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你個小畜生,不要給臉不要臉啊,老子在和平時代是你仰望的存在,這個世道讓你這樣的小雜魚出了點風頭你就在這和老子叫板?”張碧不在強笑,而是怒吼着,徹底撕票了。

2021 年 1 月 28 日By 0 Comments

“哎喲,嘖嘖,我給你一點臉你還真當自己是什麼了?我告訴你,你在我面前,屁都不算,難怪中國**那麼腐敗,當官的都是你這樣,怎麼能不腐敗?而且我大哥雷孥是軍長,你個師長在這扯什麼淡?瞎叫什麼呢?難不成你在和平時代敢和軍長叫板?”星殘搖了搖頭,嗤笑不已。

“你!”張碧被星殘說的啞口無言,心中憤怒不已,已經動了殺機。

“你,老實點,如果不想死的話。”維泉何其的迅速,一瞬間就壓制住想跑到後面叫人射殺星殘等人的張碧。

“你!”

“閉嘴,不想死的話。”維權走過來一腳踹在了張碧的嘴上。

“嘴巴那麼臭,老子幫你洗洗。”維權用腳不斷踩着張碧的嘴巴,剛剛那句小畜生和小雜魚讓維泉和維權徹底怒了,這不光罵了星殘,還罵了他們,如果星殘是小畜生和小雜魚,那麼他們算什麼,如果不是星殘沒有下令,張碧已經不在世上了。

“大人!”

“師長!”

“你們放下槍,不然我們就開槍了。”那些參加宴會的人紛紛衝了上來將星殘等人包圍,而維和步兵則星殘一個圈保護着星殘,並且放出信號,讓外面的維和步兵趕來救援。

“好呀,開槍啊,試試,不怕他腦袋被打爆的話,開槍吧。”維泉掏出****頂在張碧的腦門上淡淡的看着周圍的人。

“放下槍!放下槍!你想老子死啊!”張碧每天處在富貴安全的生活中,哪見過這個只有在電視上的場景,而且維泉釋放出的殺氣差點沒讓張碧直接被嚇死,現在他兩腿發軟,全身無力都要休克了。

“切,一個貪生怕死的廢物啊。”維權嗤笑一聲,不屑一顧的看着張碧,但是命都要沒了,張碧倒沒說什麼,只是雙腿不斷打顫。

“放下槍,你們沒有聽到我的話嗎!”張碧勉強伸出手擦了擦汗,看着依舊不動于山的衆人心中一個咯噔,一種不祥的預感從他心中散開。

“恩?你難道這麼不得人心麼?”星殘搖了搖頭,看着張碧,手以肉眼難見的速度打了個撤離的手勢,他知道,張碧自己可能都被人暗算了,維泉和維權交流了一下眼神,緩緩朝門口退去。

“哈哈哈,張碧,你太天真了,原來漁翁做起來這麼爽啊。”一個瘦瘦矮矮的男人從人羣中走了出來,一臉瘋狂的看着張碧和星殘衆人。

“胡黁!你瘋了,我真不該相信你!”張碧看着來人是胡黁,都快被氣死了,他怎麼一下糊塗忘記了呢,眼前這個低調男子最想把他弄下位的啊!

“哼,我見你低頭哈腰,隱忍到現在,如今,現在終於可以弄死你了,可以報仇了,可以登上更高的權位了。”胡黁瘋狂的看着張碧,雙目赤紅。

“報仇?你報什麼仇?我和你無冤無仇,除了和平時代我打壓你之外,沒有什麼血仇啊!”張碧不甘心的大吼。

“哈哈,還記得十年前麼?被你非禮的一個女孩子,你喝醉了酒,乘着酒勁非禮了她!她是我的妹妹,我善良的妹妹,我接到電話只聽到她說了對不起,然後就沒聲了,最後聽到我妹妹跳樓的消息,當時我差點沒直接衝到你家把你殺了,但是我知道不值得,我還有父母,所以我隱忍一直到現在,權利有了,錢有了,仇也要報了,但是末世來了,我父母全死了,就剩我一個了!所以,你也去死吧。”胡黁一邊瘋狂的大笑一邊訴說的仇恨的來源。

