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但是寫的字很亂,我並不認識,感覺很隨意。

2020 年 11 月 6 日By 0 Comments

白無常接了一句,“那是道德經。”

我恍然,“寫這個幹嘛?”

師父笑了笑,“很快你就知道了。”

我只好不在問,那還沒有打倒的瘋子也就是站在不遠處,雙眼空洞的看着我們,而蔣黎明只是冷笑着看着我們,“說夠了嗎?”

他的身周黑氣越來越多,甚至都能夠聽到那些黑色霧氣中有鬼哭狼嚎的聲音傳出,而且如果細看的話,會發現那些黑氣不斷幻化出一張又一張人臉,不,應該說是鬼臉,青面獠牙,各種死亡的慘狀。

我又看了一眼四周,看到很多牆頭上,還有很多鬼魂出現了,他們都在看着我。我知道,肯定是我吸引到了他們的注意力,他們還是不想放棄。這種感覺讓我很不自在,就好像自己是唐僧肉一樣,讓他們非常捨不得。

我自身的問題還需要掌門玉印來解決,所以我的注意力又重新回到了蔣黎明的身上。

師父微笑:“蔣黎明,是誰教你做這些事情的?你難道不知道你這樣的做法對你自己也沒有什麼好處嗎?”

白無常也說:“沒錯,你現在雖然用了很多辦法躲避地府對你的責罰,但是做了就是做了,陽間查不明白的事情,地府卻是可以的。你如果再不早點收手,絕對沒有任何好處。”

“誰指使我的?”

蔣黎明冷笑,他的臉色已經開始發黑了,我都不知道他到底要幹嘛,只是他身周的黑氣都擴散到一米之外了。“你這是茅山派的垃圾,也配問我這個問題嗎?看看茅山派因爲你們這樣的廢物成了什麼樣?大好的世道你們不折騰點事情,偏偏還想要清高?真是可笑,可悲!”

師父皺眉,“你說這話就不對了,難道擁有能力的人,就非要把別人置於死地嗎?還是說,都一定要覺的榮華富貴,實力纔是自己需要的?”

蔣黎明大笑,“你就別裝了,在看來,你們都是虛僞的小人而已。你就問問你徒弟,他就沒有幹過什麼缺德的事情嗎?比如,他到底是怎麼泄了自己的元陽?”

我臉色一紅,這事情我做的確實過了,徐小琳只需要一個電話,都可以讓我坐好幾年的牢了。

師父遲疑,對於這個事情他是知道的,所以他現在回答不出來。

老湯叫了起來,“孫子,你這話是嫉妒吧?人家是兩情相悅的,你以爲都和你似的啊?趙豔她們你還記的嗎?”

蔣黎明冷笑,“兩個玩物而已,想不到你們連這個事情也調查?”

老湯就和他對噴起來,我就低聲問師父,“師父,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我們還在等什麼?”

師父笑說:“我們要等高陽把道德經寫完,蔣黎明在等所有的鬼氣凝聚成型,不然的話,他根本就什麼都做不了。”

我頓時感覺到奇怪,“那要是我們現在出手的話,不是更好嗎?”

白無常在我身邊搖頭說:“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你現在去碰他的話,那些被他調動的陰兵很可能會鑽到你身體裏,到時候會更加麻煩,只能夠讓他整合一下,而且,這個事情也不是那麼簡單的,多行不義必自斃,這小子其實是明白這個道理的,但是他又太自信了。”

我聽的一陣迷糊,但是也就只能夠看着了。

又等了幾分鐘,高陽走了回來,他顯的很是疲憊,臉色一陣蒼白,然後把朱雀丹筆扔給了我,“還給你了,收好了。”

我看了一眼牆壁,那都是硃砂寫的,其實也看的不是很清楚,畢竟這裏的燭火也差不多快滅了,所以看到的就只是一個大概的感覺。

蔣黎明現在的情況更詭異了,那些黑屋在涌動,隨後我竟然看到蔣黎明飛了起來! 是的,我沒看錯。

真是瞎了我的狗眼!

