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但昭和帝卻耿耿於懷昭和四年的寧夏府大劫和屠城之辱,言道「卑顏如斯,天威何存,百姓何以仰之」。

2020 年 11 月 16 日By 0 Comments

西北境的百姓怎麼想程曦不清楚,但她與馮三小姐一道出去走了幾回后發現,對於衣食尚且不保的百姓而言,朝廷今日誰做官、皇帝的顏面好不好看這些問題,都比不上他們下一頓能不能吃飽來得重要。

從馮三小姐給程曦的那本小冊子上記錄來看,湖廣近幾年並沒發生大的水患,雖然東一處西一處的時有小水患發生,但並不集中在某一處。

馮家幾處府縣的鋪子收糧每年都很平均,就算今年此地發生水患,收糧少了,也能從別的府縣上勻過來,故而馮家有底氣敢接皇家的糧引。

但是程曦去老爺子處翻了過往的朝廷邸報后,驚然發現,這些年湖廣幾處府縣的小型水患林林總總加起來,竟比以往二十年發生的總和還要多!

她憂心忡忡,將此事告知程欽,程欽點頭:

「這個問題老夫已與袁文山說起過,只是此事牽涉整個湖廣,最後卻得看李元的態度了。」

張敬已於去年大考後調任四川巡撫,李元是新任的湖廣巡撫。

程欽已然致仕,而程原恩是吏部侍郎,他們無論哪一個上疏與皇帝說此事都屬於撈過界,還容易得罪李元。

程曦皺眉問道:

「若是李大人不當一回事,那可怎麼辦?」

李元是陳妃娘家安排的人,他新官上任,順應朝廷新令做出成績尚且來不及,豈會提出反對朝廷廣田升耕的政策?

李元不變本加厲開墾烷田就不錯了!

名門摯愛:億萬老公寵上癮 程欽沉默許久,沉沉嘆了口氣,道:

「若能早些發現,趁張敬還在時便好了。」

程曦就知道李元此人是指望不上了。

她心事沉沉地回到自己院子,卻見馮三小姐正在院中與錦心說著話,她們見了程曦忙打住話頭。

馮三小姐笑著對程曦說道:

「您回來了?錦心姑娘說您去了侯爺處,我想反正也沒什麼大事,不過帶了些東西來,剛想回去呢!」

程曦才想起來今日約了她。

「走,咱們屋裡去說話。」

馮三小姐從善如流,笑著與程曦一道進了屋子。

她們坐在暖閣羅漢床上,錦心讓人端了馮三小姐慣用的茶點上來。

程曦脫了鞋爬上羅漢床,靠在大迎枕上擺了個舒適的姿勢,問道:

「上回送去的花樣子如何,可有人中意這些樣式?」

馮三小姐聞言忙笑道:

「豈止中意,那可是一擺上便讓人訂完了!」

上回馮三小姐同程曦打聽京中流行的首飾樣式,說是想讓馮家金銀樓的大師傅照著做出來看看效果。

程曦並不知道如今京中流行什麼樣式,卻記得幾年後京中流行的式樣。她讓錦心畫出來后把圖紙送給了馮三。

馮家為哄程曦高興,連忙按著樣子做了一批出來,誰知不僅一擺上便讓那些太太小姐們搶完了,還有不少下了預訂。

這效果大出馮家所料。

馮三小姐手中抱著粉彩薄胎杯,心思轉了片刻便拿定主意,試探著問道:

「您那些花樣子極受歡迎,金銀樓今年的利潤只怕要提許多。爹爹說這是沾了您的光,咱們家卻不好這般白白佔便宜……您可有興趣參一股金銀樓?」

程曦一怔,隨即明白馮家這是變相的送銀子來。

她笑著搖頭:

「我可沒銀子參股,不過就幾個花樣子,再多我也沒有,不值一提。」

馮三小姐卻笑道:

