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他試圖起身,但實在酥軟無力。

2021 年 2 月 1 日By 0 Comments

他身子底下的女子剛剛放鬆下來,又被他這番輕微動作弄得下意識地繃緊了身軀,隨後又慢慢柔軟起來,帶給他的感覺分外強烈。

納爾卡不敢再動,慢慢平息氣血。

他正俯在海倫身上,呼吸吐氣就在對方耳邊,睜開眼睛都能看到,那原本白皙的耳朵已變成了粉紅一片。

過了許久,海倫恢復過來,微微用力將他推開,翻身坐起,不再看他,臉上表情一派平靜。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調息許久,海倫睜開眼睛,輕輕嘆了口氣,回頭見納爾卡正閉着眼睛,一動不動,像睡着了似的,但呼吸很是平穩,秋風吹過,還微微蜷縮了一下。

海倫輕輕咬牙,最後放鬆下來,站起輕微活動了一下,又打量四周。

此時正值半夜,河岸邊秋寒露重,甚是蕭瑟,她也不禁瑟縮了一下。

若是到了一定的境界,自然可以寒暑不侵,但畢竟也要消耗能量來抵禦。此刻海倫雖略有恢復,但畢竟神虛氣短,頗感寒意。

她又看了看納爾卡,走過去淡淡道:“你在這裏等我,我去找點衣物和吃的。”

也不管納爾卡聽到沒,她拔腿就走,倒有些像是逃跑。

沒過多久,她就兩手空空的回來了,坐在納爾卡身邊發呆。

這等饑饉之時,又能去哪裏弄到點吃的?一行人出發,自然是備足了給養,但除了大家身上的一些乾糧,其它主要都放在了克蘿爾的特製儲物袋中。至於海倫,自然用不着她負重攜帶什麼乾糧。只是沒想到大戰爆發得如此突然,竟與衆人就此失散。

納爾卡身上倒是有些乾糧,但此刻海倫哪好意思伸手去他懷裏翻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又一陣秋風吹過,納爾卡不由顫抖了一下,睜開眼睛,海倫也回過頭,迎上納爾卡的目光。

兩人都面無表情,對視片刻,又各自挪開。

“你先走吧,不用管我。”納爾卡勉力坐起,打破沉默說道。

海倫像沒聽到一樣,坐在那裏一動不動。

“你,該回去了。”納爾卡琢磨了一下道,“柯本還在邊境等你,黑旗軍也不能沒有你。”

“不,”海倫沉默片刻後道,“我不能拋下袍澤。”

“但你留在這裏只怕連自己都保不住,更別說救我了。”納爾卡平靜道,“你是要拋下克蘿爾他們,還有柯本他們,就爲了救一個人好讓自己心安一些?”

“你!”海倫秀眉一豎就要發作,但還是泄了氣。

“我走了你怎麼辦?”她停了片刻輕輕道。

“我自有辦法。”納爾卡平靜說道。

海倫猶豫好久,臉色變幻個不停,終於站起,“那我走了,你要保護好自己。”又輕輕道,“等你回去,我會修書一封給斯堪納侯爵,希望他同意你和茉菲爾的婚事。”

“好。”納爾卡淡淡道。

海倫深深看了他一眼,就此離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烏魯城中,虎族強者巴克斯焦躁地來回走動,終於看到房門打開巫醫走了出來,急忙過去問道:“怎麼樣?他老人家怎樣了?”

“不太好,”巫醫輕輕搖頭,“大人畢竟年齡大了,昨夜又傷了神思根本,要恢復恐怕要……”

“要多久?”

“至少要半年左右,而且,只怕也不能完全恢復。”

“什麼?!”虎人吼了起來,趕忙又壓低了嗓音,生怕驚擾到老薩滿靜養,低低咆哮着,“傳令青牛團和白虎團,全員出動,給我仔細搜索,一定要抓住那個……那個小子!”

帝國最精銳的赤衛軍總部一夜之間被人類鬧得天翻地覆,連大薩滿都差點陣亡,卻只留下了三名人類,但一個活口都沒有。這消息要是傳到獸王耳朵裏,只怕他下輩子都得在大牢裏度過了。

“託洛和凱拉正在追那女魔法師一夥……”傳令官怯怯道。

“讓託洛先回來!那小子也傷得不輕,那娘們帶着他跑不快,很可能把他扔下了。哼,沒扔下更好!找到他,生要見人死要見屍!”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自己也曾“縱橫獸人帝國”,又怎麼會死在這裏?海倫走後,納爾卡又倒下躺了許久,這才慢慢坐起身,只覺得仍舊頭疼不已,腦中也輕微的嗡嗡聲不斷。

他平息一下,想打開儲物袋,卻未能成功。

遠遠地傳來腳步聲,有人朝這邊過來了。納爾卡不由心下一驚。

來的只是一個人,此刻已發現了納爾卡,驚喜地直接從水中趟了過來。

“卡卡哥哥,終於找到你了。海倫姐姐呢?”來人是艾琳,跑過來跪坐在他身前問道。

“她先走了。”納爾卡道,“你怎麼還沒回去?”

