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但是這麼做顯然不現實,只能考慮其他辦法。

2020 年 11 月 10 日By 0 Comments

林飛揉著下巴,琢磨了起來。

終於,他眼睛一亮,想到了一個好辦法! 「你先看住這些傢伙,我去去就回!」林飛對董慶榮吩咐了一句,就準備離開武館。

他要去準備一些東西。

而邊上的丁五聽到林飛的話,眼中立刻閃過一絲精光。

雖然他現在受了點傷,但這點傷對他實力的影響,並不是很大。

如果林飛這時候離開的話,光憑董慶榮,根本留不住他,這樣一來,他不就可以脫身了么。

這樣想著,癱坐在地上的他立刻裝作一副委頓的模樣,彷彿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了。

他想靠著這樣的辦法讓林飛放鬆警惕。

可惜的是,他的如意算盤落空了。

林飛作為一個醫術高明的醫生,且身具望氣術這樣的神奇術法,自然不可能被丁五這樣的小把戲糊弄過去。

他走到丁五身邊,咔咔幾下,就把丁五四肢的關節,全部給卸開了。

這樣,就算丁五的實力再強,也休想動彈半分。

丁五頓時哇哇大叫,也不知道是痛的,還是氣的,或許兩者皆有。

林飛沒有搭理他,走到那個泰拳高手阿輝身邊,如法炮製,也將阿輝的四肢關節給卸開了。

其實阿輝挨了林飛全力一腳,傷還是挺重的,已經沒有太大的戰鬥力了。

不過這傢伙畢竟是個高手,林飛覺得還是謹慎一些為妙。

至於剩下的人,就不用擔心了,董慶榮完全可以將他們壓制。

林飛這才放心地離開武館。

為了節省時間,他讓張鬆開車送他出去。

接到這個差事,張松立刻昂首挺胸,別提多得意了。彷彿能為林飛開車,是多大的榮幸一般。

而董慶榮的其他徒弟,也確實的都滿臉羨慕地看著張松。

大家都不傻。

這個年輕的不像話的師爺爺,可不是一般的牛叉。

要是能打好關係,師爺爺心情好了,隨便點撥幾句,都能受益無窮。

所以,大家對明顯和林飛比較熟的張松,確實是很羨慕。

……

林飛要去的地方是中藥店,因為這次需要的藥材,不是什麼稀罕的東西。

所以,他就直接讓張鬆開車去了老劉那兒。

林飛跟老劉,自然不用客氣。

他也不用老劉招呼,自己就熟門熟路地在藥材櫃里,翻找出幾樣藥材來,然後簡單稱一下,打包裝好。

老劉在邊上看得心驚肉跳,因為林飛取的藥材,幾乎都是帶毒性的。

什麼醉仙桃啊,六軸子啊,雷公藤啊等等!