蔣黎明真的在我的面前飛了起來,他的身體好像和那些黑霧一樣,已經雙腳浮空有兩尺多了,在不借用任何工具的情況下,他飛起來了!

我還沒說話呢,徐小琳就吃驚的叫了起來,“飛?”

“我沒做夢吧?”

老湯咂舌,“這可是真的在飛嗎?”

我很想說不是,但是現在這一幕就在我們面前出現了。

師父啐罵一聲,“瞧你們這沒出息的樣子,連鬼都他媽的有,會飛到底有什麼好稀奇的?”

我一想,這話好像還是挺有道理的,之前在山村的時候,蔣黎明的逃跑更是藉助掌門玉印的力量直接瞬移走了,如果按照這樣的想法,會飛的確算不了什麼稀奇的事情。

可試想,作爲人,真的看到另外一個人飛了起來,那如果說沒有震撼的感覺的話,那似乎又有點不對了吧?

我嚥了一下口水,就問我師父,“那現在……還不趕緊出手嗎?”

這可能是我、老湯、以及徐小琳的想法了。我們都看到了蔣黎明那麼厲害,如果再讓他折騰下去的話,這生氣還有完沒完了?到時候我們能不能活命都是一個大問題了。

師父冷哼一聲,“你小子懂什麼?看着吧。”

我暗自揣測了一番,可還是想不出有什麼問題來,就只好又問,“師父啊,你倒是給我解釋一下啊,你不說的話,我怎麼知道呢?”

師父一陣搖頭,“我之前不是說的很明白了嗎?蔣黎明他自身弄到的這些亂七八糟的力量現在都在他的體內,但是他也知道自己的情況,除非放棄所有的想法,否則的話,這一次他也好不到哪裏去,所以,他還是想賭一把。可你剛纔已經破了他最外層的力量,這股力量一破,他體內的情況就失衡了,那些黑氣冒出來就是最明顯的特徵,所以他現在的情況比你想的還要糟糕。”

師父說了一會又停頓了一下,想了想又說:“除非這小子真的有什麼獨特的手段,否則的話,他今天肯定是要交代在這裏了。”

聽到師父這話,我又看向高陽、白無常,發現他們都很平靜,好像都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了。

我渾身疼痛,現在也經不起折騰了,既然他們都這麼平靜了,那我還急什麼?看着吧。

蔣黎明升空了大概有兩米高的時候,目光猙獰的看着我們,如陰毒的惡鬼,他的雙眼已經完全化爲了黑色,沒有一絲人色,只是冷冷的看着我們。他的身體裏,不斷有黑氣涌出,然後再從口鼻耳朵衝進去。

這一幕無比的詭異,我聽到四周響起了一陣陣的淒厲的叫聲。

所有的鬼都在叫喚,在這黑夜裏,憑增幾分森然與恐怖。而且,這個夜晚的溫度,好像也越來越低了,我都下意識的去縮了一下肩膀,雙手在身上抱着。

太冷了,這種冷還不僅僅只是來自外界,更多的是來自心底的寒意。

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我感覺到一陣古怪,徐小琳雙手都在發抖,她還在做着她之前做的事情,拿着手機當手電筒用。如果不是因爲她的話,可能我們都無法看清楚蔣黎明的情況吧,雖然這個光亮也不是很亮,可再加上所有蠟燭的話,倒是還可以粗略的看到四周的情況。

“這是你們逼我的,所以你們都得死。”

蔣黎明語氣森然,簡直像是換了一個人一樣,聽起來特別的恐怖。

шшш ●ttκΛ n ●c ○

我想回他幾句,可一張嘴就不由自主的上牙齒和下牙齒打起架來,根本就說不出話來。

忽地,我看到有黑氣從蔣黎明的身上分了出來,直接衝進了那些瘋子的體內。

“咦?這蔣黎明能耐不小啊,到現在還可以控制自己的力量?”

