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但也是有所耳聞。

2021 年 1 月 31 日By 0 Comments

對於他們來說,靈器那就已經是至高無上的存在了。平常也只是光聽過,根本就沒見過。

而之前那個說出是靈器的傢伙,是一個長相儒雅的中年人,此刻見到眾人的目光,立馬解釋說道:「靈器是上古時代所能鍛造的東西。不管是武器還是防具之內,都蘊含著一定的靈。而這個靈就類似於我們現在所知道的山魂,樹魂之類的存在。極為厲害!我從那把劍上感受到了山峰的巍峨之感,絕對是靈器級別的存在。」 劉封意念一動,一道神念直接刺激進入了袁雍的大腦之內,剛剛暈厥袁龍慘叫一聲,醒了過來。

“我的意志融入你的神念之中,沒有我的允許,你不可能暈厥。所有的疼痛,你都會清晰無比的感受到。”

劉封的稀鬆平常,就好像說着再普通不過的話,然後他嘴裏又輕輕的吐出了一個“二”字。

收起刀落,袁龍的左手乾淨利落的和他的身體分離開來。

又是一道碗口大的疤。

不同的是,這一次劉封並沒有封住他的血液,於是乎,鮮血就像泉水一樣的洶涌而出,站前前方的兩個門衛猝不及防,直接就被噴了一身。

吐得最兇的那個門衛無法忍受血腥氣息的衝擊,直接就暈了過去。

“痛死我了。。。大爺。。。你是我大爺,求求你。。。繞了我吧。。。三爺爺。。。三爺爺你快點出來吧,你再不出來,我就要變成沒手沒腳的的廢物了啊!”

袁雍哀嚎嘶聲裂肺,然而劉封連看都沒有看他一眼,雙眼冰冷的注視着大門口,口脣之間,“三”字已經就要吐出口來。

“沒用的傢伙,就算你手腳齊全,難道不是廢物一個!”

袁府之內,一個渾厚的聲音重重的罵了一句,然後高大的身影,飛快出現在袁府的大門之前。

這是一個高大的老者,一臉橫肉,凶神惡煞。

“你就是袁無隕?”劉封問道。

“老夫袁無星!”老者怒目一瞪:“你是何人,竟然敢到袁府來造次,趕快把袁雍放了。”

“不是袁無隕嗎?”劉封嘴角上揚,露出了一抹冷笑。

這抹冷笑,讓袁無星沒來由的感覺到心底一陣發毛,他驚問道:“你想做什麼?”

他話音剛落,劉封口中就已經吐出了一個“三”字。

然後,劉封又一次擡起了右手。

這一次,劉封的目標,是袁雍的右手。

“小子,你想死嗎!”袁無星大喝一聲,一步跨出就到了劉封的身前,鉢子大的拳頭,攜帶着凌厲的氣息,直接往劉封胸口砸了過去。

他知道自己可能無法阻止劉封的動作,所以採用的是圍魏救趙的方法。

然而,劉封根本就沒有理會他的拳頭,以掌爲刀,直直的切了下去,掌風如刃,無聲無息之間,就把袁雍的右手齊胳膊斬斷。

隨後,他劃下的右手,順勢往上一挑。

掌併成指,指出如劍。

劍勢衝出,如破蒼穹。

“這是什麼技法?怎麼可能這麼快的!”袁無星大吃一驚,他先一步出手,然而劉封的劍指,此刻卻是後方先至。

而且,他很感覺得到,如果被這一道劍指刺中,以他的防禦,手臂也很可能被直接刺穿!

這一瞬間,袁無星並沒有想到,自己和劉封之間有着巨大的差距,他竟然是大喝一聲,爆發出了全部的修爲,身體力量瞬間聚集到拳頭之上,全力的往下一砸!

他竟然想要砸碎劉封的劍氣!

劉封冷哼了一聲,他的雙眼中冷意更甚。

手臂一輪!

如同一把血色的長劍在空中劃過一個完美的圓,掠起了紅色的一抹靚麗,隨着袁無星的慘叫之聲,一直手掌從腕部斷去,高高的拋上了天空。

“啊。。。。我乃是袁家的管事,你竟然敢斷我的手掌!”袁無星慘叫之餘,竟然還不忘威脅。

“找死嗎?”劉封冷漠的看了他一樣,一霎間,一道如同凝聚實際的精神力就要破體而出:“袁無隕,你再不出手,我首先殺了袁無星!”

