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但是他自己卻不能出戰,到不是怕欺負呂布,而是不想讓曹操等人驚懼,從而以後對上時,便沒有了先機。」

2022 年 4 月 2 日By 0 Comments

楚風點了點頭,示意讓關羽和趙雲同去,關羽在交手時,讓趙雲掠陣一旁,相互間有個保險。

只是後面的話楚風沒有明說,因為生怕傷了關羽和趙雲的心,他們該認為,大哥不相信二人的實力,不是呂布的對手就麻煩了。

關羽剛剛披掛完畢,欲拿起新打造的青龍偃月刀,準備上馬出戰時,卻聽見營寨門前響起一陣大聲喧嘩,接着又擂起了戰鼓之聲。

此時不光是關羽心中詫異地抬起了頭,除了曹操在旁暗自得意外,就連袁紹等人神色都有些茫然。

待大家看清出戰的竟然是,劉備和結拜兄弟張遼、徐晃三人時,便明白曹操表情為何如此了。

顯然是曹操暗自鼓動劉備等人搶了先,雖令楚風失了面子,可是最難受的卻是袁紹。

因為還有人一而再,再而三的不聽軍令,擅自出戰,袁紹看到此景時,焉能不知其中緣由,便面如寒霜地看了一眼曹操后,哼聲之下甩袖離去。

此時只見張遼快馬挺刀沖向呂布,二話不說,掄起長刀劃過一道凌厲的刀影,朝其頭部砍去。

呂布暗叫一聲好,誰知剛偏頭躲過後,張遼竟然能夠將勢大力猛的刀勁剎那間止住不說,反而順勢倒傳過來,又是一斬。

此種招式不光怪異,且又非常不符合常理,就好比你猛踢他人右側一腳,對方靈巧躲開后。

這踢向右側的一腳,卻又突然反轉回來,再次踢去,簡直令人防不勝防。

好在呂布反應異常靈敏,急忙使出鐵板橋,後腦貼在了馬背上,才險險避過這刀。

二次攻擊均無果的張遼,臉上頓時露出失望之色,這是他自幼練習十幾載的反刀技,是他的壓箱頂絕技。

本以為上前來個突襲之下,結果了這個不可一世的呂布,卻被其接連閃過,心中當然非常失意。

這時的呂布已經收起了輕視之心,手持方天畫戟開始對攻起來,不到十個回合,他便將張遼逼得岌岌可危。

雖然張遼還沒有性命之憂,但是明眼人會一眼看出,數回後過后,定難逃落敗的下場。

這時劉備使了個眼色,許晃便怒吼一聲,拎着大斧沖了過去。

呂布身後的亦有高順、張濟、樊稠、臧霸等部將,見到對方又有人沖了上來,便欲上前攔截。

誰知半途卻讓呂布喝聲勸止,向來傲慢十足的呂布是何許人?自詡天下無雙的他,豈能懼怕敵將圍攻。

哪怕剛才聯軍十幾個敵將,圍他群毆之時,他都沒有讓隨行部將上前幫忙,更何況眼下這才區區兩人而已,根本不在話下。

許晃的二十六式開山斧,攻擊起來大開大合,有着開山劈石之威,兩人時而一左一右,時而一前一後。

有功有守,聯手攻擊之下,卻遲遲拿不下對方不說,呂布看似隨意的反擊,都十分的刁鑽、狠厲,讓兩人閃躲起來非常的倉促與驚險。

看似盤面佔優,實則處處掣肘,落入下風之中,劉備見狀,難免嘆了口氣。

他此前蠻以為,憑藉這兩位義弟的武力,占勝一個呂布還不是手到擒來。

結果實在是出乎意料,無奈之下,他抽出腰中寶劍,挽出個劍花,閃動之下,竟然自行一分為二。

劉備左手接住另一把分離出來的劍,雙劍交叉之下,發出陣陣鳳鳴凰語,此劍名為雌雄雙劍。

攻擊起來變幻莫測,攻防兼備,可令敵人眼花繚亂不說,劍體還能發出陣陣音波來擾敵心智,也是一把不多見的上古神兵。

這時劉備手使雙劍,也縱馬沖了上去,三人成虎,如同老牛拉磨般,圍着呂布轉動攻擊起來。

這時的呂布微微蹙眉,原本他不過用一半的功力對敵,見這名不見傳的劉備,手頭功夫也不弱,便開始認真起來,想儘快的斬殺眼前之敵。

就這樣,他們三英戰呂布,攻防起來時快時慢,看似一招一式攻擊起來,稀疏平常,實則內部兇險萬分。

