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伴隨着八荒的聲音,很快,木仙珠從小葫蘆裏被送了出來,落在了林天的手上。

2020 年 11 月 5 日By 0 Comments

林天還沒開口,木仙珠的出現,讓那些木藤竟然開始逐漸退去。

就彷彿他們遇到了神明一般。

林天看着手裏的木仙珠,萬沒想到,木仙珠還有這樣的用法。

八荒這會兒從小葫蘆裏傳出來了信息,他道:“五仙珠乃是仙物,可以在關鍵的時候有神奇的作用!”

林天手握木仙珠,想起了上一次在武城的情況。

而後,又想到了當初第一次聽到木仙珠的消息說是在京城的醫療部,如今看來,那裏有的話也是假的。

等到前面的木藤全部退下來後,林天看着那一個入口。

不過,林天並未立即進入,而是準備了身上所擁有的水仙珠。

如今的林天身上有三顆珠子,木仙珠,水仙珠和土仙珠,還有兩顆,一顆火仙珠在林佑善那裏,一顆金仙珠在司徒南那裏。

也就說,接下來的宮殿可以暢通地過去了。

進入地十五層,立即換上水仙珠,果然看到了前面的出口。

如此,第十六層又使用了土仙珠,最後,來到了第十七層。

這一層是火! 第十七層了,這一層只要通過了,應該就有機會能夠見到地獄火劍,甚至是立即拿下地獄火劍!

第十八層肯定會更加恐怖!

不過,眼下首要的是先通過第十七層。

進入那一個入口,林天感覺到了巨高的溫度,一個雞蛋放在這裏面都很有可能會立即悶熟了。

要不是林天之前在大沙漠之中進行過訓練,身體已經直接垮了下來。

汗水涔涔,渾身溼透。

周圍的溫度似乎還在變的越來越高。

如果不是小葫蘆裏的水可以引出來,這會兒的林天渴也渴的走不動了。

突然之間,這一層的密室裏響起來了笑聲。

這笑聲就在林天的耳旁迴盪着,帶着一股讚賞,又有幾分挑釁,還有一種期待。

林天原地站住了,這樣的笑聲聽着並非常人,也不像是年輕人,感覺頗爲滄桑。

“沒想到,我等了這麼多年,竟然真的會有人來到這裏。”一團火焰從前面大概十多米的地方突然燃燒起來。

隨後,火焰之中走出來了一個人,這個人白髮蒼蒼,約莫六七十的歲數。

不過,他並非是一個真人,而更像是魂靈。

林天第一下想起來了在大海之中的那一個陣法裏,遇到的前輩。

當時,那個前輩說是留下的一道意念。

而眼前,留下的應該是一道魂靈了。

能夠將魂靈留下來,足見對方的修煉已經厲害到了什麼樣的程度。

只怕是比大海里的那個前輩還要強。

對於地球,林天也不禁生出了更多的敬畏之心,在這一片突然之上,曾經,到底涌現出多少個高手呢!

“前輩。”林天恭敬地看着對方。

該有的禮數還是要有的,不管如何,對方畢竟是前輩。

“沒想到,第一個闖過我十八層,噢,不,十六層,來到這第十七層的人,竟然是一個二十五歲都不到的小夥子!”老者打量着林天。

他微笑着,對於林天,似乎很是滿意的樣子。

“前輩佈下的陣法和結界都十分精妙,我如果不是有寶物傍身,也無法來到這裏。”林天這倒是實話實說了。

但,也算是在拍了一下對方的馬屁。

提起寶物,是爲了說明老者的陣法的確是厲害,如果不說寶物,靠着自身過來,那可就是在變相說自己比前輩的陣法更加厲害了!

從某種角度來說,林天也是在拍老者的馬屁!

拍前輩的馬屁兵不丟人,而且,萬一到時候考驗出現麻煩,前輩心情一好,或許還會出手放過。

畢竟這一路過來,好一些考驗可都是要人命的!

老者聽到寶物,立即“噢”了一聲,而後道:“那你的寶物可是真的很不少了啊,沒想到五仙珠,你竟然有了三顆!”

聽到這話,林天猛然間吃了一驚!

這個馬屁看樣子拍的有些多餘了,老者大概是全都知道了,

很有可能,老者是通過自身的能力,感知到了林天通過前面十六層的所有表現。

“運氣好。”林天微微一笑。

“你不用緊張,我對你的五仙珠可沒有意思。”老者一笑,道:“你也應該能夠看的出來,我的本尊不在這裏,這只是我的一道魂靈,在這裏守了不知道多少年,就等着有緣人,把地獄火劍交給他。”

這話,讓林天眼睛猛然一亮!

這不就是在說,地獄火劍的取得和玄冰神劍不同嗎?

