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他的話剛說完,那部寶典忽然發出了一片硃紅色的光華快速的旋轉了幾下,然後竟如同活了一般一張張的自動翻閱了起來。

2021 年 1 月 26 日By 0 Comments

而那時候萬劫的雙眼,居然變成了兩個慢慢旋轉著的太極的形狀,轉瞬間便將寶典里所有的內容牢牢地記在了心裡。

在那面鏡子里看到了那一切的東方風霸,登時驚異的向東方凈水問道:「大宗長,歷屆長老和城主,不都說那部寶典不是一部無字寶典嗎?怎麼在到了萬劫的手裡居然呈現出了這種事情啊?」

也不太明白那究竟是怎麼回事的東方凈水,認真的想了好一陣子,又看了看鏡子里的萬劫和那部寶典之後,才似是若有所悟的說道:「這也許就是冥冥中的天意吧!」

對他那句話很不理解的東方風霸,稍微想了想也若有所悟的說道:「難道您的意思是說,那部寶典如果是和他沒有緣份的生命看到的話,肯定是一部什麼也不會顯現的無字寶典,但如果是和它有緣的生命看到了之後,就會呈現出它裡面所記載的一切對嗎?」

見他也是那個意思東方凈水微微點了點頭,才非常凝重的說道:「不錯,最主要的是,那孩子承襲了我們東方一族的最純正的《開悟之瞳》,擁有那種瞳力的人,可以在瞬間明白他所看到的一切,而那樣的人在我們東方一族的所有族人當中,也只有本城的第一代城主東方明王才擁有,就算是被譽為天才戰神的第五代城主,也只是擁有了比開悟之瞳遜上一籌的八卦之眼,而沒有獲得這能力超強的開悟之瞳。」

聽了他那些話東方風霸登時頗為神往的又看向了鏡子里的萬劫,在那一瞬間對他將來的期待又增加了很多。

給讀者的話:

今日三更已畢,多謝各位支持!

!! 就在萬劫將封印寶典里的所有內容,參悟完畢沒多長時間,他忽然聽到了,在他的周圍似乎傳出了某種很奇怪的聲音,出於天生的本能,他立刻帶著寶典飛到了一棵長勢非常茂盛的大樹上,極為謹慎的躲藏了起來。

那時候他的雙眼也變回了一副正常人的眼睛。

不一會兒他便看到,在他剛才所在的那個位置附近有兩個背著大刀黑紗蒙面,身手矯捷的人出現在了那裡。

然後他便聽到他們當中的那個略微胖一點的人,對他身邊的那個人有點納悶的說道:「你不是和那小子約著讓他拿到寶典之後,讓他在這裡等著咱們的嗎?怎麼都這個時候了他還沒有過來啊?」

可能覺得也有點不對勁的那個人,頗為謹慎的朝四周看了看,在慢慢的將臉上的黑紗弄下去之後才頗為鎮定的說道:「你放心吧!那條惡龍雖然是個小機靈鬼,但他畢竟也還只是一個孩子,如果不出我所料的話,他現在應該已經帶著那部寶典來這裡的路上了。」

他說完后那個略胖一點的人也有點贊同的說道:「那也對,畢竟那小子雖然有點小聰明,卻怎麼也不會想到,咱們這兩位平時對他最好的老師,接近他的真實目的就是為了利用他對吧?」

說完后他們竟哈哈大笑了起來。

在不遠處聽到了他們那些談話的萬劫,一邊緊緊的抱著那部寶典一邊慢慢的想著:「他們說的那些都是什麼意思啊?難道他們以前對我那麼好,真的就只是為了利用我嗎?」

想到了那裡他立刻謹慎的看向了那兩個人。

沒多久,就聽那個長得略胖一點的人有點著急的說道:「你說那小子該不會是手被別人拿住了吧?如果是那樣的話,到時候他把咱們說出來了那咱倆不就完蛋了嗎?」

看著他那個樣子,那個人稍微想了想才慢慢的說道:「沒事,你也不想想,就算是他被別人抓住了,在東方之城裡面,又有誰會相信他那條惡龍說的話是真的啊?」

他的話剛說完,那個略微胖一點的人立刻謹慎的看了看周圍,然後才頗為小心的說道:「你不要這麼樂觀了好不好?再怎麼說那小子也是水護法的侄兒,就算是大家不相信那小子說的話,那如果連水護法也幫他說話的話,咱們不就完蛋了嗎?」