“啊!!我不甘心,小娘們,一起死吧!”張碧一下掙脫了維泉的壓制,抱住了王靜也是一臉瘋狂之意。

“砰!”星殘一槍將張碧的腦袋打爆,然後抱住了王靜。

“沒事吧。”星殘焦急的問着。

“沒事!”王靜搖了搖頭,然後緊緊抱住星殘。

“殺了他們,統統殺掉!”胡黁嘿嘿一笑,率先開了一槍。

“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密密麻麻的槍聲響起,剛剛那一下廢話的時間讓救援部隊更近了,只是還需要幾分鐘罷了。

“司令官!小心!”維泉將星殘撲倒,頭也不看的就是三槍,三個人就直直的倒下去。

“轟!”對方扔了一個手**,強大的波浪將這個柔弱的女孩直接吹倒,完全暴露了目標,成了靶子。

“不!”星殘大吼一聲,直接奮不顧身的飛撲了過去,他要保護眼前這個女孩,將她緊緊抱在懷裏!不能讓她有事!

“司令官!”

“不要啊!”

“司令官!”維泉和維權回過頭看着星殘,想站起來阻止他,而王靜也只來得及擡起頭說出三個字,而門則被踢開,一羣維和步兵衝了進來朝星殘奔去,只是,人哪有子彈快。

“恩!額!唔!”星殘撲倒王靜,悶哼幾聲就沒了動靜,時間好像靜止了,王靜愣住了,維泉和維權剛剛站起身來,維和步兵剛剛起跑,子彈還在緩緩飛過。

“司令官!”

“星殘!”

“畜生,去死!去死!”

“殺了他們!統統殺光,一個不留啊啊啊啊!”維泉和維權宛如瘋子一幫的朝星殘衝去,跑過去的時候還下了一道屠殺的命令。

“啊啊啊啊!”

“殺了他們!”

“畜生們,死吧!!”維和步兵們都紛紛怒吼着掃射出手中的子彈,他們的司令官中彈了,沒錯,中彈了,他們沒有保護好自己的司令官,身爲維和步兵的額他們第一次感覺到了恥辱,他們第一次覺得他們不配維和這個稱號。

“啊啊啊啊!”

“大人,頂不住了,走吧。”

“啊!他們不是人啊!逃啊!啊!”在瘋狂的維和步兵的掃射下,胡黁的人紛紛倒下,不斷潰逃。

“工程師!!”維泉跑到星殘面前看到星殘躺下的地方都是鮮血不由得失聲大吼。

“快,別愣着,快去找擔架,臨時做的也行!快去啊!”維權聲音都帶着一絲顫抖,星殘臉色蒼白,沒有一絲血色,鮮血流個沒完。

“隊長,擔架來了,臨時做的。”一個維和步兵小聲說着。

“快!快擡上去啊啊啊!”維泉怒吼着,那羣維和步兵立即將星殘放上了擔架擡了出去。

“加速,加速!快點啊!叫工程師做好準備,司令官有什麼三長兩短,老子我崩了他!!”維泉強忍着淚水,雖然這短短的才過了幾分鐘,但他感覺好像過了幾年一般,他想到了和星殘以前的事情,司令官和他們笑,和他們玩,和他們鬧,而如今他們沒有保護好司令官,沒有保護好!

“快快快!”

“擡到這邊,小心點。”

“快快快,衝進去,滅了他們這羣畜生!”

“上啊!”

“呼哈,殺啊!吼吼吼!”現場一片混亂,維泉等人將星殘帶進了基洛夫飛艇,送進工程師的醫療帳篷裏,而宴會場所則成了戰場的場地,時不時就有維和步兵衝進去,裏面慘叫聲不絕。

“啊哈哈哈,哼哼哼,哈哈哈哈,妹妹,看到沒有,哥哥幫你報仇了,現在來見你了。”胡黁看着天上,似乎他妹妹就在看着他,然後緩緩舉起了槍,砰的一聲,成爲了一具屍體。

“胡黁大人死了,投降吧。”

“投降,我們投降。”

“不要殺我們,投降了!”衆人紛紛求饒,扔下武器跪在地上。

“等指令,你們先不要動。”一個維和步兵阻止了衆人,然後通過通訊器詢問着維泉的命令。

“哈?投降,哼哼哼,哈哈哈哈,你是聾子麼?我下達了什麼命令?”維泉愣了愣,然後哈哈大笑,好像聽到什麼很好笑的事情一般,然後冷冷的吐出幾個字反問着。

“統統殺光,一個不留。”那個維和步兵嚥了咽口水,很顯然他沒見過維泉動如此大的怒吼。

“那還需要我重複嗎!”維泉怒吼一聲,將通訊器砸在地上一腳踩碎。

“額,射擊,上面下達了命令,統統殺光,一個不留。”那個維和步兵又楞了一下,然後冷冷的說道。

“啊!不要啊!”