因為眼下拼得不在是招式,而是各自內力的消耗,此時呂布揮擊而出的每一戟,都達數百斤之力。

許晃和張遼接起來都非常的吃力,可是劉備的內力相比之下最為墊底,當接下對方兩戟之後,立刻身形不穩,落入敗勢。

呂布看見后冷笑一聲,手頭更尤重了三分,張遼見狀,連忙使出全力攻出數招,接着一拽劉備的馬韁,掉頭便撤去。

呂布怒而欲追,但是許晃卻纏着他死戰不退,無奈之下,只能眼睜睜看其安穩退去,這時許晃也緊接着虛晃一斧,掉轉馬頭而去。

除了劉備外,這兩人的手頭功夫都很穩健,呂布想勝他們很容易,可是欲要斬殺的話,非得五十回合以上才勝。

就是趁其力竭之時,才有那麼數分的可能,着實讓呂布很是鬱悶,所以他眼見許晃也調馬而走,才沒有繼續前去攔截。

敗退回營寨的劉備等人,未等喘上一口氣,便見數名小校前來,令其馬上去見聯軍主帥袁紹。

劉備聞言心中一喜,他之所以冒死帶兩位義弟出戰,就是因為想藉此打出名聲,受到各位大人的注目之下,受到提攜后好有自己的容身之處。

畢竟他身為漢室宗親,目前的官位卻僅僅為平原縣令,實在是心有不甘。

所以見到袁紹相召,立刻精神抖擻起來,連忙整理身上衣甲一番后,便帶着張遼和許晃二人匆匆前去。

誰知在帥帳內,卻見袁紹面如寒霜,冷眼相瞧,甚至對方身上有着,若有若無的殺氣環繞,讓下方的劉備頓時有些膽戰心驚起來。

「下官拜見祁鄉侯!」

劉備雙手抱拳深施一禮后說道。

「哼,爾等竟敢不聽號令冒然出戰,還敗逃而回,害我軍士氣接連低迷不振,汝等該當何罪?」

袁紹面現獰色,便想藉此殺雞給這些諸侯們看看,順便嚴肅軍紀之風。

(書友若覺得還入法眼,請別忘記收藏本書)

紫筆文學離開靈藥沼澤中心后,葉昭明沿着一個方向飛行了不到半個時辰,就發現了黑紋暴熊的蹤跡。

不錯,葉昭明選擇的正是黑紋暴熊離開的方向。其他幾位獲得紫韻果的修士或者妖獸,不是紫府後期修士,就是三階上品妖獸。

對於如今的他來說,還是有些勉強了。

而黑紋暴熊雖然也是三階巔峰的妖獸

《靈緣仙路》第228章幻靈珠 那人瘦骨嶙峋,皮包骨頭一般,渾身上下沒有一點多餘的肉,臉上尤為明顯,顴骨突出得厲害,叫人看了,不禁有些觸目驚心。

「江大夫……」

那人說話也是有氣無力的,只見他從破爛不堪的衣袖裡取出幾個銅板,微顫著手,聲音有些嘶啞:「再給我取些葯……這錢可能是不太夠……你等我下回,下回連帶前幾次欠的,都給你補上。」

他說一句話就要喘一口氣,這副模樣,看得舒雨微不免有些心疼難受。

江太醫才從舒雨微的話里緩過神,他忙伸手抵住那人遞來的銅板,擺了擺手,同那人道:「不用給了,你還有兩個小孩要照顧,自己把這個錢收好吧。」

他說著,又扭頭沖那幾個葯童道:「吉祥,去把給老劉提前備好的葯取來。」

葯架那頭隱隱傳來一聲低悶的「嗯」,像是從鼻尖哼出來的。不過須臾,被喚作吉祥的男孩便帶著一包葯走了過來,臉上隱隱有些不悅,江太醫接過那包葯,轉身又遞給了老劉。

吉祥死死盯著那包葯,神情愈發難看,好似在忍著一口氣,臨在邊緣卻又不敢吐出。

老劉應當是瞧見了吉祥的模樣,臉上露出些窘迫與愧疚,猶豫了一會,他又從衣袖裡取出兩個銅板,添在了方才的那幾個銅板里,一齊遞給了江太醫。

「我……」

他剛剛說出一個字,忽然就猛地咳嗽起來,那樣子像是能把人都咳散架了似的,看得舒雨微又是一陣揪心,然而她今日出門太匆忙,身上也沒帶錢,不然憑著她前些日子在瀟湘苑裡賺的銀子,也能給這人付幾次葯錢了。

那人連連咳了好幾聲才停住,又大口大口地呼吸了幾下,才出聲道:「我身上……也沒有太多的銅板了,咳咳……這些……這些你就先收著吧,不然……不然我實在是不好意思……再來了。」

