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但是……武舉考生的身份?

2021 年 1 月 26 日By 0 Comments

他們沒放在眼中,在他們看來,陸川就是一個得到中古寶藏的幸運兒,因為中古寶藏,把修為提升到神凝期,僥倖參加了武舉考核。

「小子,把寶藏乖乖的交出來,今天還能留你全屍,如若不然,定叫你不得好死!」

「不用跟他廢話,擒拿了他,自然能逼問出寶藏的下落!」

先前對湯霖出手的那個脾氣暴躁的呂家長老,第一個出手,滿臉的猙獰,殺機畢露,似乎要把剛剛的硬生生停止進攻的抑鬱之氣,全部發泄在陸川身上一樣。

「住手!你們想幹什麼?上使是朝廷派來剿滅風林山悍匪的,呂元霸,你想要殺官造反嗎?」周青看到一把擋在陸川面前。

陸川先是剿滅風林山悍匪,然後又為了他們父女出頭,於公於私,周青覺得自己此刻也不能坐視不理。

雖然親眼看到陸川斬殺風林山十三位神凝武修,他不覺得呂家會對陸川造成什麼威脅,不過陸川能不能對付呂家是一個問題,他出不出手是另外一個問題。

這是一個做人的問題。

「哼!滾開!周青,我們之間的事情待會兒再算,現在沒工夫理會你!」呂元武一聲低喝,靈力轉動,一掌就把擋路的周青拍到一邊。

剛剛還是對周青露出哀求的呂元武,這一刻,翻臉比翻書還快,讓陸川看的是目瞪口呆,都忘了出手阻止。

「小子,束手就擒吧!那樣,免得受到痛苦!」呂元霸兇猛一笑,瞬間出手。

「束手就擒?就憑你?」陸川淡淡開口,根本沒有吧呂元霸放在眼中。

「大言不慚!」

「小子,給我躺下吧!」

這呂元霸不知道是修鍊的什麼功法,渾身氣息十分強大,體內靈力渾厚程度堪比陸川。

雙爪一出,如同就九霄之上翱翔的雄鷹,對著陸川撲殺而下,一爪抓來,鐵石都要抓得粉碎。

風從虎、雲從龍。

神凝中期的實力,全部爆發,一時間,那些呂家豪奴頓時被這股氣勢壓得狠狠的趴在了地上。

「太白!」

就在呂元霸出手的剎那,陸川猛然動了,身如流光,劍光轉動。

「小畜生,找死!」看到陸川居然敢主動出手,呂元霸頓時怒不可遏。

「死?死的人是你!」

充滿征伐氣勢的太白劍訣,專門殺戮而生。

剎那間,展現出鋒芒。

「不好!」

呂家所有長老,心頭齊齊一喝,都看出陸川這一劍的鋒芒,臉色大變,也不顧身份,瞬間出手阻擋。

只是,陸川一劍,可是能斬殺神凝巔峰的存在!

流轉一轉,陸川一驚先一步來到呂元霸身前,青萍劍看似輕輕的斬下,但卻摧枯拉朽。

呂元霸的手上,是一副中品靈器的拳套,但在青萍劍面前,甚至沒有半分阻擋。

「不!」

呂元霸只來得及發出一道不甘的吼聲。

血光濺射。

呂元霸雙目滾大,但卻以極快的速度變成灰白色。

「上品靈劍?」

然而,呂家其他長老,看也沒有看呂元霸的屍首,雙眼齊齊的看著陸川手中青萍劍,貪婪更勝。

作為家族之中的長老,對於呂元霸,他們了解的也不少,知道他手上是花費大代價弄來的中品拳套。

而能夠一劍破開中品靈器的,至少也需要上品靈器!

甚至可能是極品靈器!

這一刻,一個呂元霸算什麼?五百私兵算什麼?就算從眼前這小子身上什麼也得不到,光是一件上品靈劍,就已經完全值得了!

更何況,還有可能是極品靈器呢?