「您可知咱們家每年光是跟人家買花樣子就得花掉許多銀子,那些還都只是些普普通通的,哪能同您給的相比?您若肯參一股,也不需給銀子,上批用您那花樣子做的首飾統共賣了一千六百餘兩,便當這其中一千兩是您入的股罷?」

程曦咋舌,暗忖馮家當真大手筆。

她知道這是馮家在向祖父示好,憑白送金銀樓的分紅。

程曦笑道:

「我想想罷。」她一頓,想起水患的事,「對了,上回你給的那個冊子,我瞧了后卻發現有一些問題。」

程曦將擔憂和隱患與馮三小姐細細說了,心想自己已經提了醒,能不能躲過這一劫就看馮家是否當一回事。

馮三小姐聽了她的話,雖不完全明白,卻隱隱感覺不是小事。

網游之骷髏也瘋狂 她真心誠意的謝了程曦,一回府上便將這些話告訴了馮寶祿。馮寶祿以為這是程欽借程曦的口提醒自己,忙命人將幾年的賬簿翻出來查看,並讓人去打聽過去幾十年的水患情況。

這一打聽,馮寶祿只覺得背上冷汗直流。

若不是程曦這番提醒,馮家若按著歷來慣例收糧而不另做打算,萬一當真有一日幾處府縣同時發生災患,自己如今謀的這份皇家生意只怕就成了全家人脖子上的鍘刀!

馮三小姐再次上門,好歹懇請程曦收下金銀樓的那一股份額。

程曦想了想,跑去找程欽將此事告知,程欽聽后倒沒什麼意外,笑道:

「不是什麼大生意,你收下也無妨,就當自己的體己罷。」他一頓,點撥她道,「於馮家而言卻是賺了。」

程曦聞言放下心來。

寶書忽然快步走進書房,笑著稟道:

「侯爺,六少爺來了!」

程欽一愣。

只聽書房外響起一陣腳步,緊跟著著一個高大的人走了進來,面上帶著笑容,一身英氣颯爽的勁裝袍子,朝程欽和程曦朗聲喚道:

「祖父!小九!」

正是六少爺程暉。微信搜索公眾號: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電影溫暖你







ps:書友們,我是九月酒,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複製)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程曦又驚又喜,一下子跳到程暉身邊繞著他轉了一圈,道:

「六哥,你不是隨四哥在西寧衛嗎?怎得跑到鄂州來了!」

程欽於兩年前書信程原定,言明讓程暉去從軍。後來程暉去了大同,在程時手下做親衛兵。

四月里,兵部武選清吏司提了程時任西寧衛下轄屬千戶,此時距程時升任百戶堪堪一年多的時間而已。

前世程時此時應該還在大同任百戶,兩年後升任大同下轄屬千戶,直至昭和十四年晉大同指揮僉事。

如今卻因為程原恩仕途軌跡的改變,程時不僅提前擢升千戶,還調去了西寧衛。

作為程時的親衛兵,程暉自然也跟著去了西寧衛。

然而本該待在軍中的程暉此刻居然出現在鄂州府,這讓程欽和程曦大為意外。

程暉見程欽皺眉,忙解釋道:

「祖父放心,孫兒並非私自出營,四哥與指揮使過了明路,道是派我歸來辦些事。」

親衛兵雖然編籍入軍,但除了保障將領人身安全之外,最主要的職責就是替將領處理各種私人雜務。

那些駐守邊關的將領不得擅離職守,故而若有私事時通常都會派自己的親衛兵去處理。

更何況現任西寧衛指揮使從前還是程原定的下屬,怎會不賣程時面子?