白無常詫異,手中的哭喪棒擺動了一下,忽地看了我師父一眼,“那什麼,我忘記了要去找黑無常打牌呢,有時間再聊。”

“喂!”

師父大叫,白無常已經一溜煙跑了,連開來的大巴也不要了。

我們都傻眼了,這白無常是什麼意思?

師父急的跺腳,“媽的,我就知道這孫子不靠譜,拿了錢就跑的混蛋玩意。他媽媽的,別等老子騰開時間的。”

我一看師父罵完就要轉身走向大巴,心底暗道不好,一把拉住我師父,“師父,你老人家幹什麼去?”

師父乾笑一聲,把他手中的勾魂令遞給我,“徒兒啊,不是師父不幫你啊,你要知道,這人啊,都是會死的,就算是活一百歲,還是剛出生的嬰兒,都是會死的,不過時間早晚而已。”

我一驚,死死的抓住師父,我現在是有法力的人了,這一點還是可以做到的,“老東西,你到底是啥意思?”

我也是急了眼,連師父也不喊了,直接就是老東西。

要是平時,師父肯定會因爲我這個稱呼和我對罵一會,但是現在他就是在不斷掙脫我,“徒弟啊,好徒弟,那什麼,我去下邊給你打通一下關係,到時候你來了,也好報道,師父這是爲你好啊,一會見啊。你別拉我啊,我知道你捨不得爲師,但是也不至於這樣做吧?”

我狠狠的瞪了師父一眼,“你走是吧?行,你要是敢這邊走了,只要小爺我不死,我立即就挖了你的墳,揚了你的骨灰!你要是不信的話,那咱就試試。”

師父頓時哭喪着一張臉,“徒弟啊,你說這當個師徒容易嗎?你至於這樣對我嗎?”

我看了那邊一眼,那些瘋子因爲蔣黎明體內黑氣的出現,一個個都站的筆直,一股很奇怪的感覺籠罩在了我的心頭,這種感覺,就好像是一種威壓,是的,是一種很特別的壓力,就是你看着的時候,就感覺自己不是對手的感覺。

我鬆開師父,“這到底是咋回事?你總能夠告訴我吧?”

師父嘆了口氣,“這小子準備的事情太多了,你仔細看他破開的衣服。”

我看了一眼,但是什麼都沒有看到,畢竟天色太昏暗了。

師父估計也沒有想等我的答案,這邊剛說完,那邊就繼續開口了,“他的身上用特殊的東西畫着符呢,估計也是想到了這一步,如果被人半路給破壞的話,那麼他就玩命,這個做法可以讓他有五成的機率活下來,而現在,我們就碰到了這個。”

我還是不明白,“畫了什麼符?連白無常都跑了?”

師父再度嘆氣,“是一種很特殊的邪符,據說是古代的時候,有些修道之人因爲辟穀的不成功,後來就研究出來的。參考對象就是陰魂,因爲陰魂是不需要進食的。研究到最後吧,就是一種很特別的符,叫鬼邪靈轉符,據說可以讓人往鬼的這個程度進行變化,可同時呢,又可以保留人的能力。這東西,我也就是聽過,但是這一次也是頭一次見啊。白無常跑的原因那就更簡單了,蔣黎明的這一道符是成功的,也就是說,他一會很有可能可以把所有陰魂都吸收到體內,到了那個時候,蔣黎明連他都殺的了,你說他跑不跑?”

我聽的完全愣住了,這世上竟然還有這種詭異的符?

師父愁眉苦臉,“不是師父不想幫啊,這尼瑪連我都可以弄的死,這誰還敢和他打?”

我真的是很意外,這一切都超出了我的想象。

我知道蔣黎明這個人做事情都會做好幾手準備,可是真的沒有想到他可以做到這個地步。

高陽笑了笑說:“你師父說的是真的,他如果繼續在這裏的話,一會他可就跑不掉了。你還是讓他走吧,這最明智的選擇。”

我詫異的看向高陽,都到了這個時候,他竟然還可以笑的出來。

師父哭喪着臉,“你聽到了吧? 等到他第二天中午醒過來的時候,看到喬語正睜著眼睛看著他。 連他都這樣說了,這一下你知道我沒有騙你了吧?”