「小子,殺我呂家長老,今天留你不得!」

呂家長老一個個猛然爆喝,氣勢徒增,瘋狂殺來。

「青光幽幽?那是……那不是上品靈劍,那是極品靈劍!青萍劍!」

而就在這個時候,一直站在一旁的呂凌,看到陸川手中青萍劍,突然間彷彿想到了什麼,口中發出驚恐的大叫聲。

「陸川!你是陸川!」 這一刻,呂凌的雙目之中,不可遏制的浮現出驚恐之色。

作為一個不到二十五歲的武道九重巔峰武修,他也參加了大秦朝廷的武舉掄才大典,不過不是在神武大校場,而是以長空學院學員的身份參加的。

只是,他的運氣不好,遇到了更強的對手,所以沒有進前十。

但作為這一次武舉初試的考生,他自然也聽說過那個黑市之中,有人用三十萬金購買極品靈劍的事情,甚至聽到這個消息之後,他自己還去那個黑市挑選了十萬金左右的東西。

對於這件事,他的印象極為深刻,對於那柄極品靈劍以及靈劍的主人,他也有所打聽。

「陸川!」

「各位長老!請快快住手!」

一想到陸川的身份,呂凌原本驚恐的神色,頓時又多了幾分慘白之色,不顧自己實力,就要強行阻止出手的眾位呂家長老。

只是,此刻,一個個呂家長老被貪婪蒙蔽,都是全力出手,呂凌這一動,頓時被七名呂家長老的逸散氣浪擊中,倒飛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吐著鮮血。

不過,他跟本就來不及探查自己的傷勢,一想到陸川身後的第一侯,他就彷彿看到家族的滅頂之災,渾然不顧自己的傷勢,再度出聲阻止。

「祖父,各位長老,住手!你們統統住手!他是陸川,他是陸川!」呂凌強行調動靈力,雷音滾滾,方面數百米,頓時之間,就連呂家幾位神凝長老的聲音,都壓了下去。

「恩?」

「呂凌?」

看到呂凌如此瘋狂無禮、不顧及自身的行為,呂家的幾位長老,都停下進攻的身形,把陸川包圍起來,看向呂凌,目光閃爍著。

很明顯,如果呂凌今天要是不給他們一個合理的解釋,就算他是呂家的天才小輩,他們也要給他一個教訓。

「凌兒,你在幹什麼?這麼多長老面前,豈容你放肆!還快快退下!」呂元武眉頭一皺,看向呂凌也是有些不悅。

「祖父,各位長老,他是陸川,他是陸川!你們趕快住手,不然你們會成為呂家的罪人!」呂凌瘋狂的大吼。

此刻,他的心神被奪,神志不太清楚,只是知道,要把陸川的名字告訴各位呂家長老。

「恩?胡鬧!呂凌小子,這事情我們就先不與你計較,等擒拿這個叫陸川的下子,再來說你的事情。」

一眾呂家長老看到呂凌的樣子,都眉頭一皺,惡狠狠的看了呂凌一眼,目光再度看向陸川,就要出手。

「不!你們不能動手,通通都住手!你們會害死呂家的!」看到家族長老不理會自己,呂凌頓時再度瘋狂大喊起來。

「好了,凌兒,你不要再鬧了,管他陸川還是海川,有什麼事,先擒拿了他再說!」呂元武看到呂凌不依不饒,是真的生氣了,雙目一瞪。

精神震懾!

被呂元武精神力一震,呂凌總算緩過神來,但是看到陸川,依舊是滿眼的恐慌。

「祖父!你們不能對他動手!你們動手之後,一切都晚了!他是陸川!第一侯府的小侯爺,他爹是陸明南!」恐慌之中,呂凌到底是說出自己所知道的消息。

「第一侯府小侯爺!?」

正打算擒拿陸川的呂家眾多長老,聽到這個名字后,一開始沒當回事,但沒過一秒,渾身上下一震,彷彿是中了某種邪術一樣,剎那之間,全部停下身形,臉色慘白,冷汗,不可遏制的滴落下來。

「陸明南!」

第一侯,這個名字太過震撼!

