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仙道之魔探出手掌,爆發出浩浩蕩蕩,粉碎蒼穹的沖霄魔氣洪流,在仙道大能展現手段驚恐抵擋之刻,轟然拍下。頃刻,山川萬里破碎崩裂,滅世的恐怖黑魔之氣,將這道剛剛降臨的大能仙道身影,拍碎。

2020 年 11 月 17 日By 0 Comments

「咔咔轟!」

就在這位仙道大能隕落的瞬間,自仙道之魔的軀體之內,節節攀增,爆發出一股駭人驚濤般的大能氣息,突飛猛進。

「哈哈哈,這才是仙道之魔,在殺戮中完美突破!」魔氣滾滾的聲音狂笑,目光血紅,「否則與惡,又有什麼區別,這就是魔!啊啊!」

魔氣滾滾之中的身影,充斥著癲狂,與放肆。

麥哈爾全程注視,滿是負面雜念的惡,融合之後,異變成得到天地眷顧承認的仙道之魔。本是平靜的,直至仙道之魔,惡展現如劍道印記般殺戮突破的能力時,平靜無波的面色,終於有了細微的變化。

「哈哈,你想鎮壓本魔?晚了!」仙道之魔察覺麥哈爾的目光,投來冷笑,「現在本座天下無敵,得天地眷顧,現在就殺了你,送你上路。」

「轟!」

鋒芒之氣沖霄,貫穿萬丈星辰之距,以一種割裂粉碎空間的恐怖犀利,引動八方古老鎮封紋路的瞬間,形成浩瀚的驚天鎮封,降臨落下。

.(未完待續。) 得天地眷顧承認,惡之身轉化成仙道之魔,元嬰之巔破入大能,三者疊加,能力暴漲飛躍。可以說,此時的仙道之魔,惡,已經達到巔峰的程度,沒有任何虛弱的掣肘之態,直面如鋒芒金石鎮壓的麥哈爾。

「魔!」

「轟!」

天地迸裂,魔氣滾滾粉碎層層虛空,倒卷破碎,形成恐怖的震退之力,將瞪大血紅雙眼的仙道之魔,掀的蹬蹬震退,魔氣溢散破碎。

麥哈爾鋒芒沖霄,宛若星河的鎮封之力,強壓鎮落。

得天地眷顧承認,不可一世,狂笑不止的仙道之魔,周身魔氣在這股鋒芒之氣牽引的鎮壓力下,洋洋洒洒,破碎潰散,直接被打回原型。

「真的想不到,你能在殺戮之中,提升境界。」麥哈爾嘆道。

「這只是仙道之魔偉大的能力之一,還有很多,是你無法想象的能。」仙道之魔望向麥哈爾,充滿動魄的蠱動,「來,投入本座的麾下,成為本座一樣的仙之魔,本座定將傳你無上的魔法,讓你君臨天下。」

仙之魔的此話,條理分明,少了惡的無盡瘋狂混亂。

但以麥哈爾此時的心境,亦忍不住搖頭,要知道,他同樣是殺戮進階,走到今天這般恐怖的地步,比其他,仙道之魔差的還遠。

「剛剛不是想滅殺我嗎?現在又想助我君臨天下?」麥哈爾淡淡一笑。

「嗤拉!」

虛空迸濺,以麥哈爾所立之地為中心,輻射鎮惡山百里。爆發掀起山洪海嘯般的驚天鋒芒之氣,遮蔽魔氣蒼穹,引動無數光華大放的古老紋路。將整個鎮惡山的山體,瞬間籠罩,泰山之重,截斷粉碎時空。

「你不能這樣做,本座可是遭到蒼天眷顧的仙道之魔,鎮壓本座你要承受天地反噬,九族皆滅。」仙道之魔狂吼,驚怒焦急,「放開我,放開我,本座立誓,不再與你為敵,你我二人互不干涉。」

「是嗎?」麥哈爾拔劍。

「嗆!」

長劍出鞘,星河一般如瀑的恐怖劍光長河,貫穿穹宇。帶著千萬道縱橫交織的上霄劍氣,一百令八種本源,妖異血紅閃爍的劍道印記,破碎種種時空,空間,臨近魔焰滔天的周身,射殺而至。