這些藥材,在一般的藥方中,都是要嚴格控制數量的,不然是很容易出事的。

要是林飛只拿一種帶毒性的葯也就算了。

可他這次拿的藥材,基本全是這路子……

老劉忍不住問道:「林飛,你這是要幹嘛啊?」

「有點用處!」見老劉一臉緊張,林飛嘿嘿一笑說道:「放心吧,我還能亂來?」

老劉想想也是,林飛的醫術,他是有所了解的,不可能胡亂配藥的。

這麼一想,他也就放心下來了。

這些藥材都不是什麼值錢的東西,所以林飛也沒有跟老劉客氣,直接拿了就走了。

也就是在老劉這兒,要是去其他藥店,他一次性買這麼多帶毒性的藥材,別人未必敢賣給他。

「師爺爺,你買葯幹嘛,難不成還要給丁五他們治病?」見林飛提了一包藥材上了車,張松忍不住奇怪地問道。

「給他們治病,想得美!」林飛一臉陰險地笑道:「等到了武館,你就知道,這些藥材究竟是幹嗎用的了!」

看到林飛臉上的陰險笑容,張松愣是忍不住打了個寒顫,貌似有人要倒霉了。

到了武館,林飛隨便找了口鍋,開始熬藥。

不過這次熬藥的時候,他沒有讓任何人靠近。

倒不是這個過程有什麼好保密的,而是這味葯和一般葯不一樣,靠的近了,容易被熏出問題來。

林飛自己也拿著一塊濕毛巾捂住口鼻。

這味葯不需要熬太長的時間。

很快,林飛便端著一碗醬油色的葯湯走向了依舊躺在地上的丁五。

「你要幹什麼?」丁五從林飛不懷好意的神情中,察覺到了一絲危機。

可惜的是,林飛壓根沒有搭他的話茬,只是走到跟前,粗暴地把那碗還沒有涼透葯湯給丁五灌了下去。

雖然不知道這葯湯具體是什麼玩意兒,但是傻子都能猜到,這絕對不是什麼好東西。

所以丁五立刻拚命地掙扎了起來。

可惜的是,他現在四肢都脫臼了,根本使不上力。只能瞪著眼睛,徒勞地扭動著身體。

一碗葯湯,很快就被林飛灌進了丁五的肚子里。

「師父,你是要用毒藥毒死他嗎?」董慶榮忍不住好奇地問道。

林聞言頓時翻了個白眼,沒好氣地說道:「你說話前動動腦子行不行,我要真想弄死他,需要這麼大費周章嗎?」

重生軍嫂猛於虎 「那倒也是!」董慶榮也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然後才問道:「那這葯到底是什麼東西啊?」

林飛神秘一笑:「等下就見分曉了!」

丁五聽到兩人的對話,倒是稍微放心了點,起碼知道這碗葯喝下去,並沒有生命危險。

但是,他心裡還是莫名的發慌,不知道這碗葯的具體效果是什麼,總之林飛沒安好心那是肯定的。

沒過多久,丁五終於感覺到喝到肚子里的葯湯,開始發揮了作用。

不過讓他有些意外的是,他並沒有感覺到腹痛之類的痛苦,反而覺得全身都暖洋洋的很舒服,精神也漸漸放鬆了下來。

這感覺就像是在大冬天曬太陽一樣。連身上的傷痛,都感覺不到了。

在外人看來,丁五的表現就是瞳孔微微放大,眼神變沒有了焦點,痛苦的表情也變得舒緩了下來。

「差不多了!」林飛見狀滿意地點點頭,然後對董慶榮說道:「找個安靜的房間,把這傢伙弄過去。」

董慶榮按照林飛的吩咐,將丁五帶到了一個空置的房間。

直到此時,他依然還是一頭霧水,不知道林飛想幹嘛,只是覺得丁五此時的狀態,有些怪怪的。

「對了,你的手機有錄音功能吧?」林飛突然問了一句。

董慶榮愣了一下,連忙說道:「有!」

這年頭基本是部手機,都可以錄音。

不過聽到林飛這麼問,他對這個葯湯的效果倒是隱約有了點猜測! 一切準備就緒后,林飛讓董慶榮把丁五扶到一張椅子上坐下。

董慶榮忍不住好奇地問道:「師父,你給他喝的葯是傳說中的『真話水』嗎?」

所謂的「真話水」,是一種傳說中的藥劑,服用之後會讓人不受控制地講出所有真話。

如果林飛給丁五強行灌下去的葯湯真的有這種藥效,那就可以藉此問出一些丁五的把柄。

像丁五這種地下世界的大佬,不可能沒有犯過事,而且很可能手上有人命。

只要問出一些丁五的犯罪證據,就完全可以通過合法的辦法讓丁五萬劫不復!