玄冰神劍需要闖過冰魂那麼一關,要是無法通過,可能會釋放出來一個大魔王,可地獄火劍這一邊則是不需要。

“怎麼?很吃驚?”老者笑着問道。

鑽石王牌之最強打者 林天如實說了玄冰神劍的事,也說了心中的那一個疑惑,即,是否,取得地獄火劍不用跟一個強大的對手較量。

“怎麼,你害怕了?”老者頗爲調侃地問道。

“不是,只是,我一路過來,總覺得這地獄火劍的取得和玄冰神劍大不相同,我就在想,是否不會像是玄冰神劍那般。”

“你所想的一點沒有錯。”老者點了點頭,而後道:“我要是跟那個老傢伙一樣佈置,那可真的就是侮辱了這一把地獄火劍了。”

說這話的時候,老者的眼睛突然間猛然一亮,彷彿是想到了不少過去的事,似乎是在追憶着什麼。

那個老傢伙?

林天心中有所低估了起來,大概就是那個埋下玄冰神劍的先人了吧……看樣子,他們兩個人以前應該是老對手了。

“他留下玄冰神劍,自以爲用他的方式能夠選出最強的高手,而我,則是覺得我的方式能夠達到最強……玄冰神劍和地獄火劍終有一戰。”老者說着,突然間看向了林天。

林天猛然間竟是有些緊張了起來。

老者繼續道:“有一件事你要知道,今天,你如果過了這一關,就能夠拿走地獄火劍。

但是,拿走地獄火劍,真正的考驗纔剛剛開始。”

“我必須打敗拿走玄冰神劍的人?”林天眼睛釋放出了銳利的光芒。

老者點了點頭道:“沒錯,正是如此!這是地獄火劍和玄冰神劍的宿命,這兩把劍,只要是出世,必定是震盪天下,風雨變幻!”

老者的神情越來越嚴肅起來:“有一件事,我要你記得,如果讓玄冰神劍的人拿到地獄火劍,兩劍合一,只怕是山河都會發生變化,天下傾覆!”

林天微微眯起眼睛,問道:“前輩,聽您這話,玄冰神劍是天生就有魔性了?拿到它的人,都會入魔?做出無法挽回的事?”

老者微微點頭道:“玄冰神劍中了詛咒,不過,這詛咒並非不可破,當年我不破那詛咒是因爲那個老傢伙在處處阻撓我,後來我就和他來了一個約定,我們飛昇離開地球,讓後人來進行較量!”

至此,林天方纔明白,爲何當年兩把這麼好的上古神器會被留在地球上。

“可是前輩,你就不害怕被心懷不軌的人給拿走地獄火劍嗎?”林天問道。

老者微微一笑道:“你以爲我這十八城宮殿很好闖的嗎?”

只這一句話,林天瞬間就明白過來了,心中不由得對老者更加佩服,立即朝老者又是一個鞠躬! 原來,這十八層宮殿說難闖也確實難闖,可真正意義上來說,這十八層的宮殿考驗的是一個人各個方面。

是否足夠冷靜,是否有智慧,是否有實力,是否有運氣!

運氣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就是寶物。

老者不想將地獄火劍交給一個沒有能力能夠保護它的人。

閱讀封神系統 這會兒的林天也已經全都明白過來了,不過,他還是有一個疑問,問道:“如果我一路上都是用蠻力攻破過來,或者說有另外一個人用蠻力攻破過來,您怎麼看?”

“不會有那樣的事發生,如果真的只是靠蠻力,過不了那麼多層,即便能過,還有我這一層,這一層,如果不是我認可的人,不能帶走地獄火劍。”老者道。

這個老傢伙,果然和玄冰神劍曾經的擁有者大不相同。

說的好聽點,他十分負責任。

說的不好聽一些,這傢伙可是非常有心機呀!

林天朝他恭敬地鞠躬,道:“前輩,不知這最後一層考驗是什麼?”

“這一層的考驗就是我,你已經通過了我的考驗。”老者道。

林天無語。

老者微微一笑,這一笑,林天看來還挺神祕的樣子,而後,他後撤了一步,往後面的一個臺階,通往第十八層的臺階看了過去,道:“現在你有資格拿地獄火劍了,你要是做好準備了,就跟我一起下去。”

林天的身體略微停滯一下,看向那一道門。

比起之前下來的入口,那一道門裏面有紅光涌現出來。

炙熱的火光。

想着剛剛和眼前老傢伙的對話,林天總感覺下面沒那麼簡單。

“對了,有一件事我要提醒你,不用一個小時就會有天山派的人趕到到宮殿的外面。”老者頗爲神祕地一笑。

“來的這麼快!”林天有些吃驚。

老者笑着點了點頭,繼續道:“雖然我覺得你不錯,可要是你無法拿起地獄火劍,有其他人能夠來到這裏,我也會讓其他人嘗試。”

這個老傢伙,果然也不是什麼“好傢伙”啊!