「轟隆!」

鎮惡山萬里巨震,大地崩塌滅世,山河移形。

狂暴肆虐的劍光,撼動雲霄神海,掀起鋒芒絕世的絞殺之力,連九天之上,都破出劍光窟窿,萬里山河,無數生靈都為之駭然匍匐。

但被劍光射殺而中,魔氣滾滾的身影,卻是在暴怒的狂吼之中,聲震九霄,震的重天之上,雲海破碎,灑下片片凄艷的鮮血。

「你是在成心和本座作對嗎?啊啊啊!!一次又一次的壓制本座!」魔氣潰散倒退的身影,瘋癲發狂,「你是想死嗎?敢壓制本座,本座一定會滅殺你的,啊啊啊!!求求你了,放過我,放過我!!」

混亂瘋癲的話語之中,仙道之魔翻滾,嘶吼驚天。

「上霄,代表的是上蒼極致,若連你都壓制不了,何以名為上霄。」麥哈爾喃喃,目光孤寂,死潭一般的平靜無聲。

就算能鎮壓一二,但沒有大用,麥哈爾很清楚這一點。

現在的仙道之魔,威能已然用三言兩語解釋不清,但可以肯定的是,偌大天下,或許沒有人在能滅殺他,近仙者們不行。

麥哈爾的鎮壓,只能拖住不讓他殺戮晉陞,變得更強。

「嗤拉!」

虛空破碎,又一道在本源震動之中,迅速趕至的大能仙道身影,望著這片天地內僅有的兩道身影,這位大能倒吸一口冷氣,瞬間變色。

「嗤拉!」

「嗤拉!」

……

虛空一陣接一陣的破開,一道又一道身影環繞趕來,有滿含仙道的人類強者,有滿含妖氣的妖族強者,兩方涇渭分明,卻同時目視鎮惡山上的兩道身影,許多大能都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氣,變了臉色。

「轟!」

蒼穹微微一震,一道模糊的人影,一道模糊的妖影,兩道氣勢威壓無形無質的模糊身影走出,讓整個天地瞬間陷入死一般的安靜。

「近仙者!」麥哈爾看著,有所明悟。

「轟!」

萬古帝尊 虛空扭曲,蒼穹一暗,兩道長虹貫日,匯於一點的恐怖攻擊轟中仙道之魔,爆射起漫天飛灑的恐怖魔氣,截斷一身恐怖的氣息。

剎那之間,黑魔之影生機修為節節驟降,打的近乎形神懼滅,癱倒在地。但恐怖的威能無論怎麼席捲,都無法將他真正磨滅,殺不死。

「卑微的偽仙,等本座脫困,本座要將你們全部滅殺!!啊啊

!!」仙道之魔狂吼,煞氣滔天,「本座是不死不滅的,殺不死我!啊!本座是魔仙,是要屠戮群仙的存在。」

「玉清仙分裂的惡,果真如傳說那般。」模糊的人影,道出蒼老的人聲,「現在且得了天地本源的眷顧,想要滅殺,只能祈求仙人。」

仙人?

