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但王白水也不在乎這樣的後果。

2022 年 2 月 26 日By 0 Comments

從白龍超市的危機到現在,王白水在心底隱隱敬畏李泉的神奇的同時,也從中嘗到從未嘗到過的甜頭。這幾個月,他的財富擴張速度是他這一生中最快的時候。

財富極速的擴張,讓他每一次都毫不遲疑地幫助李泉,而每一次也換來更大的財富。

當然更重要的是,溫氏集團雖然強盜,但他的靠山也不是吃素的,這是王白水一直以來的底牌。

王白水皺了皺眉,剛才他已經打了幾個電話了,但事情比想象中的要棘手。

翻開通信錄,必須找更有影響力的人。

就在王白水要撥通其中一個電話的時候。

手機鈴聲響起。

王白水一看這個電話號碼,整個人微微地彎了腰。好像這樣就能表達對電話另一頭人的尊敬。

「白水啊,什麼時候來我這裡聚聚,好長時間沒見面了。」

電話里的聲音,很沉穩。

王白水臉上露出喜色。

「你有空,我隨時來。」

「那正好,明天吧,聽說你超市現在勢頭猛啊,我正好跟你取取經。」

聽到這句話的王白水心裡卻是一咯噔。

只是接下來的話,讓王白水徹底透心涼。

「來了還可以少管一些閑事,你說是吧?」

王白水苦澀地連道。

「是……是。」

電話掛掉的王白水,臉色陰晴不定。

他靠山的話,他不是傻子,他能夠聽明白。

對於他生意極速擴張的不滿,王白水知道這趟聚聚,恐怕他自己也得大出血。而少管閑事,自然是李泉的事。

王白水是個生意人,但他發家的特殊性,比絕大多數生意人都更講出處。

如果說王白水對李泉有著隱隱的敬畏,那對於他身後的人,這份敬畏已經深入到了骨子裡了。

。 就在此時,咖啡廳內的門被推開,一個穿着白色裙擺的女人走了進來,腳上的高跟鞋啪啪作響,修長雪白的雙腿,精緻的面容,一身女強人的氣質,身後跟着一個女保鏢。

那女人氣質很犀利,犀利之中卻帶着溫婉,一身的青春銳利,她手中提着中藥,好像是來抓藥來的,那女人正是嚴雅莉。

「小姐,是他!」

此時嚴雅莉身後的女保鏢看到了葉飛,嚴雅莉點點頭,她也看到了葉飛,沒想到在桃花島遇到了葉飛,上午的時候被白衫騙了,錯怪了葉飛,還要葉飛賠二十萬,現在想想還是挺羞恥的。

「完了,老闆,嚴雅莉來了,她就是上錦集團的一把手,她可是風雲人物,一手就把上錦集團給做火了,根本不怕我們錦繡集團的。」

夏紅月在葉飛的身後輕聲的說着,她覺得事情有些糟糕了,葉飛忤逆宋紅顏的意思,強行保護了夏紅月,打了蘇經理,現在嚴雅莉也來了,真不知道事情該怎麼收場,要是葉飛給整砸了,那宋紅顏一定會把這件事的全部責任都推到夏紅月身上的,夏紅月有些害怕了。