他說著,便將銅板放到了櫃檯上,黢黑瘦乾的手上滿是褶皺與繭子。他默默看了一眼放下的銅板后,便提著葯一瘸一拐的離開了。

「真是的,每次都是這副模樣,每次都不給錢,好像我們的藥材不要錢似的。」

江太醫眉間一皺,斥責道:「吉祥,你怎麼說話呢。」

吉祥撇了撇嘴,出聲回道:「難道不是嗎師父?我們是行醫,又不是做善事,難道因為他窮,他就可以不付錢了嗎?」

吉祥朝著老劉離去的地方翻了個白眼,又轉身回去繼續抓藥。

舒雨微側頭看了一眼吉祥,沒說什麼話,只是幽幽地同江太醫道:「那人是腿腳不好嗎?」

江太醫正指著吉祥準備繼續斥責,聽到舒雨微的話時,又將手放了下去,搖了搖頭,跟她嘆道:「哎,不止呢,要說這老劉啊,也確實是個可憐人。他妻子去得早,留下一雙兒女都要他照顧,以前他靠給人家搬搬磚頭、運運木材掙錢養家,雖說都是一些苦活累活,但好歹還能勉強維持生計。但是誰成想,他竟會在一次上山取木材的時候,被山上滾下來的巨石砸斷了腿,在家緩了好幾個月,之前辛辛苦苦存的那些家底也都吃空了,加上他又沒有及時處理好傷口,染上了破傷風,昨兒突然發作了……哎,只怕也是沒幾天活頭了。」

舒雨微垂下眼來,一時間只覺得哀涼。

對於一些人而言,能夠活著已經是一件很難的事情了,可這世間的病痛疾苦,卻還是不曾放過這些人。

舒雨微問道:「他住在哪裡?」

江太醫並未直接回答她,反而問她:「你可是想去為他治病?」

舒雨微不可置否,然而江太醫卻皺起眉頭,出言勸道:「那破傷風可不是一般的病,從古至今還沒有一個人能夠治好,你這孩子,即便是師出高人,怕也是治不好這樣的病的。」

舒雨微微微笑道:「能治還是不能治,取決於我想與不想,老爺爺您只消告訴我他住在哪裡就行。再說了,恐怕這世上也沒有第二個人能有辦法醫治,倒不如讓我試試看。」

江太醫看著舒雨微,一時竟不知如何繼續勸她,他覺得,或許舒雨微不撞南牆是不回頭的,索性便直接開口跟她說了地方。

他看著舒雨微漸行漸遠的背影,原本愁容滿面的臉上,卻忽然浮出一絲意味不明的微笑。

舒雨微依著江太醫的話,尋了許久才找到那處地方。

那兒荒草雜生,幾乎是到了京城的城邊處,地上儘是還未被踏平的土路,只有五六間破敗不堪的茅草屋,而面對冬日這樣的冷風,這些屋子只怕也是抵擋不住寒涼,這些日子,住在裡面的人定是難熬不已。

明明是大年初一,普天同慶的時刻,京城之內的百姓家家張燈結綵、走訪拜年,好不歡樂;然而京城城邊里住著的這些貧苦窮人,一個個卻飽受饑寒,病困交加,如此相較之下,不免令人唏噓。

舒雨微又想到,老劉是從熱鬧繁華的京城街里回到這兒的,那他這回去的一路上,又會生出多少感嘆與惋惜?

她只覺得心中愈發難過,便不再想下去了。

這兒的門戶不多,舒雨微索性便挨家挨戶地詢問了,然而每開一扇門,裡面那些受苦受難的百姓都會讓她覺得心中難過,直到敲開第三扇屋門時,她才終於見到了想見的人。

老劉似乎也是將將才回來,手裡提著剛買回去的包子,不知是否走了小路的緣故,舒雨微來的這一路上倒是沒看見他。

他比方才在回春堂時更為疲憊,神情也有些無精打采,他打量了舒雨微許久,才緩緩出聲道:「小姑娘,你是不是迷路了?這兒不該是你來的地方。」

「我沒有走錯。」舒雨微沖他溫溫一笑,又道:「叔叔,我聽江大夫說,您是患了破傷風嗎?從前我師父帶著我遊歷江湖時,曾經治好過一個同樣患有此病的人,雖然他老人家現下不在此處,但我想,我應該可以試試。」

老劉一愣,都顧不上去想面前的人還只是個十歲的小丫頭,只低聲喃喃道:「當……當真嗎?」

可剛一說完,他的神色又不禁落寞了下去,他道:「但是小姑娘,我付不起這錢的,多謝你的好意了。」

「不需要錢。」舒雨微沖他一笑,儘力的寬解他心中的哀涼,「師父說了,醫者父母心,救富者收其錢,是為生計;救貧者不收錢,是為醫仁。」

說話的間隙,老劉的身後忽然多出兩個小孩來,小女孩與舒雨微年齡相仿,小男孩則是看著要小了幾歲,他的目光一直停留在老劉手上提著的包子,不停地吞咽著口水,卻又不敢伸手去拿。