我看向蔣黎明,那些瘋子已經開始盯着我們了,他們要動手了。

“師父,你走吧。”

我心底嘆了口氣,如果情況真的是那樣的話,那麼師父在這也是白搭,只會死的不能夠再死了。而且我也從這些話中判斷出一個事情,那就是蔣黎明是吸收不了我們的陰魂的,情況應該是這樣吧?

我無法確定,因爲我所接觸到的事情還是太少了。

師父一聽我這樣說,就趕緊往遠處跑了,“那什麼,徒弟啊,不是師父怕死啊,我在地府接着你。”

“好的。”

我衝師父擺擺手,看向高陽,“你爲什麼不跑?”

高陽笑容燦爛,“我爲什麼要跑?”

我有點懵,只好對老湯和徐小琳說,“你們兩個也趕緊走吧,這事情怎麼也都是因爲我才鬧出來的,所以還是我來對付吧。”

老湯遲疑了一下,隨後罵罵咧咧,“麻痹滴,怕個毛線?大家都是一起來的,大不了去地府做個伴。他蔣黎明咋了?老子就是想弄死他。”

徐小琳抿嘴,臉色很難看,但是卻還是點了點頭。

高陽笑說:“那今天這事情是真的有意思了,會是誰死呢?” 看到高陽笑,我也不由笑了起來。

我估計吧,我的笑不會哭好看到哪裏去。

老湯和徐小琳的不肯離去讓我心裏充滿了暖意,可更多的是歉疚。師父和白無常的離去,我倒是沒有想太多,如果是必死的結局,那麼又何必留下來?

我看着走過來的那些瘋子,就笑着問高陽,“你爲什麼能夠到了這個地步,還可以笑出聲來?我知道你的笑不是勉強的笑,而是內心的笑。”

高陽第一次把他的包裹拿掉,放在了地上。然後看向我笑說:“我爲什麼不可以笑?如果悲痛、生死是在所難免的,那麼你即便再恐懼,又有什麼用呢?”

我點頭,這話倒是很有道理。

高陽隨後又說:“你相信算卦嗎?”

我搖頭,想了想又點頭,“還行吧。”

高陽笑容依舊在,“我今天給自己算了一卦。”

“哦?”

我倒是好奇了,“不是說不能給自己算卦嗎?”

高陽笑眯眯的說:“你這話是聽誰說的?”

我想了想,是啊,聽誰說的?那些街頭算命的嗎?

高陽伸手彈了彈衣服,“不是不能給自己算,而是需要一定的基礎,一定的感悟,否則的話,如果貿然給自己算命的話,那就會鰥寡孤獨,你明白嗎?”

我點頭,這個道理我還是明白的,而且這也不是瞎說。

高陽一邊搓手一邊笑說:“我給自己算的卦,得出的結論就是,九死一生。”

我忍不住皺眉,九死一生?這算什麼意思? 科技巫師 不就是死路一條嗎?

我剛想到這裏,老湯就忍不住急躁的說:“你這不就是告訴我們,今天是必死嗎?”

高陽哈哈一笑,“若我說你們是俗人,你們肯定還會生氣。 無敵小村長 九死一生,九死一生,誰又誰是真正的死了?就算是概率學來說,如果你運氣不好的話,那肯定就在九死中是吧?而且對於九成九以上的人來說,都會覺的,機率都在大的一方,而從來都很少去想少的一方。”

“九死一生,死的機率的確很大。可你們想過一個問題沒有?人在生死之間,到底有幾次選擇?”

徐小琳下意識的回了一句,“兩次啊。”

高陽點頭,“是的,人在生死麪前就只有兩次的選擇。那麼九死一生,你們也根本就不需要看九和一,只需要在意生與死,既然有生,那就說明,我們今天活下來的機率,其實還是對半對半,這樣想的話,你們還覺的有剛纔那麼絕望嗎?”