見他的顧慮也不是沒有道理,那個人微微點了點頭之後才頗為慎重的說道:「你說的也對!畢竟那部寶典對於每個修行者來說,那都是充滿著誘惑的,如果真的變成了那個樣子的話,那咱們倆肯定會被城主處死的。」

知道事態嚴重性的那個略胖一點的人,忽然伸手握住了他的大刀極為小心的說道:「好了,先別說那些了,我剛才似乎聽到了有什麼聲音朝咱們這邊飛過來了。」

當時也很警惕的那個人非常謹慎的聽了聽周圍的動靜,然後卻較為輕鬆的說道:「沒事的於都,我聽出來了,那個身法肯定是那條惡龍傻小子過來了,咱們現在先找地方隱藏起來吧!等他來了之後咱們就立刻把他殺掉,奪了那部寶典,相信用不了多久,咱們就可以成為天下無敵的絕頂高手的。」

說完后忽然一閃身便消失了。

那個叫於都的人在他說完后十分謹慎的朝四周看了看,才迅速的跳到了一棵大樹上躲藏了起來。

時間不長,他們便看到東方平羅非常著急的出現在了那裡。

當時正在謹慎的注視著那裡的於都和另一個人,見出現的並不是他們要等的人登時有點納悶的想了下。

也就是他們那一猶豫,於都竟在不經意間碰斷了一根手指頭粗細的小樹枝,在那根樹枝發出了一聲脆響的時候,東方平羅連身體也沒有轉過去,就朝他的方向發出了一枚凌厲的飛鏢。

一下子嚇得於都有點狼狽的跳了出去。

雖然他當時很想儘快的逃離開那裡,但發現了他的身形的東方平羅忽然揮出了手中的寶刀,瞬間便有三道靈力的淡藍色刀氣朝於都劈了過去。

在那危急時刻,於都在倉促間也拔出了他背上的大道,錚錚錚的硬將那三道刀氣劈散到了各處。

但是有一道刀氣差一點就掃中了萬劫,可以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在那道刀氣射到了他面前的時候竟奇迹般地消失了。

就在他感到很納悶的時候,正在和東方平羅打鬥著的於都忽然大笑著說道:「平羅暫且住手!我是於都啊!」

說話間和東方平羅勢均力敵的對了一刀,分別跳到了兩棵大樹上之後立刻將他臉上的黑紗摘了下去。

沒想到會是他的東方平羅,頗為謹慎的看了看他才較為平靜地說道:「於都,你沒事來這裡幹什麼啊?而且還這麼神神秘秘的。」

看著他說話的時候竟絲毫沒有放鬆對自己的警惕,於都立刻不答反問的說道:「平羅,這大晚上的有什麼事情,讓你這位東方之城的好老師親自來到這裡啊?」

見他非但沒有回答自己的問題,反而想要套出自己的話,東方平羅一邊謹慎的握著他的寶刀,一邊卻笑呵呵的說道:「於都,你也太不夠意思了吧!這大晚上的難道就許你鬼鬼祟祟的來這裡,等著萬劫那個大傻帽把寶貝帶過來,就不許我也來分一杯羹嗎?」

聽了他那些話,當時躲在暗處的萬劫和另一個人,一下子極為謹慎的看向了他。

看著他那半開玩笑的樣子,於都謹慎的朝四周看了看才裝出了一幅不明所以的樣子說道:「平羅,你這都是說什麼呢?我怎麼一點也聽不懂啊?」

說話間他卻悄悄的在手裡扣了一把暗器,隨時準備朝東方平羅發射過去。

可在他說完后東方平羅依舊笑呵呵的說道:「於都,都這時候了你就別瞞著我了,現在咱們東方之城,有誰不知道東方萬劫那傻帽被你們騙著,偷了封印寶典來這裡接頭的事情啊?」

看著他那無所謂的樣子於都依然強裝鎮定的說道:「你說什麼呢平羅?什麼東方萬劫啊?還什麼封印寶典?我怎麼越聽越糊塗啊?」

看著他對自己那麼地方的樣子,東方平羅忽然朝著一個地方大喊了一聲:「萬劫你終於把寶典帶來了啊!」

他的話音剛落,於都一下子反射性的朝他看的方向看了過去,同時還將手裡的暗器朝他發射了過去。

與此同時,分別躲藏在兩棵大樹上的東方萬劫,和另一個人也極為謹慎的,朝著東方平羅他們看過去的方向看了過去。

可那時候他們居然只看到了一些長相奇怪的樹木,除此以外並沒有看到其他任何的東西。

給讀者的話:

今日第一更送上!,希望各位多多支持,都多提出寶貴意見!