整個天地愈發寂靜,他們口中的仙人,可不是凡人對仙道強者的尊稱仙人,那些可是真正走上仙道巔峰,證道成仙的仙人。

不朽不滅,永恆不死,驚天偉岸的無上存在。

「老夫記得,鎮惡山是有人族,妖族勢力護持,不讓它產生變化的。」模糊的人影,妖影兩道無上近仙者,目光看向在場上千位大能。

妖族大能群之中,推推搡搡過後,才有一位妖族大能走出,面向兩位近仙者,道:「我妖族在此片區域的大能們,全部被滅殺,不知所蹤。」

人族大能群中,走出十數位氣息深厚的大能強者,后列一位大能面向兩位近仙者,惶恐道:「鎮惡山之變,我已派出弟子前來查探…」

此人真是真道上仙的師尊,天鴻大能之一。

「是他嗎?怪不得說,有這麼一個蠢貨送來肉身。」黑魔之氣跌散的中年身影瘋狂大笑,看著這位大能,滿是嘲諷。

原本就惶恐的大能,面對瘋狂的大笑嘲諷,面色立即一變。

「砰!」

吸血寵兒誤闖美男學院 沒有任何徵兆的,真道上仙的師尊,天鴻宮的大能之一,爆成一團血霧,在無盡的驚恐與悔恨之中,元神連帶肉體四分五裂,血灑虛空。

.(未完待續。) 癱倒在地,周身黑魔之氣潰散的中年身影,在近仙者抹殺天鴻大能時,面上浮現堆成一團的扭曲之色,儘是滿意與猙獰,眼中大喜。

「哈哈哈,殺的好!」仙道之魔狂笑。

「嘩啦啦!」

下一刻,爆成血色隕滅的大能,十丈方圓凝聚成條條血光洪流,被一股無法截斷的大力牽引著,引入仙道之魔的體內,化成能量。

「轟!」

魔氣遮蔽噴涌而出,又一次伴隨著殺戮的血色,顯化在天地之間,在眾人的注視下,魔氣滾滾的仙道之魔氣息節節爆漲,鍊氣,築基,金丹,元嬰,元神,一瞬跨越五大境界,爆發出大能般的恐怖氣息。

幾乎是一夕之間,恢復之巔峰,沒有之前任何被毀壞的後遺症。

「砰!」

噴涌的魔氣,與爆發的恐怖氣息與境界,還未真正展現自身的威能,就已經土崩瓦解,冰雪消融,被兩道模糊的身影,一齊磨滅。

「兩個偽仙,白頭髮的,你們給本座等著,待本座脫困之日,你們九族後代,都要在本座手下,血染山河,殺殺殺!!」魔影狂笑。

下一刻笑聲卻止住,癱軟的身軀,艱難挪動眼神,注視向妖族,人族的大能們。

「你們剛剛看到了嗎?」仙道之魔開口,語速飛快,「只要殺戮,就能瞬間突破,跨越無數的境界,只要殺戮,就能離仙更近一步,只要殺戮,你們就不需要千百年如一日的苦修。來,只要進入本座的麾下,本座就傳你們魔仙之法,讓你們在殺戮之中突破。」

兩位近仙者,與麥哈爾神色淡漠,沒有出聲打斷阻止。

仙道之魔的短短几句話,立刻發酵,大能強者人群中,喧嘩聲四起,無數人心神搖曳,動了念頭。要知道仙道之魔惡,剛剛的毀滅與重新突破,是親眼所見,絕非空穴來空,真實性已然確定。

大能們可都不是心慈手軟之輩,殺戮對於他們來說就是家常便飯,殺戮能突破,他們願意去搏,或許有限制,但能提升的快,強大。

「道衍五十,天衍四九,遁去其一。」模糊的人族近仙者,走出,「一個強者分裂出來的心神雜質惡,就將你們這些仙道大能們引誘的服服帖帖,不覺得可笑嗎?就算最後獲得通天的力量,也不過是一具行屍,你們若想成為殺戮行屍,現在我就可以將們煉成這樣的傀儡。」

聞言,原本還有些異動的人群,如被潑了一盆冷水,寂靜下來。

眾所周知,心神雜質惡念,是仙道之魔的本質,投靠這樣一尊不倫不類,瘋癲如狂的惡念,最後,誰又有好下場?

「本座可是得天地眷顧承認的仙道之魔,魔仙,不死不滅,就算是偽仙都磨滅不了本座,豈是區區心神之惡可比。」惡駁斥,恢宏霸氣。

模糊妖影,擺了擺手:「你的宣傳目的達到,不用在逞口舌之利,道不同,不相為謀。」

仙道之魔沉寂之後,模糊兩道近仙者,不約而同看向鋒芒蓋世的麥哈爾,他們並不是瞎子,不是看不到這般顯眼恐怖的麥哈爾。

「從未見過!」近仙者們道。

但很快,妖族近仙者,像到了什麼,目光一冷:「我妖族席捲天下,而這附近千百之國,數十妖族大能消失,是你出的手?」

「是我們出的手!」

回答近仙者的,並不是麥哈爾,而是從斜刺里傳來的聲音。

「嗤拉!」

「嗤拉!」



空間一次又一次的被撕裂,凶戾煞氣倒卷,在無數的目光注視下,足足九十位氣息恐怖的大能,撕裂空間,降臨此地。

九十位大能聚成團一起出現,儘管大多是一重天的大能,可大能就是大能,造成的威勢令眾人倒吸冷氣。大能進境緩慢,修鍊艱辛,在場千位大能之中,一重天的大能,可是足足佔了七成之多。

