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11

他望著李靖,陰陽拐氣地道:「我為了母親、兄長、弟弟,成為酆都大帝手下一隻最毒辣的狼犬,又有何不可呢?」

此言一出,頓時驚駭四方。

仙妖大戰的關鍵時刻,居然要上演如此一出父子相殘的精彩戲碼?

「你!」

李靖怒極而笑。

「好,好好好!我李靖,真是養了一個個好兒子啊!」

「五百年前,你未戰先怯,臨陣脫逃,想不到五百年後你竟更加變本加厲!天帝……李靖對不住你啊!竟~~竟養出了如此逆子!」

隨著悲憤與愧疚的怒喝。

兩行熱淚順著李靖的臉頰滑下。

他緊緊咬著牙關,恨聲對木吒道:「你若是真如此執迷不悟,今日,老夫便親手殺了你,以鑒我胸中忠義!」

震驚四座。

這話一出,徹底地震驚的在場的所有人。

這托塔天王,居然真的這麼狠?

奎木狼、太白金星等神仙,聞言不禁臉色動容。

這李靖……他們似乎錯怪了他!

孫凡在一旁看了看李靖,又看看木吒,忍不住想要撓頭。

木吒卻是面色平靜,似乎早已看透了自己父親的為人。

嘴角甚至揚起了一絲譏諷的笑容。

「大義滅親?」

木吒目無表情地道:「父親大人可真是對天帝忠心耿耿,一片熱忱。可……你證明了自己的忠義,心中可有想過父子親情?千百年了,你心中可曾有想念母親,哪怕……一次?」

『有!』

李靖咬牙切齒,怒瞪木吒,雙眼充滿了一道道血絲。

他很想說:有!真的有!

可是……

7017k靈芸搖了搖摺扇,笑眯眯地指了指夜玖的脖子:「小可愛,這裏露了呦~」

夜玖猛地瞪大眼睛,鬆開拉着顏辭鏡的手,慌忙整理衣服。

就在兩人沒有注意的時候,夜玖只覺得眼前一晃,自己就被一個人抱住了。

靈芸抱着夜玖,把自己的全部體重壓在她身上,笑吟吟地捻起夜玖脖頸前的一縷髮絲,

《夫君個個美如花》338.。 一支長長的隊伍行進在大雪之中,這隻隊伍的隊形拉得很長,前半部分是虎頭獸人,他們輕裝簡行,大雪不能阻擋他們的腳步,後半部分是虎骨部落的奴隸,拉著輜重物資,在大雪中艱難行進,不時會有人倒下,爬起來繼續前進,爬不起來……就永遠爬不起來了。

虎頭獸人隊伍的中央位置有著一輛由二十頭健壯虎獸拉的大車。

大車的車廂之中,虎骨薩滿抱著木杖在假寐,虎皮族長則在一臉擔憂的走來走去,最終他咬了咬牙,停下腳步看向虎骨薩滿。

「薩滿大人,我們擅自行動會不會引起沖牛部落的不滿?畢竟他們說……」

「不會。」

虎骨薩滿睜開了滿是智慧的眼睛,慢悠悠的說道:

「今年我們和風狼王國人類之間的大戰必將爆發,雙方都知道不可避免,我們只是提前行動了一步罷了,只要我們攻下靈城,沖牛部落就算是五大部落之一也不會說什麼,也不能說什麼。」