“我們投降了啊,你們怎麼殺俘虜啊。!”

“拿槍啊,不然真死了啊!”那羣俘虜大亂,紛紛衝上去想撿槍自保,但是有機會麼?

“開火!”

“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在那個維和步兵冷冷的吐出兩個字後,如同馬蜂一般密集的子彈射了出去,那羣俘虜都集合在一起,瞬間被屠殺殆盡。

“炸掉這裏,返回基洛夫飛艇,撤離這裏。”那個維和步兵淡淡的說了一句,然後朝基洛夫飛艇走去。

“維泉,冷靜一點,我先去下達命令,我們要離開這裏。”維權比較理智的拍了拍維泉,然後朝門外走去。

“對不起,都是我的錯。”王靜捂着臉哽咽着。

“沒事,司令官做的決定,我們無權怪你。”維權搖了搖頭,嘆道。

“我和你一起去?”維泉面無表情的說了一句,然後走到維權身後。

“對不起,對不起。”王靜只是喃喃的道歉。而維權朝維泉點了點頭,然後一起走了出去。

幾個小時後,貴陽第二基地再也看不到一個人影,而一個豪華的房子突然轟的一聲被炸成廢墟,黑煙緩緩飄着,而天上基洛夫飛艇和雙刃直升機緩緩的朝貴陽主基地飛去,只是速度太慢,看起來像是在爬。最近更新一直很不穩定,真的很抱歉。

因為最近一直在為工作的事情奔波,國慶以後就會穩定的拉,請大家相信我。

我現在人在外地,準備考試,我沒有找到網吧,今天應該不能更新了,親愛的讀者們都不要等了,明天我會找到網吧補上的。真的很不好意思。

我愛大家,也愛寫作。大家一定要等我呀。

… “哼!”海瑞冷哼一聲,腳下一劃,整個人再次襲來。

這次葉星塵不在躲避,雙劍舞起,迎了上去。

嗖!

黑影急速而過,海瑞竟在半路突然加速,根本沒人看的到他到底去了哪。

不過葉星塵早就猜到,畢竟海瑞還是那個瞬尤鬼 吳羅!

鏗!

玉劍俱滅在海瑞發動攻擊的一瞬間迎了上去,葉星塵另一隻手也不閒着,十方在擋住海瑞的剎那也掃了過來。

嗖!海瑞再次消失。

葉星塵一咬牙,雖然反應跟上了,但動作仍然跟不上海瑞。

嗖嗖!

兩道劍氣撲來,葉星塵擡手便是兩劍,將其打落在地,這纔看出是隱藏的割首。

還沒等葉星塵多想,身後又在兩道劍氣,左邊,右邊,機會是一瞬間全方位都是攻擊。

魄力!龍魂守護!

魂力夾雜着水之魄立刻形成一個圓球將葉星塵包圍,圓球之上盤繞着一隻巨龍,割首一觸碰便落在地上。

在三年時間內,葉星塵已經在龍族將魂力的使用完全熟練,龍魂守護更是用上了葉星塵從天翁那學到的對魄的控制加上對魂力的控制以及葉家劍法中守式落葉歸根的融合武學,其防禦力根本不是割首能破的。

但葉星塵也並因此掉以輕心,割首剛一落地,他便雙手擡手,雙劍橫於胸前,鐺的一聲傳來,海瑞提着龍牙屹立在葉星塵的前方,怒視着他。

葉星塵面無表情,洶涌的魂力頓時涌在劍上,猛一發力,海瑞一咬牙,卻沒頂住這一推,整個人被推出幾步之遠,腳剛一落地,人在此消失,使葉星塵追上來的一劍斬空。

“你根本不可能打中我的!”人影一現,海瑞長袖一揚,又是一把飛刀,人影再次消失。

一劍擋開飛刀,葉星塵也不說話,俱滅一掃,器法頓出!

器法!萬象俱滅!

破碎之氣瞬間發出,如同吞噬山河,將世界吞噬一般!

嗖!

“萬象俱滅!葉星塵最擅長的殺招!”海瑞自然對這招很是瞭解,腳步一劃,破碎之氣根本連他的衣角都無法觸碰。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