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他給自己連滿三杯,一飲而盡。

2020 年 11 月 17 日By 0 Comments

秋意寒卻皺皺眉,對方未經自己同意,便叫得如此的親切。

不過,這個時候,她倒也不好發作,淡淡地道:「來了就好。」

炎龍笑道:「其實,我來遲,只不過是在路上,遇到了十惡幫的喬傑在作惡,所以,順手將他擊殺了。

十惡幫,乃是中央仙城十大邪道勢力之一,勢力驚人,神出鬼沒。

十惡幫的喬傑,更是一名偽仙帝境的恐怖的存在。

然而,竟然被炎龍路過,隨手擊殺了。

炎龍,果然可怕無邊。

「少宮主,果然有無敵之姿。」

「我輩至尊,少宮主算一個。」

「我觀少宮與秋意寒小姐,當真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啊。」

這時候,一眾人聽到炎龍的話,便大拍馬屁。

然而,炎龍此時罷罷手道:「這只是小事一樁,不提也罷,現在,我已到來,直接開始宴會吧。」

這個時候,炎龍竟然還喧賓奪主,自己宣布宴會開始,完全就是當自己是這裡的男主人一般。

「且慢!」

「還有一人未至,再稍等一下吧。」

秋意寒卻開口制止道。

秋意的話,卻讓炎龍臉色冷了下來。

「哦,還有誰如此重要,需要我還有眾賓客相等的,他有資格么?」

「當然,我炎龍同意了,但是,眾賓客未必會同意吧?」

最後,炎龍的目光掃全場,眼中充滿了威脅之意。

「自然不能再等了。」

「有少宮主在此,宴會可以開始了。」

「我想,秋意寒小姐要等的小子,必是傳言中,她的那個救命恩人吧。」

「據說,那個人,才是今晚宴會的主角。」

「但現在看來,少宮主才是宴會的主角,那個所謂秋意寒小姐的救命恩人,只怕已經嚇到不敢來了。」

眾你紛紛開口道,表示拒絕再等下去。

秋意寒此時覺得很可笑。

這些人,等炎龍可以,等凌塵便不可以,並且相繼嘲諷不息。

果然,這就是現實,實力才是一切。

「意寒,大家不願意等,那宴會開始吧。」

「至於,你要等的那人,竟然敢遲到,他縱然敢來,我也要替你教訓他一番。」

炎龍冷冷地開口道。

秋意寒臉色異常難道看,但是,她蒙著臉,自然無人能看得到了。

凌塵說什麼也是她的救命恩人,這些就算要針對凌塵,也無需這麼明顯吧? 「……」

一陣無言的尷尬過後,季知意決定傲嬌地哼了一聲,然後沖著顧南楓露出一個非常營業式的微笑,隨後伸手,一把把站在門口的顧南楓拉進了辦公室。

辦公室的門緩緩合上,季知意瞥了顧南楓一眼,這才不慌不忙的回答了他剛才的問題:「知道了又怎麼樣?怎麼,顧總是要把我趕出去還是怎麼滴?」

顧南楓剛要開口逗趣,忽然裡間傳來一陣細碎的腳步聲,隨即,莫景衍的身影在拐角處出現了。

季知意聞聲腦袋便從顧南楓肩膀後面探了過來,見到裡面的莫某人時,她微微的一愣,道,「咦?你怎麼也在這,哦,剛才是在談事情?打擾了嗎?」

莫景衍嘴角微微勾起,慢條斯理地走上前,「沒打擾,你來得好巧,我們剛談完,對吧?」後面那句問的是顧南楓。

「既然沒事,那我就不送了。」顧南楓毫不留情地直接下了逐客令,摟著季知意的腰身,輕聲細語得說道,「走,帶你進去。」

看著這兩道你儂我儂的背影,莫景衍感覺自己渾身的雞皮疙瘩的爭先恐後爭著冒出來,「嘖嘖嘖」出聲,眼不見心不煩,隨即走出辦公室,還十分善解人意的帶上了門。

看來他要早點把手頭上的事解決了,過年秀恩愛這種事怎麼能少得了他和辭辭呢?