!! 早就留意到於都會對自己不利的東方平羅,在那些暗器即將打到他的時候,忽然變成了一截木樁掉在了地上。

知道自己中計了的於都,立刻剛猛的朝著地上的木樁砍出了一刀,可忽然間那段木樁又變成了一團烈火,嗖的一下飛散到了各處。

當時正在大樹上看著那一切的萬劫,根本沒料到事情會演變成那個樣子。

可就在他一疏神的時候,剛才還躲在樹上觀察著東方平羅的那個人,忽然拔出了他的大刀十分兇狠的砍在了一顆大樹上,眨眼間就看到一陣火花四濺。

在他瞬間跳到了於都身邊的時候,那棵大樹竟忽然變成了東方平羅的樣子,有些驚訝的手持寶刀站在了地上。

在他現出了身形的那一刻一下子非常驚訝的說道:「毛老師,我萬萬沒想到你居然和於都一樣,這麼卑鄙的利用萬劫那孩子去盜取封印寶典,你們這麼做不覺得很可恥嗎?你們難道就不擔心被抓住以後,受到無盡的懲罰嗎?」

見他把話都挑明了,毛老師十分謹慎的將手裡的大刀護在了他的胸前之後,才一臉不屑的的說道:「東方平羅你別這麼虛偽了,你聞心自問難道你就不想除掉那條,殺害了你父母和兄長的惡龍嗎?」

聽了他的話萬劫和東方平羅都是一怔。

而於都趁著東方平羅一愣神的時候,忽然朝他發出了一團藍汪汪的暗器。

知道那些暗器上肯定有劇毒的東方平羅,立刻跳到了一旁的大石頭上險險的躲了過去。

可接下來毛老師卻轉過了身去,對著萬劫藏身的那棵大樹滿含微笑著說道:「萬劫,我知道你已經來了而且就在那裡,你趕緊出來吧!」

話音未落他忽然一個瞬移便出現在了萬劫的面前,猛地一伸手便狠狠的抓住了萬劫的衣領。

當時正在因為他那時候和東方平羅說的那些話,而感到非常吃驚的萬劫一下間就被他制住了。

當時已經回過神來的東方平羅,看到萬劫被抓住的時候,忽然爆喝了一聲:「毛痛憶你有什麼手段儘管沖著我來,不要傷害我的好學生。」

聽了他那句話,在於都和萬劫十分驚訝的看向他的時候,毛痛憶卻提著萬劫跳到了他的面前滿含不屑的說道:「你說什麼呢平羅?我沒聽錯吧?你說這條惡龍是你的好學生?你不是在和我開玩笑吧?」

他說完后便和於都哈哈大笑了起來。

可注意到了萬劫正在滿含憤怒的看著自己的東方平羅,卻極為凝重的說道:「雖然我不是一個好老師,而且也曾多次對萬劫做過很過分的事情,但無論什麼時候我都堅信,萬劫是我最好的學生。」

聽了他那些話於都一邊大笑著一邊很不屑的說到:「我說平羅啊!你該不會就因為這小子的懷裡抱著那部封印寶典,就想要用這種花言巧語來哄騙他讓他把寶典交給你吧?告訴你門都沒有!」