「老闆,你可來了,他們錦繡集團不知好歹,我不小心說錯一句話,他們就打我,你看把我打的,我的臉都腫了。」

蘇經理看到嚴雅莉來了,便是連忙跑到嚴雅莉身邊,指著自己那腫脹的臉一陣訴苦。

嚴雅莉點點頭,沒想到葉飛竟然是錦繡集團的人,這下有的交集了。

「哼,你們兩個完蛋了,夏紅月,你會被開除,還有你,小白臉,等著宋紅顏的制裁吧。」

蘇經理看到嚴雅莉點頭,心中就有譜了,他對着葉飛和夏紅月大聲的叫囂著,一臉的得意之色,嚴雅莉一定會為他撐腰的。

「完了,完了,怎麼辦啊,老闆。」

夏紅月看着嚴雅莉越走越近,就是十分焦急,嚴雅莉身上的氣勢很銳利,夏紅月在她面前都產生了自卑感,如今嚴雅莉是來討伐來了,夏紅月更加的害怕了。

「哎呀,怎麼滴?還跟我要二十萬不成?」

「哼哼,我可告訴你,二十萬沒有!要巴掌倒是有,你想嘗嘗嗎?」

葉飛率先出口,嚴雅莉今天對自己咄咄逼人,沒有證據,只是聽了白衫一面之詞,就斷定自己是撞人的,還給葉飛要二十萬,葉飛當時倉皇逃竄,心頭這口氣還沒撒出來呢。

嚴雅莉看了一眼葉飛,面無表情,好像沒有聽到一般,她走到桌子前,隨便翻閱了一下夏紅月的合同,幾張紙嘩嘩的就翻閱完畢,速度很快。

「筆。」

嚴雅莉單手一伸,她身後的女保鏢連忙從口袋內取出一根燙金花的粉色鋼筆,遞到嚴雅莉的芊芊細手之中,嚴雅莉直接在合同上籤上了上錦集團嚴雅莉幾個大字。

「好了,這份合同已經生效了,完全按照你們的方案來的,一個星期內可以把房子的手續給我們上錦集團移交過來了。」

嚴雅莉簽字完后,就是對着葉飛說着,夏紅月睜大了眼睛看着嚴雅莉,本以為嚴雅莉是來幫着蘇經理討公道的,誰知道竟然就這麼簽了,夏紅月有些不知所措,葉飛也有些愕然,看來真相大白了。

此時蘇經理在一旁看傻眼了,他不知道嚴雅莉唱的這是哪一齣戲。

「老闆,他打了我啊,打了你的人啊,這是對上錦集團不敬,這是看不起你,這是看不起整個上錦集團,你還給他簽合同了?這樣下去的話,我們上錦集團還怎麼在天城混啊,這也太丟人了吧?」

「老闆,你應該給宋紅顏打電話,讓宋紅顏給我們道歉,還要這小妞和小白臉一起跪在我們面前道歉,雖然打在我臉上一把巴掌,但其實是打了上錦集團的臉,這絕對不能忍,這兩個人一定要狠狠的整!」

蘇經理在嚴雅莉的身邊大聲的說着,他百思不得其解,這個嚴雅莉是不是有病,自己被打了,上錦集團的臉面也是跟着丟,她竟然給葉飛簽約了。

「啪!」

葉飛忽然猛的竄出去,猛的一巴掌打在了蘇經理的臉上,蘇經理砰的一下就倒在地上了。

「對,就是我打的你,我還當着你們老闆的面打你,怎麼滴?你們老闆有意見嗎?」

葉飛指著蘇經理冷笑連連的說着,蘇經理一陣哀嚎。

「老闆,他打我了,他打你的人了!」

蘇經理大聲的指著葉飛說着,朝着嚴雅莉控訴。

「給我滾回去。」

嚴雅莉冷漠的對着蘇經理說着。

「老闆,這是打上錦集團的臉,你這樣……」

「給我滾回去!沒聽到嗎?」

嚴雅莉忽然聲音提高,對着蘇經理怒喝着,蘇經理說出來的半截話,生生的就咽回去了,他不敢在繼續說話,雖然不知道怎麼回事,但是今天,肯定是撞槍口上了。

「媽的!」

蘇經理小聲的怒罵一聲,便是站起來轉身就走,他料定嚴雅莉和葉飛這小白臉有一腿,不然不會這麼護著葉飛,來了就簽合同,簡直了。

嚴雅莉看着蘇經理的背影,內心一陣鄙夷,蘇經理什麼樣子她再清楚不過了,只不過蘇經理為人雖然不怎麼樣,但是工作能力卻很強,要不然也不會把這種人品這麼差的傢伙留在公司這麼久。

夏紅月雙手捂著嘴巴,有些詫異的看着嚴雅莉和葉飛,葉飛竟然當着嚴雅莉的面打了蘇經理,而嚴雅莉也是默許了,他們兩個?

