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他眼中絕望的神情難以掩飾,眼淚嘩嘩的流着。

2021 年 10 月 25 日By 0 Comments

這哪裏像是三省境內地下世界的王者?哪裏還是之前囂張跋扈,無法無天的那個大梟雄,馬豪!

陳北冥目光更加陰沉:「很好,你現在這個樣子,和被你們折磨時候的桃桃,差不多……」

「桃桃這個眼神看着你們的時候,你們有心疼過她么?你們有心軟過么?」

「大冷天她被澆了一身冰水的時候,你應該在手機後面笑的很開心吧?」

「現在怎麼不笑了?笑啊!」

「笑給我看!」

咔!

一聲脆響!馬豪的下巴瞬間被陳北冥捏的粉碎!

「嗚嗚嗚!」

馬豪沒有了下巴,疼的叫不出來,只有口水不斷滴落在地上……

陳北冥抓着他的頭髮,雙目血紅:「你弟弟馬六,虐待我女兒,欺負我摯愛妻子!該殺!你!既然和他兄弟情深,那就要有福同享有難同當,你喜歡替他出頭,那你就陪着他吧!」

「他什麼樣,你就變成什麼樣,這樣才算得上是,兄弟情深!」

「來人!我要這個人,和他弟弟變成一樣!」

「我來!」

炎君拿出腰間匕首,帶着幾個手下,大步朝着馬豪走去,拖着馬豪的腿,走進了附近的樹林中……

不到五分鐘,馬豪被人給扔了出來,關在和馬六一起的狗籠子裏!

如今的他,慘狀簡直和馬六如出一轍!骨頭盡碎,血肉模糊!

馬豪躺在籠子裏,全身不斷抽搐著,撕心裂肺的疼痛卻無法喊叫!這種感覺,簡直無法想想!

他就算想死,都沒有資格!只能陪着弟弟一塊疼死,或者餓死!

而籠子裏,馬六還被吊著一口氣,看見自己依仗的哥哥也變成了這副模樣,竟連哭都哭不出來!

陳北冥見狀,轉身看向一旁的付統長,付統長很識趣,不用陳北冥說話,自己就馬上走了過來:「冥主,您有什麼吩咐!」

「做好善後工作,封鎖一切消息!至於馬豪,把他和馬六關在一起,每天給他輸液,打止痛藥,我不想讓他們這麼快就死掉。」

付統長點了點頭:「明白!您放心!保證完成任務!」

陳北冥的人散去之後,付統長算是鬆了口氣!

他的其他下屬也都和他差不多,剛才這幫人在場的時候,那是連一口大氣都不敢喘!

太可怕了!

「統長……那接下來……」身邊的手下低聲問道。

「沒聽到剛才冥主的吩咐么?要那兩個王八蛋生不如死!走!先過去看看,看他們兩個死了沒有。」

言罷,付統長帶人,來到了馬豪兄弟二人的籠子前面。

這兩人簡直慘不忍睹,馬豪見到付統長,一臉驚恐,也不知道是疼的還是嚇的,已經尿了一地……

「豪哥,真是沒想到啊,你這個危害人間的大魔王,也有今天……」付統長冷笑道。

「嗚嗚嗚……」

「嗚嗚嗚嗚!」

馬豪嘴裏流着血,支支吾吾的好像是在說什麼。

付統長一怔,微微皺眉,湊到馬豪身邊低聲道:「你說什麼?大點聲!」

「嗚嗚嗚……我……」

付統長皺着眉仔細聽着,忽然臉色一變,急忙吩咐手下:「快!看看冥主走沒走!馬上叫他回來!」大蛇丸終究還是回到了原本的實驗室。

在實驗室裡面瘋狂的一頓操作,這種全新的課題,還是簡單的看看有沒有可行性。

「為什麼只能是女娃?為什麼不只能是男娃?」

這種問題該怎麼說呢??