說完后他便極為兇狠的擋在了萬劫和東方平羅之間。

而毛痛憶那時候雖然正在極力的搶奪著萬劫懷裡的封印寶典,但萬劫就是一臉悲憤的不給他。

想不到萬劫在刀架在脖子上了,居然還那麼死命的抱著那本寶典的毛痛憶,登時非常兇狠的說道:「你個臭惡龍,趕緊把寶典交給我,要不然老子現在就殺了你。」

說完后他還把大刀狠狠地壓在了萬劫的脖子上,眨眼間就把他的肌膚劃破了一些。

擔心他真的會殺掉萬劫的東方平羅立刻悲憤的說道:「毛痛憶,於都你們千萬不要傷害萬劫,有什麼事情你們都沖著我來,只要你們放了他我願意任由你們處置。」

看著他那堅毅的眼神於都忽然很不理解的說道:「平羅你沒事吧?這小子可是殺害了你的父母和大哥,幾乎將咱們東方之城毀於一旦的惡龍唉!你今天為什麼這樣袒護他啊?」

他說完后毛痛憶忽然帶著滿含淚水的萬劫跳開了一段距離之後,才非常痛恨的說道:「那還用說嗎?他當然是為了從這小子的手裡把這部寶典騙過去了。」

聽了他那些話萬劫一下子也滿含痛恨的看向了東方平羅。

卻見東方平羅滿含悔恨的說道:「你們這些卑鄙無恥的人,別用你們那罪惡的腦袋瓜子來琢磨我的想法,雖然那部寶典對於你們來說的確非常具有誘惑力,但對於我來說卻一文不值,我東方平羅今天只想讓你們把萬劫放了,其他的事情我一點興趣也沒有!」

說完后他竟噗通的一下子跪在在了地上,強壓著心裡的怒火咬著牙狠狠的說道:「毛痛憶,於都,你們是知道的,我東方平羅向來都是,只跪天地父母和我東方帝國最令我敬佩的人的,現在我給你們跪下了只求你們立刻放了東方萬劫。」

看著他眼神里的殺意,毛痛憶狠狠的踹了萬劫一腳之後才很不相信的說道:「東方平羅,你真的不是來和我們搶奪封印寶典的?」

他說話的時候於都也極為謹慎的看向了東方平羅。

就聽他滿含悲憤的說道:「我東方平羅向來說一是一說二是二,你們認為我是那種口是心非的人嗎?」

他的話剛說完於都忽然哈哈大笑著說道:「東方平羅啊東方平羅,想不到你現在居然墮落成了這個樣子?為了這條惡龍,不但忘記了你父母兄長的大仇而且還想我們下跪,像你這種人怎麼還有臉活在這個世界上啊?」

說完后他便狂妄的大笑了起來。

而毛痛憶再一次將緊緊的抱著那部寶典的萬劫,踹到了一顆大樹上之後也極為鄙視的說道:「可不是嘛東方平羅!像你這種人真的還不如死了呢!」

說完后竟揮刀朝著已經被他打暈過去的萬劫看了過去。

在那危急時刻,東方平羅極為驚恐的大喊了一聲:「不要」,話音未落便瞬移到了萬劫的面前,硬生生的為他擋下了那致命的一刀。

給讀者的話:

請各位多提寶貴意見,在下感激不盡!

!! 想不到東方平羅居然會那麼奮不顧身的保護萬劫的毛痛憶,在狠狠地砍了他一刀之後登時趕到極為驚訝的說道:「你個大傻冒!這都是為什麼啊?難道你真的為了保護這條惡龍而甘願自己受死嗎?」

說完后他和於都立刻極為謹慎的看向了東方平羅。

當時雖然東方平羅差點被毛痛憶砍死,但他在看到萬劫極為驚恐的睜開了眼睛看著他的時候,卻強忍著劇痛擠出了一絲微笑,語氣微喘的說道說道:「那條惡龍的確是殺害了我的父母和大哥,但萬劫並不是什麼龍,他是我最好的學生,而我現在雖然很想做他的兄長,但我知道我很不配,因為我不但對不起那明明中的兩位英魂,而且還曾經傷害的他太多太多了,真希望他可以原諒我!」

說完后他輕輕地撫摸了下萬劫那驚恐萬分的臉頰,忽然一個趔趄倒在了地上。

真的很無法理解他為什麼那麼做的於都和毛痛憶,慢慢的對視了下隨後於都竟仰天大笑著說道:「好你個東方平羅,既然你為了保護這小子連你的命都不要了,那我就成全你吧!你受死吧!」

說完后便揮刀砍向了東方平羅。

與此同時毛痛憶也極為很覺得揮刀砍向了萬劫。

在那危急時刻,擔心完結會被他們殺掉的東方平羅,強吸了一口氣忽然爆喝了一聲:「土遁,萬千岩壁。」

話音剛落,在和萬劫的面前竟出現了一座堅硬的石牆。

可眨眼間,那道牆竟被毛痛憶和於都合力的一擊砍成了碎屑。

而東方平羅趁著那個空擋忽然將萬劫提了起來,極為欣慰的說道:「萬劫,好兄弟!現在你立刻去找大宗長求他保護你,老師來為你把這兩個賊人消滅掉。」

所完後用盡了他最後的一絲力氣便將他扔了出去。

當時已經稍微回過神來得萬劫,看著他在那危機的時刻居然還在保護自己,登時非常感動的想要抓住他的手臂。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