「沒想到你是錦繡集團的人,今天的事情是我不對,剛才的事情算是道歉,怎麼樣?」

嚴雅莉用着沉靜的聲音說着,她伸出雪白的手,葉飛看了一眼,這個小妞還是滿通情達理的嘛。

「好,我也沒有放在心上。」

葉飛握住了嚴雅莉的手,今天上午的事情也算是做了一個了結。

「你怎麼拿着中藥?生病了嗎?」

葉飛看到嚴雅莉手中的中藥藥材,都很名貴,而葉飛卻沒有看出嚴雅莉有什麼病症。

「哦,這是我在桃花島找黃藥師給我配的葯,說我有寒症,我也很難受啊。」

嚴雅莉說到這個病,就是皺着眉頭,有些頭疼,這個病她治療過很多次,都沒有治好,如今只好找黃藥師,但是黃藥師開的這些葯,讓嚴雅莉覺得也不行。

「寒症!」

葉飛聽到嚴雅莉說寒症兩個字后,便是眉頭一跳,記得十年前在中海,江月就是得的這個病,後來葉飛給治好了,要不是江月得寒症,葉飛也不可能和江月的關係發展的那麼快,也不可能成為自己的老婆。

「我可以給你把把脈嗎?確認一下到底是不是寒症。」

葉飛對着嚴雅莉說着,嚴雅莉有些驚訝的看着葉飛,她上下看了看,覺得葉飛是要站她便宜。

夏紅月輕輕拉了一下葉飛,示意葉飛趕緊走,不要在這裏獃著了,她可不相信葉飛會什麼醫術。

「你還會醫術嗎?還要給我把脈?」

嚴雅莉笑着問葉飛,但是還是把手伸出來了,葉飛在嚴雅莉的手腕上搭了一下,兩秒鐘后鬆開,確實是寒症,這個病不把脈是發現不了的。

「沒錯了,是寒症,主要表現為,不定期的渾身寒冷,那種凍僵的感覺讓患者很難受,就算是裹着一層被子,汗水滴滴答答的,但是患者還是會感覺到寒冷,嚴重的會不孕不育,這種病不容易被發現。」

葉飛對着嚴雅莉說着,嚴雅莉聽到葉飛的話后,便是小嘴微微張開,她有些意外的看着葉飛,這個病的癥狀葉飛竟然知道。

「你竟然懂,那你能治嗎?」

嚴雅莉將信將疑的問著葉飛,內心已經相信了一大半。

「嗯,能治,不過需要按摩。」

葉飛對着嚴雅莉說着,記得當初治療江月的時候,也是全身按摩。 陳明和歐陽浩同時後退數步,一屁股跌坐在了沙發上。

看著這一桌子的玫瑰花,陳明甩了甩手,說道:「手好痛,刺了我好幾下,三少爺,你沒事吧?」

「呵呵。」

陳明正關心歐陽浩,可是,歐陽浩卻突然笑了起來,說道:「我沒事啊。」

「沒事,你笑什麼呢?」

「沒事不可以笑?」

「不是,笑是可以笑,但是,你現在笑好像不太對吧?對了,三少爺,你被刺了幾下?」

紅玫瑰帶刺,陳明覺得自己已經夠小心了,這樣也被刺了好幾下,三少爺應該會被刺更多次,不過,他就是幹這一行的,應該習慣了。

歐陽浩舉起雙手,「呵呵。」說道:「我沒有啊,我戴了手套,玫瑰花的刺,那它刺不到我啊。」

陳明滿眼驚訝的看著歐陽浩戴在手上的手套,說道:「我去,你戴了手套?」

「剛才問你戴不戴,你說不戴,我就戴了啊。」

「你問過我?」

「是啊,不過,可能你太忙了,當時忙著做手裡的工作也就沒有當做一回事。」

「嗯。」

陳明點點頭,的確如同歐陽浩所說,當時,自己的確是太忙沒有顧得上來,不過,就算當時真的停下來,那也不可能從歐陽浩的手裡接過手套,畢竟,他是三少爺。

雖然陳明是一個有傲骨的人,但是,傲骨不是傲氣,傲骨是傲骨,這是骨子裡的驕傲和不服氣,但是對於事情本身的情況還是有充分了解,當初師父歐陽劍川派遣孫龍貼身保護自己,如果不是孫龍,自己恐怕早已經死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