整個大秦,你可以不知道皇帝,可以不知道太子,可以不知道京都之中那些侯爺、皇子,但你絕對不能不知道第一侯陸明南。

強橫的武力,極度護短的性格,藐視權貴的性格,以天位境抗衡生死境,一樣樣,都讓他身上充滿了震懾人心的光環。

尤其是在這個以武為尊的世界里,可以說,陸明南幾乎是整個大秦八成武修的偶像!

「對了!我想起來了,當初我們在雲煙城外布置關卡的會後,就聽到有人第一諸侯令,從雲煙山脈出來,應該就是第一侯府的小侯爺!難怪!難怪在我們在雲煙城守了四個月,一點消息也沒有……」

說到這裡,這個呂家長老看向陸川,眼中充滿了恐慌,身體不自覺地退後一步。

其他呂家長老原本還有所疑惑,聽到這個長老的話,,頓時對陸川的身份不再懷疑,神色間,俱都是恐慌。

一個皇家禁衛,他們呂家都惹不起,更別說第一侯陸明南了!

一想到,他們剛剛出手對付的是第一侯府小侯爺,再想到,第一侯陸明南的護短,剎那之間,所有呂家長老就好比前一刻的呂凌一樣,渾身上下打著哆嗦,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不需要追究呂元霸長老被斬殺之事,不需要理會什麼上品靈劍、極品靈劍,甚至不需要再想什麼遺迹寶藏,就讓呂元霸、讓遺迹寶藏、讓極品靈劍見鬼去吧!

在第一侯陸明南這座大山的名頭之下,呂家的長老,再也沒有任何的貪婪,只剩下濃濃的恐慌。

第一侯陸明南,那可是能和生死後期境界的國師,不分秋色的傳奇人物,就算現在兩人的爭鬥,似乎就要出最後結果,情勢似乎也對國師有利,但——

陸明南一天不死,就沒有任何人敢有絲毫的輕視!

極品靈劍再寶貴,遺迹寶藏再好,那也要有命拿才是!

為了遺迹寶藏、極品靈劍,擊殺陸明南的獨子?就算遺迹之中的寶藏,能讓人短時間達到生死境,那也沒有什麼用處,陸明南可是能和國師千九玄這位生死後期,平分秋色!

要知道,有著大秦皇室供奉,國師的實力,絕對要比一般生死境後期武修強大,戰力堪比生死境巔峰!

就算呂家短時內除了一位生死境國師,那也只是陸明南槍下之魂。

「誤會!誤會!小侯爺,這一定是個誤會,對於我們剛剛給小侯爺造成的傷害,我們願意作出賠償!」呂元武額頭上,豆大冷汗滴落。

他此刻,真的有一種想哭的衝動。

他也不知道今天到底哪裡得罪了老天爺,他們呂家到底做了什麼天怒人怨的事情,居然這麼倒霉。

先是招惹了一名皇家禁衛,現在更厲害,居然招惹的是第一侯府小侯爺。 「誤會?」

聽到呂元武的話,陸川輕輕一笑,短短數分鐘之內,他已經是第二次聽到,呂元武說誤會和賠償了。

「對!就是誤會!這絕對是誤會!小侯爺放心,我們呂家一定會好好補償小侯爺,以後絕計不提遺迹寶藏的事情。」呂元武斬釘截鐵道。

但是他的心,已經在滴血了。

五百私兵,就能讓他們呂家元氣大傷,本來以為有中古遺迹寶藏作為補償,沒想到居然招惹到更強大的存在,這一下要賠償的數目肯定不會少,今天之後,他們呂家恐怕再也不是北歌城第一家族了。

不過這賠償,他們卻不敢不給!如果不給賠償,萬一引來第一侯的怒火,他們呂家還能不能存在還是個問題。

就算他們全部家族成員,躲入雲煙山脈,但以第一侯的勢力,要找出來,也不是太難。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