程曦聽了便拉著程暉嘰嘰喳喳地問:

「四哥派你回來做什麼?從西寧衛到鄂州要走多久?六哥你可有回京探望過二叔二嬸?四哥如今怎樣?他從前就在西寧衛待過,應該混得挺熟罷?」

一連串的問題,問得程暉直抓腦袋,喃喃道:

「小九,你一下子問這許多,我怎麼記得住!」

程欽坐在桌案后,睨了程曦一眼,笑斥道:

「行了,你也得讓老六歇口氣。」

程曦嘻嘻一笑,又問程暉:

「六哥你吃過飯沒?我去和廚下說,晚上做幾個你愛吃的菜,再嘗嘗此處梁子湖的蓮藕燉骨湯,保管比你在軍營中吃得要好!」

程暉笑著道好,忙又補充道:

「做個紅燒肘子!」

程曦便一溜的跑去了廚房。

待程曦離開,程欽這才凝起臉,看著程暉沉聲問道:

「說罷,何事?」

程時與程欽往日也偶有通信,自有官驛可走。然而程時卻特意讓程暉不遠千里跑到鄂州來,可見不是尋常小事——只怕是不便寫在信上,也不便讓他人傳話的。

程暉聞言神色一肅,忙自懷中取出一封信來,幾步走上前交給程欽。

「這是四哥的信,孫兒一路貼身藏著,不曾讓人近身。」

程欽聽了眉頭鎖得更深。

他拆開紅漆封口的信,取出裡頭滿滿當當的兩頁信箋,極快地掃了一遍,隨即又反過來再次從頭仔細看。

看完第二遍后,程欽凝眉捏著信沉默許久,才抬起頭看向程暉:

「信上所說之事,你可知情?」

程暉點頭:

「四哥與我商議了許久,覺得還是該請您拿個主意,故而四哥寫了這封信讓我親自走一趟。」

程欽聞言,想起道真說的那些事,不由陷入了沉思。

*

晚上程欽命人將飯擺在葉氏院里,府中主子只有程欽、葉氏、程暉和程曦四人,故而程暉並不需避諱,

他面對一桌子珍饈佳肴食指大動,一頓飯下來雖說不上風捲殘雲,卻也瞧著像是許久不曾吃過肉的模樣。

程暉前後足足添了四回飯,程曦看著不由也胃口大開,布菜的丫鬟幾乎將一桌子的葷菜都分到了他倆碗里。

飯後丫鬟奉上漱口的茶水,程暉居然怔了怔才反應過來。

他哈哈笑著接過茶水道:

「軍中待了一年余,如今規矩也都忘光了!」

程曦斯斯文文將漱口水吐在卷邊銅盂里,拿帕子擦了擦嘴,優雅秀氣坐在那兒寒磣他:

「六哥,你方才那模樣,不知道的還以為是自哪兒逃難來的。」

程暉聽了又笑:

「小九你一個姑娘家,吃得也不少嘛!」

程曦立馬鼓著臉拿眼去瞪他,一旁伺候的下人均想笑不敢笑的模樣——如今程曦胃口大,府上用的描金邊翻口小瓷碗,她頓頓都要添一碗才飽。

倒是葉氏連連感慨。

她打量程暉,見他瘦了也黑了幾分,不禁想起同在軍中的程時。這兩個小子平日操練出巡,與兵士同住同行,想必很是吃了番苦頭。

她吩咐狄媽媽道:

「讓廚房擬個單子出來,由六爺選看愛什麼菜色,每日用心了去做……」

程曦學著葉氏的口氣搖頭晃腦地接道:

「若能將六爺養回來,重重有賞!」

惹得一屋子人笑罵她「皮猴」。

程暉攔下狄媽媽,對葉氏道:

「祖母,我待不上幾日便要趕回軍中去,莫要麻煩了。」

葉氏聞言皺眉道:

「怎得這般急?若是營中無事,不妨多住上幾日。」她說著又忍不住念叨,「你們一個個的不稀罕家中錦衣玉食,何苦非要跑去那苦寒之處。都是老大不小的年紀了,也不打算打算自己的婚事!」

程暉嘿嘿陪著乾笑。

一直沒有說話的程欽忽然開口打發他們:

「時辰也不早了,你們早些回去歇著罷。」

老公太純良 程曦敏銳地察覺到祖父有心事。

她與程暉一道起身告辭,臨出門卻被程欽喊住: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