“我……藏了起來,可好擔心你們,後來看到海倫姐姐往這邊來了,就趕緊追過來,只是怎麼也追不上。”艾琳回答道。

突然她意識到了什麼,有些吃驚,“海倫姐姐走了,她扔下你不管了嗎?”

“她有更重要的事情,所以先走了。別管她了,我們也得趕緊離開這裏。”納爾卡道。

他站起身,活動了一下,只覺得仍氣粗體虛。

艾琳要來攙他,他微笑道:“我還沒那麼嬌氣。”拔腿就走。

兩人沿着河流一路逆行,越走越遠。 茉菲爾端坐法師塔中,神念循着聯繫蔓延而去,只是這一次在虛空中穿梭了許久,仍只見到一片蒼茫,並未看到納爾卡。

她忙收回神念,到了法師塔中樞,再度釋放出神念。

神念瞬間就跨越無數的虛空,到了蠻荒之地。

俯瞰下去,大地如此蒼涼,光禿禿的幾乎什麼也沒有。

茉菲爾無暇去看,神念只管向下延伸,卻感覺滯澀起來,就像鎖定雙方聯繫的纜繩雖未斷掉,但纜繩的另一端已鏽跡斑斑,難以使用一樣。

茉菲爾心急如焚,但下一刻終於看到納爾卡正和一位牛頭人女子行走在河邊。

而在遠方,許多獸人正搜尋過來。

“這傢伙,居然真的拐了個……”茉菲爾涌上這個念頭,立馬又被擔憂佔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股神念森然掃過,旋即停留了一下。

納爾卡停下腳步,試圖運起神念,頓時一陣心虛氣喘,絲毫也無法張開領域。

他望向南方,沉默了一下道:“艾琳,你先走吧。”

艾琳一驚:“不。”

“聽我的,趕緊走,他們不會發現你的。”納爾卡嘆口氣道,“他們追過來了,和我在一起只會拖累你。”

艾琳想到了什麼,從頭上取下犄角。

“艾琳……”納爾卡想制止,卻很是無力,看着艾琳把犄角戴到他的頭上。

“這本來就是你的。”艾琳輕輕道。

納爾卡沉默了一下,“艾琳,如果你就這樣離開,我也會把它扔掉。”

艾琳不由瞪大了眼睛。

“身爲騎士,我怎麼可能讓一位女士捨棄生命來救我?”納爾卡平靜說道。

“好,那我們死也要死在一起!”艾琳猛然緊緊抱住了他。

茉菲爾在中天上看着這一切,目瞪口呆。

“有一個活下去不比兩人都死好麼。”納爾卡喃喃道,可艾琳抱着他,抱得緊緊的,似乎什麼都沒聽到。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烏魯城中,老薩滿躺在牀上,雙目大睜,氣息粗重。他臉上表情不斷變幻,似在回想,又似在經歷什麼。

驀然間,他坐起身,下意識地喃喃出聲:“神明不朽,災難不已……”

話一出口,他就驚恐地掩住了自己的嘴,但哪有可能收回已出口的話語?

他的喃喃聲微不可聞,卻似已在冥冥中震動四方。

只見天上風雲驟變,剎那間就陰雲四合,完全籠罩了烏魯城。

“啊!”老薩滿慘叫出聲。

巴克斯和巫醫衝進來時,就看到他正抱頭慘叫,口鼻溢血。

“先生,先生……”他們驚惶地喊着,看到老薩滿頭部居然輕微地變形,時而這兒鼓起一塊,又時而那邊鼓起。

正急切間,他們又是臉色大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他們在那邊,還在原地!”獸人帝國赤衛軍青牛團團長託洛收回神念,指揮麾下形成包圍圈。

昨夜大戰中,他也受創非淺,此刻只能騎着戰獸趕路。

他陡然停下,望向遠方。

那裏有一座高聳的圓錐形山峯,突然濃煙滾滾而起,發出巨大的呼嘯聲。

頃刻間,聲音更是震耳欲聾,濃煙更變成了巨大的火焰,噴薄而出,直抵青天。

託洛跳下戰獸,向着山峯的方向跪了下去,開始虔誠地祈禱。

蠻荒之地的無數獸人也同時跪倒,祈禱獸神布羅莫息怒,祈禱爪哇聖山平息火焰。

納爾卡也驀然一陣心悸,莫名間就擡頭看到那座壯麗的遠山如巨人暴怒起來,驟然噴發出無窮的濃煙和火焰。

“這是……”艾琳驚訝地擡起頭,看着天上的滾滾濃煙,手卻抱着他一直不肯鬆開。

“這是地獄之門,也就是火山爆發。”納爾卡道。《大陸散記》中曾經提到過,但瑪修所見想必也是小規模的噴發,哪有此刻的驚天動地。

“那我們都要死在這裏了嗎?”艾琳又把腦袋埋回他的胸口,“和你在一起,即使是面對着這地獄之門,我也不害怕了。”

納爾卡只得輕輕拍拍她肩膀,望着這堪比神蹟的景象。

突然,他想到了什麼,“艾琳,沒事了,我們走吧,先離開這裏。”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這天晚上,兩人在河灣某處休息。

因爲煙塵嗆人,他撕了塊布,又灑上清水,和艾琳分別罩住口鼻。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