被拉著向沙發走去的季知意只覺得方才這的氣氛有些怪,也不知道他們兩個剛才談了什麼的話題。

不過,她的好奇心持續不到幾分鐘就被某人打斷了。

「這壺裡裝的是什麼?」兩人剛坐到辦公室的沙發上,顧南楓就問道。

剛才一碰面他就注意到季知意手上不僅拎了她的包包還有提了一個保溫壺,他好奇的是壺裡面裝了什麼吃的。

季知意聞言不滿地看了他一眼,將保溫壺放在茶几上,打開,是一壺雪蓮玉米排骨湯,香氣撲鼻。

一時間,顧南楓感覺整個辦公室幾乎都溢滿了排骨的香味兒。

「你這幾天天天晚上加班早上又起的這麼早,都沒見你好好吃過頓飯,你自己看看你臉都瘦了多少圈了?」季知意語氣中帶了點埋怨,但更多的是心疼。

拿小碗盛好湯,將勺子塞進顧南楓手裡,認真道:「不管怎樣忙,身體還是要照顧好的,你沒聽過嗎?身體是革命的本錢。」說著又將碗向顧南楓手邊推了推,「還有,別以為我不知道你今天又沒吃早餐就走了,那麼拚命還不知道吃好點,怎麼這麼能啊你?」

顧南楓握著尚帶著季知意的溫度的勺子,略有些意味不明的看著她,就這樣看著也不說話。

季知意本來沒什麼的,被看著看著就有些不好意思了,拍了拍他的手,「還看著我幹什麼,快點吃?」

已經離開頂樓的總裁專用電梯里,八卦的硝煙已然瀰漫。

薄清寡杏 從半年前起,公司里關於boss下神壇談戀愛了的傳言就從未斷過,並且有越演越烈的趨勢,平日里有什麼蛛絲馬跡都能被這些看起來正經得不能再正經的白領們躲在地下工作八卦群里添油加醋嘰嘰歪歪好幾天,捕風捉影一直是他們的第一娛樂業務。

一開始別說是顧南楓,就連走親民路線的第一特助容冽都不知道原來公司里居然組織了這麼多的八卦小分隊。

偶然有幸旁觀過幾次,深深地為這群人模狗樣的人的腦洞給折服了,僅僅在茶水間中誕生的boss戀愛版本就不下十種,更別說在地下群里那些五花八門的推論了。

不過沒有實際證據的推論是站不住腳滴,一群人在聊得心滿意足之後終於想起身為特助的容冽是一定會知道真實情況、最新情況的。

一時間,容冽成了公司炙手可熱的存在,但是他的嘴在公司那可是出了名的嚴,不管大家怎麼死磨硬泡地打聽,都只能得到一丟丟關於boss意中人的普通資料。

比如:未來boss夫人是個大美人,超級漂亮,之所以還不出現,應該是因為boss佔有慾太強,只想藏著掖著一個人看,不給讓其他人佔便宜吧。

收起那不友好的八卦眼神!

她不醜!一點都不醜!都說這是個大美人人了!

這樣的信息彷彿是一支羽毛,欲拒還迎,撓的眾人心痒痒的,越來越癢,越對boss的神秘女友好奇。

不得不說,每一個八卦人士上輩子都是撲過火的飛蛾,越充滿好奇心的火他們越想撲。

從夏天的風到冬天的雪,就在大家每天堅持不懈地為自家boss編創戀愛情事的半年後,冷清的總裁專屬電梯里,終於出現了一個從未在公司出現過的人。

還是個女人。

更是一個漂亮的女人。

這不就符合容冽說的大美人的形象嗎?

這暴擊無疑是一團燎原之火,再一次點亮了顧氏八卦小火炬,至此一發不可收拾。

每一個在職場打拚過的人都知道,總裁專用電梯,那就是電梯中的boss,是多麼高高在上且不擁擠的存在啊,作為一個專業的接待人員,根本不可能給一個普通人指這個電梯。不,應該說,如果這個人沒有得到boss的同意的話,根本連大門都進不來,更別說是進電梯了,還是進總裁的電梯,開玩笑。

boss同意放進來的人,當然可以做總裁專屬電梯了,況且這個人手裡還明晃晃地提著愛意滿滿的保溫壺,這赤裸裸的情況大家難道還沒有看懂嗎?

而這個人、這個女人究竟是不是活著他們口中已經半年了的是神秘女友,豈不是一目了然?