九十位大能出現后,以當先五道人影為首,踏步虛空,走向麥哈爾,周身煞氣沸騰,坦然面對各種矚視的恐怖目光。

「父親!」麥哈爾示意。

陳傲天點頭之後,看向兩位近仙者,不卑不亢道:「千國之內,是我陳家常年庇護之地。有妖族大能肆虐,我們自然不會坐視不理,任由妖族禍亂,所以數十位大能,是陳家滅殺的。」

「你!」模糊妖影一滯。

「陳家?從未聽過,看來是個隱世家族!」模糊人影喃喃道,九十多位大能同屬於一個家族,明眼人都能看出隱藏的恐怖底蘊,「隱世家族陳家有強者鎮壓此魔,就是功德一件,望妖族理解功過相抵,此事,就此作罷,我會為此付出代價。」

「好!」模糊妖影只能答應。

眼前從所未見的陳家,強者數量產生的地位,在人族之中都是舉足輕重,若妖族想動手,會遭到人族近仙者全力的阻攔。

人妖殊途,每一位人族大能,在人族近仙者眼中,都是財富,已然從族群出發,沒有勢力的界限劃分。

「既然如此,此事就此揭過。」妖族近仙者道,風輕雲淡,「既然現在是陳家的大能鎮壓此魔,那就繼續鎮壓,等待我妖族妖仙,人族仙人的出手,毀滅此魔。」

人族近仙者,和妖族近仙者,同仇敵愾。

「哈哈,毀滅本座,當真可笑,就算是仙人親至,都休想毀滅本座,本座可是無上仙道之魔,魔仙之祖!」惡狂笑。

兩位近仙者同時出手,將仙道之魔佔據的肉身,以莫測的手段打碎,連帶其魔氣滾滾的本源,都被打落至最虛弱弱小的狀態,且以某種印記遏制仙道之魔的徐徐恢復,讓他一直如此。

「這些古老鎮紋,已經屬於仙的範疇,我們補全的很有限,但只要仙陣核心存在,仙道之魔就沒有太大威脅。」近仙者最後道。

麥哈爾則是在示意下,成為活著的陣眼,鎮壓著內里的仙道之魔。

「哈哈哈,白髮,你會成為本座的第一個陪葬品。」仙道之魔在內里嘲諷大笑,禍亂人心。

.

忽然發現,原來,我的訂閱與成績,只是等於普通作者一天的訂閱成績

而且普通作者,還是普通人新人…(未完待續。) 仙道之魔!

誕生於惡念,得天地眷顧,擁有不死不滅的仙之性質,能在殺戮中無限成長提升,突破境界,還有著瘋子般不正常的殺戮之心。

對於仙道人族和妖族,仙道之魔,就是如鯁在喉。

倘若仙道之魔正常就罷了,偏偏仙道之魔根本不正常,不可能偏向任何一方,對於兩族來說,這就是一個定時殺戮的機器,威脅巨大。

返回不久,近仙者們溝通仙人,驚動整個天下。

閃耀出的仙光,覆蓋照亮整個仙道世界,芸芸億萬眾生,恍惚之中,仿若眼前降臨一尊偉岸的亘古存在,恢宏無邊,忍不住想頂禮膜拜。

自此之後,近仙者無聲無息,沒有人知道發生了什麼。

「哈哈哈,你看到了嗎?本座魔仙之威,響徹環宇,連真正的仙人都要退讓沉默。」魔威虛弱的惡,嘲諷大笑,「你還妄想鎮壓本座?當真可笑,待本座自行脫困之日,你陳家全部都要隕滅,死!」

「你還在威逼利誘,玩弄心機!」麥哈爾淡淡。

不過就算是麥哈爾,心中都微微有些不解,或許尋到等同於他這樣恐怖的鋒芒金石很難,可以仙人手段,做到這些,並不難,反而簡單。

「嗤拉!」

空間豁口撕裂,兩道鬼祟的大能氣息,從裂縫之內走出。面向鎮惡山上,被鎮壓著的仙道之魔,眼裡迸發灼灼精芒,根本不加掩飾。

「你們是來救本座的嗎? 惹上總裁:高冷嬌妻不好追 好好好,只要本座脫困,本座發誓,絕不虧待你二人。」仙道之魔狂笑,目光希冀,「不要靠近,用最強手段毀壞山體陣紋即可,否則,你們會遭到陣法反噬,和重創。」

「好!」兩位大能點頭。

他們就是來搏一搏機緣的,道理人人都懂,但能體會的,還是少之又少。

只要能強大,管他洪水滔滔…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