先前說只要通過他的認可就可以了,眼下,竟然又多出來一個得到“地獄火劍”的認可。

會不會這個老者也是幻象,並且他所說的一切也都是虛虛實實,一切只是爲了要引誘自己前往下一層?

想到這一點,林天心裏面多了一層防備。

“好,準備好了!”林天走上前,微微一笑。

穿越七十年代之歌聲撩人 老者多看了林天兩眼,而後也沒再說話,跟着林天一起朝前面走過去。

兩人一起來到了入口前。

出乎林天意料的是,老者先一步忘裏面走進去了。

難道老者並非在說謊?

林天跟了進去。

進入到第十八層,四處全都是熔岩,正在不斷冒泡的熔岩,只有中間一條路通向中間的一塊石頭位置,那裏插着一把通體暗紅的長劍。

劍身比起玄冰神劍要稍微短小一點,不過,這一把劍,劍身上,竟然有紅色的火焰的升騰着,冒着。

“不愧是上古神器!”林天心中感嘆了一聲。

“你過去,只要能夠拿起來它,你就是它的新主人。”老者在

旁邊道。

林天看了老者一眼,恭敬點頭,走了過去。

不過,這一步步走過去,很是小心翼翼,畢竟不知道到底還沒有其他的危險。

但,一直到林天走到那一把地獄火劍的前方,周圍都沒有其他的情況發生。

難道是自己多想了?

這個念頭剛剛閃過,小葫蘆裏的八荒傳來了信息:“林天,我剛剛一直在觀察周圍的情況,似乎周圍有一股強大的力量籠罩着,你要小心了啊!”

“嗯,只是現在也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了!”林天道。

聲音落下,林天的雙手握住了地獄火劍的劍柄!

那劍柄上面也有輕微的火焰在冒着,林天是涌出了體內的大量的靈氣,雙手附上了濃郁的靈氣,這才握了上去。

瞬間,幾乎可以聽到靈氣和火焰互相吞噬的聲音,“嗤啦”一聲,隱約有水汽冒出。

瞬間,林天感覺體內的靈氣正在被地獄火劍不斷地拉扯過去。

媽的,果然是一個坑!

林天回頭看向老者。

“不用看我,我說了地獄火劍是有靈性的!”老者面容嚴肅起來,“你要是沒有本事拿它,我可以立即中斷,饒你一命。”

這話像是在挑釁林天!

在說林天不行!

“八荒你幫我看好了,要是有特殊情況發生幫我吸收進小葫蘆,然後帶我走。”林天暗中給了八荒一個信息。

“林天!”八荒擔心起來,他擔心這是老者故意在刺激林天。

“來啊!”林天暴喝一聲。

而後,體內的龍獅之力全部打開,這突然打開的龍獅之力,讓插在石頭裏的地獄火劍出現了晃動的情況。

隨着地獄火劍的晃動,旁邊的老者微微“噢”了一聲,看向林天的眼神,多了好幾分的讚賞。

下一秒鐘,林天將全部的靈氣萬全釋放出來,毫無保留!

而就在此時,他彷彿能夠聽到地獄火劍當中響起來一個聲音,“你以爲你能夠勝的過我?來啊!”

彷彿,突然之間出現了一個地獄惡魔的模樣,那一瞬間,林天的靈氣瞬間彷彿落入了大海之中。

一股巨大的火焰力量對林天的身體形成了拉拽。

林天毫不猶豫,立即打開了“大海之力”!

瞬間,那地獄火劍的力量一下子失去了力量一般,源源不斷地涌入林天的大海之力空間中。

在大海之力的空間之中,形成了一顆巨大的能量球。

林天心中微微一盤算,在形成一個差不多的能量球后,繼續形成新的能量球。

這些能量,可都是地獄火劍第一時間吸收地心靈氣而聚集的能量。

在蓄積了七顆強大的火焰能量球后,地獄火劍終於漸漸放棄了抵抗。

林天體內的靈氣也已經耗盡,但,八荒早已經將玄靈珠偷偷從小葫蘆裏放進了林天的口袋裏!

有了玄靈珠的幫助,林天還能夠支撐。

雖然手腳顫抖,雖然身體搖晃,雖然渾身早已經被汗水浸透,但,隨着林天一聲“暴喝”,地獄火劍成功被林天拔了出來!

而就在那一瞬間,發生了極其奇妙的一件事,旁邊的老者突然間慢慢化作了一道靈氣。 一道強大的靈氣。

林天眯起眼睛看着老者,老者的形體逐漸變形,他微微一笑道:“小子,你很好,這一把劍就該屬於你!”

“前輩。”林天這會兒再沒有懷疑之前老者說的那麼多話。

“是不是覺得我之前可能是在誆騙你?臭小子,你的戒備心倒是挺強啊!”老者道。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林天恭敬道。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