“手下留人!”袁府之內,又一個聲音響起。

同時間,一股巨大的壓力鋪天蓋地的壓下來,如同蒼穹都要坍塌了一樣,整個大地同時間一震。

“三哥!”袁無星大叫一聲,他的身體似乎受到了一股看不見的力量拉扯,直接就飛速倒退,被拉扯回到而來袁府之內。

一個身材修長,留着一縷山羊鬍子,看着精瘦幹煉的中年男子,緩緩從袁府內走出。

“你就是袁無隕?”劉封問道。

“不錯,我就是袁無隕,不知道這位朋友找我有何事?爲什麼一上來就打打殺殺,大傷和氣!”袁無隕道。

“傷了和氣?”猛怒吼道:“你以崩血魔攻殺我的白蒼兄弟之時,怎麼不想想是否傷了和氣?”

袁無隕微微一愣,隨即點頭笑道:“我道兩位是爲了何事,原來是爲了那隻狼妖而來。不錯,幾日前我確實遇見過狼妖,當時一言不合,大打出手,不小心傷了他,不知道他現在情況如何?”

“還死不了!”猛沒好氣的說道。

“既然如此,袁雍和無星也已經傷成這樣,不如我們就兩下扯平,就這樣算了?”袁無隕平淡的道。

“三哥,怎麼能就這樣算了?”袁無星不平吼道:“我的手斷了,你一定要幫我把那小子的手也切下來喂狗!”

袁無隕眉心聳動,伸手往後一拍。

“砰”的一聲,相隔數十米的距離,袁無星卻是直接就被怕暈了過去。

“無星有些聒噪,你們不用理他。我言以至此,大家各退一步,日後見面還是朋友,你們認爲如何?”袁無隕道。

不論是猛還是劉封,都沒有想到袁無隕一直不肯出面,一出面卻是如此和聲和氣。

這樣一個人,看起來人畜無害的樣子,怎麼也不像是修煉了崩血魔攻,把白蒼重傷之人。

“要和解也不是問題。”念頭一轉,劉封說道:“你給我二哥道歉,另外送上三件高級法氣兵等階的寶物賠償,做到了這兩點,再談和解不遲。”

他這是漫天要價,坐地還錢。

不管對方答不答應,他都要一步步弄清楚事情的真相,白蒼素有智慧,不可能無緣無故和人動手,而一向發現不敵,也應該會立即逃跑,不至於被傷到如此地步。

所以,他絕不相信事情是像對方說的“一言不合大打出手”這個理由。

“沒有問題!”面對劉封的過分要求,袁無隕卻是連眉頭都沒有皺一下,一伸手,手上直接就出現了七把長劍:“這是七絕劍,這七把劍每一把都是高階氣兵,可分可合,分則爲殺戮禁制,合則有七絕劍陣之禁制,有此套寶劍,圍困一個宗師高階的練氣師,也不再話下。不知道這套寶劍,是否能抵擋三件高階法氣兵?”

劉封心中倒抽了一口涼氣。

即便是以袁府這樣的大勢力,也不肯說隨便把這樣一套寶劍拿出來送人,這個袁無隕,必然另有所圖。

只是,他圖的是什麼?

腦海中飛快的運轉念頭,瞬息就有數十種猜測在心頭涌現,最後,劉封停留在三個字身上。

“天原子!”

從袁雍和袁無星身上,都可以看出來,袁家絕不是善良之人,袁無隕如此好說話,唯一的可能,就是因爲認出了自己天原子的身份。

天原子三十年前被貶,結果因禍得福,三十年後的今天又回到了明王宗,這件事情,已經傳得人盡皆知,雖然謠言多變,但是他現在活生生的出現在袁府門口,袁無隕心中肯定會更傾向於自己已經重回明王宗,得到重用。

如果真是如此,袁府本就依附於明王宗,袁無隕自然要百般討好自己。

想到此處,劉封心中冷笑了一聲。

“既然如此,寶劍我們就收下了!”劉封一招手,就把七絕劍收了過來,交到猛的手中:“大哥,你先回去,我還要留下和袁三當家商量一些事情。”

猛知道劉封必然是發覺了什麼,他知道劉封此刻的修爲已經在自己之上,當下也不多問,擡頭對着袁無隕道:“你最好祈禱我白蒼兄弟平安無事,要是他有什麼三長兩短,別說一套七絕劍,就算是你把整個袁府送給我,我也會讓你死得很難看!”