老劉轉過身去看兩個孩子,伸手摸了摸他們腦袋,便將手上的包子分給了兩個孩子,道:「快去趁熱吃吧。」

小男孩高高興興地接過包子,連忙跑到一邊去吃,只有那個小姑娘,捧著手裡的包子依舊站在那裡,目不轉睛地看著舒雨微。

就在老劉準備將舒雨微邀進屋詳聊時,小姑娘卻忽然出聲:「你真的……能夠救我爹爹的命嗎?」

舒雨微淡笑著沖她點了點頭,雖然心裡有十足的把握,但考慮到凡事不能說得太滿,於是便只道:「你放心,我會儘力一試的。」

那小姑娘這才站到了老劉的身側,將整個身子都露了出來,她低頭看著手中的包子許久,忽然朝前走了兩步,遞給了舒雨微,一臉嚴肅道:「那就請你收下這個,若你當真能夠治好我爹爹,以後有機會,我定然會報答你的恩情。」

舒雨微拒絕了她的好意,正準備告訴這姑娘自己已經吃過飯時,卻忽然發現她的左眼下竟有一顆深紅色的硃砂痣,與自己的那顆簡直一模一樣。

她不由得愣了神,直到老劉又出聲喚她進來時,舒雨微才醒過神來。

進到屋裡,老劉連忙用破爛的衣袖擦了擦凳子,有些難為情地同舒雨微說道:「這屋裡簡陋得很,還請你不要嫌棄。」

舒雨微淡笑著擺擺手,道:「不會。」

她閉眼開啟神醫系統,正欲給面前之人把脈時,卻又忽然聽到他略顯遲疑的聲音:「小姑娘……你當真有把握嗎?我看你年紀也還小……」

她早料這人會有此疑問,便抿嘴笑道:「叔叔,破傷風這病會死人,我想您也是知道的,那……既然除了我以外沒人能救治,您倒不如死馬當活馬醫,讓我試試看,若是能治好,您便也能繼續照顧您的兒女了,不是嗎?況且,我雖然年紀尚小,但卻是從出生起便跟著師父行走江湖的,看過師父治好過許多的病,甚至我自己,也時常有為他人治病,所以,您也不要太擔心。」

老劉聞言,臉上又泛起了一抹愧色,出聲自責道:「抱歉抱歉,是我唐突了。」

舒雨微並不在意,隨口道了聲無事後,便開始替他把脈。

根據神醫系統的所言,把過脈之後,她便對於此人的病情以及救治方法胸有成竹。

舒雨微又出言,請求查看了一下老劉腿上的傷口,隨後叮囑他先好好敷上江太醫給的葯,緩解病痛,自己現在便回去配製能夠治病的葯,改日再過來探訪他。

老劉見自己的病有希望,臉上也不禁顯出些喜色,連連道謝后,又對一旁的女兒說道:「憶蘭,快去送送這位姑娘。」

憶蘭?

聽到這個名字,舒雨微不禁皺起眉頭,條件反射地回過頭去看,又仔仔細細地將她打量了一遍。

原書里對於憶蘭的外貌描寫並不多,只不過以清秀一詞寥寥帶過,可令舒雨微怎麼也沒想到的是,憶蘭竟會在這。

或者說,憶蘭是不應該在這,因為她明明記得,憶蘭是在……

舒雨微忽然想到了什麼,立刻出聲問道:「你名中的憶蘭二字,是哪兩個字?」

憶蘭一愣,猶豫了一下,才同她解釋道:「是……回憶的憶,蘭花的蘭。」

舒雨微心下一沉,目光再度落在了她左眼下的那顆淚痣上。

……確實是她,不會錯了。。 第88章

秦臻出聲喊道。

她看到君玄燁出現的那一瞬間,有些疑惑,但看到他手中提着的劉婆子,心裏一咯噔,似乎明白了什麼。

只見君玄燁將手中的劉婆子往地上一扔,先是沖着蕭鳳棲行了個禮,轉身對蕭泓宇點了個頭,便目含擔憂的看向秦臻,「小妹,可有受傷?有沒有被欺負?」

君玄燁眼中的擔心幾乎要溢出來。

秦臻這會兒看到君玄燁,心裏像是有了有了依靠,只覺得暖暖的,眉目間的冰霜都劃開了許多,剛要搖頭說沒有受欺負,身後君靈兒忽的跳出來,那叫一個激動,「大堂哥,你可是來了,你要是在不來,我堂姐還有我就要被氣死了,尤其是我堂姐,心口痛的厲害,頭也發暈,喘氣都不順暢了,就是這個姜紫雲,她半個月前誆我堂姐去了皇家玉泉,結果被玄王爺打了個半死,如今她竟然不承認有這回事!」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