「如果可以的話,蛇叔你還是研製出兩種吧,一個只要男娃,一個只要女娃。」

《木葉之極詣須佐》第一百五十章勉強達成 「學個屁啊,你現在是兒女一大堆了,在這裡說些風涼話。」戚繼光瞪了蘇超一眼。

蘇超忙說道:「大哥我這可不是說風涼話,我看大哥你的面相應該是多子多女的面相啊。

現在沒有兒女只是機緣未到罷了,大哥不必著急。」

蘇超可是記得歷史上的戚繼光是有幾個兒子的。

戚繼光背著王氏納了三個小妾並有五子,走漏了風聲。戚王氏知道后,想起自己夭折的孩子,嚎啕大哭,從小妾的孩子里過繼了一個孩子撫養。

繼子夭折后,帶著財物離開了戚繼光,回到了王家,此後她的生活,正史野史均無記載。

王夫人將門虎女,野史上說她「威猛,曉暢軍機,常分麾佐公成功」。

王氏有一個軟肋:不育,無法為戚繼光生養後代。

於是,戚繼光在三十六歲的時候,納了一個小妾沈氏。王氏萬分悲痛,但是,也接受了這個事實,畢竟自己沒有孩子。

誰知戚繼光不知收斂,在納了第一個妾不到一年,因為沈氏無出,便又納了一個小妾陳氏。

陳氏倒是很能生,給他生了三個兒子,即戚祚國、戚安國、戚報國。

按理說,有了兒子了,應該完成傳宗接代的任務了,哪裡知道戚大將軍在萬曆三年又納一妾,是為楊氏,生一子名叫戚興國。

背著妻子在外面連納三妾,也真夠難為他了,這大大傷害了王氏。

王氏在晚年,「囊括其所蓄,輦而歸諸王」,也就是主動和戚繼光離婚,自己回娘家了,大義凜然地休掉了民族英雄老公。

這是蘇超知道的戚繼光一家的野史。

只是歷史上沒有說戚繼光的妹妹嫁給誰,不過現在他已經知道了,戚繼光的妹妹嫁給了自己。

戚繼光見蘇超開始信口開河了,便哼道:「你什麼時候學會看相了?行了,你也不用安慰我了,我自有決定。

不管你大嫂怎麼不高興,怎麼打我,我總要生個一兒半女出來才行。

她愛鬧就隨她鬧去吧,反正挨她幾拳也死不了人。」

蘇超說道:「大嫂那也就是一時氣憤而已,等她氣消了,就好了。

大哥你這麼多年都沒有納妾,已經算是難得的好男人了,大嫂心裡必然也是知道的。

等你有了孩子,以大嫂的性格,她一定會當自己的孩子看待的,畢竟是戚家的血脈嘛。

回頭你給大嫂道個歉就好了。」

「她已經回去登州去了,說看到我就生氣。」戚繼光說道:「隨她去吧,回去登州也好,眼不見為凈嘛,看不到,她也就不生氣了。

這事且不說了,還是說說青桐的事情吧,你什麼時候迎娶她?

我戚家也是有臉面的人,青桐你是要八抬大轎娶回家才行。」

蘇超笑道:「大哥,您就放心吧,我不會委屈了青桐就是,一定給她一個平妻的身份。

再說了,以青桐的出身,誰敢委屈了她?」

戚繼光點了點頭,嘆息了一聲,說道:「我父母早亡,青桐自幼就是跟著她大嫂長大的。

等你帶著青桐回京城成親的時候,你順便在登州府上一次岸,將青桐的大嫂請到京城去。

我不能擅離職守,這娘家人總是要有人送親才行啊,就讓你大嫂代勞吧。

還有就是你順便勸勸你大嫂,讓她看開些。這不孝有三,無後為大。她總不能讓我不孝祖先吧?」

蘇超點了點頭,說道:「好,就按照大哥說的來,回去的路上我就去登州府接上大嫂。

大嫂如此疼愛青桐,一定會送青桐到京城的,到時我自然會想辦法勸慰一下大嫂。」

戚繼光朝著蘇超抱了抱拳,也沒有說什麼。

過了一會兒,一個小丫鬟過來請蘇超先去沐浴,蘇超便讓戚繼光先坐一會兒,他去去就來。等蘇超去了後面,戚青桐便過來陪著戚繼光,給他泡茶。

戚繼光將方才說給蘇超的話,又跟戚青桐講了一遍,而後說道:「你大嫂那裡你要多勸勸她啊,你也知道大哥很為難。

你是你大嫂帶大的,你總不能看著她難過吧?」

戚青桐笑道:「這還用你說?大嫂那裡我自然會去勸她,你只管放心就是了。」

到了晚上,余峰湖請了接風宴,吃完晚飯回到住處之後,蘇超和戚青桐以及墨月三人自然少不了一些親昵,這些就不細表了。

到了第二天,蘇超就開始不斷的參加接風宴了。從浙江道的三司衙門,到其它有司衙門,然後是杭州府的各個重要衙門,輪番的宴請他。

整整忙了三天,這接風宴才消停下來。

此時蘇超已經開始準備帶著錦衣軍回去京城了。

在離開杭州之前,蘇超還要去一趟蘇州,因為他家的玻璃廠和水泥廠已經建好開工了。

他的老丈人金生和墨要都來了杭州,兩個人都要求他去蘇州府走一遭,看看自家的產業。

金生來蘇州府有一段時間了,他是幫著墨要建玻璃廠和水泥廠的。

蘇超忙完了正事兒以後,便陪著兩個老丈人走了一趟蘇州府,到自家的工廠看了一下。

墨要是完全按照蘇超的規劃去做的,在蘇州府建了三個工業開發區。

水泥廠、玻璃廠和織造廠,各有一個獨立的開發區。

他的另一個老丈人林向南也在這三個廠子里參了幾股,也就是說,蘇超在蘇州的產業就是跟幾個老丈人合夥乾的。

當然,戚繼光在蘇超的生意里也是參股不少,如此一來,蘇超就打造一個以他為中心的巨大商業集團。

而且蘇超還早早的就把裕王給拉了進來,家中的生意分了一些股份給裕王,然後象徵性的收了一點入股的本金。

蘇超一切的安排都是為日後奠定一個基礎,這樣一來,就算是自己不當什麼錦衣衛指揮使了,自己也可以活得十分逍遙自在,畢竟家裡的生意是有皇帝照著的,還是兩代皇帝照著。

當然,這並不是蘇超打算放棄了錦衣衛指揮使這個職位,而是早作籌謀罷了。

錦衣衛指揮使一職他自然會盡量的抓在手中,除非迫不得已才會放棄這個職位。

。 李雨話剛剛說出來,就看到唐妍妍身形猛然一怔。

彷彿石化了一樣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因為她想起來了自己之前說的豪言壯語。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