「這樣就好,這樣就好……」

虎皮族長終於坐了下來,只是他這心中還是有些心神不寧的,沉默了一會兒,他沖著外面吼道:「我們現在到哪了?」

很快外面就有虎頭獸人大聲回應道:「報告族長,我們已經進入了風狼王國境內,前方不遠處就是靈城的哨兵據點了。」

虎皮族長再次吼道:「虎毛他們在路上留下的記號有沒有問題吧?」

「沒有問題。」

……

「這是啥玩意兒?」

「這東西是我從自由之城搞到的靈具大炮,使用靈石驅動,單發威力堪比高級白銀,只不過短時間內只能發射一炮。」

蘭迪拿出了他的秘密武器,並且有些得意的介紹起來。

這是個高一米,長三米的靈具大炮,光是黝黑的炮管就有兩米多長,其中炮管內壁上布滿了密密麻麻的紋路,後面的底座上有調整炮管朝向的機械裝置,還有一個空倉。

空倉裡面也布滿了密密麻麻的紋路,這是裝靈石用的,裝的還是高品質靈石,否則根本驅動不了這個靈具大炮。

要不是靈城挨著伴生靈石的寶石礦脈,蘭迪還真弄不到這麼多高品質靈石,但就算如此,他也只有一擊之力。

這是蘭迪的底牌,一直沒有暴露過的底牌,往年和虎骨部落的戰爭再激烈他都沒有拿出來過,因為他想要用這個來幹掉虎骨部落的族長和薩滿,打掉虎骨部落的核心,否則虎骨部落就算傷亡再大也不會垮掉。

「好傢夥!」

帕爾圍著靈具大炮轉了起來,雙眼放光,想要看明白其構造,但看了半天也沒看明白,只好放棄。

但也正是這個靈具大炮,讓帕爾想起了前世的種種大規模殺傷性武器,他覺得以後自己有必要去一趟自由之城,看看能不能藉助那裡的知識搗鼓出魔改槍械、魔改炸彈出來。

「我們該如何使用這個大炮?」

帕爾擦了擦嘴角的口水,轉頭看向蘭迪。

「我的計劃是這樣的……」

蘭迪指著西邊的道路說了一下自己的計劃,就是埋伏一波,直衝虎骨部落大部隊的核心位置,確定虎骨薩滿和虎皮族長的位置之後給他們來一發,打掉虎骨部落的核心指揮層,讓他們陷入混亂之中。

「呃……」

帕爾沒想到是這樣簡單粗暴的計劃,他猶豫了一下問道:「蘭迪你就沒想過如果打歪了會怎樣?」

「不會打歪的,我會帶著靈具大炮盡量靠近虎骨薩滿,到時候我的士兵會給我爭取時間。」

爭取靈具大炮從收納型靈具之中取出的時間還有激發的時間,因為靈具大炮太大了,收納型靈具收取它都要消耗十多秒的時間,而且還會對收納型靈具造成極大的損傷。

「emmm……」

帕爾是真沒料到蘭迪為了消滅虎骨部落會如此瘋狂,這樣一來成功不成功先不說,反正蘭迪和他的士兵會傷亡慘重,可能全軍覆滅,這樣一來,他獨自一人還怎麼打?

所以帕爾低頭沉思起來,他想要提高計劃的成功率。

……

稍許,帕爾抬頭問道:「靈具大炮的射程有多遠?」

「很遠,但三十步之內威力最大。」

蘭迪回答的同時開始往靈具大炮之中填裝高品質靈石,裝滿之後會將其收起,等到了虎骨薩滿附近再拿出來,之後稍微蓄力一下就能激發了。

「三十步,三十步……」

帕爾邁了幾步,然後低頭看向了自己戴的瞬移項鏈,如果蘭迪帶人沖亂虎骨部落大部隊的隊形,他帶著靈具大炮潛入進去的話……

「應該可行,我的掌中空間收物取物都很方便,轉移起來也快速,如果受到阻攔完全可以用瞬移項鏈隨機轉移位置,沒人會知道五十米之內我會出現在哪?」

帕爾心中有了決定,他看向蘭迪,提出了自己攜帶靈具大炮趁混亂接近虎骨部落的想法。

「這……」

蘭迪猶豫了,縱然帕爾的提議可以減少他手下士兵的傷亡,但帕爾真的能做到嗎?

「你看這個。」

帕爾摘下了瞬移項鏈纏在左手上面,說這是特殊的收納型靈具,然後將雙手搭在靈具大炮上面,用力將其抬起,一眨眼的功夫,靈具大炮就消失不見了。

「還真可以!」

蘭迪瞪大了眼睛,他對帕爾的身份越來越好奇了,可以快速收取靈具大炮的靈具很是稀有,價格那就是天價,一個教會的騎士怎麼可能有?