一眾人簡直喜極而泣,他們的boss,他們的偶像,終、於、脫、單、了! 而且,炎龍竟然還要說替自己教訓凌塵。

要知道,炎龍自己能遲到,別人就不能?

秋意寒臉已經冷了下來,正要發作,出聲喝斥。

「聽說,有人要教訓我!」

但就在這時,一道淡淡的聲音傳來。

接著,眾修看到,一個青年淡然自若,緩步走入宴廳之中。

「是他!」

這時候,有不少人認出了來人,正是江寂塵。

因為,他們在城門口的時候見過,那時候,他們只以為,江寂塵只是秋意寒的一個護衛而已。

直至這一刻,他們才發現,江寂塵就是英雄救美的那個人。

「靠,真的是那小子。」

「深藏不露啊,真夠陰險的。」

「不過,他剛才對炎龍說話的語氣,似乎有那麼一絲絲不屑呀?」

最後,眾仙才醒悟過來。

那個只是七品仙王後期境的人,竟然敢如此跟炎龍說話。

這對炎龍來說,算得上是一種羞辱吧。

果然,炎龍臉色當場大變。

「小子,我不知道你是誰,但我知道,你是在找死。」

炎龍轉身,目光死死地盯著出現在宴廳門口處的江寂塵。

炎龍是出了名的霸道之人,殺人不眨眼,中等仙界,同輩之中,沒有幾人敢正面跟他對上。

然而,江寂塵面對炎龍的霸道威脅,他依舊是一臉淡然之色。

「憑你也想殺我么?」

「你太看得起你自己了,在我眼中,你簡直就是不堪一擊。」

對方強勢囂張,那自己就要更加的強勢囂張。

江寂塵這一番表現,已經震撼全場。

他們絕然想不到,江寂塵這個新來之人,竟然敢與炎龍叫板,簡直就是針鋒對麥芒。

中央仙城,好久沒有出現如此的人物了。

聽到江寂塵的話,炎龍全身升騰起來的怒火,幾欲焚天,恐怖到極點。

「好小子,我就當此言,為挑戰之言。」

「既然如此,我們斗戰台上分生死。」

炎龍怒然大喝道。

對於炎龍來說,江寂塵的話,簡直就是在羞辱他,今日若不斬掉江寂塵,那此事對他來說,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然而,他並不知道的是,江寂塵剛才之言,並非是在說大話。

他已融煉了永恆之道,哪怕還沒有凝鍊出永恆之劍,但是,永恆之道,妙用無窮,可以對他的戰力,有著難以想象的加成。

所以,江寂塵現在的眼光,已不是放在同輩之中。

於他而言,同輩之中,在中等仙界,只怕已難尋敵手。

炎龍雖強,但非他之敵。

所以,江寂塵聽到炎龍要上斗戰仙台上挑戰自己,他卻感到興緻淡淡。

單憑炎龍的修為,確實難以激起他戰鬥的慾望。

所以,江寂塵聳聳肩道:「你太弱了,完全就是不堪一擊,真的沒有資格與我在斗戰台上一戰。」

江寂塵絲毫不留情面,實話實說。

然而,他的話,再次震撼全場。

眾仙,只覺得江寂塵裝逼過火了。

他們也都認為,江寂塵完全是在放大話,因為,七品仙王後期境的江寂塵,哪怕可以斬半步仙帝境的虛空凶獸,但也絕不可能是偽仙帝境炎龍的對手。

差距明擺著在那裡,但江寂塵卻在那裡睜眼說瞎話。

「我打探過,此人乃是秋意寒的救命恩人,名叫凌塵,是這一次宴會的主角。」

「不過,此人太囂張了,但他遇到了炎龍,不死也要殘。」

「確實,也不看看對象是誰,竟然也敢如此的狂。」

眾仙反應過來,嘲諷起江寂塵。

得知,江寂塵是秋意寒的救命恩人,更是一個新進之人,所以,眾仙選擇站隊的時候,都站在了炎龍這一邊。

何況,他們認定了,七品仙王後期境的江寂塵,是在口吐狂言,自尋死路。

一邊,秋意寒也有些目瞪口呆,反應不過來。

或者說,她根本都來不及阻止,這些事就已發展到了這一步。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