和,彷彿皎潔的明月似的。

在碧波蕩漾的河水上,襯托得眼前這個冷漠而俊朗的男人更加神秘莫測,仿若一副美不勝收的畫卷。

程安然望著他的目光,就像是陽光照射到了花瓣上面滑落的露水,說不出的靈動驚奇。

「你是什麼人?你為什麼會在河面上行走?你是神仙?妖怪?外星人?異能者?魔術師?」程安然一連串地發問,手卻緊緊地握著畫筆,身子繃緊,暗暗地做出了一個防禦的動作。

那個人沒有說話,他的腳落到草地上,然後,『啪』地一聲暈倒了。一下子從神秘莫測的上位者變成了一個可憐兮兮的昏迷者。

「喂!你怎麼了?受傷了嗎?你是什麼人啊?你為什麼能夠在河面上行走?你是變魔術的嗎?」程安然糾結地看著眼前的昏迷者,他那神秘的力量讓她不敢靠近,但是,見死不救不是她的風格。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