不過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既然帕爾真的可以做到,那蘭迪不再猶豫,將這項重要任務拜託給了帕爾。

「沒問題!」

帕爾拍著胸口保證到。

……

「來了!」

最後一個哨兵據點兩邊的道路最是狹窄難行。

所以在來到這裡的時候虎骨部落大部隊的隊形拉得更長了,就在有一半虎頭獸人經過哨兵據點的時候,蘭迪帶人從道路的一邊沖了出來,這次他們沒有騎馬,而是五百人全都步行,實力最強的在前面衝鋒,氣勢並不比騎馬慢,只是不能持久罷了。

但也足夠了,蘭迪等人就像是一把刀子扎進了虎骨部落的大部隊之中,在這之前他們身後就升起了好幾波箭矢,有帶火的也有不帶火的,提前打亂了虎頭獸人們的隊形。

襲擊出乎了虎頭獸人們的意料,他們在抓緊時間趕路,根本沒有料到會在這裡被人類襲擊。

「殺!」

喊殺聲傳到了大車中虎骨薩滿耳中,他皺了皺眉。

「怎麼回事?」

虎皮族長擔任保護虎骨薩滿的職責,所以不能離開太遠,他走出車廂,凝目望向一側,明白了情況,是人類襲擊。

稍微愣了愣之後,虎皮族長回到了車廂之中。

「薩滿大人,是人類的襲擊,我們的計劃好像暴露了。」

「多少人?」

虎骨薩滿還是很淡定。

「幾百人。」

「唉~看來虎毛他們已經完了。」

得到答案的虎骨薩滿嘆息一聲,然後頓了頓手杖對虎皮命令道:

「消滅襲擊我們的人類之後加快行進速度,我們強攻靈……」

虎骨薩滿突然停下了話語,虎皮族長更是一掌拍碎了側面的車壁,然後兩人就見馬車側面大約三十步地方的有一個人類正站在進入激髮狀態的靈具大炮後面一手調整炮口,一手掄著黑色長槍阻擋周圍的虎頭獸人。

「靈具大炮!」

虎骨薩滿臉上的表情終於不再淡定,他沖著虎皮族長大聲吼道:

「快去阻止他!」

吼!

虎皮族長大吼一聲,拎起自己的兩把大砍刀直接沖向了那邊。

「收!」

帕爾一槍掄空周圍的虎頭獸人,雙手抬起靈具大炮將其收進掌中空間,然後精神力觸碰瞬移項鏈,就要進行瞬移。

「!!!!」

而就在這時,帕爾的天賦危險預知再次啟動,幾十副畫面出現在他腦海之中,畫面中的位置不一樣,但都是在瞬移範圍之內。

因為周圍都是敵人,帕爾的瞬移註定會落入敵群,他出現的下一秒就會被虎頭獸人攻擊,這就觸發了天賦危險預知,讓他能看到自己如果現在瞬移的話會出現在什麼位置。

「畫面無時無刻都在變化,這個瞬移項鏈可真夠隨機的。」

時間好像放緩,帕爾的全部注意力集中在了腦海中的畫面上面,突然,他目光一定,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在虎皮族長奔到他面前之時啟動了瞬移。

咻!

砰!砰!

虎皮族長的兩把砍刀砸在了雪地上,就在他疑惑敵人去哪了的時候,身後車廂中突然傳出了一聲尖叫。

……

帕爾的這一次「定點」瞬移直接瞬移到了車廂的另一邊,一槍掃空周圍的敵人之後他立即取出了掌中空間里即將激發的靈具大炮。

砰!

一聲巨響,靈具大炮的炮管直接砸穿了車廂側壁,懟在了一臉懵逼的虎骨薩滿臉上。

虎骨薩滿:「????」

在這一瞬間,虎骨薩滿尖叫一聲,身上冒出了十多層護盾,然後他拖著蒼老的身體往側面撲去。

咻!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