「真話水?」林飛愣了一下,隨即笑著搖了搖頭說道:「我熬的這葯可沒有那麼神奇!」

董慶榮聞言立刻露出一絲失望的表情。

不過隨即他就聽林飛說道:「不過你猜測的方向是對的!」

董慶榮聽得有些糊塗,忍不住問道:「啥意思?」

林飛笑著解釋道:「我等下會將他催眠,到時候,他和服用了『真話水』也不會有什麼兩樣。 重生南非當警察 至於那副葯,是用來輔助催眠的!」

催眠可以用來治療一些心理疾病,本來就是醫術的一種,林飛對此很是精通。

但是,如果被催眠的人不配合,甚至比較抗拒的話。想催眠一個人就會變得非常難。

丁五自然不可能配合林飛,就算林飛催眠技術再好,也很難將他成功催眠。

而就算成功催眠了,問到一些對方比較在意的問題,也可能讓對方警覺,掙脫被催眠的狀態。

林飛配置的這副葯,正是為了解決這些問題。

這副葯能麻痹人的神經,讓人徹底放鬆下來。在這樣的情況下,想催眠對方,自然變得非常簡單。

當然,這副藥劑還是有一定副作用的,對人體會產生一定傷害。

不過,對於丁五這種想致自己於死地的人,林飛可不會那麼好心地為對方考慮。

「哈哈,那丁五這次肯定完蛋了,這傢伙絕對沒少幹壞事!」董慶榮聞言興奮地說道。

林飛和董慶榮的對話,完全沒有背著丁五。

按理說,丁五聽了這些話,應該立刻警惕起來才對。

但是丁五還是沒有任何緊張的表現,表情很是放鬆。

這就是這副葯造成的效果了,現在的丁五,完全沒有辦法讓自己緊張起來。

接下來,林飛很輕易地將丁五給催眠了。

至於詢問的環節,他懶得去做,就全權交給了董慶榮。

在被催眠的狀態下,丁五完全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問什麼都會老實交代。

在董慶榮的詢問下,丁五交代了很多他以前做的那些見不得光的事情。

有了這份錄音,丁五就算判不了死刑,下半輩子也基本都只能在監獄里度過了。

這樣一來,自然就不用去擔心他的報復了。

詢問完丁五后,董慶榮立刻聯繫了警方。

不過為了保險起見,他沒有按正常途徑報警,還是動用了他在警方的人脈,前來處理這件事。

畢竟丁五在江雲市混了這麼多年,黑白兩道都有著不小的影響力。

要是走正常程序,搞不好會節外生枝,惹出不必要的麻煩。

所以,最好還是在丁五的人脈沒有發揮作用之前,迅速把這件事情做成鐵案。

這樣一來,就算有人想搭救丁五,也來不及了。

董慶榮打完電話,也就十來分鐘的工夫,就有好幾輛警車開到了武館大門前。

領頭的是個國字臉大漢,一臉的嚴肅。

「周局,你怎麼親自來了?」見到這個國字臉大漢,董慶榮立刻滿臉堆笑地迎了上去。

顯然,這個周局就是董慶榮在警方的人脈!

不過看得出來,雙方的關係並不是很對等,對這個周局,董慶榮還是得小心翼翼地捧著。

這也不難理解,畢竟正常情況下,都是董慶榮有求於對方。

董慶榮做的那些生意,多半有些灰色的成分,沒有警方的默許,他很多的生意,根本進行不下去。

為了讓警方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董慶榮平時可沒少拿好處孝敬這位周局。

「客套話就不用說了,丁五人在哪兒,你確定拿到了足夠的證據?」周局環視了一圈,只看到那些被控制住的丁五的手下,並沒有看到丁五本人。

他對丁五的事情顯然很關心。

因為如果真的像董慶榮在電話里說的那樣,已經充分掌握了丁五的犯罪證據。

那麼對他來說,可以說是一個天大的好消息。

周局真名叫周建軍,雖然大家都管他叫周局,但他現在其實只是個副局。

這位置想再往上升一升,並不容易。而這次要是他能一舉把丁五扳倒,那就是大功一件。

他的位置想往上動一動,阻力也會小很多。

所以,他這次才這麼上心,親自帶人前來處理這件事。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