老湯一陣迷糊,“雖然聽不懂你在說什麼,可好像挺有道理的樣子。”

我也徹底明白了高陽的意思,在生死的面前,根本就不存在有多少機率可以活下來。如果你真的大意的話,就算有人告訴你,你有九成九的機率活下來,那麼也可能你會落在那最微不足道的那零點一成上。

如果要算機率的話,那麼刮彩票中大獎的機率,又是多少?

我頓時就有一種茅塞頓開的感覺,是我們太執着於數字了,所以聽到九死一生,看到師父和白無常都跑的時候,瞬間就絕望了,覺的今天是沒戲了,但是聽到高陽這麼一解釋,卻頓時明朗了。

九死一生,最多就是代表事情更加艱難罷了。

“所以說,不要隨便放棄任何事情。”

高陽笑了起來,緩緩的脫掉了自己的t恤。

神主的美嬌娘 在徐小琳手機的照耀下,高陽的上身並沒有什麼出奇的,反倒是一身的——肥膘?

我只能夠這麼解釋了,穿衣服的時候,只是覺的有壯,可脫了衣服之後,瞬間就覺的是一個胖子。

可下一瞬間,我就呆住了。

高陽平伸雙手,猛地用力一握拳,剎那間,他渾身的肌肉在進行蠕動,那本來是贅肉的地方,竟然都緊縮了,肌肉如丘陵一般,而且一點都不讓人覺的太過彆扭,反而有一種曲線美,一切都很協調。

高陽徑直向前走去,“這些瘋子的體內已經具備了蔣黎明一部分的力量,他其實還是無法承受那麼龐大的力量的。所以,這些瘋子,都交給我吧,你就要想辦法破了蔣黎明的法,這要靠你自己去想辦法了。”

老湯焦急,“你倒是指點他一下啊,你知道的那麼多,卻又什麼都不說,那又有個卵用?”

高陽哈哈一笑,“道不可言,言者非道!”

我心底已經大概明白了高陽的意思了,他的說法是正確的,現在的一切都要靠我自己了。

“咚!”

隨着高陽往前走去,地面發出一陣陣悶響,連我所在的地方都能夠感受的到,好像這高陽突然之間變的如一座小山包一樣了。那些瘋子也終於有了動靜,呼嘯一聲衝向了高陽,黑氣繚繞,他們的速度也都很快,而且出拳虎虎生風,聽的我都頭皮發麻,那要是一拳打在我身上的話,那還得了?

但是高陽的動作卻也不慢,與那些瘋子廝殺在一起,拳拳到肉,英武不凡。

我深吸一口氣,逐漸平定了自己的心緒,我的任務,我的目標是蔣黎明。

蔣黎明浮空在兩米高的地方,他沒有任何動作。

我心底明白了,如果蔣黎明真的可以做到隨心所欲的話,那麼他就不需要在那看着,而是把力量分給那些瘋子來攻擊我們了。

我拿出了朱雀丹筆,緊緊的握在手裏,我這輩子都沒有這麼決然過。

以前看電影的時候,總覺的那是一種很豪氣的做法,可真要落到了自己的身上,這才發現,原來……

這就是赴死的決然,再也不會有任何顧忌。

Wшw ●ttκǎ n ●¢○

我也沒有去交代老湯和徐小琳,我知道的,就算我交代什麼,那也沒有用的。

我從高陽附近走過,高陽把所有瘋子都給拖住了,他看起來還是那麼普通,可這一刻,我才知道什麼叫作高人。

我越過高陽,一直走到了蔣黎明身前兩米的地方纔停了下來。

他如君王,站在空中。

可我卻不是他的臣民,所以我仰視着他,但是我心底卻是要打敗他!

蔣黎明眼神還是那麼輕蔑,還是那麼的看不起我,如果是之前的話,我會覺的憤怒,會覺的這是侮辱我。但是現在我發現,我根本就沒有那種感覺,如果你覺的你隨時都會死的話,那麼我想,你也肯定不會再去在意這些事情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