說完這句話後,他直接收起了七絕劍,轉身就走。

‘“那麼現在,該說說我們的事情了。”看着猛遠去之後,劉封的雙目神色更加冰冷的看向了袁無隕。 「真的是靈器嗎。」

雖然眾人並沒有真正的見識過靈器,但是聽這個傢伙這麼一說。心底反倒是相信了。

最主要的是,他們親眼見識到了這靈器的威力。能夠把擎天柱一般的石槍震得粉碎,那能是一般的東西嗎。至少他們各自凝練出的靈武肯定是無法做到這一點。

然而林東其實也並不輕鬆,剛剛揮動那把劍抵擋石槍幾乎已經耗費了他全部的力氣,此刻雙臂已經完全麻痹。

吼!

徒然,就在這時!石頭人發出了似人非人的,似獸非獸的聲音。使的剛剛恢復安靜的甬道再度震蕩起來。

有眼尖的人更是第一時間發現了不對,指著石頭人大叫道:「不好!你們看!石頭人發怒了!」

一時間,所有人的目光全部對準了石頭人,只見石頭人整個身體開始出現了密密麻麻的裂痕,就好似乾裂的土地一般。然而原本獃滯的雙眸卻忽然爆發出了一團刺眼的紅光,地面上的一些碎屍開始抖動,隨即迅速的匯聚到石頭人的身上。

幾乎只是眨眼之間,石頭人的身體比之前增幅了一半有餘。手上的石槍也恢復了之前的樣子,裂痕盡數消散!

「壞了!這石頭人暴怒了!快跑!」

豁然,一道悶吼自石頭人的體內傳了出來:「人類!擅入!該死!」

刷!

徒然,就在這聲音消失的剎那!石頭人手中的石槍第一時間重重的落下。

頓時間,地面顫抖,碎屍陷落。好似整個甬道都要毀於一旦。突然,不知是誰的一聲怒喝提醒了眾人。

「大家都騰空!現在石槍的攻擊範圍只在地面!」

刷刷刷!

頓時間,一道道人影迅速的升空。然而只有結靈境的修士能夠長時間的騰空,淬靈境的修士只能短暫時間騰空,不過是一會兒的功夫,那些淬靈境的修士便一個個墜落。

而此刻,石槍的攻擊已經再度襲來。當強橫的勁氣波及到地面上一些修士的身上時。頓時!整個甬道之內響起了聲嘶力竭的哭喊之聲。

「問道宗的小子!我恨!」

哭喊聲,叫嚷聲幾乎在這一瞬間匯聚成了一副死亡的樂章。空氣中瀰漫著血腥的氣味。

就這麼一會兒的功夫,在盛怒之下的石頭人手中,已經有一半的人死在了石槍之下。而就在之前,他們還看熱鬧似的一直在看著林東和石頭人的對打。

此時林東也已經退了回來,這石頭人會突然盛怒,而且實力暴漲也超出了他的預計。

不過對於身下那不時響起的謾罵聲,林東顯得無動於衷。甚至臉上沒有絲毫的變化,依舊是一雙眼睛直直的看著石頭人,眉頭微皺。

突然!林東的身邊響起了一道怒喝,正是五六已經奔襲至林東的身邊。

「好一個問道宗的弟子!我看你就是誠心要讓我們葬身於此!該死的!」

聞言,林東緩緩的撇過頭看了青筋暴露的五六一眼,再度轉頭頭去,幽幽的說道:「你們的心思是什麼,不用我多說吧。」

「你!」

五六一時間倒是有些啞然,確實。他們剛才的心思是個明眼人都能看得出來。林東能看出來,也不奇怪。

「如果都想要活下去,現在我們就需要聯手。否則這一關,誰都不要想過去。」

徒然,林東再度輕緩的開口。

「聯手?」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